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他是被嚇怕了,真不知道你爲什麼要加入我們靈異同好會,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麼。”趙平冷笑一身,嘲諷道,眼裏充滿了鄙視之色。

從趙平的這一句話中,我就能看出他和劉林平時絕對不太對眼,有矛盾。李妍推了趙平一把,讓他少說兩句,他哼了一聲不再說話。此時,氣氛頓時變得尷尬了。

這時,眼鏡男張天寧湊到我耳邊,小聲的說道:“我跟你講,趙平和劉林都互相看不順眼,因爲他倆都在追求陳雅琪,但陳雅琪都沒答應他倆,而且李妍喜歡劉林,但劉林不喜歡她。劉林加入靈異同好會就是爲了追求陳雅琪,他說過不把陳雅琪追到手決不罷休。”

我愣住了,心裏暗暗吃驚,沒想到這一個小小的靈異同好會會有這麼錯綜複雜的關係,真他媽狗血。更讓我想不到的是,張天寧這眼鏡男竟然這麼八卦。

“不是的。”不知道突然間怎了,一直沉默的劉林突然喊了一聲,聲音還挺大的,把我們都嚇了一跳。

原本就看不慣他的趙平頓時惱了,站起身來準備過去和他動手。“媽的,你小子有病吧,我看你就是欠收拾。”我們幾個立馬拉住他,讓他冷靜。

陳雅琪皺着眉頭,似乎也有些疑惑,問道:“劉林,到底怎麼了?”

過了好大一會,劉林纔有些慌張的開口說道:“我感覺他說的那個人影很可能是婷婷。”說完之後,就抱着頭,一臉擔心的表情。

另外四個人都愣住了,有些驚愕。我則是一頭霧水,這婷婷又是誰?

“不可能,她當時害怕不願意跟來,明明就留在了鎮上,你別自己嚇自己了。”李妍蹲下身子,抓着劉林的手安慰道。

劉林搖了搖頭,說他從一開始就有種不祥的預感,剛剛在聽到我形容那個路上遇到的人影時,他心裏的預感更加強烈了,那個人影就是他妹妹劉婷。

明顯其他四個人都不太相信他的話,覺得他是被我講的事給嚇到了,纔會有這種不着調的想法。

“啓明哥,你先前在小路那看到的人影是不是一米六五左右,穿着藍色運動裝?”劉林突然擡起頭來望着我,驚慌的問道。

我仔細回想了一會,感覺那人影和他形容的是挺像的,但也不太肯定,畢竟當時天色有些暗。“你這麼一說,我感覺是挺像的。”我如實說道。

這下劉林更是慌了,焦急的說那肯定就是他妹妹劉婷。“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那人影在村外石橋那的時候突然沒了蹤影,如果那人影的真的是劉婷的話我想她現在肯定已經在村子裏了,沒準一會她就找來了。”見他這麼着急慌張,我想安慰他,於是說道。

可他絲毫平靜不下來,焦急的在火堆旁來回踱步。“她肯定出事了,不然都這麼久了爲什麼還沒找來,你不也是一眼就找到有火光的這裏了麼。”

最後,他竟然說要自己到村子裏找找看。我趕緊攔住他,告訴他現在外面太危險了,一個人去不現實。沒辦法,我們商量了一會,決定我和趙平陪他出去找人,只留下兩個女生在這有些不安全,所以讓眼鏡男和兩個女生在這裏等着。

就這樣,我們三個走出了這間屋子,來到了外面。在臨走之前,我告訴留下的三個人,把門鎖好,不要輕易的把門打開。

“啓明哥,你怎麼不把揹包留下,我看着挺重的?”趙平見我還揹着那個大揹包,疑惑的問道。

我擺了擺手說:“不用,一會我們可能會用到裏面的東西。”開玩笑,這松陽村陰氣這麼重,不把這些東西帶上,我們有多少條命都不夠活。

他倆似乎有些好奇揹包裏的東西是什麼,但也沒好意思再問我。

外面果然很冷,才走了一會,我感覺自己的四肢都快要凍僵了。我有些懷疑那個劉婷真的能在這種情況下待在村子裏那麼久嗎?身旁趙平和劉林的狀況也和我差不多,都不停的打着哆嗦。

