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閻王一眼,雖然他口讓我在黑白無常和判官面前出了氣,可是這並不能說明他會對我特殊對待。而且我並沒有忘記奶奶爲了幫我續命,和他做了一場交易……

“你叫陳天然,我沒說錯吧?”閻王看着我問道。

我點點頭,“回閻王殿下的話,我是叫陳天然。”

他輕嗯了一聲,說:“你可知道我爲何會知道你名字?”

“天然不知。”我回道。

“其實你是知道的,只是你刻意不讓自己去想的對嗎?”

被他說中了!我相信奶奶當時絕對有跟閻王說起過我的名字。

“陳天然,我當初承諾過你奶奶,讓你有三次重生的機會,你爲何還會被拘來這裏?”

爲什麼?這問題應該問你閻王纔是,怎麼還問起我來了?我這都已經死了一天一夜了,爲何還不能復活……不過這些話只能在心裏想想而已,並不能直接說出口來。

“回殿下,這陳天然的肉身已毀,要想復活,只能讓靈魂附在別人的身上。”判官小心翼翼地說道。

聽判官這麼說,我才明白過來。我的肉身已經被那陶斌用銀水化掉,屍骨不剩。因爲肉身被毀,所以纔不能復活……

“那怎麼辦?沒有肉身我是不是就不能復活了?”我焦急道。

判官手雙手托腮做思考狀,“這個問題容我再仔細想想,等我想到了再回答你!”

“想什麼想,本王讓你想了嗎?”閻王擡手用力地拍打了一下判官的腦袋。沒想到他這一拍,竟然把判官的腦袋給拍掉了!那頭在地上骨碌碌地滾了好幾圈,然後又轉到了判官的腳下!

已經沒有了頭的判官彎下腰來,撿起了地上的頭,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又安回了脖子上,並對閻王說道:“殿下,您打人的力氣可是越來越大了!”

“胡說,本王剛纔打的是人嗎?”閻王沒好氣地說道。

聽閻王這麼說,我差點沒忍住笑出來。這閻王看着挺嚴肅的,沒想到還挺有幽默細胞。

“殿下說的是,下官的確不是人!”判官縮了縮脖子,誠惶誠恐地退到了一邊。

“想要重新找個替身並不難,那邊那個的肉身你可以隨意拿去用!”閻王指着正在受刑的陳冬青說道。

“這……這真的可以嗎?”我有些猶豫。畢竟陳冬青纔剛被陶瑩殺死,要是她再看到我,以爲是陳冬青還沒死,又再殺一次怎麼辦?

“沒什麼不可以的,反正你也用不了多久!”閻王擺手說道。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說我用不了多久?

“趁着現在鬼門還沒有關,黑白無常,你們把他帶走吧!”

竟然這麼快就讓我走了,我還沒來得及問他關於我奶奶的事呢!

“閻王殿下,在我離開之前能不能請你讓我見我奶奶一面?”我雙膝跪地道。

“不行,你不能見她!”閻王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我的請求。

“求你了,就讓我見一面吧。”

“你這小子真是不知進退,閻王殿下不爲難你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你竟然還想得寸進尺!”判官用他手上的判官筆,點在我肩膀上威脅道,“如果你再不識好歹,我保證讓你受盡這陰間所有的酷刑!”估廳剛弟。

“判官……”閻王拉長聲音警告道。

判官自知自己又多話了,趕忙捂住了嘴巴。

“陳天然,你要再不走,等鬼門一關,到時你再想走,也走不了!”

我心想,我能不能走還不是你閻王一句話的事。故意這麼說,分明就是想嚇唬我!

“你就不要再堅持了,還是快點跟我們走吧!”黑無常上來拉我道。

“唔,”閻王又回過頭來,我以爲他要改變主意了,正滿心期待的時候,他卻說了一句,“不要着急,等你再死一次後,自然就能見到她了。”

我還想繼續說些什麼,不過黑白無常卻不給我說下去的機會,一左一右的把我架出了殿外。

“小子,你還有不到一刻鐘時間,再磨蹭下去的話,你就真走不了啦!”白無常說道。

我回頭望了望閻王殿,閻王殿裏面不時傳出陳冬青哀嚎的聲音,聽得我頭皮發麻。看來每個在陽間作惡的人,死後到了地府都得受到酷刑的折磨……

之後黑白無常兩鬼把我從地府架回了家裏。白無常指着牀上陳冬青的屍體對我說道:“你快點附上去吧,以後這就是你的肉身了。”

我看着陳冬青赤裸的肉身,微微皺起了眉頭。

黑無常見我遲遲沒有附上去,不耐煩道:“你要再猶豫下去的話可就失去了附身的最佳機會。到時要出什麼意外的話,我們可不管你了。”

事到如今我好像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只好眼一閉,牙一咬,鑽進了陳冬青的肉身! 等我進入他的肉身後,卻發現我根本不能支配他的肉身。正當我覺得疑惑的時候,白無常突然出聲道:“別掙扎了,你現在還不能支配這身體。至少還要再等十個小時。十小時之後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就可以復活成功了!”

