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說過,張麗姐是我們公司最有能力的,我說的沒錯吧。”龍套丙接着拍馬屁道。

“得得得,張姐今天拿了大獎是不是應該請客啊?”龍套丁跟着起鬨道。

張麗面色微笑,不住的在點着頭。她現在恨不得馬上到臺上把那五十萬獎金領過來。

就在張麗這邊議論紛紛的時候,楊娟那邊卻是鴉雀無聲,有不少龍套都向楊娟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倒是楊娟,臉上沒有一絲變化,彷彿她早就知道結果一般。

“安靜!安靜!”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際,臺上的周總說話了。

會場裏也安靜下來。不過此刻張麗的手機卻是不斷的震動,估計很多人都發信息祝賀呢。

“下面我宣佈最終入選作品是…………”周總頓了一下,不過這個時候大家已經都知道結果了,所以也都不那麼好奇了,就等待周總程序性的宣佈一下罷了。此刻張麗早已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身體前傾着等待站起來了。

“楊娟!大家恭喜!”當週總的話說完,會場裏所有的人都愣了足足一分鐘,會場裏異常的安靜,就連楊娟和她的那些好朋友也都愣了,好像沒聽清楚似的。

“恭喜楊娟!”陳百萬站了起來,帶頭鼓掌。這下大家才反應過來。

“譁!”會場裏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看來多數人還是支持楊娟的。倒是張麗愣在那跟個煞筆似的。好像自己耳朵出現幻聽一般。

的掌聲。 369


掌聲整整持續了五分鐘左右才停下來。

“我高興的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楊娟的方案得到了兄弟公司董事長的好評,並且承諾投資兩百億元按照楊娟設計方案來開發,在這裏我還要宣佈一個消息。”陳百萬激動的說道。

因爲在會議之前,他給東方小飛打過電話,東方小飛承諾將會投資兩百億。所以他才決定召開這個會議。

大家聽到還有好消息,都在翹首企盼。

“我宣佈楊娟爲南海灣項目開發總負責人,所有工作不受其他部門限制,直接向我報告。”當陳百萬的話一說完,“譁!”底下又開鍋了。所有人都紛紛向楊娟表示祝賀。楊娟也很意外,不過她倒是很鎮定,對所有人都是微笑着點點頭。

要知道,這可是兩百億的項目啊,陳百萬把所有的權利都交給了楊娟手裏,這楊娟也就意味着擁有太大的權力了。不用說別的,如果能從她那裏弄到幾個小工程,賺個三億五億的也跟玩似的。此刻就連主席臺上坐着的幾位公司副總也都想趕緊巴結一下楊娟了。

“下面讓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楊娟同志到臺上講幾句。”陳百萬看底下場面已經開鍋,趕緊大聲喊道。

果然在陳百萬喊完之後,會場裏出現了短暫的安靜,不過隨之而來的就是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楊經理,你快上去啊。”旁邊有人對楊娟說道。

楊娟很意外,加上剛纔有些嘈雜,所以沒聽清楚。

“陳總讓你上臺講話呢。”旁邊有人提醒道。

這下楊娟也明白怎麼回事兒,不過楊娟倒是也不怯場,起身落落大方的向主席臺走去。

“大家好,我真的沒有想到我的作品會最終入選,在這裏我最要感謝的就是跟我一起奮鬥的XXX、XXX……幾個人,沒有你們我的方案也不會最終入選,所以這是我們大家一起奮鬥的結果。”一般人來講通常第一個感謝的都是公司領導有方一類的,可是楊娟卻不一樣,她把自己心底裏最感謝的人放在了第一位,這說明什麼,說明她不虛僞。

果然在楊娟說完後,會場裏楊娟一個辦公室的幾個姐妹帶頭鼓起掌來,大家也跟着鼓起掌來。這一刻也都佩服楊娟的爲人。有功不獨佔。

“在這裏我也感謝公司對我的信任,我相信我不會辜負大家對我的期望,謝謝大家。”楊娟的話言簡意賅,說完後給大家輕鞠一躬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會場再次爆發熱烈的掌聲。

••••••••••••••••••••••

跟張靜定好籤約的事情之後,我給張韻涵打了一個電話,不過當韻涵告訴我結果之後我有些震驚。因爲我之前讓她幫我打聽一下新村縣公安局那邊,瞭解一下被害人的情況,張韻涵告訴我說她讓同事幫忙打聽過了,那個受害人已經安葬了。通常情況下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爲這個案件還沒破,怎麼能允許被害人下葬呢。張韻涵解釋說那邊反饋的情況是據說被害人是少數民族,按照少數民族的族規,人死三天後必須下葬不能耽誤。否則死人就不能投胎了。

我又問了一下關於血液化驗結果,張韻涵說結果還沒出來,稍後結果出來會給我打電話。

“老四,怎麼了?”大胖看我臉色不對,趕緊問道。

“韻涵說那個女孩已經下葬了。”

“什麼?”這麼快就火化了?”所有人都是一陣驚訝。

“這可壞了,人一旦被火化,那所有的一切都死無對證了。”林海緊張的說道。

“是啊,那可怎麼辦啊。”劉偉也急了。

“我怎麼感覺這裏面有問題啊,這新村縣公安局好像很着急啊。”我自言自語道。

“老大,要不然咱們去他們公安局弄個明白吧。”林海提議道。

“先彆着急,咱們這個時候每走一步都要十分小心,要不然很容易中圈套。”我謹慎的說道。

我連忙給馬龍打了一個電話,問他在那邊有熟悉人沒有。他說以前有兩個警察打過交道。

我讓他安排手下先側面打聽打聽。

剛掛斷馬龍的電話就接到了韻涵的電話。

“小飛,結果出來了。”韻涵急切的說道。

“怎麼樣?”

