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啊,那我可怎麼辦啊?”牛博宇聽完,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邊哭着一邊把這將近兩個月的事情告訴給了雲天。

被抓之後的牛博宇,直接就送到了這裏,還不等他明白,拉練就開始了,頭狼親自壓着他,在這高原上奔跑,平地上只能跑八百米就氣喘吁吁的他,高原上就算是不動都受不了。

不過,頭狼有他的辦法,子彈不斷的在牛博宇的腳後跟炸響下,嚇得牛博宇立刻撒腿就跑,到底跑了多少米他也不知道,只記得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昏死了過去。

可這並不是結束,一直跟在他身後的醫務兵立刻走了上來,給了他幾口氧氣後,頭狼的槍聲有一次把牛博宇驚醒,他就這樣連混帶爬的向前跑着,不知道暈死了多少次,更不知道摔了多少跤。

到最後,他實在是跑不動了,倒在地上長喘着出氣,他就不信頭狼會直接一槍斃了他,所以說什麼他也不肯跑了。

但是,他真的把頭狼想到太簡單了,直接拉來軍犬的他,竟然真的放狗咬他了。

而且這軍犬真是夠狠,專咬屁股,現在牛博宇的屁股上還有好多的齒痕,那種驚心動魄的日子一過就是將近兩個月。

“這不是也挺好嗎,以前走幾步就喘得要命,現在可以在高原上奔跑如飛,這不是很不錯的嘛。”雲天拍了拍牛博宇的肩膀,笑着說道。

“挺好什麼,整天扛着那麼重的傢伙跑來跑去,這一個月裏我都暈了幾百回了,每回都是眼前一黑就啥都不知道了,我真不知道啥時候這眼睛一閉就睜不開了。”

牛博宇一邊擦着眼淚,一邊指了指放在他揹包旁的槍支,雲天轉身一看,頓時笑了起來,看起來頭狼已經被牛博宇找到了他的位置,那就是火力支援手。

QJY88式5。8毫米通用機槍,口徑爲,但配用的機槍彈是屬於重彈頭,如在攜彈量相同的情況下,包括三腳架在內重量爲11。8公斤,一個彈夾兩百發子彈,一分鐘內可以全部射出,這就足以看出它強大的火力覆蓋了。

而在機槍的旁邊,還有一個QLZ87式35毫米自動榴彈發射器,發射器發射35毫米殺傷榴彈和破甲殺傷彈。可實施單發射擊和連發射擊,配有機械瞄準具和光學瞄準鏡,能毀傷600米內輕型裝甲目標,壓制800米內敵火力點,殺傷1500米內暴露和隱蔽的敵集團有生目標。

單是這兩件武器加在一起就足二十多公斤,在配備上彈藥的話,最少也有四十公斤,這麼重的裝備在高原上,絕對是致命的。

但對於火力支援手來說,這就是他們最基本的配備,因爲只有足夠的火力壓制,才能讓敵人無法反擊,也是給狙擊手和突擊手創造攻擊條件、吸引敵人注意力的最好方式。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唐曦則站起身來,看着屋裏自其他的人都從自己編號相對應的櫃子裏拿出了自己的裝備,於是她也想知道,天狼大隊給她準備了什麼。

“哇,是09式!”此時的唐曦已經打開了寫着自己編號的裝備箱,而看着那09式狙擊槍,唐曦是那麼的激動。

09式狙擊步槍,全稱QBU09式12。7毫米大口徑狙擊步槍,是一款具有世界先進水平的國產大口徑狙擊步槍,是我軍繼QBU88狙擊步槍之後的一款制式狙擊步槍,09式狙擊步槍系統具備結構緊湊、性能可靠、射程遠、精度較好、終點效應好、易維護等突出特點。

全槍長1392毫米,重12。5千克,有效射程1500米以上,初速可達850米/秒。它可發射12。7×108毫米普通機槍彈、曳光彈、穿甲彈、穿甲燃燒彈及鎢芯脫殼穿甲彈等槍彈,號稱國產“巴雷特”狙擊步槍。

wωw● т tκa n● C 〇

“看起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武器。”雲天笑着搖了搖頭,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剛纔頭狼已經說了,讓他們裝備整齊,到時候揹着這麼重的東西,還不知道會玩出什麼花樣呢。

