我打開隨身攜帶箱子取出一個瓷瓶,這裏面裝得是黑狗血。

然後拿出一隻毛筆,將黑狗血倒在筆尖上面,對着胸口陰氣蜈蚣的尾部點去。

毛筆觸碰到胸口的陰氣,蜈蚣形狀的陰氣往上移動了一點。

就這樣,我一直用毛筆點着蜈蚣陰氣尾部,蜈蚣陰氣很快從我的胸口處爬到我脖子。

我嘴微微張開,手中的毛筆迅速對着陰氣蜈蚣一劃。

我只覺得喉嚨一痛,一條紫黑色的蜈蚣就從我的嘴裏爬了出來掉落在了地上,被我一腳踩死,脖子處的陰氣蜈蚣也消失了。

看着死去的蜈蚣,想到他是從我的嘴裏爬出來的,就是一陣惡寒。

看到陰氣蜈蚣消失了,我又腳不停蹄來到村長家。

發現村長不停在對着棺材磕頭,發出“蹦”“蹦”的響聲,他的額頭都已經磕破了,可是,村長毫無察覺繼續的對着棺材狂磕。

“村長,你做什麼呢?”我急忙走過去,拉住村長,生怕他自己用力過大把自己給磕進去了。

“輪子,我聽見我的孃的哭聲了,我對不住她,我對不住她啊。”村長掙脫掉我的手,繼續對着棺材磕頭。

“村長,你聽見的哭聲,不是老太太的。”我拉起他,對着他一臉認真的說道。

村長擦了下眼淚,說道:“那哭聲是誰的?”

“村長,你天亮的時候就會知道哭聲是誰的了,我現在不能告訴你。”我將棺材上的大公雞抱下來說道。

村長,沒有繼續說話,繼續給他老孃燒紙錢。

我看到村長平靜下來了,開始圍繞着棺材仔細看了起來,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微微的舒了口氣,只要今天能平安度過今晚,明天就能消滅棺材裏面的東西了。

被我綁在房子裏的大公雞開始打起了鳴,村長孃的棺材也沒有在發生什麼怪事。

聽到雞鳴,我知道今夜算是快要過去了。

“倫子,我娘她到底是被什麼害死的。”沉默一夜的村長突然問道。

看着村長不滿血色的雙眼,我不想再隱瞞他,只好說道:“是被會邪術人害死的。”

“不行,我要報警。”村長起身就要走出靈堂。

“村長,報警是沒有用的,老太太看起來是自然死亡,你能對警察說什麼。”我淡淡的說道。

村長的腳步停住了,“哎”他嘆了口氣重新坐到了地上。

村長心裏明白我說的話,報警能說什麼,說自己老孃是被人用邪術殺死的,誰信啊,說不定還會被認爲是宣傳封建迷信,還要蹲號子。

“村長,我會幫老太太的報仇的。”

時間過得很快,天很快就亮了起來,不過確是陰天。

我看到是陰天,心裏祈禱到今天一定要出太陽啊,因爲,棺材裏面的東西,需要藉助太陽的光,我纔有把握給殺掉,現在沒有太陽,我怎麼殺。

到了正午太陽的影子也沒有出現,反而,下起了小雨。

“倫子,你說今天要告訴我棺材裏面的哭聲是什麼的?”村長這時走過來對着我說道。

我看了下村長,沉吟了一下,就附到村長的耳邊小聲說了起來。

“這該怎麼辦啊?”村長聽我說完臉色一變的問道。他的聲音還夾雜點恐懼。

“村長,你今天晚上不要守靈了,晚上喊幾個漢子帶上傢伙,去巡視村子,,,,,,,知道了嗎?”說完,我擡起了頭,離開了村長家。

來到家,我取出大量的空白符紙,開始製作起來符籙,大約劃了一百章,我停了下來,又殺了一隻大公雞,用雞血染紅一撮繩子,然後用雞血繩子將所有的符籙串在了一起。

做完這些,已經到了傍晚了,我換上道袍又來到村長家。

村長的家裏現在一個人影沒有,看來村長去辦我交代的事了,我走到靈堂就發現棺材變綠了,還長出不少綠毛。

我迅速的用串成一串的符籙將靈堂的門和窗戶給封了起來,

然後取出一鼎香爐,放在門前面,點燃三支香插在上面,對着外面說道:“老太太,你吃了這三炷香,就趕緊的走吧,就抓緊的去投胎吧。”