話剛說完,黑白無常兩鬼便在這個房間消失了,也不管我接下類是否能順利復活!

臥槽!

此刻我只想罵髒話,要讓我保持這個樣子十小時才能復活,這要是中途有人發現的話,把我拉去殯儀燒掉了怎麼辦。

我忽然想到閻王說的那句:‘反正這肉身你也用不了多久!’心裏覺得鬱悶得厲害。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只有祈禱這十小時之內不會有人進來這裏。

十小時,這真是一個漫長的等待過程。屋裏漸漸有亮光透進來。我知道。現在外面已經天亮了!

“天然,你起來了沒,我煮了麪條,你過來一起跟我吃吧!”屋外突然傳了老鍾叔的聲音,把我嚇了一跳!

現在的我既不能動。也不能說話,根本沒辦法迴應老鍾叔。我心裏很擔心因爲我沒有回答他,然後他會推門進來找我……

“咦。都這麼晚了,難道他還沒起來嗎?”老鍾叔喃喃自語道。沒一會兒,就聽到腳步離開的聲音。

直到腳步聲聽不見,我才放鬆地舒了口氣。

才放鬆下來沒多久,又聽到了敲門聲,一顆心被提到了嗓子眼,我心裏暗想,這次又是誰在敲門?

“天然,我是小靜,你在家嗎?”

我一楞,這陶瑩是怎麼回事,她殺完人後不去躲,又回來做什麼?

“是小靜啊,這麼早就來找天然啦?”老鍾叔去而復返,在屋外跟已經被陶瑩附身的小靜聊天道。

“老鍾叔,天然他是不是出門去了?”小靜問道。

“應該是沒起牀而已,我今早起來就看到門一直關着,也沒見開過。”老鍾叔說道。

外面沉默了一會兒,又聽老鍾叔說道:“小靜啊,你不是有天然家鑰匙嗎,直接開門進去看不就好啦!”老鍾鍾叔提醒道。

“對哦,老鍾叔你不提醒,我都快忘記了。”說完我便聽到了鑰匙碰撞的聲音,緊接着,就是小靜和老鍾叔推門進來的聲音。

我心裏暗暗着急,可也只能乾着急,因爲我什麼都做不了!

“天然,你睡醒了嗎?”此刻他們正在敲臥室的門。更要命的是,這臥室的門並沒有反鎖!

最終,臥室的門還是被他們打開了。

“啊……”門被推開的同時,小靜驚恐的叫聲響徹屋裏,老鍾叔腳步踉蹌,險些跌倒在地。

“天然,天然你怎麼了?”小靜叫完之後就要跑過來。不過卻被老鍾叔拉住了,“丫頭,你別過去,要保護好現場!”老鍾叔說道。

我心裏一陣驚訝,想不到老鍾叔竟然還知道要保護現場!

“老鍾叔,天然……天然他……”小靜邊哭邊說道,最後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來。

要不是昨晚我親眼看到她殺了陳冬青,絕對會被她現在的演技所騙到。她哭得梨花帶雨的,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老鍾叔跑出去打報警電話,屋裏就只剩下小靜。我以爲老鍾叔走後小靜會馬上停止哭泣,沒想到她不但沒有停住不哭,反而還哭得更加傷心。

這就怪了,明明是她殺了人,怎麼還哭得這麼傷心?

“天然,你說等你把事情處理完後就會來找我,可我等了好幾天一直都沒等到你。我還以爲你不愛我了,所以就想過來看看你,沒想到你卻出了意外……沒有你,我都不知道我以後該怎麼辦……”小靜一邊抽泣一邊說道。

她這傷心的模樣並不像在演戲,而且這裏也沒有外人,她也沒有再假裝。我忽然想到在太清山墓室時,陶斌曾說過陶瑩和小靜共用一個肉身!

