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那躺在地上的心臟,一想到要吃下肚子,頓時就是一陣噁心。

不過我暫時雖然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吃鬼的心臟就能補充自己消耗的體力,但是之前我已經有過兩次,而且這會兒看似平靜,其實都是給各自一個緩衝,我知道木道人決定不是自己能夠抵抗的。

我俯下身,一把抓起了之前木道人拋來的心臟。

將心臟捧在手上,我胃子又是一陣翻涌,冰冷的心臟上發出一

陣濃烈的腥氣。而一邊的木道人看到我的樣子,邪惡的笑了一聲發出桀桀桀桀的聲音,然後又是猛地一口將手上的一個心臟咬了一口,猩紅的血液沾滿了他整張臉,看着格外的陰森。

我一狠心,事情都到了這一步,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幾天可活了,之前小蝶說,他一旦喝了我的血,我的生命便開始倒計時了,之前開了煞穴,用了兩次耗費了一個月,之前又用生命溝通命符借力,如今只有不到一個月的壽命了,要是我再不找到續命之法的話,恐怕真的活不到自己二十四的生日那天了。

一咬牙,我張大嘴巴,猛地一口咬下去。

入口一陣刺鼻的腥臭,讓我幾乎是差點就一口吐了出來,但是我強忍着咬着這冰冷的生肉,然後堅持嚥了下去。

吃了第一口我便不想再吃第二口,但是對面的木道人卻就如吃一個個的紅蘋果一般,不一會兒就已經吞吃了十幾顆心臟,整個人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特別是那張嘴,一張開嘴對着我笑,便會露出讓人難以接受的血紅牙齒和塊塊碎肉。

我一閉眼,屏住呼吸,又是一大口咬了下去。

就這樣慢慢的我感覺自己的精神抖擻,就像早晨剛剛清醒的運動員一般,經歷了一夜的休息,此刻精神裴湃。

我一口將最後一點心臟嚥了下去,然後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木道人。

這個時候電話響起來了。

是陳八兩的聲音:“怎麼樣,找到木道人了沒,兇胎現在情況如何了!”

“八兩叔,我沒有看到兇胎,不知道兇胎在哪裏,我看到了木道人,就在我的對面,不過他在瘋狂的吞吃心臟!”

“趕快阻止他,動手呀,現在天就快亮了,他的力量在減弱,所以纔會不斷的吞吃那些屍體的心臟來讓自己保持實力,動手,就現在,不要掛電話,開免提!”

我點點頭,心中震驚不已。

“木道人,交出兇胎,饒你不死!”

我大吼一聲,桃木劍頓時被我抹了一指鮮血,然後便朝着木道人砍去。

“小子,你真的要自尋死路!”

木道人身子一閃,竟然化作了一道影子一般,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不好,因爲我那一劍碰到的一具屍體,竟然睜開了血紅的眼睛,正帶着嗜血兇光看着我。

“你出來!”

我大吼一聲,猛地一腳蹬翻了那一口大血罈子。

頓時那裏面的腸肝肚子,一顆顆血紅的心臟飛了出來,散落一地。

“桀桀桀桀,你原本不凡,可既然你自尋死路,那我也只有將你殺死之後,煉成我最忠實最鋒芒的武器了!”

聲音消失的瞬間,我便感覺到了四周的陰氣瞬間上升,那原本被堆在一起的屍體都是開始緩緩的動起來,每一個都睜開了血紅的眼睛。

我心中大叫不好。

“哥哥,快出去,這些屍體都會變成行屍的,衝出去!”

我點點頭,然後轉身便朝着門口跑。

砰!

就在我跑到門口的時候,突然我的眼前出現了一隻血淋淋的手,將門一下子關上。這個時候我便看到了木道人站在

門外,他的雙手之間不斷的洶涌着一片猩紅的鬼氣。

“起!”

我沒有聽清楚木道人前面說的什麼,只是聽到了這個起字,然後我便感覺到了身後一陣吵雜,剛轉過身,便看到了那之前躺在地上堆成一堆的屍體都開始站了起來,就連無頭屍體也是站了起來。

啊!

我大吼一聲,身子猛地撞向了那被鎖上的門。

“哥哥,快,這些行屍要過來了!”

我自然知道,心中更是着急至極,生死時速,要是我將這扇門撞不開的話,這足足上百個的行屍,我根本就不是對手,哪怕我在全盛時候。

嘭!

