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露出擔憂的神色看向前方的始發地,心情複雜。小莫拍拍我,說:“死掉的兩個人,照林宇弟弟的說法應該是被厲鬼吸乾陽氣死掉的,而且死時極其痛苦。厲鬼吸人時,會現形,另外兩個昏迷的可能就是被嚇暈的,可是既然厲鬼已經吃了兩個人,就不該停下來,中間一定發生了什麼,纔打斷了它。”

我猛地拉住小莫,“林晨還沒有說那個男孩在哪!”

小莫說:“李揚

?林晨說他是和四個女孩一起玩碟仙的,他怎麼沒事?”

爹地,媽咪又奪冠了! 我說:“林晨說李揚情況不對,可是我們現在不知道李揚在哪,我給林晨打電話。”

“等等。”小莫按住我的手。我看向他,小莫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邊的房子,那就是蕭晟說的廢棄的房子。這個建築在前邊現代化的體育館面前顯得格格不入,也不知道爲什麼學校至今還沒把拆除。

小莫說:“那裏是這個學校的正東角,裏面可能是最初陳設雕塑的地方。”

“怎麼會……”我看過去。

小莫說:“裏面有個男生在。”

我一愣,“男生?”腦中突然冒出李揚的名字,我說:“難道是李揚?他一直在這裏?”

小莫拉起我的胳膊,把我往旁邊帶,我們走到一邊,從側面繞過去,他說:“如果那個男生一直在這,那就好解釋了,爲什麼只有四個女生出事,而他沒事。”

我想了一下,說:“他被那隻厲鬼附身了?”

小莫點頭,表情嚴肅,“難怪蕭晟會讓我們白天來,這個厲鬼以附身爲人,就不會怕白天的陽光,所以我們白天就可以行動,不必等到晚上。而且白天他的力量會被削弱,如果是一隻強大的厲鬼,我們現在就已經佔了上峯。”

我說:“洛餘風他們比我們來得早,他們應該也能發現吧?”

小莫哼笑,“發現不代表他願意費力去找,他只要把厲鬼抓到,什麼時候都行,所以洛餘風可能會在晚上動手。晚上雖然厲鬼會是最強盛的時候,但對於鬼族的洛餘風他們來說,晚上同樣式他們強盛的時候,所以洛餘風那自大的性格,肯定會選擇晚上過來。”

我左右看了看,“他們會不會安排人監視?”

“沒有,他們過於自信,知道厲鬼逃不了,有恃無恐。”

我們走到那個廢棄的房子門口,小莫拉着我,看了看我的眼睛,我也看向他,我們互相確認了各自的準備,直接走了進去。

屋裏有些暗,但好在是白天,雖然陰天,也是可以大概看見屋裏的情況,這裏就像一座爛尾樓,二層的爛尾樓,沒有窗戶,沒有牆漆,周圍灰色的牆壁被刷着各式各樣的塗料,地上也是水泥面,沙塵,垃圾,什麼都有。

我和小莫貼着走,每一步都很謹慎,小莫時刻警示周圍的動靜,然後輕聲對我:“蕭晟可以出來了,那隻鬼肯定能發現我們,他現在在二樓,我們一旦上去,他就會攻擊。”

我在心裏呼喊蕭晟,很快他就出現在我們面前,這次我眼前一亮,因爲他沒有穿他慣常的古裝服飾,而是一身黑色休閒裝,竟然……還很時尚。我突然感到自己的三觀受到了衝擊,蕭晟側首看了我一眼,然後飛身上樓。

小莫說:“讓他打頭陣吸引厲鬼的注意,然後我們就可以上去觀戰了,說不定他一個人搞不定,還需要我們幫忙。”

我說:“蕭晟的靈力和身體都

還沒有恢復,我們快上去吧。”

不過,出乎我們倆的意料,當我們上了二樓,發現蕭晟和李揚在對峙,我這個角度看過去,李揚面色猙獰,渾身都散着黑氣,清晰可辨。而且整個人看着都陰陽怪氣的,無不透露着古怪。蕭晟還沒有動手,因爲李揚沒有動手,我和小莫都屏住呼吸,李揚的眼神陰毒,見我們人數多於他,終於說道:“你們是誰?”他的聲音嘶啞,透着森森的冷意。