難道說陶瑩的魂魄已經離開了小靜的身體,現在面前的人真是小靜本人?

“丫頭,我已經打電話報警了,相信警察很快就過了,你先隨我到外面等着吧!”老鍾叔從外面進來,對小靜說道。

此時外面突然傳來了好多人的聲音。我心想,大概是老鍾叔剛纔出去打電話時,告訴其他村民這裏發生的事吧!

小靜在老鍾叔的攙扶下離開了這裏。出去後還順帶把門也掩上,大概是不想讓其他村民看到裏面的慘狀吧。

大約半小時後,屋裏傳來了剎車的聲音,看來是警察來了。

“死者在那裏?”一人問道。

“就……就在臥室的牀上!”老鍾叔聲音顫抖道。

門再次被推開,進來的是三個身穿警服的警察,在警察的身後,還跟着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女人,她手上還提了一個箱子,我想她應該是法醫吧!

他們對着陳冬青的遺體連拍了好多照片,想到這陳冬青的肉身以後就是我的了,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嫌棄!

“是誰最開始發現死者的?”警察問道。

老鍾叔舉起了手,說:“是我和小靜一起發現的。”估廳他血。

那警察點了點頭,繼續問道:“你們應該沒有動過現場吧?”

老鍾叔連連擺手,“沒有,現場的所有東西我們都沒有動過。因爲我平時也喜歡看那些警察破案的電視劇,所以還是懂得要保護現場的!”

警察滿意地點點頭,老鍾叔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失落。我想他不高興是因爲沒有得到這些警察的讚許吧。

“你們說天然這次是真的死了嗎,會不會像上次那樣,又突然復活過來?”

“我想應該不可能了,哪會有人三番五次都能這麼幸運的!”

屋外擠滿了看熱鬧的村民,他們此時正在討論着我會不會復活的事情。

雖然死的人並不是我,可因爲大家都不知道真相,所以都把陳冬青當成了我。我以爲他們至少會覺得難過的,可從他們的臉上,我並沒有看出他們對眼前的悲劇有丁點的傷心和難過。看到他們這樣,我心裏不禁覺得有些難過和失望……

“好了,把遺體帶回去吧!”一警察已經拿出一個裝屍袋,準備把陳冬青的遺體套進去。當然,和陳冬青一起被套進去的還有我的魂魄!

“讓讓,大家別擠在這裏,讓一下!”

他們把遺體丟上車,往鎮上派出所方向開去,此時離我復活的時間還有五個小時。

我必須要在他們解剖我之前能復活過來,不然陳冬青的遺體被他們破壞的話,我復活的希望也要跟着破滅!

值得高興的是,他們把我帶到警局後就一直沒有來打開袋子。

我在心裏祈禱着,希望他們已經把我遺忘了!

“喂,下班要不要一起去吃飯?”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恐怕不行,我等下還有一具屍體要解剖。”

後面的聲音我聽過,是那個女法醫的。看來他們並沒有遺忘我,該來的還是會來。

“都快五點了,看來沈姐你今晚又要很晚才能下班了。”那女孩子說道。

聽那女孩說現在已經快有五點了,我心裏頓時一陣狂呼,看來離我能醒來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沈姐,我們可以開始了!”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他說的開始,難道是說開始解剖遺體了嗎?

“好了,我也已經準備好了!”沈姐說道。

她說完之後,我便看到有一隻手拉開了袋子的拉鍊。眼前重獲光明,沈姐和一男的站在我身旁,兩人都戴着口罩。緊接着,我便看到了他們手上明晃晃的解剖刀! “沈姐,這位就是大家一直在傳的奇人嗎?”眼鏡男問沈姐道。

“我想應該是吧,剛纔在外面也聽到好多同事在議論。”沈姐邊戴手套邊回道。

“那沈姐你說,他這次還能不能復活過來?”眼鏡男繼續問道。

沈姐瞥了他一眼。聳了聳肩道:“他都已經被確定死亡超過十四小時了。你說他還有可能會活過來嗎?”

眼鏡男尷尬地笑了笑,“要是等我們的刀子剛劃下去,他突然醒過來你會怎麼辦?”

