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完她的話後,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即縱身一躍,三兩步便爬上了上鋪。我急急忙忙在她的牀腳翻找着,同時心裏不斷念道:“這該死的鬼娘們兒,你可千萬別動彈啊,得乖乖帶着原地等老子找到小黑碗,就下來收你啊。”

漆黑之中,我果然摸到了一個物件,我拿起一看,正是我的小黑碗。我心中頓時一喜,可於此同時,下面卻傳來了王若冰的一聲驚呼:“啊——”

我聞聲暗道不好,連忙抓起小黑碗跳到了地上。就在那一瞬間我見到一道白影從我身邊越過。我着地之後連忙轉身四下查看,只見這寢室裏居然不見了那女鬼的蹤影。只見王若冰此時正坐在牆角,驚恐的看着寢室的另一邊。

我正要問她那女鬼跑到哪裏去了,就在此時,那另一邊的下鋪卻傳來了劉婷婷的聲音:“曾道煤,你幹嘛啊!大晚上的,嚇我一跳,哎呀,我不是在做夢吧,剛纔那是什麼東西進了王若冰的身體裏了!”

臥槽!不會吧!!難道王若冰還是被那女鬼附身了。

我警覺的望着坐在那邊地上的王若冰,但是她卻用十分害怕加委屈的聲音對我說:“她說的是假的!我沒有,剛纔那女鬼撲來,我下意識一甩手,一道紅光她便彈開了,然後它好像···好像進了劉婷婷的身體!”

聽她倆這麼一說,我真的快掉眼淚了,這他媽算啥啊?真假美猴王?

這也太考驗我了吧!很顯然,她們倆之中一定有一個已經被附身了,但是到底會是誰呢? 錦玉滿棠 我這陰陽眼陰眼眼功能,居然絲毫不能分辨出鬼附身?一時間我的額頭開始冒出了冷汗。要知道這引魂符和震鬼咒對人體應該沒有作用,而那掌心雷威力到是可以用,但一旦要是劈錯了她倆一定會受傷。

我此時頓時便蒙了,眼見着她們兩個人,都很正常的在我面前,可是我的機會卻只有一次,要是弄錯了的話,很有可能下個倒下的就是我。

而猜中他倆到底是誰被附身的機率,只有二分之一。

要不我碰碰運氣?不行,我出了名的倒黴,高考時數學的選擇題

總共才蒙對了兩道。最後還被2B鉛筆給坑了,我忽然有一種欲哭無淚想要罵街的衝動。

就在此時我的腦子裏緩緩的響起了一個聲音,當前情況緊急,是否開啓陰陽眼識別功能!

我聽到這裏心中頓時悲喜交加,喜的是這陰陽玉環的陰陽眼居然還有這麼個識別功能,悲的是你他媽這麼不早說啊,你那塞班系統是山寨的吧!

我頓時百感交集,從心底深處蹦出一字脫口而出:“靠!”

我總算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還磨嘰什麼啊?當然是開啓了,我連忙開啓了陰陽眼的識別功能。頓時我眼前的畫面就像紅外線成像儀一樣。

我連忙朝着二人掃描了過去,只見王若冰此時的身體在我眼中是發着微微的紅光,肩上和頭上分別還有3道黃光,那應該就是人們常說的三把火,頭上的小字顯示是人類。

我連忙轉頭向那牀邊的劉婷婷看去,只見她的身體的成相居然是內黑外紅,只有肩上有着兩道黃光,頭上小字顯示鬼附身。

我此時算是看出來,把心一橫,隨即便是一道掌心雷劈出,頓時那‘劉婷婷’便發出一聲慘叫。

我心中頓時一驚,隨即衝了上去,我發現這女鬼實在兇悍,連掌心雷都沒有將她給劈出來。

只見那被鬼附身的劉婷婷慘叫連連,身體不斷的抽搐,口吐這白沫。很顯然是那女鬼還在她的身體做困獸之鬥。

我這時頓時慌了,心裏暗暗叫苦,老子對付這鬼附身可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啊!李奇,你個王八蛋這麼還不來啊?