蕭晟哼笑:“送你灰飛煙滅的人。”

李揚嘶吼一聲,動作接近於動物,“我在這世上已經七百多年,憑你還大言不慚讓我灰飛煙滅?哈哈哈哈哈,這是我重奪人身之後聽到的最大的笑話。”

我不禁想問他如果真的是七八百年前的人,怎麼會說這麼順的大白話。小莫拉着我後退幾步,大概是看出我心中疑惑,他說:“附身的厲鬼可以獲得被附身人的思想,這個李揚已經沒救了。他和厲鬼融合太深,若要厲鬼灰飛煙滅只有把李揚一起除掉。”

我一驚,“可是李揚……李揚還是個學生啊!”

蕭晟冷哼一聲:“你再仔細看看,他現在還算做是學生嗎?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人鬼不分!”

我被蕭晟一罵,瞬間驚醒,可是還是喊道:“就不能有別的方式了嗎?如果我們能做的是把他和李揚一起殺死,那不如直接留給洛餘風!”

小莫拉了我一把,阻止我繼續說下去。蕭晟回眸冷笑:“你那氾濫的同情心什麼時候能學會分清場合。”

我咬着下脣垂下頭,我知道,李揚今天必死。

小莫在蕭晟和李揚打鬥的時候一直站在我身前保護我,我看着他們你來我往,交手數次,中間還夾雜着靈力的釋放,可是幾分鐘過去,蕭晟始終沒有佔上風。我抓着小莫的胳膊,問他:“這個厲鬼是不是很厲害?”

小莫說:“很厲害,蕭晟好像有些後繼無力。他靈力不夠?”

我皺緊了某頭,心裏的擔憂更強烈,“蕭晟前天消耗太多,這兩天一直沒有出現,我以爲他是專心休息……”

小莫回頭看看我,“你在這待着不要動,我去幫他。”

小莫衝過去,和蕭晟兩人聯手,可是,就算我這個局外人都能看得出他們倆毫無默契都是各打各的,但是形勢終於好轉,蕭晟有了小莫的分擔,漸漸佔了上風。終於蕭晟和小莫同時打出靈力,把李揚擊倒在地。

小莫迅速衝上前按住李揚,蕭晟伸手附在李揚的頭頂。兩人之間靈力的光很是耀眼,等到靈力退去,小莫已經先向我走過來,我再看向李揚時,蕭晟已經不見了。我心中一動,既擔心蕭晟,又不忍心去看倒在地上的李揚。

小莫把我的身體轉向他,對我說:“我剛纔確認過了,李揚本身的神智早已被那隻厲鬼吞噬,所以現在的李揚只是一副軀殼,你不要太揪心。”

我看着李揚的屍體,緩緩嘆息道:“蕭晟呢?”

“回去了。”

(本章完) 後來,我和小莫一起去醫院接許盈盈。回去的車上,許盈盈大概瞭解經過,就懶洋洋地打個哈欠,“合着我今天就是打個醬油的。”

我的心情還是有些低落,小莫說:“晚上洛餘風的人到了之後就會發現李揚的屍體,他們會處理好的。”

我嗯了一聲,依然不能釋懷,那畢竟是一個年輕的生命,就這樣被奪去,實在令人惋惜。我說:“爲什麼總有人要去觸碰這些自己不瞭解的東西,如果這羣孩子沒有玩碟仙,他們現在還會好好的活着。”

“人的好奇心是沒法說的。”小莫安慰我。

我問:“我們回去後要告訴林宇嗎?”

