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驚恐的瞪大雙雙眼,然後就看到楚珂身上好像有金光一閃而過,而兔子精好像正朝着我的方向張望着,好像是發現了我一般。

楚珂周恩來周眉毛,似乎是發現了兔子精的不專心,突然就抓住了她的手,然後低聲的說了句什麼,兔子精趕緊收回了目光。

我看着楚珂和兔子精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手,胸口一陣陣泛酸,同時在心裏面不斷的吶喊着,楚珂,停下,停下啊!

“妖神在上,我們妖族的新王,即將接人封王大典,請歷代保佑我們妖族的妖神啊,能夠繼續保佑妖族新的王上。”老山羊鬍子還在不停地念叨着,而楚珂身上的金光,已經越來越盛。

周圍的動物全都在顫抖着,甚至都不敢擡頭,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壓力,正在壓迫着他們,就連老山羊鬍子,臉色都開始變得越來越白,聲音也開始漸漸的無力。

我捏緊拳頭,也感覺到了這股無形的壓迫之力,就是來自於楚珂的身上,這難道就是妖王的力量嗎?不行,一定要阻止楚珂,不能讓楚珂重蹈他父親的後路!

“一拜妖神。”

老山羊鬍子吃力的說完,楚珂和身旁的兔子精朱莉就一起朝着前方磕頭。

“二拜父母。”

楚珂和兔子精繼續拜。

拜完了以後,楚珂身上的金光比之前更加亮了,就連楚珂身邊的兔子精,都開始不停的顫抖,很明顯就是受到了楚珂身上壓迫之力的影響。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傳來了陳阿鸞的聲音,“冉茴,你要眼睜睜的看着楚珂娶別人嗎?讓他最後徹底忘記你,徹底變成妖怪,變成殺戮的奴隸?”

陳阿鸞的聲音輕飄飄的,但是卻像是一個個重重的石頭一樣,一下又一下的用力的砸在了我的心上。,

我咬緊壓根,雙眼緊緊的盯着楚珂,差一點,還差一點……

“夫妻對拜……”

老山羊鬍子喊完以後,看着楚珂和兔子精就要拜下去的時候,我大喝一聲,“停下!”然後鬼魂從身體裏面猛地就竄了出去。 孫耀國看著秦穆然這個樣子,好不容易稍微恢復了點力氣,冷冷說道:「秦穆然,這一次,算我栽了,葯監局那邊,我會打招呼,讓盛康集團的葯妝儘快通過。」

「呵呵?就這樣?」

很顯然,秦穆然並不滿意就這樣放過孫耀國。

「要不然你想怎麼樣?你這麼做,不就是想要我放過盛康集團嗎?」

孫耀國冷笑一聲道。

「孫主任,你真的以為,沒有了你,我盛康集團就審核過不了了?你真的以為,你一個小小的主任我們就看在眼裡了嗎?不說其他的,就在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足以輕而易舉地讓葯監局低頭,你信嗎?」

秦穆然像看傻子一樣地盯著孫耀國說道。

「呵呵,你要是可以,還用如此?」

吹牛逼誰不會?秦穆然要是真的有他所說的那麼厲害,孫耀國並不覺得他會有時間跟他這個小人物一般見識,甚至如此大費周折。

只是,他想的太美妙了,秦穆然就是這麼的無聊,就是想要好好懲治一下他這個小人物,因為,他把不該動的心思動在了不該動的人身上,這一點,秦穆然無法容忍。

「是嗎?孫主任,你知道他是誰嗎?」秦穆然指了指身旁的紀凌風說道。

「不認識,哪裡來的小混混。」孫耀國瞥了紀凌風一眼,眼前這人穿著個冒牌的superme的T恤,再加上一個破洞牛仔褲,怎麼看都是一個小混混,而且能跟秦穆然在一起的,能是什麼好人。

「呵呵,小混混?紀大少,孫主任說你是小混混啊!」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幸災樂禍地笑道。

紀凌風原本就不待見這個孫耀國,現在又被說成了小混混,氣更是不打一處來,堂堂中海四少之首的紀家大少爺紀凌風,竟然被人說成是小混混,這真的是叔叔可以忍,嬸嬸都不能忍了!