“果然被你說中了,那根本就不是血跡,而是勾兌的番茄汁。”韻涵興奮的說道。

“小飛,我這就向我們局長彙報,給劉偉翻案。”

“不行,韻涵,千萬別輕舉妄動。”我趕緊說道。大胖等人也有些不理解。現在大家做的不就是爲了給老三洗脫罪名嗎。我爲毛還要阻止張韻涵呢。

“韻涵你先彆着急,一定要告訴你那個手下也不要亂說,你隨時等我消息。”我藉着說道。

張韻涵滿口答應,她知道我不讓她做肯定有我的道理。

“老四,你TM什麼意思啊?”老三在旁邊聽的很清楚,一掛斷電話老三急眼了。

“劉偉,老大這麼做是爲了你好。”林海在旁邊說道。

“爲了我好就應該讓張韻涵把我的情況彙報給市局啊,直接給我翻案不就完了。”劉偉氣呼呼的說道。

“你就是一個S,B。”我罵了老三一句。

“你以爲光憑一個血液化驗報告就能證明你清白了?”

“那還要什麼?”

“人家到時候有一百種解釋的方法,再說了,韻涵他們去拍照取樣的時候都已經事發過去好幾天了,到時候人家誣陷韻涵僞造現場也說不定呢。”

聽完我的話,老三這才恍然大悟。

“嘿嘿,我不是着急嗎。”老三笑了笑。

“那你說老四,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咱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大胖問道。

“現在那灘血跡說明什麼?”我問道。

“說明那不是人血啊。”老三答道。

“你真是豬腦袋。”我笑道。

“說明那個女孩根本就沒死。”林海在旁邊補充道。

“你能不能跟人家老林多學習學習。”

“曹,老林以前在公安待過,我也沒當過警察我哪裏知道。”老三嘟噥道。

我們幾個人都是哈哈大笑,把老三弄個大紅臉。

“所以我們目前的任務應該是找到那個女孩是嗎?”羅芊芊問道。

“你大爺的老三,你看我媳婦兒比你智商高多了。”我們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羅芊芊聽完之後不知道是得意過頭還是有意的,故意挺了挺胸部,難道她是想告訴大家她絕對不是胸大無腦?

我們幾個男人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把羅芊芊笑的一愣一愣的。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羅芊芊說道。

“媳婦兒你說的沒錯。”我停止大笑說道。

“那你們笑什麼?”

“沒,沒什麼。”


“我們現在就去電視臺發尋人啓事吧。”羅芊芊說道。

“我曹,剛誇完你聰明現在怎麼又犯糊塗了。”說完我看了看羅芊芊的胸。幾個男人又是一陣大笑。弄的羅芊芊很是惱火,把大胖和劉偉都踢了好幾腳纔算完。

“我說媳婦兒,你把一個已經被殺害的女孩照片發電視臺去,你猜會怎麼樣?”我問道。

“啊,你們不是說她沒死嗎?”羅芊芊傻乎乎的問道。

“我們知道她沒死,可是公安局那邊她已經死了,你明白了嗎?”

“不明白!”

“果然是胸大無腦啊。”

“你大爺的小飛,你找死,今天晚上你不準碰我。”

“芊芊我錯了。你胸大有腦還不行嗎?”

“滾!”

哈哈哈………

雖說老三的事情讓我們焦頭爛額,不過兄弟女人在一起樂趣還是很多。

“找白淺紫的事情我們只能偷偷進行,高玉不是說她家幾年前就搬到城裏了嗎?那我們就從新春村入手,偷偷調查,看有沒有她家的親戚什麼的,看能不能查到她家的地址。”

林海建議說。

林海說完,我們都點點頭。芊芊這回兒也明白過來了,臉色有些羞紅。

“那好,咱們分頭行動,老林你經驗比較豐富你就負責新春村那邊的調查情況。”

“好的老大。那我這就行動,說完林海叫了一個兄弟跟他出了別墅。

看到林海如此迅速,老三也是一陣感動。

“大胖,你帶個兄弟去新村縣裏打聽打聽,最好能結交幾個公安局的朋友,多花錢沒有關係,咱們現在有的是錢。”

“得嘞,那我也趕緊走了。”大胖說完我給他安排了一個兄弟跟着大胖出了別墅。

“我什麼任務?”羅芊芊問道。別人都安排任務了,她也不好意思閒着啊。

“你陪我。”我壞笑着說道。

“討厭!”羅芊芊嘻嘻一笑。

“你丫的,是不是也好幾天沒碰女人了,趕緊滾。”老三見我和芊芊打情罵俏有些受不了。

“曹你大爺的,你就自己在這打飛機吧。”我扔給老三一個遊戲機手柄笑着說道。然後摟着芊芊出了別墅。

“怎麼還真走啊?”出了別墅芊芊不解的問道。

“啊?你不會真想現在辦那事兒吧?”羅芊芊壞笑着問道。

“你說呢我的芊芊老婆。”說完我的賊手摸了一把芊芊的美臀…… 37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