許盈盈說:“還是說一聲好,讓他自己去斟酌怎麼告訴他弟。”

結果是,林宇接受度非常高,這可能和他被附身過有關,他還問我們,爲什麼他也同樣是被附身了,但是沒有事。

我說:“我後來也問過蕭晟,蕭晟說是因爲附身你的那隻女鬼沒有太強烈的害你的心,而且你們融合的不深,所以你沒事。”

林宇點頭道:“我知道晚上怎麼告訴林晨了,人還是要懷有敬畏之心。”

小莫又開車送我和許盈盈回家,許盈就挖苦他,“有車了就是不一樣哈,這點路都要開車送,”

小莫說:“我可沒說要送你,你不樂意坐就下去啊,我送的是小童。”

我聽着他們兩個拌嘴,感覺心情稍微好了些,小莫把我們送到家門口就回去了。我和許盈盈拎着從鮮奶吧拿到的蛋糕上樓,半路遇到正從樓上下來的李小盼。 我和藍胖子的修仙之旅 小盼看到蛋糕,立刻準備回去。

祕愛成殤 “本來是想下來買晚飯的,看你們一直沒回來,都不打個電話什麼的。”小盼拿出鑰匙開門。

我說:“下午在小莫那裏多坐了會,這不是給你帶吃的了嘛。”

小盼說:“還算你想着我。誒,慶寒歐巴有沒有聯繫你啊?”

我頓時無語,“還以爲你忘記了……”

“怎麼可能忘!”小盼正經地說,“我可是記得很清楚的,你別耍賴啊。還等着給你做助理,趁機見歐巴呢。”

許盈盈說:“小盼你現在的行爲和追韓星一樣一樣的。”

我們坐在客廳裏一同分享小莫的蛋糕,許盈盈表示:“林宇越做越上道誒,這水平又進步了。蛋糕這麼容易學嗎?林宇纔去了幾天就學地這麼溜了。”

“林宇平常在家裏也是主要的大廚,有底子的,所以學的快吧。”

小盼拉着我們聊電視劇,我興趣缺缺,許盈盈和她聊得嗨,本想着說些別的,我的電話卻響了。我拿起來一看,是劉少的。許盈盈湊過來看,“劉少哇?是不是又有什麼活動了?”

我說:“可能是上次說的吃飯的事吧。”我接起電話,也沒有避着她們。

“小童,晚上好。”

“劉少,你又客氣。”我笑着說。

劉少說:“小童,明天有時間嗎?我這每次請你都遇到事情,

明天不會也有事吧,那我可就提前預約後天了哦?”

“明天……”我迅速想了想,“明天可以的。”

“那就晚上,我讓司機去接你,好嗎?”劉少的語氣透着許多徵詢。

我說:“好呀。”

劉少說:“小童,明晚我只邀請你一個人,咱們下次再把朋友們叫上。”

我一愣,只讓我一個人去?我下意識地看了看許盈盈和李小盼,她們還在津津有味地聊着電視劇,許盈盈抽空看了我一眼,在我看向她的時候。

劉少又說:“怎麼了小童?怎麼不說話了?我是想下次一起再讓大家聚一聚,明天還是想單獨先和你,畢竟你可是拒絕我好多次了。”

我說,“沒事,我明天有時間。”

“那就太好了,小童,明天下午五點,司機會準時在樓下等你。”

“好。”

許盈盈說:“喲,愁眉苦臉的?劉少說什麼啦?”

我說:“他請我明晚吃飯。”

“那就去唄,你明天又沒事。”

“可是他說,明天只讓我一個人去,他說我們一起的放到下次。”

許盈盈皺着眉,“這樣啊,狐……”許盈盈立刻收音,她還算沒忘記小盼也在,“小莫不是說不能單獨再和劉少見面嗎,他要英雄護美,還說過你要是見他,必須要讓小莫在場。現在機會來了,你跟小莫說,他一準到場。”

小盼說:“劉少又要單獨找你吃飯啊,小童,你要是對他沒感覺,要不就別去了。”

“可是我已經答應了,想不出其他理由拒絕。”

“那你明天見面再和他說清楚吧。”小盼望向許盈盈,“誒,爲什麼小莫要跟着。”

“誰知道,瞎糙心吧。”許盈盈說。

晚上到點準時開始今天的直播,我在觀衆中一眼看到了張慶寒的ID,因爲他上來就送了我一輛汽車。可是我還什麼都沒開始說呢,張慶寒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我說:“感謝這位帥哥,真是太支持我的工作了,看來我今晚要加倍努力,纔對得起你這份信任。”

我說完,劉少緊跟着送出一架飛機。我匆匆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就抓緊開始今晚的內容。