想到這裡,紀凌風便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巴掌打在了孫耀國的臉上。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紀凌風一巴掌打在了孫耀國的另一邊臉上,鮮明的五指巴掌印與秦穆然打的形成對比。

「你特么敢打我,信不信我讓你進去!」

孫耀國雖然是個主任,但是他手上的權力還是不小的,秦穆然弄他就算了,可是就連紀凌風這個看起來是個跟班的都能夠打他,讓他頓時火了。

「你說要把我弄進去?呵呵,我紀凌風倒要看看,誰能夠動我!」紀凌風整個人傲氣十足地看著孫耀國。

「紀…你難道是紀家的?」

孫耀國似乎想到了什麼,眼中有些懷疑地問道。

「麻痹!現在想起來了?晚了!在中海你特么是第一個敢說要把老子弄進去的!」

紀凌風的紈絝勁兒上來了,不依不饒地說道。

「孫主任,怎麼樣?你說,光是紀家能不能夠讓我盛康集團過審?」秦穆然攔住了要發飆的紀凌風,笑呵呵地看著孫耀國問道。

「你……」

孫耀國看著紀凌風和秦穆然的關係,心中一驚,這一次,他算是踢到鐵板了,他沒有想到,盛康集團這個男助理竟然和紀凌風認識。

「我說了,我,你得罪不起!」

秦穆然冷笑一聲。

「你到底是誰?你能夠和紀大少認識,不可能只是一個男助理!」

這一刻,孫耀國也意識到了,秦穆然定然不是一個普通的角色。

「我確實不是男助理!」秦穆然笑了笑回道。

「那你到底是誰?!」

孫耀國近乎吼了出來。

「陸傾城是我老婆!你說我是誰!媽的,敢當著我的面要潛規則我老婆!你特么是不是活膩歪了!」

秦穆然話鋒一轉,一腳便是踢了出去,頓時,床上的孫耀國硬生生挨了秦穆然這一腳,直接飛了出去,撞在了一旁的牆壁上面。

「哎呦!疼死我了!」

原本孫耀國已經夠虛了,挨了秦穆然這麼一腳,半條命都算是沒有了。

這一腳,秦穆然已經收了九成的力道了,可是即便只是九成的力道,也不是孫耀國能夠擋的住的。

「秦穆然,是我的錯,我不知道你是陸傾城的老公,饒了我吧!」孫耀國疼的苦膽水都快要吐出來了,求饒地說道。

「求饒?孫主任,這不符合你的作風啊!而且求饒要是有用的話,你就不會用這種方法逼迫那麼多的女人陪你上床了!」

秦穆然看都不願意看孫耀國一眼,便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玩起了手機。

「哎呦,我去,這是誰啊,怎麼這麼像我們的孫主任啊!天哪,都上熱搜了!」

秦穆然看著手機,假裝驚訝地呼喊道。

「嗯?怎麼了?」

這個時候,一旁的紀凌風也是演技爆表,立刻臉上浮現出一抹驚訝的神情,然後向著秦穆然圍了過去問道。

「你看這個熱搜第一的,這個人怎麼這麼像孫主任啊,地點還像這間房!我去,還是GIF圖,!」

秦穆然點開一張圖片,送到孫耀國的面前,晃悠了幾下給他看到。

「我去,還真的是啊!孫主任,你火了啊!恭喜恭喜!成名記得給我介紹幾個小明星啊!」

紀凌風幸災樂禍地笑道。

「看看這個標題,嘖嘖,寫的真好,不法公職人員,忘記初心,利用職務便利,逼良為娼,生活作風混亂!」

秦穆然朗聲地讀了出來。

當孫耀國看到圖片的時候,在配上秦穆然讀的那段話,竟然上了微博的熱搜,他知道,自己這一回算是徹底的完蛋了,用現在當下流行的話說,就是一首涼涼送給自己。

出了這種事,不管怎麼樣,葯監局都要查的,可是他不經查的,一旦查了,他做的那些破事都會被曝光出來,而且他多年來的那些行賄受.賄的事情也會被查出來,他倒了還好,可是這麼一來,便是連累背後的一群人都要遭殃!