夜色迷人,可我們卻沒心思欣賞。四周不是高高的野草就是殘破的房屋,一片蕭索之色,在明亮的月光下顯得詭異神祕。找了不知道多久,在村子裏連個鬼影都沒見到,喊劉婷的名字,也根本沒人回話。

溫度越來越冷了,再這樣下去我們三個誰也堅持不了,於是決定勸劉林先回去,等明早再找找看。可惜這裏手機沒有信號,不然他可以打電話確認一下。

“我看一定是你多心了,好端端的,劉婷怎麼會一個人跑來這裏,趕緊回去吧,我都快被凍死了。”趙平在一旁抱怨道,渾身哆嗦個不停。

劉林沉着臉,沒有說話,目光依舊向四周望,嘴裏喊着劉婷的名字。我嘆了口氣,雖然心裏明白他的感受,但是再不回去我們三個真的會被凍死的,於是也開口勸他。

我話還沒說完,忽然,劉林面露喜色,急忙往前跑去。“小婷,哥在這。”

順着他跑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不遠處身穿一身藍色運動服的女生,看來那就是劉婷。只是我覺得她的樣子有些奇怪,面無表情,臉色也白得嚇人,眼神空洞,像是在看着我們,又好像不是。

“奇怪,她怎麼還真跑來了。”見到劉婷趙平也很驚訝,他剛跟過去,我趕緊把他給拉住了,因爲我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可怕事情。

趙平回頭問我怎麼了,我指了指劉婷,聲音有些顫抖。“你沒發現嗎,劉婷的腳沒有沾地,她好像是飄着的。” 呼呼……

伴隨著塵土衝天,四面八方洶湧而來一股罡風,天空中的塵土扭曲起來。搖晃崩塌的山體啵啵冒出氣體,就像是大山放屁一樣。

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能量體,一個接著一個衝出來,可真是把唐宋給高興壞了。

這一炸,烈焰所有的研究成果估計都毀了。而且這些能量體,對他來說就是美食!

遠處,看著扭曲的天空,暮南背後更是發涼。只是他又看不到唐宋的位置,根本沒辦法再開炮。

他當然知道,這些能量體一旦出來,一定會吸附到唐宋身上,並且會轉化成唐宋的力量。能量體很少會自動潰散,就是需要吸附,唐宋就是最好的寄宿體!

「撤,撤!」暮南大聲喊著。

「怎麼,打完就跑?」

天空中忽然傳來唐宋陰森的邪笑,聽得暮南猛地一哆嗦,本來就蒼白的臉色更是跟死人一樣。抬頭望去,卻見唐宋從遠處的天空中慢慢走出,他的周圍竟然環繞一個圓形大球,而且大球正在旋轉!

這,又他媽變強了?

圓球旋轉的同時,唐宋踩著空氣一步步往前,四面八方的力量全部都洶湧上去。一道道細小的龍泉風,看起來特別詭異,也特別恐怖。

暮南真看呆了,那麼多炮彈過去都沒有損傷,他還能怎麼辦?

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神!

漂浮在空中,唐宋威風凜凜的俯視著下方。抬起手,傲氣十足的指著暮南,冷哼道:「烈焰時代,從此結束!」

呼!

還沒等眾人來得及反應,唐宋忽然傾斜身體,圓球迅猛的朝著對面的車隊衝過去。

那大圓球周圍竟然燃燒起紅色火焰!

隕石大衝擊,而且就在眼前。不,就在頭上……

轟!