“那你會是什麼槍?”唐曦可不在乎日後的訓練,畢竟這09式狙擊步槍可是她期盼已久的夢想,今天終於配備了,她是那麼的興奮。

“我?應該還是95吧。”雲天並不在乎是什麼武器,不過既然唐曦問了,雲天也只有打開自己的裝備櫃子了,而當他看到自己的武器時,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05式戰略步槍!”牛博宇猛地站起身來,直接來到了雲天的身旁,這櫃子裏豈不是那傳說中國產最新科技的戰略步槍。

戰略步槍可不是自動步槍,單是戰略兩字就可以知道,這槍支的威力和其巨大了。

戰略步槍,融合了步槍、榴彈炮、散彈槍三位一體的全新戰鬥武器,同時配備熱感成像、紅外線瞄準的智能化頭盔,並且頭盔上還有導彈定位系統以及畫面實時傳播功能,簡直就是科幻電影裏纔出現的超級武器。

“頭狼還真夠意思,不過真不知道是不是落井下石。”雲天搖了搖頭,這把槍絕對是國際先進水平,但是光是那頭盔就已經非常的重了,再加上三合一的戰略步槍以及裝有電池的上衣,整套裝備下來也有二十多公斤。

“要不咱倆換換?”牛博宇舔着嘴脣,看着那帥氣的未來武器,不管怎麼說他那邊可是四十公斤,這邊才二十多公斤算是輕鬆多的了。

“放心吧,絕對沒有那麼簡單,你看到沒。”雲天苦笑着再一伸手,三條子彈鏈就出現在了他的手裏。

這裏包括三百發步槍子彈,一百發散彈槍子彈以及五十發榴彈炮子彈,加在一起足有四十公斤了,再加上原本的槍,一百多斤已經背在了他的身上。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名門盛寵:樓先生請低調 “好吧,我覺得還是我的比較輕鬆一點。”看到那滿身的裝備後,牛博宇急忙搖頭,他那邊其實也就三十多公斤而已,和這六十公斤的簡直就不是一個等級的。

“要不我幫你拿點?”唐曦背上她的狙擊槍,雖然只有十多公斤,再加上彈藥和裝備也有二十公斤了。

“放心吧,這不算什麼,我們趕緊去吃點東西吧。”雲天笑着搖了搖頭。

現在可不是閒聊的時候,這大門關上的時候,纔算是魔鬼月的開始,而白頭雕給他配備了這麼重的裝備,很顯然就是爲了要收拾他,不管他出幹什麼目的,雲天都不能讓他找到任何藉口開除自己。

於是,在雲天和潘瑤的幫助下,牛博宇也穿戴上了裝備,一臉不情願的走出了房子,一邊走着他還一邊哭訴,自己昨晚也是從另一個兵站趕過來的,而且還是頭狼親自壓着他。

一個小時一轉眼就要過完了,吃飽喝足的三個人已經早早的來到了操場之上,等待着集合號的吹響。

“嘟嘟嘟嘟!”很快,在集合號聲響起的時候,部隊再一次集結,一上來就經歷了五十公里的越野後,這裏剩下的八十七人,每一個都是精銳力量。

“很好,看起來你們也都吃飽喝足了,那麼接下來就好好的玩玩,交給你了。”頭狼笑了笑,轉身走回了房間,而一直站在一旁的白頭雕則點了點頭,再一次走到高臺上。

“菜鳥們,我有一個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訴你們,這裏不過是一箇中轉站,你們所期待的魔鬼月還沒有開始呢,所以接下來的三天裏,你們必須要到達兩百公里外的花石峽兵站。”

白頭雕的話,頓時讓所有人都是一愣,沒想到這五十公里的越野也僅僅只是一個序曲罷了。

“兩百公里當然不算是難事了,給狗兩塊骨頭它都能完成,所以我請了二炮步兵旅在中間迎接你們,如果陣亡或者被俘的話,同樣失去資格,當然了,如果遲到的話,也同樣失去資格。”