我的身體一次次不斷的撞上了這扇大門。

“小楊,小楊,不要撞了,去多吃幾顆心臟,然後準備開煞穴!”

陳八兩的聲音讓我臉色一變。

“八兩叔,我還是先搏一搏吧!”

我知道開煞穴意味着什麼,之前開了兩次之後我感覺自己離大限之期越來越遠,這種感覺我似乎從小就有。

“搏,你搏個屁呀,小子,你不聽師兄的,絕對活不過三十分鐘!”

趙半仙大罵一聲,然後又是大吼一聲:“草,前面怎麼封路呀,師兄我衝過去了!”

我聽到了陳八兩嗯了一聲,然後陳八兩接着又說:“小楊,趕快,吞吃幾個心臟,保持體力,然後開煞穴,先破了木道人的控屍邪術!”

“可是……”

“別可是了,要快,木道人一定是想要用這些行屍來拖住你,我想木道人這次的目的那兇胎倒是成了其次,而主要是想要控制你!”

我心中鬱悶之極,也有些憤怒,感覺自己一直都被人安排,被人控制,沒有了什麼自主權一般,當即我嗯了一聲,便直接掛了電話。

這一刻,我不想在聽陳八兩的安排,就算開煞穴,就算馬上就死,我也要大戰一場,兇胎我一定要斬殺了,不然的話,就算我死,也他不值得了。

我將朵朵放了出來,然後讓她去給我銜心臟來,而我則是繼續在這裏撞門,因爲這個房間太小了,要是這些行屍都活動起來了,我根本就沒有動手的可能性,空間太小,施展不開,就算是要與這些行屍大戰,也必須將這門給撞開!

嘭!

我又一次猛地撞在門上,手臂早已麻木,但是每一次撞擊都會讓我疼的清醒過來。

一把抓過朵朵銜來的心臟,一咬牙,猛地咬下去。

“哥哥,那些行屍朝着我們來了!”

我看到那之前還有些空間的房間,此刻已經完全被這些破碎的屍體填滿,一些屍體更是在地上抓起心臟,往自己的胸口按。

“朵朵,你怕不怕!”

“我不怕,哥哥,我們一起戰鬥!”

我點點頭,將那還沒有吃完的心臟猛地幾口吃完,然後背靠着門,抓起桃木劍,咬破舌尖,一口血噴在桃木劍上。

眼前的行屍一個個的都開始朝着我和朵朵涌了過來。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但是至少這一刻我想要拼一次,哪怕是死,我也不會後悔!

轟……

(本章完) 就在我猛地一躬身的時候,身後的大門竟然在剎那之間碎開。

朵朵臉色大變。

“哥哥,你身有個大鬼!”

不等我轉身,朵朵便直接飛了出去,那一頭的長髮瞬間朝着身後的大鬼捲去,我心中震驚不已,可是就在我轉過身的時候,卻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因爲朵朵口中的大鬼不是別人,正是小蝶。

小蝶雙目血紅,挺着一個大肚子,一伸手便將朵朵抓在了手上。

“小蝶,不要傷害朵朵!”

我連忙阻止。

小蝶身子一閃,已經站在了我的面前,他雙目看着眼前那一大羣行屍,突然之間滿頭的長髮猶如之前我看到的手指甲一般飛快的生長。

唰唰唰……

那滿頭的長髮瞬間化作利劍一般洞穿了眼前每一個行屍的眉心,將他們身上那一絲鬼氣完全的磨滅。

朵朵從小蝶的手上飛了出來,然後往我的懷裏鑽,我拍拍她的腦袋。

“朵朵,不要怕,這是你的小蝶姐姐。”

小蝶轉過身,那之前一臉肅殺之氣的樣子瞬間變得溫和了許多,她看着朵朵語氣溫和的問道:“你就是朵朵?”

朵朵點點頭,小蝶伸出手緩緩的摸了摸小蝶的頭,然後輕聲道:“你很不凡,留在相公的身邊,或許能夠幫助相公。”

我沒有說話,想必李冰已經將朵朵的情況告訴了她。

“嗯,知道了小蝶姐姐。”

朵朵在小蝶的面前乖巧得像個聽話的小孩子一般,我不知道爲什麼這些鬼都似乎有些怕小蝶,但是這樣正好,有小蝶在,那木道人恐怕封印兇胎就不那麼容易成功了。

“小蝶,我們趕快去找木道人吧!”

“木道人?”

小蝶的臉色驟然大變,然後擔憂道:“今天是木道人將你引到這裏來的?”