圓球擊中車隊,罡風順勢潰散,那些車子跟著塵土飛揚起來,零件四處飛散。當然,車上的人也被撕裂,空氣中瀰漫著濃烈的血腥味。

唐宋沒有停留,依舊運轉著圓球防護罩快速往前飛奔,簡直就是個殺人機器,絕對的碾壓。

其實他也無奈,竄入他身體的能量體太多,必須得儘快發泄,否則他會撐死。既然能量體是烈焰製造的,當然要用在他們身上。

不是想製造超人軍團嗎,不是想建立國家跟華夏對抗嗎,那就讓他們享受吧!

一路飛奔,唐宋也不知道跑了多遠,反正跑起來特別爽,就好像是超級跑車一樣。大圓球所過之處,地面裂開一道坑,不是一般的誇張。

很快唐宋跑回到乙區住宅區域,周身的圓球終於潰散,身體也總算沒感覺那麼爆炸了。回頭看了一下後方的慘烈,唐宋自己都發毛。

烈焰製造了至少上千個能量體,這些能量體跟R國的式神不同,它們並沒有成熟,就是一團尚未成型的力量。這些力量全部吸附到他身上,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得虧之前轟炸消耗很大,再加上又三叉幫忙吸收,要不然他早就撐死了……

不及細想,趕緊往廢墟方向跑去。過了這麼久,也不知道神靈他們是否能成功逃脫。

隔著大老遠就聽到廢墟上傳來槍聲,廢墟上的士兵都已經撤退出來。不過,唐宋還看到,廢墟對面有一輛坦克,炮台正瞄準廢墟正中央。

心頭一顫,唐宋猛地運轉周身所有力量,咻的一下朝著廢墟衝過去。剛到廢墟上,正好坦克發出炮彈。根本沒有來得及阻擋,炸彈已經炸開。

散射彈!

「哈!」

唐宋雙手擋在上方,大聲嘶吼著。三叉飛在頭頂上,強大的能量迸發而出,竟然是將廢墟給籠罩起來。

炸開的炸彈力量衝擊著防護罩發出滋滋聲響,猛烈的火焰灼燒,讓唐宋身上的衣服燃燒起來,渾身變得光溜。與此同時,雙腳往廢墟裡邊凹陷,衝擊力不是一般的大。

因為防護罩的緣故,散射下來的彈藥往回反彈,遠處很快傳來慘叫……

還好,爆炸也就一瞬間,很快衝擊力就消退,唐宋雙手卻沒了知覺,整個人都麻了。

一個人扛一個散射彈,簡直不要太瘋狂!

腦子有些眩暈,唐宋的嘴角不自主洋溢著鮮血,身子微微搖晃。廢墟下邊躲著的神靈慌忙爬出來,大聲喊著:「鬼,你怎麼樣?」

甩著腦袋,唐宋吃力的喘息:「快撤,我沒事……握草!」

畫沒說完,人卻飛起來了,不受控制的朝著天空飛竄,又是火箭升天!

那三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忽然散發出一股力量將他纏繞,然後帶到天空上……

咻的一下,人就不見了,看得神靈有些驚愕。這,什麼情況?

唐宋也想知道什麼情況,抬頭看著上方的三叉,呼呼的風聲從光溜的身體吹過,雲朵不停的從身上擦過,那感覺真是,恐怖!

真的就是火箭升空,速度越來越快,沒有絲毫減速的意思。唐宋低頭看了一下,兩眼一陣眩暈,地面都已經看不到了!

啵!

忽然一聲細微的聲響,像是穿透了一層能量層。唐宋終究沒抗住,兩眼發黑的暈過去。

果然,作弊一時爽,到頭火葬場……

也不知過了多久,唐宋的意識漸漸恢復,隱約中聽到有人在說話。身體傳來一陣疼痛,讓他不由皺起眉頭。

腦子徹底清醒過來,猛地睜開眼,光線進入瞳孔,好一會才聚焦,卻發現上邊是白色天花板。

唐宋愣了,難道自己從空中落下了?