白頭雕一揮手,熊貓等人立刻把佈防圖交給了他們,而看着這兩百公里間那密密麻麻的佈防圖,所有人都感覺到心中一緊。

三天時間在高原徒步奔襲兩百公里,這已經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了,畢竟每個人身上的裝備最少也有二十公斤,再加上整整一個步兵旅的防禦,想要穿過去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七千對八十七,這個比例太狠了吧。”

當拿到佈防圖的時候,所有人都心中一寒,一個整編旅可是足有七千人,在這兩百公里範圍之內一字展開,這簡直就是一道人工天塹,再加上這些裝備,怎麼可能有人會穿過去呢。

“對了,在提醒你們一下,軍人手中的槍就是命,所以丟棄裝備者,也算是失去資格,接下來自由分組,一個小時後出發,解散吧。”白頭雕說話的時候,一直都看着雲天,很顯然,他很希望雲天失敗。

“廣州軍區的過來。”

“北京軍區的集合。”

“南京軍區的來這邊。”

“濟南軍區的和我來。”

“成都軍區的來找我。”

“我是蘭州軍區的。”

“成都的,成都軍區的。”

當白頭雕說道解散的時候,所有人立刻開始找自己的軍區,七大軍區的人很快就聚集在了一起,多的有十多人,少的也有五六個,以軍區作戰信任度更高,溝通起來也更加的方便。

“我們怎麼辦?”唐曦看着七大軍區的人紛紛聚集到了一起,而他們三個人也都不屬於七大軍區的人,他們要和誰一起走呢。

“我們自己走。”雲天搖了搖頭,這種以軍區方式分組是非常不明智的,因爲即便是一個軍區,恐怕很多人之前也都不認識,沒有默契沒有組織,反倒會拖累大隊,到時候在有分歧的話,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戰鬥力。

“我覺得你自己走吧,我會成爲你包袱的。”牛博宇看着那佈防圖,自己可是沒有一點信心穿越那嚴密的封鎖線。

“是啊,我也會拖累你的。”唐曦點了點頭,現在揹着這麼重的裝備,想要在三天之內穿過封鎖線,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如果她和雲天一起走的話,只會讓他也無法完成。

“說什麼呢,咱們誰都不能掉隊,不是說好一起通過考覈的嘛。”沒想到一上來兩個人就放棄了,雲天當然不會答應。

“我要是和你一起走的話,大家誰都通過不了。”牛博宇搖了搖頭,不過他本來也不想通過。

“你以爲只要不通過就可以回去了嗎,你依舊會被留下苦訓,等到明年的選拔。”就在這時,牛博宇的身後,傳來了白頭雕的聲音。

“聽見沒有,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雲天早就猜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既然將軍下令不得放水,就算是讓他練一輩子也不會放他走的。

“練就練,大不了明年再來,雲天,你別管我,趕緊自己走吧。”牛博宇一咬牙,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大不了屁股在被咬上幾口唄。

“夜貓,你是前隊員,而且還是隊長,所以對你我可是有特別的要求,若是牛博宇和唐曦失敗的話,你同樣失去資格。”白頭雕僅僅只是笑了笑,而他的話,頓時讓牛博宇和唐曦愣住了。

“你這是強人所難,你明知道我們根本無法完成任務,你這就是不想讓他回來。”唐曦實在是按耐不住,這白頭雕處處針對雲天,這明擺着就是不讓他迴歸天狼大隊。

“你可以這麼理解,但如果下次對我說話的時候不喊報告的話,你就出局,連同他一起。”白頭雕說完,轉身就走,唐曦還想說什麼,卻被雲天拉住了。

“好了,現在你們不會還要放棄吧,不要再說什麼了,我們先研究一下路線圖吧。”雲天苦笑了一下,他就知道白頭雕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但既然如此,那他就讓白頭雕知道,自己的實力可不僅僅只有近戰搏擊。

於是就這樣,牛博宇和唐曦都不在說放棄的事情,因爲他們知道,雲天比誰都想回歸天狼大隊,因爲這裏是他的根,也是他的夢,只有回到這裏,他纔算是完整的。 ?青山綠水,鳥語花香,深谷之中一派綠意盎然。

潘瑤站在那草房前,此時她的心情格外的激動,在得知母親之前的種種經歷和功勳,她也終於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願意踏上這條路。