我的話剛落下,門前的三炷香就燒盡了,一個老太太鬼魂出現了,正是村長的老母親,她對我感激的笑了笑,飄走了。

“咚”我身後的棺材開始發出了聲音,我回頭一看,一顆封棺叮掉落了。

我沒有在跳到棺材上面組織,而是取出了背後的子陽劍對着一口舌尖血噴了上去。 “叮”棺材的封棺釘一下子全部射了出來。

棺材蓋和棺材的縫隙有大量的陰氣散發了出來,我緊張的盯着棺材,握緊了紫陽劍,一滴汗水順着的下巴低落到了地面。

“砰”的一聲。棺材蓋被頂飛了起來,一個綠色的肉團從裏面飛了出來。

沒等我看清肉團什麼東西,村長家的外面傳來了一聲慘叫,我聽到慘叫下意識的向外看了一眼。這一分心,在往屋裏一看,那肉團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我快步走到棺材前面,往裏面一看。裏面光有一件壽衣,其它什麼都沒有了。

“啊”村長家的門前又傳來一聲慘叫。

我迅速掃了下靈堂,沒有找到肉團的蹤跡,只好撕開門的符籙牆,閃了出去了。

就在我出去的瞬間,綠色肉團從棺材下面滾了出來。

我出去了村長家,發現村長正在捂着脖子在地上打滾,不時的發出一聲慘叫,看來慘叫聲就是村長髮出的,村長好像是看見了我,他向我爬了過來。

我見到村長的樣子,頓時感覺到了不妙,慌忙將村長扶起。

“輪子,他在你後面。”村長虛弱的說道。

我覺得背後一涼,手中的紫陽劍,不假思索的對着後面刺了過去。

“叮”我感覺手中的紫陽劍就像刺到了鋼鐵一半。

重生校園女神:八零醫妻火辣辣 我迅速的轉過身,擡起右腳,對着前方踹去。

這一腳什麼都沒有踹到,我還差點撲到了。

“小子,就是你破我的蠱術?”

一個老頭子,正在距離我一米的地方笑眯眯的看着我。

“蠱你是下的了?”我看着老頭不答反問道。

“說吧,你把我的蠱嬰給我搞哪去了?”老頭聲音一下子變得陰沉了起來。

我沒有回答,右拳就對老頭的面門封去,老頭也擡起拳頭迎了上來,兩拳相撞,我只感覺一股巨力從右拳傳到了身上,雙腿不受控制向後推了四步。

“蠱嬰就在這附近。”老頭子說完,一個嬰兒咧着嘴從村長的家裏爬了出來,這嬰兒,全身發綠,渾身都是黃色的粘稠屍油,嬰兒頭頂上還扎着稀疏的黃色頭髮,肚臍眼,還有一根長長的臍帶。

老頭跑到綠色嬰兒旁邊,將嬰兒抱了起來,向村子外跑去。

我剛追沒兩步,後面的村長又發出了一聲慘叫,我只好停下腳不,眼見老頭跑走了。

來到村長旁邊,把他捂着脖子的手給拿了下來。

“斯”我看到村長脖子的情況倒吸了一口涼氣,村長的脖子上面有堆黃色的小蟲子,不停咬着村長脖子上面的肉,奇怪的是,村子的脖子卻沒有流出一滴血。

我伸手拿下一隻蟲子,“啊”村長又發出一聲慘叫。

因爲隨着蟲子下來,還有一塊村長脖子上面的肉。

我拿出一張符紙默唸咒語給點燃,拿到村長脖子處,這些黃色的蟲子開始慢慢的離開村長的脖子,“村長你趕緊脫衣服。”

