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吭聲,而是急忙恢復體力。

“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說完,帕爾那顆蛤蟆頭噴出一道火焰來。

“完了完了,小子,老子可是叫你害苦了,若是我能出去,哼,殺這三頭怪片甲不留!”

“老天狗,說那些臭氧層子有啥用?”

我正合計能不能竄走。

突然一聲嘶吼傳來:“帕爾,給我看招!”

而後,那一道紫色流光,長矛一般刺來。

帕爾不敢大意,趕緊扭過蛤蟆頭,把那火焰懟了上去。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出現在帕爾的背後,飛快地拍出一木杖。

腦袋被砸,帕爾大驚,趕忙回頭,那三顆腦袋神色一凝。

“你是一號假靈,雅努斯!”

我嘿嘿一樂,“雅努斯趕來的太是時候了!”

雅努斯對我微微拱手,而後看向帕爾,冷聲道:“你在這裏欺負我主,我便來取你狗命!”

說話間,雅努斯揮動木杖連砸,木杖一端,已然起火!

帕爾邊躲邊哼,道:“該死的太陽風暴!”

雅努斯卻揶揄道:“你不是很能打?怎麼恐懼了?”

雅努斯的話深深地刺激到帕爾。但他還是選擇了逃避,“雅努斯,我今天給你一個面子,我就不信你能一輩子都保護着他們!”

撂下狠話,帕爾一縱身,消失在原地。

“擦,又玩這一套!小心啊,雅努斯!”

我話音剛落,突然,只覺背後一陣冰寒。

“尼瑪,居然是衝我來的!”

心裏咯噔一聲,我腳下的獓因趕緊往前遊動。

“小子,你往哪裏跑!”帕爾獰笑一聲,追上來。

我飛快地咬破指肚在衣服上寫下明王身咒。

心念轉達後,眨眼間,一道金光降臨,幾乎閃亮了整片海域。

那一身青藍色的童子形,藏密明王身出現!

一聲怒斥,明王甩出金剛長索,就來勾那追在屁股後面的帕爾。

帕爾大驚失色,連忙停住腳步,隱身避開。

可明王身卻在遲疑之後,把那金剛長索打向另一邊空氣中。

砰!空氣中一聲爆響,帕爾的身形狼狽地倒飛出去。

我哼道:“殺了他!”

明王身舉起龍劍,就要去劈砍。

於此同時,雅努斯也衝了過去。

就在這時,那個帕爾突然加速,而後身形遁入空中。

“回來吧!窮寇莫追!”

我喊道!

明王身被我收回。

雅努斯落在我旁邊,把我帶到船上。

撒旦此時已經累到不行,連眼皮子都擡不起來了。張遼,阿卡迪亞,祖大樂等更是虛弱,尤其是祖大樂,鬼身幾乎要潰散一般。

我真的重生了 我趕緊給他懟了幾顆黃泉水文珠,又給張遼幾顆。這才穩定了二鬼的氣息。我又掏出補充氣力的丸藥給了阿卡迪亞和撒旦服下去。

而後,小船開向東海岸。

我問:“雅努斯,你怎麼來了?”

雅努斯說道:“我這兩天心神不寧,就從萊斯島離開,先去了帕蘭加小鎮,聽說你在這裏,就追上來。”

“辛苦了!”我說道。

雅努斯搖頭,說道:“應該的!冥王,那個帕爾實力強勁,以後我還是跟在你身邊吧,這樣,他就不敢來了!”

“他不來,還有比他厲害的魔神會來!”撒旦已經恢復過來,說道。

“你的意思是?”

“先下手爲強,那些魔神平時並不在‘神廟’,我來提供情報,咱們逐一擊殺!”

“好!” 時光荏苒。

冬去春來。

這個冬天,天人魯班在祖大樂和鮫靈兒的幫助下,率領灰人族和人魚族終於將萊斯塔拉山的山腹打造成一個龐大的機關城。

這機關城時天人魯班將自己的機關術與現代建築技藝相結合,設計而成。

整個機關城被一個巨大的圓環走廊分爲上下兩部分。

上面九層,是生活辦公休閒區域。

下面五層,負一到負三層,是冥軍的戰士訓練和休息場地。最下面兩層是軍械庫,金庫,監獄等。

進入這五層需要權限,不是誰都能下來的。

每一層既有現代氣息,又富有古典的韻味。

其中上九層的第五層,就是一個巨大的空中花園。其中曲水流觴,亭臺樓閣,鳥語花香,簡直仿若人間仙境。

另外,上九層被魯班佈置了七星北斗陣。下五層安置了上百的機關人。

火山機關城建造期間,撒旦帶着我們出去,擊殺了三個魔神,可惜排名都排在了三十名開外。

這一天,我正在下五層的第三層中鍛鍊身體。

撒旦走了過來,扔過來一張簡介表格。

“這次是誰?”我並未停止訓練,問道。

撒旦嘿嘿一樂,說道:“是排名二十四號的魔神,名字叫作納貝里士,是一隻巨大的黑鶴!”

“嗯?大鳥!”

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自打人面鳥死掉後,我一直想再找個大鳥當坐騎。

“那個納貝里士在哪兒?”我興致很高,問道。

“就在蘇格蘭那邊!”