想要成爲戰士,原本以爲僅僅是因爲愛上了雲天,想要追隨他的腳步一起海角天涯,但是現在,她還要揹負母親未完成的使命,因爲她的身體裏,有一半是優秀士兵的血液。

緊握着拳頭,現在張桃芳老人已經成爲了自己的幹姥爺,靜靜的站在院子裏的她卻更加清楚,要成爲像母親那樣的優秀戰士,絕對不會是那麼的容易。

當張桃芳老人再一次推門走出來的時候,他手裏卻已經捧着一把巨大的槍,那豎起來和潘瑤基本上一樣高的大槍,是潘瑤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

“這把是我自己的發明,我叫它奪命。”張桃芳老人端着這把超大的狙擊槍,在它的面前,巴雷特簡直就是玩具一樣。

30mm口徑的奪命威力巨大,槍長1759mm,槍管長890mm,槍身重量16公斤,彈夾十發,半自動填裝,前方配備雙支架,理論射程3000米,殺傷距離00米。

這奪命可是凝聚了張桃芳老人一生的心血,並且結合的現在最高的科技技術,除了可以發射正常彈藥殺敵之外,還可以發生曳光彈、燃燒彈、穿甲燃燒彈、瞬爆彈、空頭彈、智能彈、無殼彈、**彈、多頭彈、空爆式彈、增強型彈等十餘種特殊彈藥,威力強大並且可以根據不同情況使用不同的彈藥。

除了殺敵之外,張桃芳老人還特意爲這把奪命配備了其他幾種非作戰彈藥的子彈,噪音彈、救命彈、滅火彈、竊聽彈,這種特殊非致命子彈在戰場上也有着特殊的作用。

再加上光學瞄準、紅外線測距儀以及熱感成像系統,整個槍身足有二十公斤,而特殊的彈藥自然也要狙擊手揹負,加在一起三十多公斤的重量,也是恐怖的存在。

接過那沉甸甸的狙擊槍奪命,潘瑤頓時感覺到一陣巨大的壓力,揹負着這麼重的裝備,要想在戰場上作戰的話,勢必要有強大的體能作爲輔助。

“從現在開始,這把槍連同子彈,你都要全天候二十四小時不離身,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先增強你的體能。”張桃芳老人看着潘瑤,這六十多斤的重量對於體重剛剛過百的她,可是極爲的困難。

“幹姥爺,我知道了,我會努力的。”潘瑤把奪命背在肩上的時候,已經非常的重了,不過倔強的她也暗暗發誓,一定會克服所有困難的。

“很好,再把這些帶上,我們就準備出發吧。”張桃芳老人又取出四個加重鉛袋,每一個就有五斤重量的鉛袋分別綁在了潘瑤的手腕和腳踝上,憑空在多處的二十多斤,幾乎上等同於潘瑤現在的體重了。

“出發。”裝備一下子就足有五十多公斤,要想奔跑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潘瑤要先從走路學起。

也就從今天開始,這青山綠水間不知道留下來潘瑤多少的汗水,剛剛揹負上如此重量的潘瑤,走幾步就已經累的香汗淋漓了,但是她依舊咬着牙,努力的向前走,即便是最後無力的摔倒在地,她趴也要向前趴上幾米。

疲憊是每天縈繞在潘瑤身邊的最大敵人,每天的練習,伴隨着她的是強大的體力透支,而看着潘瑤那薄弱的身軀,張桃芳老人也是疼在心裏,可他更知道,今天的付出是爲了明天的勝利,今天的汗水換來的是明天少流的鮮血。

當夜幕降臨,潘瑤纔會拖着已經快要散架的身體回到那小破房內,渾身上下的疼痛讓她的眼淚情不自禁的往下流,腳掌上的血泡、手臂上的勒痕,每一天的訓練都比死亡還要恐怖。

“雲天,我想你。”躺在那土炕上,潘瑤的眼中帶淚,不過她依舊死死的抱着奪命,堅韌的個性讓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放棄,而每天,她就這樣在淚水中睡去,又在淚水中醒來,原本白皙的皮膚早已經青一塊紫一塊。