村長知道我在幫他驅蟲,很快的衣服給脫的差不了,我又點燃幾張符紙貼在村長的脖子處,村長的脖子處的黃色蟲子很快沒有了,只是,村長的脖子傷口裏面還有卻還有一隻肥胖的紅色蟲子,剛纔黃色蟲子太多將這隻蟲子給遮擋住了。

這隻紅色蟲子卻不怕符火,我都燒光了六章符紙,它還是村長脖子裏面呆着不動,而且它的身軀還在以肉眼能見得速度增大。

“村長,你等下忍住啊,我等會的方法可能會有些疼啊!”我對着臉色蒼白的村長說道。

村長痛苦的回答道:“輪子,你救救叔,我感覺我體內的有什麼東西一直在流逝。”

我知道村長說的他體內流逝的是什麼,應該就是他的血液。

我取下純陽巾上面的法簪念道:“天師純陽火,天火,赦令,現。”

法簪的尖頭,一下子變得通紅起來,我對着村長脖子的大血蟲刺了下去。

法簪刺到血蟲,村長悶哼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血色蟲子也被我挑了出來,血色蟲子出來瞬間癟了下去,村長的傷口也流出了鮮血。

果然,村長的傷口沒有流血,就是被這血色蟲子給吸了。

我將暈去的村長,帶回了家裏,然後,抓緊的把村長孃的棺材給重新給訂好,生怕村長知道他老孃的遺體沒有了,再給氣的夠嗆。

我在棺材下面發現了一根黃色的頭髮,應該是那個蠱嬰留下來的,帶着好奇心將這根頭髮給收藏了起來。

過了半小時村長慢慢的醒了過來,“村長,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你不是說,讓我喊幾個人等到黑天去外面看看,是否有不是本村的人嗎?我們轉達了幾圈發現沒有人,我就解散了人,就要回家給我娘守靈,卻發現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在我家門口,沒等我說什麼,那個人就對着我的脖子拍了一下,我感覺脖子就像被什麼咬了一半,鑽心的痛,後來你就出現了,,,,

我聽完點了點頭,自從我見到村長孃的肚子那一刻,我就知道村長的娘種蠱了,因爲村長的孃的肚子上一個頭骨的圖案,這是種蠱的基本標誌,後來,我又在棺材後面看到了一條蜈蚣,還被咬了一口,我更加確定害村長的娘就是蠱師,我也是那時種的蠱,還有我什麼要讓村長帶人查村子呢,蠱師每次下蠱的時候,就必須開法壇,不開法壇就沒法下蠱,可是沒想到,蠱師今晚沒有開壇,而是找到了家門口,就傷害了村長。

爲什麼蠱師會挑村長老孃下蠱?蠱師人數可是非常稀少,他們多數活動在苗疆一帶,村長家也不能得罪他們,他們都是地地道道農民,更不去不了苗疆。

還有村長老孃屍體爲什麼會消失?

這些就要去問那個蠱師了,我估計現在這蠱師也應該離開龍井村了,不知道去了哪裏。

“輪子,剛纔那個怪老頭是不是害死我孃的人?”村長下牀問道。

我點了點頭。

“倫子扶我去靈堂。“村長下牀的虛弱說道。

我攙扶村長來到靈堂,卻發現靈堂多了一個人,我和村長見到這人都被下了一跳,這個人竟然是,, 這個人竟然是剛纔逃走的老頭,他現在背靠在棺材上面,面色發綠,雙手垂在下面。

沒等我和村長有所動作。他就一下子到在了地上,嘴角也流出了綠色的液體。

“倫子,他不是死了?”村長看到老頭這個樣子對着說道。

“我被自己養出的蠱嬰給咬了,我是活不成了。我來只是只希望,你能把那個蠱嬰給送去投胎,你想要知道的答案都在這裏面。”倒在地上的蠱師開口說道,同時從懷裏拿出一個本子遞給了我。