我點點頭,小蝶臉色頓時大變。

“不好,中計!相公,我們趕快離開這裏!”

就在小蝶說話的瞬間,整個火葬場周圍頓時涌起了一股恐怖的陰風,一個陰冷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張小蝶,你在公寓我沒有辦法收拾你,但是你出來了,恐怕今天就沒有那麼容易回去了吧!”

“木道人,是木道人的聲音!”

朵朵的臉色也是大變,一個勁兒的往我的懷裏鑽,我知道這個木道人的身上定然有着讓一般鬼十分畏懼的東西,因爲就連小蝶都如此的害怕,絕不是一般的存在。

不遠處,凌晨的月光昏暗,四周陰風將原本就快亮的天映照得極爲陰森黑暗,一個老者站在一個巨大的骨架上面,他的身材消瘦,但是站在這巨大的骨架之上,卻是極爲的顯眼,他的身後一輪紅日徐徐升起,異象紛呈。

“木道人!”

我再一次見到木道人,只是這一刻的木道人已經和之前見到的完全不同,之前的木道人身上的氣勢並不是很強,猶如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吃着心臟顯得格外的詭異,但是這會兒的木道人卻是渾身陰煞之氣圍繞,似乎隨便一動,就能改天換地一般。

這一刻我有點後悔沒有聽陳八兩的話。

“相公,待會兒我一動手,你就帶着朵朵衝出去,衝到公

寓前大叫出:‘我自公寓來,公寓護我身,陰間公寓,開!’陰間公寓便會爲你打開,記住,你只有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後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住!”

張小蝶拉着我往後退了幾步,我心中涌動起了一股無力感,爲什麼自己這麼的沒用,接連幾次都需要一個女鬼來保護,雖然我才認識張小蝶不過只有幾天,但是我已經將她視爲了我最信任的人,因爲我知道只有她纔不會騙我,一直都在默默的保護着我。

“小蝶,我不走!”

我緊緊的抓住張小蝶的手。

要是在之前,鬼在我的世界裏,便是那種邪靈一般的存在,鬼都是凶神惡煞,都是要害人的存在,但是現在我見到了真正的鬼,完全顛覆了我的認知和傳聞。

我從來沒有想過,鬼真正的存在實體,但是張小蝶,陰間公寓的存在,讓我知道了鬼分爲了很多種,除了簡單的臨死狀況的劃分,吊死鬼、水鬼、跳樓鬼、簸箕鬼……還有一個更大層面的劃分,那就是靈魂鬼,實體鬼,殭屍鬼(行屍鬼)……小蝶潛移默化之中教會了我很多,讓我感覺她並不是一個鬼,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大活人。

“相公,這次我真的沒有法子,三年前的木道人已經是我不可戰勝的存在,現在他更是煉成了巨骨之軀,還有兇胎填在了巨骨之軀的心臟,就算是婆婆來恐怕也不能將木道人完全的滅殺。”

我看着小蝶那一臉的擔憂,心中陣陣暖流。她說的什麼巨骨之軀我根本就不懂,這會兒我也不想懂,我只是不想再逃了,從一開始進公寓,知道了自己的祕密之後,我便一直在躲避,要是在趙半仙喪葬公司的天台上我就狠心再開一次煞穴,那陳若唯就不會死,陳彤撕碎那範明的時候,雖然我覺得範明該死,但是出於人道我應該出手救下他,可是我逃避了。

“小蝶,不要說了,我知道木道人厲害,但是要讓我拋下你,自己一個人去求生,我絕不會這樣做,你既然是婆婆給我取的媳婦兒,你就要聽我的,更何況你現在肚子裏還有我的孩子。”

我伸手摸了摸小蝶那高高隆起的肚子,雖然我不知道張小蝶飲下了自己的精血就能懷有身孕是什麼原因,但是陳八兩說過,自己命中帶了這個一個孩子,而且這個孩子將來決定不是一般人。

“相公!”

小蝶這一刻臉上竟然流出了幾滴血淚,讓那張原本姣好的臉上出現了一條血紅的淚痕,我將他抱在懷裏,這是我第一次真心的抱住張小蝶,或許是因爲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了,一切也都放開了。

“嗚嗚嗚嗚……”

朵朵看着我,哭了起來,雖然聲音有些難聽,但是聽得出朵朵的傷心。

“朵朵不哭,怎麼了?”

