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搖頭,這種小概率問題,我他麼也不能給出一個完美的解釋,乾脆說道:“這就是命吧——”

“我這次的師父怎麼樣一個人?”

“高人!”

“多高?”

“那麼高!”

我故意用手比劃一下個頭,老貓白我一眼,“這嗑沒法往下嘮了。”

“哈哈——”

說說笑笑,我倆來到一家賣服裝的小店。

店裏有兩個女服務員,靠近門口的這一個,來不及轟我們出去,把一根手指堵在鼻子下面,蹙眉道:“這裏可是高檔服裝店,你們買不去,快出去吧!”

“你怎麼知道我們買不起?”我皺眉。

“哼,看你們那窮酸——”

“你他麼才窮酸!你問問小爺,哪兒酸了?”老貓使勁兒擡起胳膊,最終沒有成功,但依舊怒視那個女人。

“臭乞丐,快滾吧,這裏根本不是你們能來消費的地方,再不走,我就報警了!”女人叉腰,一副潑婦樣。

這時,有人推門而入。

“主教大人,我能幫你什麼?”那女人放下雙手,換上一副見了親爹的表情。

主教?

“美人,什麼人都可以進你們店了嗎?若是這樣,我可要考慮換一家了。”

一個男人聲。

“不不,尊敬的主教大人,你誤會了,我正要敢這兩個乞丐滾開,可是他們似乎並沒有這個意思——”

女人連忙解釋。

“哦?既然被我遇見了,那我就來幫幫你吧,不過——我可不是白幫的!”

男人說完,帶出一串浪蕩的笑。

那女人扭捏應聲,笑得花枝招展。

老貓哼罵:“狗男女!”

那主教不明白狗男女什麼意思,但卻聽見老貓在嘀嘀咕咕,不由惱怒,“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跟本大人頂嘴!”

我看了眼老貓,罵道:“哥們,你控制下溫度。”

老貓無語。

我又說道:“我來處理,先扶你坐下。”

那主教見我和老貓不鳥他,惱羞成怒,大吼一聲:“你們兩個該死!”

我扶老貓坐穩,忽聽那主教撲上來,氣得大罵:“找死的是你!”

轉身後,我一拳轟向那主教的面門。

暮色天使 噗一聲,那傢伙的鼻骨被我打爛,整個人慘叫一聲,直挺挺倒下去。

“啊——殺人了!”那兩個女人驚叫。

“給老子閉嘴,否則,殺!”

頓時,兩女把嘴閉緊,忙不迭搖頭。

“你,過來!”

我指着剛纔嘲笑我倆的女人,勾了勾手指。 “先,先生,我錯了!”女店員嚇得泣不成聲,雙手交叉抱緊雙臂,將胸前擠出一道深邃的溝壑。

尼瑪!

我暗啐一口,這女人怕死,居然搞小動作,跟我耍心眼。可惜,小爺怎麼能看上你!

“滾一邊,去把那兩套衣服拿過來!”我指着兩套高檔的黑色西裝說道。

女店員一臉恍然之色,連忙跑過去,取來。

我接過西裝,又去扶老貓到更衣間。

我把另一個女人叫過來,讓她幫着老貓把新衣服換上。

這女人雖然在我們進店後神色也不好看,但嘴上並未怎麼缺德,給我的印象不至於那麼惡劣。

人靠衣裝,饒是老貓現在手腳不便,可換上高檔西裝後,立馬精神百倍,那幫着老貓換衣服的女人甚至一臉嬌羞。

我暗自搖頭,老貓這招美女的體質也是命啊!

老貓出來後,我也麻溜地換好衣服,至於那兩個女店員,我才懶得控制她們,有老貓看着,她們也別想搞小動作。

打扮一新之後,我丟到櫃檯一沓歐元,問道:“可夠?”

兩個女店員只掃了一眼,就忙不迭地點頭,甚至有些喜出望外的神色。

我也不管二女,帶着老貓就要離開。

呼——

無端地,這服裝店裏颳起一股小旋風。

隨即,那櫥窗上的簾子嘩啦一下合上。

店裏頓時一黑。

兩女驚叫出聲。

滋滋——店裏傳出電流聲。

我示意老貓冷靜,大約兩秒鐘,咔噠一聲,整個店燈火通明。

店裏的溫度瞬間下降到冰點。

“老貓,靜觀——”

“擦,不是我!”