我沒有接。我生怕這是蠱師的陰計,要說靈異圈子裏,最神祕就是的蠱師和降頭師,他們手段陰狠詭異,他們把你殺死,你都不知道殺你的人是誰。

蠱師見到沒有接他的本子,他自嘲的說道:“哎,沒想到自己竟然要死在這個地方。”

蠱師說完,本子就掉落在了地上,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隨之,大量不知名的蟲子從他的身上爬了出來,我急忙拿出一沓符紙點燃將我和村長圍了起來,生怕這些蟲子有毒給我們來一口。

這時蠱師的身體也發生巨大變化,他的皮膚開始往外流出黑水,慢慢的,蠱師的皮肉都沒有了,一具漆黑的骨架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這,,這,,,”村長指着漆黑的骨架驚的說不出來話。

我也被這一幕給嚇着了,一個人的皮肉就在眨眼間沒有了,太詭異了。

我等到蟲子爬走的差不多了,跳出火圈,走到蠱師的骷髏前,用紫陽劍挑了下,發現漆黑的蠱師的骷髏的喉嚨處還有一個大蜈蚣,不過看起來已經死了。

我確定沒有危險,撿起了蠱師的本子,翻開了看了下,裏面就有兩張有字,剩下的全都是空白頁。

這本子上面記載着是一個故事:

這個蠱師的名字叫韓粉,他是苗疆的人,他家裏幾代都是蠱師,自然他也成爲了一名蠱師,而且他的天賦還不錯,成長的很快,也有了不少仇家。

後來他喜歡上一個女人,那個女人也懷上他的孩子,都準備結婚了,就在他們剛要結婚的前一夜,新娘被人韓粉的仇敵給用蠱術給殺死了。

韓粉自然不能接受,因爲死的不光是新娘,還有她肚子裏的孩子,他開始瘋狂尋找能復活人方法,但是這種逆天方法哪裏是那麼容易尋找的,韓粉找了好久也沒有找到,但是卻找到一種可以復活孩子的蠱術。

這蠱術的名字叫“百毒練嬰”

就是找到一個死嬰,喂死嬰吃一百種毒蟲,在用養鬼術在嬰兒血祭一邊,用此方法把死嬰培養出靈性,然後在把嬰兒放進別人子宮中,讓死嬰吸取他人的活氣,以此成長。

韓粉見到這個方法,就把他老婆的肚子給拋開了,取出死胎,用上述的方法給煉製一邊,然後帶着死嬰開始吸取別人精氣,剛開始他在苗疆一帶養着死嬰,後來被人注意到了,就開始追殺他,他跑掉後學精了,不去人多的地方,專挑偏僻的地方養死嬰,殺死兩個人就換個地方,來來回回也有五個村子了,換着換着就來到龍井村,正好他見到村長的母親是長壽命,精氣足,就把死嬰用蠱術放入了村長母親的肚子裏面去了。

韓粉天天血祭小鬼,也導致了,他才三十五歲,現在就像六十多歲的老頭了。

還有上面也記載了,爲什麼村長孃的屍體不見了的原因,原因很簡單,就是被死嬰吃掉了。

至於韓粉爲什麼會死到是沒有記載。

其實,韓粉抱走嬰兒後,因爲死嬰被我困了一天,韓粉沒來的血祭它,再加上死嬰吃了村長孃的精氣,成長的也差不多了,體內也積攢不少元氣,韓粉沒出村子死嬰就噬主了,就給韓粉了一口,本來死嬰體內就有百毒,韓粉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他可能臨死前像通了,想讓我送死嬰去投胎。

我和合上本子,嘆了口氣,點燃了一張符紙將本子給點燃了。

“倫子,上面寫了什麼?”村長看我點燃本子,眼裏閃過一絲異樣。

“村長,沒什麼,裏面記載是一些邪術,燒了他,以免在有人學了害人。”我說道,我並不是意欺騙的村長的,只是爲了隱藏村長老孃的屍體的事情。

“村長,害老太太的人,已經死了,我相信老太太在在九泉也會欣慰了了。”