此時劉婷婷居然直挺挺的坐了起來,然後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嘴裏還發出桀桀的怪笑,只見她順手便從牀頭抓起了一把剪刀,然後朝着自己的腿部插去,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

可是我沒有想到此時這娘們的力量驚人,我差點被她的拽倒在地,不過好在有我的阻止那剪刀插在了一邊的牀邊縫隙之中。

此時王若冰見狀也跑了過來,她用雙手幫我死死的扣住劉婷婷的另一隻手。這才勉強控制住了她。

我不由的慶幸,還好那女鬼是斷腿鬼,她附在劉婷婷身上之後,腿沒有手那麼大力。不然我們兩個肯定控制不住她。

只見那劉婷婷此時被我們一左一右扣住了她的兩隻手,頓時動彈不得,但是她卻絲毫沒有老實,兩隻手臂仍然在不斷的掙扎,一臉的兇相,目露兇光。彷彿還想拼盡全力,做最後一搏。

我喘着氣對她罵道:“鬼娘們,你趕快從她體內出來,不然我打的你魂飛魄散。”

其實我這麼說純粹是想唬住她,可是她卻把我的話當成了個不臭不響的屁,還是一個勁的想掙脫雙手的束縛。同時嘴裏還惡狠狠的說道:“我要我的腿!我要找人給我陪葬!”

我見到她這陣仗頓時心中直發毛,因爲此時她的樣子實在太可怕了,彷彿就像一個想要掙脫束縛的野獸一般。

(本章完) 鬼附身又稱鬼上身,“鬼”按照科學可以解釋爲某種“獨立漂浮於空間的腦電波”。當那“獨立漂浮於空間的腦電波”強行佔據某人的腦部時,其原來的腦電波會暫時處於被覆蓋的狀態,人暫時失去原有的意識,其行爲被強佔的腦電波所控制。那人就可以說是被“鬼”上身了。

從科學上來講,鬼上身是一種潛在的自我意識造成的,可以說是一種精神疾病。但是在這種環境下,鬼才相信這是一種精神疾病呢!你家精神病有這麼大的力氣嗎!

我和王若冰此時一左一右正扣着劉婷婷的兩膀子,身怕那女鬼掙脫,要說我此時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我連殺手鐗掌心雷都用了,沒想到居然還是沒能把她給劈出來。

此時我感到那劉婷婷手上的力量絲毫沒有減弱,而王若冰此時已經在喘粗氣,我暗道不好,看樣子她快要支持不住了,我此時心中升起不祥的感覺,要知道一旦我們兩個任何一個鬆手,那就劉婷婷就完蛋了。

我連忙對着王若冰喊道:“你一定要堅持住啊!千萬不能放手,我這就想辦法!”

王若冰則沒有回答我,只是點了點頭,雙手卯足了勁死死的拽住劉婷婷的一隻胳膊,雙眼緊閉,不敢睜開,因爲此時劉婷婷的樣子實在太過恐怖了。

我那不靈光的腦子在此時飛快的轉動,我拼命的想到底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這鬼上身。要說人的潛能可真是巨大的,尤其是在危急時刻。

就在那娘們嘴裏發出怪叫之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對付鬼上身的辦法,記得那時小時候看的一部電影裏,講的是一個女人被鬼附了身,情況和我們現在差不多,那惡鬼在那女人的體內始終不肯離去。

道長找了兩截楊樹枝,然後夾那個女人的右手中指,用力一掰,把那個鬼魂給掰跑了。那個女人這才恢復了正常。

想到這裏,我計上心頭,嗎的,我不妨也用這招試試。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個掰法,但是這好像是眼下唯一的辦法,管他靈不靈,死馬當活馬醫吧!