「你醒啦!」

耳畔傳來一聲靈動的叫喊,隨後眼帘里出現一個女孩的笑臉。女孩長得挺好看,臉頰稍微有點長,但還算精緻。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巴巴的盯著,笑容頗為動人,看起來也就十八歲左右。

唐宋吃力的扭頭張望,發現自己在一個房間內,不由虛弱的問道:「這裡是哪?」

看樣子應該是從空中落下后,落到某個地方沒死,然後被人救了。這女孩看起來,似乎是國內的人,那自己在空中飛了多久……

「這裡是黑城啊。」女孩坐在床旁歪著頭,「你都睡了好幾天,我還以為你要死了呢。」

唐宋皺著眉頭,黑城是什麼地方,好像沒聽說過這個詞。

一邊感受體內的情況,唐宋一邊問道:「黑城是哪個省的?」

女孩一怔,奇怪的眨巴眼睛:「黑城……黑城是屬於華聯邦的呀,你不知道?」

華聯邦?什麼鬼?! 方了,比正方形還方的那種。

聽著女孩所說,唐宋的腦子嗡嗡的,兩眼瞪大,脖子儘可能拉長。

華聯邦,武者聯盟;黑城,平凡之城……

這尼瑪完全不是一個次元,難道自己穿越了?

做夢,一定是做夢。

閉上眼,好好睡一覺就好。對,一定是三叉製造的假象,沒睡醒呢……

「喂,你是武者嗎,什麼等級啊?」女孩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還顯得有些欣喜,「我救了你,你能教我武功嗎?這幾天為了你,我可是很辛苦的,還把我家的床都給你睡了。而且你放心,我沒有跟任何人透露你在我這裡,不用擔心仇家追殺。」

喉嚨蠕動,唐宋不再次睜開眼,顫聲道:「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機給我一下?」

女孩一怔,也沒多想的將手機遞過去。好像也沒什麼特別,正常智能機,跟愛瘋差不多。只是上面的商標有點奇怪,是一條龍。

打開手機,裡邊也沒什麼特別,還是各種軟體,讓唐宋鬆了口氣。可是看到定位的時候,他又方了。

還真是華聯邦,黑城,地圖跟以前完全不一樣……

不敢相信的打開瀏覽器,那些新聞辣眼得他差點沒暈過去。

「武道巔峰究竟何在?武神之上,是雲霄,還好毀滅?」

「震驚!九品武者的他,竟然對妻子的妹妹做出這種事!」

「這樣培養孩子,更容易成為武者……」

各種千奇百怪的新聞,看得唐宋腦袋都大了。沒有一條新聞是脫離「武者」兩個字的,可真是辣眼。

不信邪,唐宋驚慌的各種瀏覽和搜索。只是得到的信息,讓他徹底絕望了。

玩兒個蛋啊,武者世界,但是跟現代沒什麼區別,可以說就是個武學高度文明的世界!

三叉,三叉尼瑪戈比!

唐宋可真是欲哭無淚,死的心都有了。他家裡還有三個嬌妻啊,而且有一對完美雙胞胎,竟然穿越……

不對!

忽然想到什麼,唐宋猛地冷靜下來,閉上眼感受著自己的身體狀況。

雖然身子很疼,但力量卻還在。超越天象第六層的力量!

奇怪,怎麼好像,看得到自己的內臟?

三叉不見了,不過腦海多了兩個字,天門!

沒有過多詳細的介紹,就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可不知道為什麼,唐宋很快腦海里就形成一股意識:天門就是穿梭各界之門,三叉就是天門的鑰匙!

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卻讓唐宋瞬間燃起希望。

如果是真的,意味著只要再找到三叉,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

「你,你沒事吧?」

耳畔再次傳來女孩的聲音,唐宋再次睜開眼。看她緊張兮兮的縮著脖子,唐宋不由露出笑容:「我沒事,你可以直接叫我唐宋。」

「我叫周雨蕁。」女孩縮著脖子,很不確定,「你確定沒事嗎,我剛才看你都快哭了。」

唐宋嘆了口氣,掙扎坐起來:「沒事,想到了一些事,心裡難受。那個,我能暫用你的手機嗎,或者你給我一台電腦。」

「我不用電腦,現在基本沒人用電腦了。」周雨蕁很是奇怪,這人好像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難道,他不是武者?