“行了,這都是沒譜的事,想來幹嘛。還是趕快做事吧。”沈姐此時已經戴好了手套,沒好氣地瞪了一眼眼鏡男道。

眼鏡男被沈姐這麼一瞪,還真不敢亂說話了。此時我是多麼希望眼鏡男和沈姐繼續聊下去,這樣好可以拖延更多的時間。

“沈姐。我手有點抖。要不還是由你來下第一刀吧!”眼鏡男手握解剖刀在我身上比劃了好久,遲遲不下手,害我心裏緊張個半死,最後才說出原來他是不敢!

“小遠你一直這樣怎麼行。 田園小王妃 今天是我最後一次帶你了,下一次就要你獨立完成了。 狼情首席 到時可沒有人再幫你了。”

“沈姐說的是,我不能再依賴下去了。”眼鏡男擡手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細汗,深吸口氣道。“那就讓我下第一刀吧。”

完了,看來我的復活已經無望了!

我就說閻王不會那麼好心給我找替身,原來他早就知道我會被人解剖!

我看到眼鏡男的刀子已經停在了胸口的位置上,只要他往下用力,一定都完了!

“慢慢來,不要緊張,只要你完成了這一步,你就成功了。”

沈姐在一旁爲眼鏡男打氣道,只是她的話在我聽來,卻是一道可怕的催命符!估廳狂技。

“我已經準備好了,你準備好了嗎?”眼鏡男眼睛死死盯着我。這句話他似乎不是在問身邊的沈姐,倒像是在問我準備好了沒有!

最終他還是開始了他的第一刀。就在他把刀子刺進我肉裏的時候,我突然感到胸口處傳來一種鑽心般的疼痛。與此同時,我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聲!

我身子一下坐牀上坐了起來,頭和眼鏡男的頭撞到了一起!本來精神就高度緊張的眼鏡男,在突然聽到我的慘叫聲和被撞頭後。嚇得手一抖,刀子戳進了更深的肉裏!

“沈…沈姐,他…他真的復活過來了!”眼鏡男嚇得跌坐在地上,臉色慘白,手指着我顫聲說道。

那沈姐也被嚇得不輕,她身子緊貼在門後,對眼鏡男說道:“小遠,快點叫人過來!”

“姐,我腳軟,站不起來了。”眼鏡男哭喪着臉,一臉的慫樣!

“好痛,你們能不能過來幫我包紮一下。”身上的傷口痛得厲害,而且還在流血。我只希望這兩人不要只顧害怕,趕緊過來幫我把傷口處理一下!

“你……你是人還是鬼?”眼鏡男問道。

“廢話,我當然是人啦。我要是鬼的話,會覺得疼嗎!”我沒好氣地說道。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拍門聲突然響起,沈姐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把門打開來,對着外面的人指着我說道:“他根本不是人,你們快點把他帶走吧!”

那些警察一看到我,嚇得連忙把拔出搶,對着我道:“別動,舉起手來!”

我乖乖的把手舉了起來。因爲我現在已經不是殭屍,也不再是刀槍不入,所以心裏還是擔心他們一激動開槍把我崩了!

“各位,有話好好說,能不能先把槍放下。”我試探道。

“陳天然,你該不會又復活了吧?”最前頭的一警察問道。

我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你們此時一定覺得難以置信,可這是都真的!”

“這真是太神奇了,你明明都被割斷咽喉了,怎麼可能說活就活過來了!”

我苦笑一聲,“大家能不能先不要好奇了,幫我把傷口包紮一下可好?”

“沈姐,你過去幫他把傷口包紮一下吧!”一警察對沈姐說道。

不料沈姐卻把頭搖得跟撥浪?般,她說:“這不行,我又不是醫生,你讓我解剖屍體可以,讓我救人我可不會。”

“那就把他送去醫院吧。”一人提議道。

我一聽要把我送到醫院,趕忙說道:“我看還是不用了,隨便那點紗布幫我包紮一下就好了!”

“我看流挺多血的,只用紗布包紮真的沒問題嗎?”

如果去醫院的話,恐怕會有更多人知道我復活的事,我可不想每天都有人上門看稀奇,所以我希望這件事能越少人知道越好!

“那我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在他們幫我包紮完後,我問道。

“不行,雖然你活過來了,可我們還要繼續找到殺害你的兇手。”

“既然我已經沒事了,我看也不需要再追究誰是兇手了吧。”我不希望他們繼續調查下去,因爲我擔心他們有天會查到小靜身上。

兇手明明是陶瑩,是她附上了小靜的身體,利用小靜的身體去殺了陳冬青。可這一切,小靜都不知情,而且如果她被認定是殺人兇手的話,這對她未來人生是有很大影響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