我正在想的時候,卻突生變故,只見抓着劉婷婷右手的王若冰由於體力不支力量變小了,雖然她沒有放手,但是那女鬼死命一陣居然直接將王若冰整個都甩下了牀。

我沒想到她的力量如此之大,在這個節骨眼上,她居然要發力了,只見一瞬間她便掙脫了一隻手,由於我沒有防備,整個人頓時也被她,往前帶了過去。

我見她已經掙脫了王若冰的控制,暗道不好,順着她的力道便整人壓在了她的身後,於此同時用手扣住她的雙臂,將她的雙臂反綁着扣在了身後,爲了防止她再次發難,我便順勢騎在她的身上,將其死死的制住。

我簡直沒想到我的反應可以如此的迅速,一個漂亮的擒拿手竟然重新將這娘們制住。雖然此時我的姿勢挺猥瑣,但是效果卻出奇的好,只見那娘們使出了渾身解數還是沒有掙脫我的控制,頓時大怒,面目猙獰,嘴裏更發出刺耳的慘叫,搞得就跟我要

強姦她似的。

那叫聲撕心裂肺,震得我耳膜生疼。一旁的王若冰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我連忙對她喊道:“快找一下,有沒有筷子之類的東西,能夾東西的就行。”

王若冰被我這麼一喊,頓時一愣,隨即便着急的四處找着,可是她找了半天還是沒找到能當筷子的東西,眼見着我身下的劉婷婷叫的越來越歡實了。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只見她快速的蹲下身子。撿起了剛纔從劉婷婷手中打掉的剪刀遞了給我,她緊張的問我:“這個行麼!?這個行麼??”

我一看,把剪刀反過來用剪刀把夾,的確可以,我連忙對她說道:“行!趕緊的,夾她的右手中指,一掰就可以了。”

王若冰會意,急忙抓住了她的右手,用剪刀把一夾,隨即一掰,只見那娘們直接一聲慘叫,頓時老實不少,手上的力道也減輕了。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可隨即心中又是恐懼萬分,因爲我還是沒有看見那娘們從劉婷婷體內出來。

王若冰見劉婷婷此時沒有再叫,便對我說道:“成功了嗎?”說罷下意識便放下了剪刀。

我還沒有來的及回答她,只感覺就在一瞬間那娘們身上又冒出一股怪力,她大叫一聲隨即整個人往後一仰。

我只覺得一道怪力襲來,一時間我便向後一到,頓時後腦勺結結實實的撞到了後面的牆上。

一聲悶響,我便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隨即則是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那娘們兒此時正倒在我的身上,雙手也掙脫了我的束縛,直接便伸到自己的腿部,看來她是想弄斷劉婷婷的雙腿啊!

我暗道不好,也顧不得頭上的劇痛,一個熊抱,用雙手從後面死死將她的雙臂扣住,我此時咬緊牙關,閉上了眼睛,嘴裏喊道:“快夾她的中指。”

過了幾秒,我才漸漸感覺到那力量突然消失了。

“她出來了,我罩住她了,曾道煤你快收她啊!”這是王若冰的聲音。

我連睜開了眼睛。只見此時那女鬼居然已經從劉婷婷的體內出來了,此時正站在牀前,奇怪的是她的頭上居然出現了一個紅彤彤的法寶,耳中只聽那腦袋原正嚎叫的聲音登時就憋了回去,在那紅彤彤的法寶裏面掙扎翻騰,卻是漸漸縮小。

我心中大喜,也顧不得那紅彤彤的法寶究竟是何物,隨即翻出小黑碗,只見烏光一閃,那斷腿的女鬼頓時被收進了小黑碗中。

我連轉身向王若冰看去,只見此時她正將那紅彤彤的法寶從劉婷婷的頭上拿了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你沒事吧?”

我頓時就楞住了,因爲我沒有想到,這一招制住斷腿女鬼的居然是王若冰。這丫頭竟然有此等本事!

“什麼情況?”說話都結巴了,看着眼前的小妞目瞪口呆。

只見王若冰沒來由的小臉一紅,雙手背在身後說道:“這鬼抓完了嗎?”

我沒接話,探頭探腦的往王若冰身後瞅:“

什麼玩意,混天綾?”

王若冰一跺腳嬌嗔道:“你纔是哪吒呢!哎呀,她們怎麼還沒醒啊!”