嘴唇顫動大半天,周雨蕁實在忍不住問道:「你,你是武者嗎?什麼等級啊?」

唐宋張開嘴剛要回答,房門嘭嘭作響,外邊傳來一個男子的叫喊:「周雨蕁,我知道你在家。出來,要不然等下我打死你。」

聽到叫喊,周雨蕁臉色微微發白,緊張的低聲道:「別出聲,不要讓他知道我在家。」

房門又嘭嘭作響,那男子依舊罵著:「丫的,別以為躲起來就沒事,特么把我坑慘了。快出來,要不然我踹門進去了。丫的,想當武者想瘋了,居然跑到黑夜龍那邊撒野,你怎麼不去死啊你!」

越說越是生氣,男子奮勇揣著房門,嘭的一下被踹開了。

周雨蕁趕忙站起來,驚慌的走過去:「山哥,我錯了,是我不對……」

啪!

話沒說完,山哥一巴掌甩過去,抽得周雨蕁噗通倒在地上。指著她,山哥惱火怒噴:「不對個屁,你差點害死我。你相當武者跟我有毛關係,有能耐你離開黑城啊。到黑夜龍撒野,你他媽是想把我全家都搭上去是吧?」

周雨蕁不敢反駁,捂著臉坐在地上,疼得眼淚都要落下,可憐兮兮的。

山哥可真是火上心頭,抬起腳又踹過去,極為兇狠:「媽的,收拾東西滾蛋,趕緊給我滾!」

唐宋實在看不下去了,皺著眉頭:「你這樣,有點過分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好歹周雨蕁救了自己,總得幫忙。

聽到聲音,山哥驚愕抬起頭看了一眼,臉色更是難看:「你竟然還帶一個外人回來?!」

忍著渾身疼痛,唐宋翻身下床,扭動著胳膊:「怎麼,你們這不能來?雖然不知道你們這裡的規矩,不過她是我朋友,有什麼話你最好慢慢說。」

「說個屁!」山哥口水狂噴,憤恨的抬起腳又想朝著周雨蕁踹過去,「卧槽你大爺的,氣死我……」

眼見著他的腳都已經要踹到臉上,周雨蕁不自主閉上眼,眼淚不自主翻滾而下。

然而許久都沒感覺疼痛,唐宋森冷的聲音傳來:「我說了,有話慢慢說,你這樣很容易被打死。」

睜開眼,卻見唐宋站在山哥身後,一隻手按在山哥的肩膀上。山哥的腳還抬著,腳印正好就在周雨蕁的面頰跟前。

山哥面色頓時發白,冷汗不自主翻滾而下,身體就像是被鎖住了一樣動彈不得。嘴唇顫動:「你,你是武者,而且是四品以上?」

唐宋不可否置的聳肩:「雖然不知道她做了什麼,但現在,你需要好好說,我很不喜歡你這樣大喊大叫,沒意思。」

說話間,右手從山哥的肩膀上挪開,山哥立即感覺身體能動,驚駭的往旁邊挪開。

臉色發青的吞咽著口水,擠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我,我剛才什麼也沒說。周雨蕁,你做得很好,我……我先走了。」

說完急匆匆跑出去,讓唐宋一臉的黑線。這都什麼情況,自己有那麼恐怖? 聽我這麼一說,趙平又仔細的看了一會,頓時也臉色大變,發現了劉婷不對勁的地方。“這是?”他嚥了咽口水,看着我問道。

“她很可能已經不是活人了。”我皺着眉頭,回道。具體到底是什麼情況我不知道,但是劉婷現在這副樣子明顯有問題,覺不會是活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