我連忙摸着朵朵的頭,朵朵聳了聳鼻子,然後露出了一個可人的笑容。我敢保證朵朵生前絕對是個大美女,只可惜我們對上木道人都馬上要死了,不然我一定會爲朵朵找到他的屍體,用命祭之術爲她連接身體,讓她忘卻被人割開脖子的痛苦。

看着朵朵那滿臉的血淚,我不禁伸手爲她拭乾,然後深呼吸一口然後笑着道:“走吧,我們一起去會會這個木道人,我倒要看看這個木道人有多厲害!”

小蝶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抓住我的手

,然後一隻手按在自己的眉心,我不知道小蝶要幹什麼,但是我知道木道人攻擊的瞬間,小蝶絕對會第一個衝上前去,這是我對小蝶的瞭解,彷彿我們真的已經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四年一般。

朵朵則是停在了我的肩上,然後不斷的將他的舌頭吐出來,足足有一米才罷休,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朵朵整個臉龐都是慘白,就如之前身受重傷一樣,那雙眼睛只是最中心的瞳仁是淡紅色。

我很感動,突然之間我明白了,其實這個世界上可怕的不是鬼,不是其他,而是一種叫做野心的東西!

木道人的野心我不知道,但是從陳八兩那裏還有我看到的一系列的行爲都能夠看得出,木道人是有着某種巨大的野心。

“不錯呀,小蝶,莫非你以爲你懷了鬼胎,就能和我一戰了?實話告訴你,今天這個佈局,就是爲了引你出來,哈哈哈,那小輩陳八兩還妄想和我化解矛盾,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木道人的聲音陰冷至極,似乎其中懷着莫大的仇恨一般。

“木道人,就算你今天得到了我身上的東西,你也不可能成功,更何況今天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小蝶的聲音異常的冰冷,我幾乎能夠感受到緊緊抓住我的手在飛快的變成冰塊。四周的陰氣瘋狂的朝着小蝶匯聚。

“小子,還是之前那句話,我有個朋友很看重你,我打算賣給他一個人情,只要你轉身離開,或者按照張小蝶說的進入公寓,我就可以放了你。”

木道人看着我的時候臉色變得格外的柔和慈祥,讓我心中一麻。

“相公,你快走,他暫時不會殺我的!這次木道人主要想對付的人是陳八兩,而我他只是想要我身上的一件東西罷了,再沒有得到這件東西之間,他是不會殺我的!”

籃壇上帝之眼 “小蝶,不要說了!”

我看着木道人,緩緩的笑了一聲,其實到這裏我已經猜到了這個事情的全過程,恐怕從上次我和趙半仙去往狀元村,陳八兩來找他談判的時候,木道人就已經開始籌劃了。我心中不禁苦笑起來,這個木道人果然極爲的恐怖,不但自身實力強橫,還有如此算計,所以那本古書上纔會說,同等級的男鬼都要比女鬼難以應付。

女鬼多怨氣,所以死後幾乎只懂得復仇,不會有算計思考,而男鬼則不同,男鬼更加的理性,所以懂得計劃和安排。木道人本來就是一個天才的陰陽先生,成了鬼之後自然深諳鬼道,所以實力恐怖至極。

“起!”

正在我思考之間,木道人雙手一結,然後朝着我們指來,頓時那四周被完全洞穿的屍體,這一刻竟然又從新的站了起來。

“相公,走!”

我剛要動,小蝶已經衝了出去,她的身體猶如一道閃電一般撕開了眼前的一具屍體。

站在那裏,我沒有絲毫猶豫,猛地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後在右手手掌上化了一個圓,最後點在了中心的黑點上。

這一刻我心中沒有任何的牽絆,反倒是有着一種解脫,一種對於混亂的解脫!

“小蝶,朵朵,讓開!”

我大吼一聲,身子猛地朝着那站在巨大骨骸之上的木道人衝去。

“煞穴,開!”

“祭命,終!”

……

(本章完) 死了嗎?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甚至這一刻我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

努力的想要睜開雙眼,可是根本就不能睜開,似乎這一切都已經結束,又似乎纔剛剛開始。

火葬場,行屍,木道人。

小蝶,朵朵。

我突然想要看清楚聽清楚,可是什麼都沒有,我的世界死寂無聲,我的身體飄渺無依!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看到了眼前出現了一道光,昏暗,遙不可及。但是這束光卻如燈塔一般,雖然慘淡至極,卻是指引着我在黑夜裏迷糊的前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