嗯?

我和老貓對視,皆從對方眼中瞧出詫異,我連忙伸出左手,掐出勘鬼印,就在那兩女身後,竟然有一團虛晃的黑影。

“我當是什麼,原來是一隻鬼東西。”我冷笑一聲,衝那黑影說道,“現身吧,我已經看見你了!”

那兩女見我盯向她們這邊,又聽我這麼一說,頓時嚇得頭皮發麻,惶恐着往身後看去。

就在這時,一聲歇斯底里的笑聲憑空傳來,嚇得轉頭的兩女臉上失去血色兒,幾乎跳腳。

“有鬼啊!”

兩女想要跑,可惜被那黑影抓住了一條胳膊,怎麼甩都甩不開。

“救命啊,先生,救救我們!”給老貓換衣服的那個嬌羞的女店員開口求救。

我微微擰着眉毛,說道:“你既然選擇這時候出現,一定是想找我哥倆,這兩個女人若是沒招惹你,便放了吧!”

我話剛說完,又聽笑聲傳來,那黑影忽然放開兩女,晃得兩女直接撲到地上。

“哈哈哈,你果然看得見我!”那黑影終於肯露臉了,卻原來是一箇中等身高,微微發福,卻衣着考究的男人。

撲到地上的兩女本就難受,一見身後突然冒出一隻飄蕩的鬼魂,頓時嚇破膽兒,昏死過去。

“你在考驗我?”我微怒。

那微胖的男人點頭。

“爲什麼?”我的聲音變得低沉。若是這傢伙不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我便收了他。

“我想請你幫我報仇!”微胖男人道,“我想僱你幫我殺掉聖教的人!”

我嘿嘿一樂,“不好意思,我不幹!”言畢,我就要拉着老貓離開這裏。

“且慢!”那傢伙喊我,“你傷了聖教的人,就不怕我給你捅出去?”

我撇嘴,“你在威脅我?”

微胖男人點點頭。

“你以爲我會怕?”我瞪眼。

“那就試一試!”微胖男人斜瞄了一眼,而後笑意更濃。

“先說說看,什麼事?”考慮到這裏畢竟還是聖教王國的地盤,誰知道還有多少牧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選擇暫時退讓一步。

微胖男人舒暢地笑了幾聲,然後說道:“我叫迪-波旁。”

波旁?

這個姓氏可不簡單。

我不由多看了幾眼這微胖的男人。

“我可不會白幫你!”

我本來就是幹得活人收錢,死人收賬的買賣,若是順手爲之,我也不介意這貨的出場方式,當然前提是有錢拿!

“可以,我反正已經死了,人間的財富對我來說,沒什麼值得留戀!”

我比較滿意這個迪-波旁的話,示意他說正事。

迪-波旁這便打開了話匣子。

原來,他還真的是費迪南多一世的後代,那個曾經佔據半個意大利的君王的子孫。

“你有什麼仇?”我不禁疑惑,就算是一個沒落的皇族,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欺負的啊!

迪-波旁苦笑道:“你以爲我們的祖先很風光?那不過是聖教王國的遊戲而已,他們扶持誰,又打壓誰,不過是一時之樂!”

“你想讓我找聖教王國報仇?”我突然皺眉。

迪-波旁忙點頭。

“殺誰?”我問道。

“教皇!”迪-波旁咬牙切齒,微胖的鬼身似乎也在顫抖,只是我不知道,他是激動,還是害怕。

“你找我殺教皇,你當我是誰?”我白了迪-波旁一眼,沒好氣道。

雖然我與教皇必有一戰,但我卻不會輕易透露給剛見面的鬼魂。

“哈哈,冥王,你的想法,我早就知道了!”迪-波旁突然笑起來,那一雙綠豆大小的眼睛,似乎能看透我的心思。

我忽然攥起拳頭,盯住迪-波旁,問道:“你到底是誰?若是敢消遣小爺,分分鐘叫你魂飛魄散!”