撒旦說完,我猛地一拍雙手,笑道:“太好了,本來還打算去蘇格蘭找布魯赫家族的老東西,問點兒事情呢,這次算是一石二鳥。”

定在今晚出發,所以我走回自己的小樓,告訴秦楚齊,今晚要離開海島,前往蘇格蘭。

如今帕蘭加小鎮,只留下老貓,陰語兒,項羽三個在那邊。其他人都被我接到機關城中。

纏綿之後,我睡得香甜。

再被叫醒時,已經到了晚上。

匆匆吃過晚飯後,我和撒旦再次出發,趕往蘇格蘭的愛丁堡。

黎明之前。

我和撒旦兩個裹着黑色的風衣,已經走在了愛丁堡的皇家麥爾大道上。

這個時間,就算是上班族,也還在睡覺之中。

執宰大宋 市中心陡峭懸崖上的矗立着一座城堡。 重生一天才少主 隨便走在任何一條街道上,都能見到碉堡上那時隱時現的城垛、冰冷的火山峯和高聳的山巒。

那座城堡,便是布魯赫家族的老巢!

我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撒旦。

“蛋蛋,納貝里士不能殺掉,給我當坐騎!”我低聲說道。

撒旦那黢黑的眉頭微微緊皺,半晌,說道:“行!”

我勾脣淺笑,道:“蛋蛋,你夠意思。”

z爺太殘暴 說說走走,我們已經走到納貝里士居住的那間酒店。

“擦,那個魔神很會享受啊!”我說道。

“這個傢伙可以操控人心,所以他到哪裏都要用最好的。”

我默默記下。

我們坐電梯,上了11樓。撒旦走在前面,找到了納貝里士的房間。

“出手!”

撒旦心意一動,所有走廊的監控都壞了。

我掏出一張硬紙卡,往納貝里士的門縫兒裏一劃。

咔噠——

輕微響動後,門——開了!

我跟撒旦對視一眼,輕輕推門走了進去。

噗,酒氣忒尼瑪濃烈了。

只見那鬆軟的大牀上,一個臉色蒼白的細高男人正摟着兩個豐滿女人睡覺。

撒旦見我已經準備好了,一把拍醒了男人。

“我擦,你他麼說啊!”

我則趁機一拳打在納貝里士的眼眶上。

“我是冥王!”

“冥王——沒他麼聽過,少來打擾老子!”

“現在聽過了吧?”我又是一拳。

砰地一下,納貝里士的一隻眼眶的顏色更深了。

“法克!你們到底是誰?”納貝里士酒氣上涌,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

擦,這是喝了多少馬尿了!我暗罵一句。

一旁的撒旦哼道:“老子就是撒旦!”

說着,也踢過去一腳。

“我擦,你你你,你是撒旦?”

這一回,納貝里士嚇得醒酒了,捂着一隻眼睛死死地盯着撒旦。

“撒旦先生,饒命啊!”說着,納貝里士就要弓下腰去。

嗖嗖——

突然,這傢伙的身後飛出好幾片刀光。

“敢暗算老子,找死!”撒旦大罵一句,就要出手。

卻聽納貝里士怪叫一聲,“老子不奉陪了!”

說罷,一頭撞向了落地窗戶。

砰!

嘩啦啦——

恰在此時,撒旦一指點了出去。

頓時,一片黑洞把虛空撕裂,攔住了破碎的窗戶。

嗡——

納貝里士猛然停住,落回地面。

“撒旦,我沒參與殺你,更沒殺你的生母,你不如放我走吧!”

撒旦的故事我聽說了一些。兩娘前,撒旦這一世的生母爲了保護撒旦,被魔神殺掉。

一夜之間,撒旦覺醒了前世記憶,殺掉了兩個魔神,開始逃亡——

當然,他也沒少襲殺聖教的主教。

“納貝里士,要怪就怪你投生錯了,我這一世重生就是爲了將‘神廟’和‘聖教’一舉摧毀!”

狠話說完,撒旦又是一指。

納貝里士趕緊躲避,卻不想被我拿麒麟印偷襲。

“啊!”納貝里士吃痛喊叫一聲,剛要回頭抓我,就被撒旦一指點中。

“該死!”

納貝里士趕忙掙扎,卻不想越掙扎陷得越深,就好像掉進了沼澤之中。

“冥王,收了吧!”撒旦說道。

我點點頭,用千機袋將納貝里士收走。

這時,失去了撒旦控制的黑洞一個個消失。

呼——

一涼風順着破碎的窗戶吹進來,大牀上的兩個女人抖了一下,把被子往身上抓了抓。

撒旦走過去,就要下殺手!

我皺眉道:“蛋蛋,走吧!”

撒旦卻沒聽我的,一指下去,兩個女人連個屍首都不見。

我深深看了眼走出去的撒旦,微微搖頭,似乎接觸時間長了,我甚至忘記了,他畢竟是那個地獄的大魔王!

走出酒店,卻被一羣人圍住。

“冥王,你竟然敢來我愛丁堡?”一個大鬍子老頭走出人羣,哼道。

“怎麼不敢來!你就是布魯赫家族那個老不死的吧,快快去死!”

“混賬的東方小子,我先殺了你!” “混賬的東方小子,我先殺了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