夜風陣陣的峽谷,是高原地區最常見的景象,而駐守在這裏的步兵旅,依舊是嚴陣以待,而燈火輝煌的總部中,代號夜鷹的旅長正坐在指揮部裏,而他對面坐着的,正是天狼大隊的大隊長頭狼。

“我說你小子也真想的出來,讓我們作爲中間防禦,你真以爲你們的人長了翅膀嘛,就算是有翅膀,也逃不過我們的雷達,想從我們防線穿越,那不是找死一樣嘛。”夜鷹笑看着對面的天狼,兩個人也算是老相識了,曾經作爲紅方和藍方的精銳部隊,在演習上經常是相遇的。

“如果連你們的防禦都逃不過的話,又怎麼能夠進得了我天狼大隊的門呢。”頭狼笑着搖了搖頭道。

“我說頭狼,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們八一二旅是擺設是吧,就連你那些新兵蛋子都能逛市場是不是。”頭狼的話,頓時讓夜鷹臉色難堪,這傢伙說話也太氣人了吧。

“不是不是,咱們就事論事嘛,你這一字排開的陣勢拉得太大,要想攻擊是不太可能,但是要想穿越,也不是麻煩事嘛,這是最基本的實戰演練。”頭狼急忙陪着笑說道。

“頭狼,你以爲這麼說就行了嘛,我告訴你,這一次我可不會給你留什麼情面,我這一次就把你所有的隊員都抓起來,看你做什麼新兵選拔。”夜鷹一拍桌子,憤怒的對着頭狼說道。

“沒問題,如果你都抓到的話,剛好就可以取消這次的選拔,我們在從新找人唄。”頭狼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他纔不在乎所有人都失敗呢,雖然這次的要求有些太過於嚴苛,但不得不說白頭雕設計的也算是合理。

“通知所有部隊,這三天都給我打起精神,把那些狗崽子都給我抓起來,一個也不許放走。”夜鷹直接對着身旁的副官說道,這次考覈他可是帶着氣來的,上次被天狼大隊斬首行動幹掉的他,一定要出一口惡氣。

“是!”副官立刻轉身,通過無線電把旅長的命令傳達了出去,而此時,整個八一二旅全體官兵也都是帶着一口惡氣,上次的軍事演習還沒有怎麼打呢,就被天狼斷了老巢,結果一個旅瞬間就喪失了指揮系統,全軍覆滅了。

而頭狼則依舊是一臉的冷笑,看着臉色陰沉的夜鷹,很顯然這邊已經是箭拔弩張,等待那些狼崽子的恐怕就不是什麼好結果。

深夜中,三個身影正在快速的趕路着,在雲天的帶領下,唐曦和牛博宇一路跟隨,雖然他們也弄不明白雲天要做什麼,不過他們也不用多問。

“好了,差不多了,我們就在這裏休息吧。”距離三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天,而他們也已經穿越了六十里的路程,來到了八一二步兵旅的防禦陣地。

“雲天,我還可以堅持的。”牛博宇看着雲天,雖然他現在已經是非常的疲憊,不過這一個多月的集訓可不是鬧着玩的,對於牛博宇的成長也是非常大的。

“我也沒問題。”唐曦也搖了搖頭,二十多公斤的裝備和雲天比起來也不算什麼。

“不用着急,我們時間有的是呢,按照我說的做。”雲天搖了搖頭,一臉自信的對着兩人說道。

既然雲天都這麼說了,牛博宇和唐曦也就不再堅持,三個人找了一個擋風的山洞鑽了進去,趕了一天的路,三個人也都累了,於是吃了一些壓縮餅乾後,三個人就靠在洞壁上睡着了。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還是唐曦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才發現了,疲憊的她沒想到,竟然睡了這麼久,於是急忙推醒了身旁的雲天和牛博宇。

“完蛋了,我們來不及了。”眼看着就要黃昏,按照預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他們這才走了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剩下一百多公里,就算是沒有阻攔,他們恐怕都來不及趕往集合地點了。

“別急別急,時間還很充裕,再睡一會吧。”沒想到,雲天卻僅僅只是搖了搖頭,完全不在乎的說道。

“老大,我們可不是你,這麼遠的路那裏那麼容易趕到。”牛博宇也驚慌的看着雲天,一天半的時間一百四十公里的路程,這幾乎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放心吧,走是肯定來不及了,所以我們就坐車好了。”雲天笑着搖了搖頭,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準備步行到達。