迪-波旁見我生氣,也不敢再笑,擺手說道:“冥王,你息怒,我剛纔所講都是真的,之所以認識你,全是瓦沙克大人告訴我的!他說你會來這裏——”

“瓦瞎子麼?”我默默點頭,暗忖:這瞎貨果然有本事,居然看出我的行動路線了。

收斂心中的震驚,我問迪-波旁,“瓦沙克叫你等我,到底什麼事?”

他說:“瓦沙克大人說冥王想去光明山上的聖教宮殿,我認得路!”

我恍然,原來這傢伙的作用在這兒呢。

“那你的仇?”

“不共戴天!”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果然,天下沒有永遠的朋友,更沒有永遠的敵人,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只要最終達到目的方式一樣,那就是盟友! 離開cinqueterre,我開走了迪-波旁的一輛小汽車。

至於那兩個嚇唬過去的女店員,還有那已經應爲失血過多導致死亡的主教,都有迪-波旁擦屁股,我也懶得管。

環繞阿爾卑斯山,我們進入法蘭西。

當年繁華的國度,如今只剩下蔓延的惡疾,無處不在的血腥與暴力。

曾經燈火輝煌的大都市,變得灰濛濛一片。

苟且偷生的人們躲在破敗的建築當中,撅取一些難以想象的東西來果腹。

恨不得爬出一隻老鼠來,人們都會一哄而上,分而食之。

小汽車開進這個小城不久,便再也走不動了。

已經沒有完整的道路供汽車行走,我看了眼窗外,又看向老貓,說道:“兄弟,你能走不?”

老貓點頭,告訴我,他現在恢復了五六成,徒步沒有任何問題。

我倆捨棄小汽車,站在這座小城的地上。

腳下盡是坑穴,瓦礫酒瓶,衣物髒鞋,墨鏡手機,自行車,洋娃娃——

這地方就是一個巨大的垃圾場!

到處都是黑灰色,彷彿這裏曾經被焚燒過一般,我和老貓各自帶上一個口罩,這才跨步走出去。

“兄弟,這都是拿破崙乾的?”老貓挑了挑眉毛,說道。

“野心勃勃的拿破崙復活之後,似乎就被古埃及的一個邪靈所掌控,不過,這屎盆子還得扣他頭上——”

“可惜了!”沒等我說完,老貓搖頭。

“什麼可惜?”我問。

老貓擠眉弄眼,一副你心知肚明的神情。

路上難行,甚至比咱們山路搶不到哪裏去。

並且,這小城中到處都是怪味。有血腥味,燒焦味,還有刺鼻的屍臭味——

活在這城市裏的人,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人類該有的能力,他們變得膽小怯懦,不敢走出來。

我就看見一個把自己裹緊的女人,見到我們的一瞬間,便惶恐地縮回頭,消失在破敗的樓房裏。

我微微搖頭,跟老貓繼續往前走,這個城市的人,被傷害透了,以至於放棄了人的尊嚴,只爲苟活。

前面的路已經被攔腰斷開的大樓擋住了,我和老貓正猶豫時,在一扇七扭八歪,沒有玻璃的窗口裏跑出兩個髒兮兮的小孩。

一個女孩稍微大一些,能有七八歲,那男孩,只有五六歲。

女孩正拉扯男孩的手,拼命地往我們這邊跑,身後追來三個髒臭,皮包骨的男人。

“法克,把老鼠肉交出來!”喊話的是一個半張臉都是紋身的傢伙。

“不給不給,這是我弟弟發現的!”女孩子拼命地喊。

我這才注意到,那男孩的手臂,正緊貼着他的小肚皮,兩者間,還露着一條長長的老鼠尾巴。

“他麼的,管你誰發現的,老子現在要吃,你就得交出來!要不,老子就把你們倆拆了吃肉!”

半張臉都紋身的傢伙一邊追,一邊氣急敗壞地嚇唬。

“擦,還要臉嗎?”老貓嘀咕一句,忽然衝向那三個男人。

兩方人同時注意到我們,那兩個小孩明顯露出驚慌的神色,腳步踟躕起來,那三個男人臉色大變,竟然也慢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