一切,都是因為眼前的男子,一定就是他乾的,否則的話,在酒店裡的這些視頻是如何流傳出去的,而且傳播的這麼快,一定是他! 剛一出去就感覺灼熱的陽光打在了我的身上,彷彿要將我燒化一樣,渾身都泛着疼。

現在正好是正午時分,陰陽兩氣都比較重的時候,我的鬼魂並不像是陳阿鸞還有裴俊星他們那麼強大,只要照射在陽光下時間只要長一些,就會讓我徹底的魂飛魄散。

我強忍住身上的疼,忽略掉陳阿鸞臉上得逞的笑,蹭的一下就竄到了洞裏面楚珂的身旁。

楚珂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臉色陡然間變得十分的猙獰,盯着我眼裏的殺意一閃而過,我盯着楚珂的臉,顫抖着聲音說,“楚珂,我是冉茴啊……”

楚珂的暗紫色的眸子裏面閃過了一抹迷茫,趁着這個時候,我咬緊牙根,努力的感覺着自己身體裏面的龍息,她們說,龍息是藏在我的鬼魂裏面的,只要我想要,隨時都可以將它剝離出來。

而楚珂眼裏的迷茫也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很快就恢復了冷漠,看向我的目光裏面充滿了冷意,聲音更是不帶一絲感情,“人類,你活的不耐煩了麼?”

我用力閉了閉雙眼,儘管沒有了身體,但是胸口的部分還是會覺得悶疼。等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我才擡起腦袋,朝着楚珂蒼涼一笑道,“楚珂,怎麼辦?我好像有些累了。”

楚珂在剛剛覺醒的時候,雖說還記得我這個人,但是妖性早就已經將他當初的感情侵蝕的一乾二淨了。

但是現在,楚珂恐怕連我是誰,都已經徹底的忘記了。

我看到跪在楚珂旁邊的兔子精朱莉眼裏閃過一抹同情,然後微微偏過了腦袋,像是不忍心再看我。

而這個時候,楚研突然就衝了過來,瞪着我說,“冉茴,你不要命了嗎!?”

聽着楚研的話,我這才發現周圍的精怪早已經蠢蠢欲動,全都是虎視眈眈的盯着我,目光裏面帶着濃濃的殺意,好像只要片刻的功夫,就會盡數衝過來,將我撕碎。

灼熱的陽光照射在我的身體上,讓我整個人都快融化了,我心知自己現在已經撐不了多長時間,用力咬緊後槽牙,直接伸出右手,抓向了自己的心臟。

是這裏吧,是這個部位吧?

手剛一抓進去,就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是要裂開一樣的疼,忍着仍摸索了兩下,才終於找到了龍息的蹤跡,我疼的幾乎快要窒息,然後將龍息拼命地往外拽。

龍息早就已經跟我的鬼魂融合在了一起,此時彷彿也感覺到了危險一般,發出了尖利的叫聲,頓時發出了灼熱的光,我的胸口周圍更像是被點着了一樣的疼。而抓住龍息的手,更是開始冒煙了。

楚珂嘶吼一聲,似乎是感覺到了龍息的存在,突然痛楚的捂住了雙眼。

而周圍的精怪更是忍不住後退了數步,身體瑟瑟發抖。

“滾。”半晌後,楚珂擡起猙獰的臉,帶着濃濃的殺意,眼神冷的好像是一塊冰雕,不斷的戳在我的身上。

他用力的揮舞了一下手臂,頓時間,好像有一道淺紫色的光芒,直接就砸在了我的身上,我踉蹌着後退一步,身體似乎要爆裂開來一樣,鬼魂已經越來越弱。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在旁邊沒什麼動作的陳阿鸞突然陰森一笑,然後嘴裏飛快的默唸着什麼,緊接着,我就感覺到陽光彷彿越來越盛了,太陽像是一輪圓盤一樣,發出刺眼的光芒,我感覺自己的鬼魂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着。

裴俊星突然朝着陳阿鸞衝了過去,怒吼道,“阿鸞,停下,你這樣冉茴會徹底魂飛魄散的,她現在已經脫離了身體,對你沒有了威脅了啊!”

陳阿鸞冷哼一聲,“只要她的靈魂還在,對我的威脅就不會停止。”說完朝着裴俊星不屑的笑,“裴俊星,你難道就沒有想到,我將冉茴的鬼魂擠出去後會做什麼?現在又來假惺惺的幹什麼?噁心!”