村長露出一點欣慰的笑。

我將蠱師的屍骨用布纏上,帶到院子,找來汽油倒在骷髏上,一把火給燒了。

第二天,我們就把村長的老孃給下葬了。

回到村子卻發現停了三輛警車。

我們早晨出村的時候還沒有,這纔多大會的時間,村子又出什麼事了,都把警察招來了。

村長連忙脫了孝服跑進了村子,我也緊隨其後,剛到進村子,就看到一羣警察在一戶村名家前拉警戒線,

一羣村民正在警戒線外面指指點點。

村長走到村子張屠戶的面前問道:“裏面發生什麼事了?”

張屠戶大大咧咧的說道:“村子二柺子死了,死相老嚇人了,脖子有個大洞,全身都綠了。”

“怎麼回事,我早上出去不是還沒有消息嗎?”村子繼續問道。

“村長你也知道,二柺子一個人過,沒有親人,就在一個小時前,小營想找二柺子打牌,一進家就發現二柺子死了,就報了警,現在正在取什麼證呢。”張屠戶摸了下腦袋。

我聽到渾身發綠,突然想起一件事,昨晚那個死嬰呢,我怎麼說,昨晚回到家一直感覺忘記什麼重要的事。

“村長,你就給警察說下,能我們進去看看。”我走到村長的身邊說道。

村長點了點頭,就往拉警戒線的警察走去,還沒等村長靠近呢,就出來一個警察,對着打個禁止靠近的手勢。

“同志,我是這個村子的村長,我想進去看看可以不?”村長笑着臉說道。

“不行,裏面正在取證,閒雜人等,不能進入。”那名警察嚴厲的拒絕道。 村長剛要再說什麼,這是二柺子家裏的走出了一名中年警察,這中年警察長方形臉上戴着一副黑寬邊眼鏡,兩隻不大的眼睛在鏡片後邊閃着亮光;兩個嘴角緊緊閉着。他後面,還有一個美女警察,她的個頭少說也在一米六以上,一襲略微緊身的警衣。將完美的身材展露無遺,亞麻色的頭髮漂亮得讓人咋舌,長着一雙清澈明亮,透着些許孩子氣的眼睛、挺直的鼻樑、光滑的皮膚、薄薄的嘴脣呈現可愛的粉紅色。精緻絕美的五官……

“真是漂亮啊。”我看到女警察這句話立刻脫口而出,好在沒有聽見。

可以說這女警察是我是出生到現在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了,我的目光就這樣在她的俏臉上停住了。

女警察好像發現了我在看她,她也向我這邊看了過來,我兩的目光瞬間對在了一起,大約有一秒鐘的時間,我低下頭,閃進了人羣。

中年警察掃視下了村民,把手握拳放在嘴上咳嗽了下,朗聲說道:“誰是死者的家屬?”

“警察同志,這二柺子沒有親屬,我是這個村的村長,有什麼事給我說就行了?”村長接口道。

“是這樣的,死者疑似是被某種帶毒動物給咬死的,但是,具體結果還要把死者帶回去仔細檢查才行。”中年警察緩緩的說道。

“不會吧,咱們村子連個兔子大的動物都沒有,什麼野獸能敢進村襲擊人。”圍觀的一位村民說道。

“誰說的,你忘了,咱們村子上次不就爆發蛇災了,說不定,二柺子就是毒蛇給咬死的。”立刻有村民反對道。

“要是按你這樣說,那咱們村子的所有人不都隨時可能被咬。”

“是啊。”

中年警察的話,立刻引來村民的議論。

“大家安靜一下。”中年警察對着村民拍了拍手,“我們會盡快破案的,村長那我們就把死者的遺體給帶走了。”

村民還是從心裏怕警察的,中年警察這樣一說,立刻都閉嘴不說話了。

村長沒有先回答警察,反而看向了我,我點了點頭,村長這個舉動,又把女警察的目光給引了過來,她看我的表情有點好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