“坐車?”唐曦驚訝的看着雲天,他到底有什麼打算呢。

“對啊,揹着這麼重的武器和彈藥,想要闖過一個旅的防禦,這個局一開始就是一個死局,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從那守衛的士兵手裏搶奪交通工具,而不是真的避開他們。”雲天笑了笑,這任務一開始就是一個要強攻的局。

“我們攻擊一個旅?開什麼玩笑?”牛博宇驚訝的看着雲天,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攻擊的事情,還搶車。 ?“錯,我們面對的雖然是一個旅,但是現在他們一字排開足有七八十公里,他們要做的是形成一面牆,而我們只要在這牆上鑿一個洞就可以了。”雲天打開佈防圖,指着個個節點說道。

“那我們在那裏鑿洞?”雲天的思維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樣,唐曦看着雲天,他準備搶那裏呢。

“這裏兵力最多,應該就是他們的指揮所,而且駐紮着的是一隻摩托化步兵團,很顯然這八一二旅的旅長就在這裏,所以要搶,我們就對這裏動手。”

雲天的話,頓時讓唐曦和牛博宇都驚呆了,這麼多的防禦點不打,偏偏找一個兵力最多的摩托化步兵團打,這不是瘋了嗎。

一個團的兵力最少也有一千五人,再加上直屬的警衛營,這足有兩千人的部隊駐防,從這裏面搶一輛車子簡直就是做夢一樣。

“咱要不換個地方吧。”牛博宇嚥了咽口水,就算是要打,也可以找幾個連級的部隊,三個人挑戰一個團,人家就算是踩也可以把他們活活踩死。

“放心吧,我瞭解那個夜鷹旅長,他絕對不會對我們心慈手軟的,而他之所以讓摩托化步兵團留在身邊,也有他自己的用意,相信他若是知道這一次我也參加的話,更是會下狠手。”

雲天笑了笑,他和這個夜鷹可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去年軍演的時候,就是夜貓小隊完成的斬首任務,直接破壞了指揮部的他們,可是這夜鷹的眼中釘。

“那我們這麼做啊?”看着雲天自信的微笑,唐曦也感覺到熱血沸騰,三個人單挑一個步兵旅的感覺一定非常霸氣。

“充足的睡眠,作爲一個特種兵,所具備的就是冷靜的頭腦和忍耐力,我們要等到對方等不急的時候,再動手。”雲天笑了笑,現在動手即便是雲天也等於送死,畢竟現在的步兵旅可是緊繃着弦呢。

“你說接下來還會有什麼科目啊,我真擔心我堅持不下來拖累了你。”牛博宇看着雲天,自己簡直就是他的包袱,現在他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

“放心吧,你身上可是有英雄的血。”雲天笑着錘了牛博宇一拳,他父親是英雄,爺爺也是英雄,他也一定可以成爲英雄的。

“一上來就是五十公里,又面對一個步兵旅,我真無法想像接下來所謂真正的魔鬼月到底是什麼了。”一旁的唐曦也靠在石壁上,這天狼的選拔比她所想象的還要恐怖。

“體能、戰鬥技能是這兩個項目所要考驗的東西,接下來要麼就是生存技能,那麼就是耐力測驗,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那個傢伙腦子裏都在想什麼了,往年的天狼選拔可沒有這麼嚴格。”

雲天搖了搖頭,這一次的天狼選拔格外的困難,真不知道這白頭雕還會想出什麼招式折磨他們呢,這魔鬼月還沒有開始,就已經幹掉了那麼多人。

夜幕再一次降臨下來,荒蕪的高原上寒風陣陣,坐在指揮部裏的夜鷹,聽着不斷髮來的情報,一臉冷笑的看着對面的頭狼。

“已經擊斃三十七個,活捉二十三個,才兩天你的人就被幹掉一大半了,這一次你可是要空手而回了。”夜鷹笑着,看着對面的頭狼,此時的他依舊不急不慢的喝着小酒。

“這和我無關,我只是來找老戰友討杯酒而已,其他的你想怎麼樣都可以。”頭狼笑了笑,吃着花生米的他坐在那裏,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我就想不明白,你是真不準備選人了嗎,三天兩百公里,在加一個步兵旅阻擊,他們飛也飛不過去啊。”夜鷹看着對面神情自若的頭狼,這傢伙怎麼就這麼的悠閒呢。