我直接從劉婷婷的牀上爬了起來,然後一臉驚奇的對她說道:“你還真有法寶啊!早點拿出來,看把我折騰的!”

說罷我便揉了揉我的後腦勺,我頓時一驚,媽的,一會兒的功夫這就腫起了一個大包。我頓時疼的呲牙咧嘴。

“對了,你那是什麼寶貝啊!給我看看唄?”我一邊揉着腦袋一邊說道。

只見王若冰頓時小臉一紅,然後迅速的將那寶貝揣進了衣服兜裏,然後有些慌張的道:“看什麼啊!沒什麼好看的!哎呀,你受傷了嗎?我跟你找紅花油。”

說罷,她便轉身往櫃子邊走去,我見她不給我看,也沒在意只是看了看一旁的劉婷婷,此時還是昏迷不醒,心中暗道不好。

因爲剛纔我們這麼大的動靜,這一棟樓的人居然都沒有出來的,那就是說這整個宿舍樓的人應該都被鬼迷了。

我心念一動,啓動了陰陽雙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叮的一聲輕響,一排排文字就突然出現在我的心中。

驅鬼者:曾道煤。

靈力值:9/20。

當前任務:搜捕逃散的地獄惡鬼。

當前任務進度:1%。

隱藏任務:特殊鬼魂搜捕。

隱藏任務進度:0/10。

隱藏任務開啓:雙生怨靈,夢魘,????

我心中一陣疑惑,居然發覺隱藏任務之中居然多出一個夢魘,這是什麼鬼啊?竟然也在隱藏任務之中。

我突然想到她們一睡不醒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爲這個夢魘的關係呢?我越想越不明白,索性不想。

“哎呀——”就在這時後腦勺一陣疼痛傳來,一瞬間便將我的思緒拉了回來,隨即一股藥油味便鑽進我的鼻孔裏。

“別動,擦一下就好了。”

原來是王若冰正在往我的後腦勺擦紅花油啊!

我此時連忙又打開了陰玉環的搜索功能,果然不出我所料,外面居然還有19個鬼魂,我頓時開始犯愁了,要知道我現在就剩那九點的靈力值了,李奇那小子也不知道死到哪裏去了,我現在出去可是找死啊。

可是想到這麼多人現在還被鬼迷着,無法甦醒,要是我不出去的話,又有誰來救她們呢?

我心裏開始不由的泛着嘀咕,把注意力轉到了王若冰的身上,剛纔王若冰這丫頭好像挺有本事的,我突然想到她家裏原來也是乾死人生意的,說不定這丫頭真有什麼門道也不一定啊。

她正在爲我擦藥油,見我目不轉睛的看着,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見她說道:“你這麼看着我幹嘛?”

我看着她緩緩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吧!這外面還有十九個實力不明的惡鬼,估計她們還有整個宿舍的都被這些鬼給迷了,我現在一個人對付不了這麼多惡鬼,我需要你的幫助。”

(本章完) 當我對王若冰說出那話時,其實我心裏也沒有底,因爲我此時並不確定這丫頭有真本事可以幫的上我,但是看見她剛纔那一手的的確確是制住了那斷腿女鬼。

要不是她的話,我根本就不可能將那個女鬼從劉婷婷身上逼出來。難道這丫頭一直是在扮豬吃老虎。

她見我向她求助,居然點了點頭,十分爽快的答應道:“當然好啊!對了,你要我怎麼幫你忙啊?”

我頓時就頭大了,我心想你這丫頭是不是誠心的啊,剛纔這麼厲害,現在反倒來問我怎麼幫,我他大爺的上哪裏知道去啊?