我看到裴俊星的身體幾不可聞的顫抖了一下,拳頭一點一點的收緊,半晌後才吐出一句,“阿鸞,我想我做錯了。”

“呵呵。”陳阿鸞回以冷笑,然後徹底不理他了,嘴裏不停的唸叨着咒語,陽光已經越來越盛。

“對不起。”裴俊星垂下腦袋,輕聲說了一句。但是此時誰也沒有時間去分辨,這聲對不起,他到底是在跟誰說的。

我渾身都在顫抖着,只覺得自己的鬼魂好像置身在火爐裏面一樣,一點一點的融化着。我不敢懈怠,更加用力的拉扯着龍息。

楚珂忌憚龍息,還在痛苦的咆哮着,他跪在地上幾乎站不起來,一雙紫色的眸子緊緊的盯着我,夾雜着憤怒和殺意。

我的手抖了一下,難過的低下腦袋,不再去看楚珂的雙眼。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楚珂看向我的神情,已經徹底變了呢。

“冉茴!”遠處傳來一道厲喝聲,尾音微微顫抖,帶着一股絕望,那是鄭恆的聲音。

我吃力的轉過腦袋,看到鄭恆慘白的臉,他正跪在地上,企圖朝着我靠近,但是我的周圍,因爲龍息的原因形成了一個包圍圈,根本就沒人能夠進的來。

他的手不停地捶打着那層屏障,全然不知自己已經受傷,正在不停的往下滴着血。

“冉茴,快停下,求求你,我求求你了……”耳邊是鄭恆的哀求聲。

“鄭恆,我死了以後,忘記我。”我眼淚不停的往下掉,哽咽的說完了這句話,就轉過了腦袋。

“靠!冉茴你瘋了!?”匆匆趕來的連染看到這幅場景,忍不住罵出了聲。

“陳阿鸞你這個賤人在幹什麼?”連染緊接着暴怒的吼了一聲,好像跟陳阿鸞打了起來。

我忍不住轉過腦袋,看到鄭恆和連染正跟陳阿鸞纏鬥在一起,兩個人明顯就不是陳阿鸞的對手,鄭恆更是滿身的血。

“別讓他們死。”我祈求的看着裴俊星說。

裴俊星緩緩的擡起了腦袋,盯着我的臉說,“好。”

我用力的閉上了雙眼,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的生命意識正在不斷的消失着,時間不多了……

低頭看了楚珂一眼,我刷着龍息的手不斷的用力,終於將它撕扯了下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好像感覺到了自己的胸口正在流血,慢半拍的低下腦袋,果然就看到了自己鮮血淋漓的胸口,先是破了一個大洞一般,正在不斷的往外流着血。

我可是鬼魂啊……怎麼會流血呢?

“冉茴!”外面的鄭恆突然咆哮一聲,聲音大的讓我身體都忍不住一抖。

生命正在不斷的流逝着,我看着自己手上跳躍的火焰,咧嘴一笑,然後踉蹌着腳步,走到了楚珂的身邊。

龍生於遠古時期,屬神,儘管是死去龍的龍息,都能讓所有的大妖、精怪感覺到無邊的恐懼,楚珂身旁的兔子精早已經變成了原型,正在躺在地上不停的顫抖着身體,楚珂也好不到哪裏去,痛苦的捂住胸口,時不時發出低吼聲。

我走過去,摸了摸楚珂的頭髮,然後跪下來,雙手捧着龍息,緩緩的貼近了楚珂的胸口,就在觸碰到楚珂胸口的一瞬間,突然就發出來了耀眼的光芒,比之前陳阿鸞催動太陽2強上了幾十倍,像是凌遲着我的身體,讓我身體微微抽搐起來。

就快消失了……

我不敢閉上雙眼,只能緊緊的盯着楚珂的臉,看着他臉上的紋路緩緩的消失,我吃力的擡起胳膊,摸着他的臉,喃喃道,“楚珂,欠你的一命我還了。”

我頓了頓,顫抖着聲音說,“你的愛讓我遍體鱗傷,我真的累了,如果……如果有下輩子,我不想再認識你了,你,好好活下去,就當是……爲了楚望。”