“飛不過去也可以繞啊,你們防禦也就七八十公里,三天三夜跑出去四百公里也是常事,連這點本事都沒有,怎麼做特種兵啊。”頭狼笑了笑說道。

“你瘋了,這可是高原,四百公里豈不是要死人的嘛。”夜鷹搖了搖頭,這裏可是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山區,他們是人又不是藏羚羊,三天三夜四百公里,簡直就是開玩笑。

“或許別人不行,但是你還記不記得上次斬首任務中的那個夜貓,他這一次回爐,反正我也只喜歡他一個,其他人能不能過我無所謂。”頭狼笑着喝了一口酒,不過當他說道夜貓兩個字的時候,夜鷹頓時怒目圓睜。

“什麼,是那小子!”一提起這小子他就生氣,嚴防死守對方的斬首行動,卻還是被他悄悄摸了進來,這可是夜鷹幾十年軍旅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所以一提起這小子,他恨得牙根都癢癢。

“對啊,恐怕他現在已經躍過你的防區,正在向我們的集合地點奔襲了,至於其他的人嘛,就當我送你練兵的好了。”頭狼一臉壞笑的對着夜鷹眨了眨眼睛。

“好小子,原來你是這麼打算的,怪不得設立這麼難的選拔,原來就是不想要菜鳥是吧,好你個頭狼,原來拿我當刀用是吧。”夜鷹一拍桌子,這才明白過來。

“大家心知肚明嘛,你也不能說的這麼露骨好不好,這次的考覈項目我也報備過,將軍也同意。”頭狼笑了笑,將軍對於這件事情他自然是清楚不過了。

“我說頭狼,這麼好的兵怎麼還要回爐啊?”夜鷹眼珠一轉,立刻追問道。

“還不是太年輕,耍了點脾氣就退伍了,這一次也是將軍給他機會,如果通過考覈就可以回來嘛,你也知道,這年頭帶出一個好兵不容易,這不就是找個藉口讓他趕緊歸隊嘛。”頭狼笑了笑道。

“原來是這麼回事,不過他要是考覈失敗的話,是不是就回不來了?”夜鷹笑了笑問道。

“話是這麼說,不過我的兵怎麼可能過不了呢,別人能不能跑那麼遠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兵絕對可以。”頭狼對於雲天的體能可是非常的有信心,三天三百公里他絕對可以完成的。

“哦,那可不一定,不過他要是完不成考覈的話,到時候你把他給我唄。”夜鷹急忙說道。

“怎麼?還記仇呢,想把他整到身邊收拾他啊,咱們可是軍人,演習也是爲了實戰,你可不能假公濟私。”頭狼看着夜鷹,他很清楚自從去年的演習結束後,他就憋着一口氣,所以這一次纔會讓他們作爲阻擊方。

“說什麼呢,我從軍三十多年,還會和一個孩子生氣嗎,我手裏這不也準備組建一個偵察營嘛,就缺一員虎將了,反正也是當兵,回不了天狼可以來我們猛虎營啊。”夜鷹急忙否認道。

上一次斬首任務,他可是記憶猶新,這夜貓帶領着他的小隊,竟然穿過了自己的三道防禦,並且在附近潛伏了整整三天三夜,還躲過了無人偵察機的熱感成像,最後神不知鬼不覺的衝入了指揮部,到現在夜鷹都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我勸你還是算了吧,這小子一定可以完成任務的,不過真的萬一完不成的話,到時候只要他願意,我就把他送給你。”

頭狼笑着站起身來,拍了拍手上的花生皮,整理了一下軍服就準備往外走。

“你去那啊?”這頭狼在他的指揮部裏可是賴了兩天了,這怎麼說走就走啊。

“當然是回去迎接我的新隊員了,算算時間也已經差不多了。”頭狼笑了笑,說起話來是那麼的自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