國民老公獨寵嬌妻 可能因爲開場有他們兩個炒熱了氣氛,今晚整個兩小時下來,我覺得是這個月氛圍最好的一次。看着滿滿的禮物刷了滿屏,我的心情也大好。如果要說我本人錯過了中午的小直播,那麼很可惜,中午都有蕭晟來負責了,所以我經常可以一天之中顯得更加自由。

蕭晟就白天出現了那麼一下,做完他的事,又是半天沒音訊,我總想問問他情況,可是他始終不給我機會,我想,就算是晚上睡覺,他可能也不會讓我進入他的幻境。

帶着這份遺憾,今晚註定一頁無夢。

果然,早晨起牀,我的心情就有些低落。我竟然會有一天因爲自己一頁無夢而感到低落,這放到兩個月前根本不可相信,我總是期望着自己

能像個普通人一樣有安靜的睡眠,因爲那時候蕭晟每個晚上都要折磨我,我幾乎要被逼瘋了。

可現如今,當我開始擔心蕭晟,一切就不一樣了。

劉穎是早上九點多才回來,我正在客廳吃早飯,小盼和許盈盈沒起。我把一片面包遞給她,“怎麼這麼晚,還沒吃東西吧?”

劉穎臉色又是蒼白,看着人心疼,她說:“晚上通宵都在拍戲,大家都是凌晨六七點才收工。小童姐,陳程可生氣了,因爲你沒過去。”

我說:“那能怎麼辦,我確實對這塊不感興趣,沒法盡善盡美地爲她賣命工作。”

“可是她說找黃哥解決,黃哥那個人不知道他會用什麼手段,小童姐,你還是再想想吧。”

我知道劉穎一片好心,便拍拍她的手:“行,我再想想,你快去洗個澡睡覺吧,臉色那麼白,走路都發飄。”

劉穎聽從我的話回屋準備,我想的卻是晚上和劉少吃飯這個事,我沒有告訴小莫,因爲我並不想爲這點事情麻煩他。而且蕭晟也沒給我什麼提示,我想,應該沒事。

下午四點五十分,我看了眼樓下,就看到一輛凱迪拉克停在路邊,接着劉少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小童,司機已經到了,你可以準備下樓。”劉少說。

我的衣服已經換好,拿上包便下了樓。

司機認識我,看到我從樓道出來就主動從駕駛位上下來,走到我這邊爲我開門,我對這麼周到的服務還是覺得彆扭,有些不自在。上車後,司機主動說了一下行程,他告訴我待會要去市郊的一棟別墅,那是劉少自己的私宅。

我聽到這裏,心道還是需要給小莫或者許盈盈說一聲,我本來以爲劉少是在大飯店或者一些有情調的餐廳,實在沒想到竟然是在家。心中隱隱有着不安,這種不安促使我在到達目的地後給小莫發去了微信定位。並且沒忘記跟他說低調,我怕他看到信息後立刻衝來找我,那就尷尬了。

劉少的私宅別墅,不同南山的,這裏是富人區,同樣成片的別墅,但是每一個之間都有一定的距離,別墅自帶大花園,而且建築風格偏向現代,時代符號很足。主色調也是以米色爲主,看着十分舒服。

司機將我帶到目的地後,又是下車爲我開車門,然後帶我刷了門禁卡進去。劉少一身西裝,身材筆挺,站在門口等我。

劉少說:“小童,你今晚穿得很漂亮。”

我穿的是湖藍色的裙子,看着像波紋。我說:“劉少穿上西裝,也是非常帥氣的。”

劉少笑笑:“可別誇我,我父親說我長得一點不像他,連他年輕時一半都沒有。”

劉少讓司機回去,我當時就問了,“司機回去?那我……”

“房間收拾好了,今晚可能會比較晚,回去不安全,不如住在這吧。”

這話裏可沒有一點徵詢意見的意思,明明是替我做好了決定。我想到小莫可能在來的路上了,心中沒有過多掙扎,只好同意。

(本章完) 劉少家的大廳中有一張擺好的長桌,上邊準備好蠟燭,紅酒,高腳杯和一些餐前小點。一看就是提前精心準備過,劉少說:“餓了吧?”