於是我便對她說道:“那個!你剛纔不是有‘混天綾’嗎?你就用法寶幫我啊。”

我一提起這茬,她頓時臉又紅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暗暗的點了點頭。

我見她答應,心中大喜,於是便拉着她直接出了寢室門。

我看着陰陽雙環發出的隱隱的微光,按照指示我和王若冰往寢室的樓道轉角走去。到了底樓那陰陽雙環的光亮便強了。

我警惕的觀察這四周,此時四周一片寂靜,看來這宿舍之中的人此時大概已經都被鬼迷了吧,我們此時正身處一樓。

忽然我隱約聽到一陣嘈雜的聲音傳來,那聲音是突然傳進我的耳朵裏的,而且應該還不是在這宿舍樓裏。

於是我尋聲往過道的盡頭望去,不望還不要緊,誰知這一望,頓時就嚇了我個魂不附體,只見那一樓窗戶外邊的空地處居然籠罩這一陣陰氣,而那陰氣籠罩之中竟是鬼影重重……

我拉了一下王若冰的衣服,示意她跟我走,於是我們便敲敲的跑到那走廊的盡頭,我摁滅了手機,我們扒在窗口邊偷偷地向外看去。

這回我可看清楚了,頓時覺得詭異異常,只見那空地之上居然隱隱約約的出現了近二十張的桌子,每張桌子上圍坐着一兩個鬼。好像是在打麻將。

最詭異的是那每張桌子,空的地方旁居然都坐着紙人!就是那種花圈店裏少給死人用的那種紙人,之前我在求叔那裏也見過。

就在此時王若冰也看到了這詭異的幕,她臉都白了,身子也瑟瑟發抖,她死命的拉了拉我的衣腳。

我這纔回過身去,只見她驚愕的看着窗外,然後用手指着那些桌子上的紙人。我隨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隨即便這個人都呆住了!

只見那些紙人居然緩緩的動了起來,我看見離我們最近的一桌的一個紙人居然用手拉開了下面的抽屜裏,從裏面拿出一些花花綠綠的鈔票,遞給了那同桌的一個鬼。嘴裏居然還罵罵咧咧道:“又輸了,真他媽的倒黴,拿去。”

我頓時就呆住了,那紙人居然還會說話,好像還是個女人的聲音!這裏大概有十幾二十張桌子,如果那些紙人也是惡鬼的話,那麼這裏起碼有七八十號鬼啊!

我立即就是大吃一驚,不是說只有十九個惡鬼嗎,我連忙又打開了陰玉環搜索功能,幾秒之後,提示音顯示這周圍的確只有十九個惡鬼

我頓時疑惑了,連忙又開啓了陰陽眼識別功能,我往外一看,這才枉然大悟,原來這外面的桌子上的這些傢伙確只有十幾個身上透着黑氣,標註的是惡鬼。

而其餘的那些紙人的成像竟是透着紅光,顯示他們是陽魂。媽的!我頓時哭笑不得,敢情那些人的識魂被這些惡鬼給騙到這裏來打上麻將了!

我突然想起了她們之前對我說的那怪夢還有牀下的紙錢,我知道這一定跟和這些鬼打麻將有關,記得她們說好像還贏了錢,可那些鬼難道真就是單純的無聊找她們打麻將嗎?

我搖了搖,頓時心中疑惑頓生。就在這時一旁的王若冰將我拉了進來,臉上露出驚恐之色,小聲的對我說道:“完了,完了,我知道她們一定是和這些鬼賭上了。”

我聽她這麼說便連忙問道:“怎麼回事?你怎麼知道的!”

王若冰戰戰兢兢的對我說道:“因爲之前我也做過這種夢,沒想到居然是真的,而且剛纔就在離我們最近的那桌,那個紙人就是今晚查寢的任主任,我認得她的聲音!”

我這才明白,敢情剛纔那罵街的就是那任主任啊!我對王若冰說道:“她輸了不就輸了唄!反正都是紙錢。”

“你真笨啊,她們和鬼賭上了,要是紙錢輸光了,你說會輸什麼?”王若冰對我緊張的說道。

“輸命!”