看着楚珂的雙眸一點一點的變得清明,我狠下心,斷斷續續的說,“如果,楚望沒長大成人你就走了的話,我就算是,就算是魂飛魄散了,也會永遠恨你。”

這個時候,楚珂眼裏面的紫色終於褪盡,我看着他的瞳孔一點一點的瞪大,臉上漸漸露出來恐懼的神色,他想抓住我的手,但是我的手正隨着陽光一點一點的消散着,最終讓他抓了個空。

“冉茴,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啊!”楚珂顫抖着聲音低吼,他用力的抱住我,溫熱的淚水一下又一下的滴在了我的臉上,砸的我生疼。

我以爲是自己的錯覺,用另一隻還沒有消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果然摸到了滿手的水漬,楚珂他……哭了?

就在這個時候,楚珂突然站了起來,抱着我朝着陳阿鸞的方向衝了過去,他雙眼猩紅,聲音卻顫抖的幾乎聽不出本來的聲調。

他說,“冉茴,你別怕,別怕。”

我看着楚珂笑了,我想說,楚珂,我不怕,你也不要怕,好不好?

但是身體卻沒有一丁點的力氣,連說話的力氣幾乎都沒有了,還沒等楚珂跑到陳阿鸞的身邊,我的身體就已經消失了大半,楚珂每走一步,我的身體就會消失的一部分。

還沒等楚珂衝到陳阿鸞的身邊,我的鬼魂已經徹底的消失,意識也漸漸的消失不見。

在我還有意識的最後一刻,我感覺到楚珂突然跪在地上,喉嚨裏面發出了痛苦的低吼聲,剎那間,彷彿地動山搖。 看到孫耀國這個樣子,秦穆然和紀凌風的臉上皆是冷笑,有句話說的很好,不作死就不會死,孫耀國得罪誰不好,偏偏要選擇對付秦穆然,一般來說,秦穆然的敵人,下場都不好過。

顯然,孫耀國也不例外,作為這次事件的主人公,孫耀國如今已經在廣大網民的輿論之下,葯監局想要保他都保不住了,再加上趙龍父親趙新民順勢出擊,「敲黑板」,定基調,強調從下層抓起,逐步向上調查,老虎蒼蠅一起打,一定要將這種害群之馬作為典例公之於眾,同時各層也要開展作風建設學習,時刻牢記他們是人民的公僕,一切為人民服務!

「這一切都是你們設計陷害我的,我會證明我的清白的!」

孫耀國覺得秦穆然他們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會有拍攝的愛好,而窗帘後面的那個攝像機將這裡的全部都拍攝了下來,這就是能夠證明自己被陷害的證據。

想到這裡,孫耀國目光看向了隱藏攝像機的地方,可是,下一秒,他的目光卻是一凝,緊接著,一種強烈的惶恐與不安充斥在心頭。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因為隱藏攝像機的地方竟然沒有亮微弱的紅燈,那就是意味著攝像機沒有拍或者攝像機沒有了!

秦穆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孫耀國的這個表情,冷笑一聲道:「孫主任是在找這個嗎?」

「你……」

當孫耀國看到秦穆然手中的攝像機時,整個人徹底不好了,如果說之前他還抱有一點希望的話,那麼當秦穆然拿出這個的時候,他心中的最後一絲希望就破滅了!

「這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沒想到孫主任的戰鬥力這麼的強,簡直堪比冠希哥啊!」

秦穆然冷笑一聲。

「你到底要怎麼樣?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求求你,饒了我這次吧!」

孫耀國知道,自己徹底完了。

「饒了你?當你對我老婆動心思的時候,我就不會放過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就去承擔責任吧!」

秦穆然絲毫不領情,在他的心裡,這種人就是罪有應得,少了這些蛀蟲,能夠造福中海多少商家?能夠正官場多少清風!

就在這個時候,孫耀國的手機卻是嗡嗡地響了起來,孫耀國拿起手機,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名字后,整個人更加的崩潰了,因為這個電話赫然便是葯監局的局長打過來的!

「哎呦!孫主任牛氣啊,局長的電話你都敢不接,可以可以!」秦穆然一臉吃瓜群眾的樣子,嘲諷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