我搖頭:“沒有,下午吃了些東西。”

劉少笑,“今晚我請廚師過來做的正宗法國菜,速度可能稍微有些慢,我們先聊一聊,吃些餐前墊墊。”

我坐到自己的位置,覺得有些緊張,因爲這裏看起來只有我和劉少兩個人,如果不是他說還有廚師,我真的以爲,今晚沒有別人了。

“小童,你昨晚把碟仙的故事,講得悽美又可惜,真是太好。我聽李小盼說你前天去試了羣演,感覺怎麼樣?我這邊有認識人,可以幫你進去。”

“羣演……”我搖搖頭,“羣演和演員都挺辛苦的,而且我試過一次覺得那裏不適合我,也沒想着要去發展,劉少這麼關心我……”

劉少看着我,深情款款:“我的意思只有一個,就是希望那你可以更好,我要給你最好的。”

我移開目光,劉少接着說:“昨天那個‘寒天’的ID是誰?上來就送了輛車,以前從沒看過他。”

他問的是張慶寒,我想了想,說:“我也不熟,可能是這兩天剛進來的,出手確實太闊綽,我也有些驚訝。”

“小童,我覺得你還是很緊張,我以爲你已經可以接受我了。可以享受我給你的這些,可以感受我。”

這話露骨地太明顯,我說:“劉少,其實我今天來也是想要跟你說清楚的……”

劉少擡起手製止了我,“我明白,但是我希望可以放在今晚這頓飯過後,讓我們共享一個回味無窮的晚餐,好嗎?”

真是簡單直接,我能說不好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我知道自己一定是表現地很不自然,劉少與我提到好幾次這個問題,可是當我心中有所疑慮,就無法讓自己神態正常,而且劉少時不時就冒出一句情話或者愛美的話,更是令我手足無措,難以招架。此時此刻,我的心情都是希望小莫神兵天降把我帶走,如果真讓我和這樣的劉少呆一晚上,我會受不了的。

劉少說:“今晚你可以爲我一人直播,讓我看着你,感受你直播時候的光彩。”

我臉上微紅,找了個機會看一眼手機,微信上已經有七八條信息了,都是小莫發來的。

“怎麼?有事情?”劉少注意到我的動作,便問道。

我說:“朋友發的訊息,我先看一下。”

小莫發了四條語音,只有三個是文字,語音我現在沒法聽,看文字也只能一知半解。三行文字信息分別是:“小童,注意保護好自己,我現在過去。”“堵車。”“還有一小時。”

看到時間,我心裏鬆口氣,看樣子是小莫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而且再有一個小時就能到。可是,我怎麼跟劉少說小莫來接我呢。

“小童,信息上怎麼說的,你看完之後很高興的樣子,可比對着我要自然的多。”

我簡單敷衍着說沒

什麼,廚師的第二道菜已經上了。

劉少一邊跟我介紹,一邊看着我先吃。我無可奈何,一頓飯照這個時間,可以足足吃上兩小時,也真是蠻有閒情。

第三與第四道菜品的中間,劉少離開座位,端着還剩五分之一紅酒的高腳杯走到我面前,我直直地看着他,拿不準他的意思。

劉少說:“你的酒還沒有動。”

我說:“我的酒量太差,不能喝太多。”

劉少直勾勾地盯着我的眼睛,“怕什麼,我在這,你還擔心?只有我們兩個人,紅酒盡興。”

我再三推辭,可是完全說不過劉少久經酒場的嘴,最後一個人喝掉了一杯半的紅酒,感覺整個人都發虛,而且臉紅心跳快,渾身發軟。

劉少笑道:“小童你的酒量其實可以練出來,紅酒屬於後勁大的。”我感覺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被劉少抓住了手,劉少的手比我的溫度低,我只能感覺到溫度間的舒適,內心是完全的抗拒,我的思想在叫囂着推開他,可是手腳都不聽指揮,好像集體罷工一樣。他變本加厲,將我從位置上扶起來,然後打橫抱起我。

我心中的抗拒更甚,可是毫無還手之力。能感覺到他抱着我走上樓梯,打開了門,最後將我扔在牀上,我被他這麼一摔,人跟着激靈了一下,酒勁失效那麼兩分鐘,我撐起身體,對劉少說:“劉少,你這是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