我猛然反應了過來,我記得以前在電影裏看到過類似的場景,就是和鬼打麻將,只有時運低的人才會見到鬼賭錢。

而且鬼魂會想辦法引人入局,一開始鬼可能還會讓人贏上一部分錢,但是慢慢的運氣越來差就會輸,一股腦的將贏來的錢輸回去,錢輸光了之後就會輸掉人的陽壽,陽壽已盡便會變成鬼成爲贏走她壽命鬼的替身。

這種找替身的方法叫做鬼賭鬼,用這種方法的惡鬼通常會在七天之內贏光她們的壽命,而且由於賭債命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雙方自願,等價交換,天公地道。那些惡鬼到了地府也會躲過天道的懲罰,而那被惡鬼害死的人反倒會因爲貪財之罪不得輪迴。

我想到這裏暗道不好,連忙對一旁的王若冰問道:“告訴我,你們一起做夢的那天晚上離現在多久了?”

王若冰稍加思索了一下,然後對我說道:“大概有5,6天了吧!”

我心頓時一沉,看來那些鬼很可能就在今天晚上就要成功了!我必須馬上阻止他們才行。

我心念一動查看了一下現在的狀態,現在有10點的靈力值。我心中不由的暗暗叫苦,心想這麼些個鬼老子這10點的靈力值那夠用啊,剛纔到現在都半天了,才恢復這一點,李奇這小子現在還沒出現,王若冰又不知道能不能指望的上,我該怎麼辦啊?

雖然這些鬼長得倒是不怎麼嚇人,就是個個臉色煞白,飄飄蕩蕩的,我看着這些鬼,心裏是一個勁的發毛。

這可怎麼抓呢,總不能直接跳出去,大喊一聲代表地府消滅你們吧?萬一要是打不

過怎麼辦啊?

可眼見這些人撲街在前,我又不能不管,於是我對一旁的王若冰說道:“你有沒有把握對付那些鬼啊?”

王若冰使勁的搖着腦袋,然後紅着臉怯怯的對我說道:“我其實剛纔也是誤打誤撞的,我靠的只是這個,要不借給你先用用。”

說罷她便從口袋裏掏出了那寶貝遞了過來,我頓時一喜,果然是那制住女鬼的‘混天綾’!

但是那份欣喜沒有維持兩秒鐘,我就愣住了,因爲此時我總算看清楚了,我頓時就無語了,原來那哪是什麼混天綾啊!那就是一條紅色的性感小內褲!

這紅內褲可以辟邪,擋煞的說法我也聽過,對了,還能罩鬼呢!我怎麼沒想到呢!尤其是女人的內褲,殺傷力到時極大,傳說中男人要是被女人內褲罩頭的話,直接黴運連連,鬼被女人紅內褲罩住是會直接魂飛魄散的。估計王若冰也是因爲用這紅內褲罩過頭才能見到鬼的。

至於女人的紅內褲爲何有這麼大的殺傷力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此時這情況對我來說,根本就行不通啊,要讓我拿着條女人內褲去抓鬼,實在太荒誕了,可是轉念一想,現在好像只有這麼一個辦法了。

於是我便腆着臉對一旁的王若冰說道:“那個,竟然這東西這麼好用的話那就借我去碰碰運氣吧!你在這裏呆着,有什麼狀況就大聲喊,我會來救你的。”

說完我轉身把頭探出了窗外,心想我要是可以混進去,出其不意搞偷襲就好了。說不定還能碰碰運氣,多收拾幾個惡鬼,剩下的就用技能對付。心中想着老子要是能隱藏活人的氣息就好了。

那聲音卻在這時候又發出了提示:“持有人是否需要隱匿活人氣息,請選擇,是或者否。”

我瞪大了眼睛,這樣也行?看來這寶貝隱藏功能還不少,需要自己一項一項的去發現呀,我立即在心裏做出了選擇:是!

一陣寒意從陰玉環中發出,我打了個哆嗦,立刻覺得身上冰冰涼的了……

挪着小碎步,從陰暗的角落跳了出去,好在我本來就瘦,走路也輕飄飄的,就這麼湊到了最近的一桌鬼的身後。

那桌只有一個鬼,其餘三個是紙人,由於他們正在認真的打麻將,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心中頓時一陣欣喜。

隨即便向那鬼看去,只見那鬼的頭上出現一行小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