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有些風吹過來讓姜寒酥覺得舒服了一些,於是她的身體動了動,換了更舒服的姿勢。

蘇白用胳膊枕著腦袋,一邊幫其用扇子扇著風,一邊看著入睡后姜寒酥的一些小動作。

有時候,她那挺拔的小鼻子會動一動,有時,她的嘴角會動一動。因為臉蛋有一半是壓在胳膊上的原因,她呼吸時一鼓一鼓的,非常可愛兒。

蘇白第一次發現,看一個人睡覺,也會這般有趣。

怕美好的風景逝去,蘇白拿出手機對其拍了張照。

有了這張照,之前的壁紙也該再換一換了。

蘇白以為姜寒酥好不容易睡一次覺,應該會誰很久。

但是他沒想到,只是十幾分鐘的時間,姜寒酥那細長的睫毛便動了動。

她從沉睡中醒來,習慣性地揉了揉眼睛,便看到了正在為她扇風的蘇白。

「我,我睡著了?」姜寒酥問道。

「嗯。」蘇白點了點頭,道:「才睡了十多分鐘,你還可以再睡會兒。」

「不睡了,已經不困了。」姜寒酥搖了搖頭,她看著蘇白手中的扇子,小聲說道:「不用這樣的。」

「什麼?」蘇白愣了下,然後道:「你說是幫你扇扇子嗎?這才多少分鐘啊?再說了,看著你睡覺時的的樣子,別說扇十幾分鐘了,就算是讓我扇一輩子,我都願意。」

這句話,蘇白還真沒有說謊。

姜寒酥熟睡時的樣子,蘇白真的甘心為她扇一輩子扇子。

有些女孩兒啊,喜歡了,是真的能喜歡到骨子裡的。

怎麼就這麼完美呢?

怎麼能這麼完美呢?

……

書閱屋 張若塵變化成賀源后,左腿依舊相當沉重,走起路來一高一低,根本無法控制。

這是很大的破綻!

因此,張若塵不敢太過明目張胆,盡量隱藏氣息,悄悄潛入進通溟河底。

來到水底龍宮,張若塵發現,龍宮的陣法銘紋,全部都被攻破。龍宮中,在那座高聳的龍墳,四周站著數十道人影,皆是身穿黑袍,身上散發出陰森詭異的氣息。

龍墳,本是有金龍布置的大聖紋路,九步聖王也很難闖入進去,但是,卻被幽神殿的修士,使用魔神之血腐蝕。

龍墳被掘開,東南角垮塌了一大片。

其中有兩位黑袍修士,散發出來的氣息相當強悍,讓張若塵都感覺到不小的壓力,必定是九步聖王境界的強者無疑。

其中一位,站在龍墳下方,身穿白骨鎧甲,包裹全身,看不出年齡和性別。

那具白骨鎧甲,是使用大聖的不朽聖骨煉製而成,聖骨中,即保留有大聖的聖道規則,又刻錄有防禦銘紋。

在他的身後,站著兩具腐屍。

雖是腐屍,血肉和皮膚卻散發出金屬光澤,像是兩尊死神,身上散發出來的厚重死氣,讓周圍數十丈的河水都變成黑色。

另一位九步聖王境界的強者,則是背著雙手站在龍墳頂部,大概五六十歲的模樣,胸膛寬厚,斑白的長發在水中飄動,散發出來的氣勢,竟是比白骨鎧甲修士和兩具腐屍加起來還要強大。

除此之外,還有七八位黑袍修士,也都是一等一的強者。

張若塵不敢輕舉妄動,更加小心謹慎,心中暗道:「那位白骨鎧甲修士,應該就是賀源的師尊藏心尊者,神武雙修,精通尋龍煉屍,煉製有數十具厲害的戰屍,實力遠超袁徹。」

「站在龍墳頂部的那位,應該是藏心尊者的師弟風成道,是一位接近規則大天地境界的人物。」

藏心尊者的手中,托著一隻古樸的羅盤,調動聖氣源源不斷注入進去。

「嘩啦。」

以羅盤為中心,河水快速流動起來,形成一個漩渦。

確切的說,是水中的天地靈氣在急速流動,帶著河水一起流動,才造成這樣的詭異現象。

大概半個時辰后,藏心尊者的雙目,浮現出興奮的光芒,手都有些顫抖,道:「天道兩極羅盤發現了那具龍屍的氣息,在地底深處,再給本尊一些時間,很快就能鎖定它的位置。就算它藏得再深,本尊也能將它挖出來。」

幽神殿的修士,有一大半都單膝跪地:「恭喜尊者。」

風成道大笑一聲:「太好了!只要挖出那具龍屍,將其煉成龍皇戰屍,我們必能稱霸東域。那些覺醒聖土中的聖葯,還不任由我們採摘?大聖可期。哈哈!」

「不能再等下去。」

張若塵的心頭一緊,苦思對策。

驀地,他取出一把萬紋聖器級別的短刀,向左腿上面一劃。

「錚!」

這一刀,竟然沒能劃破左腿的皮膚,只是留下一道白痕,很快連白痕都消失。

張若塵無奈的苦笑,隨即使用短刀,在身上劃出五道血淋淋的傷口,將大量鮮血塗抹到左腿,隨即收起短刀,驚慌失措的向龍墳的方向沖了過去。

「不好了!大事不好,師尊,張若塵殺到通溟河來了!」

張若塵衝到藏心尊者的面前,向前跌倒,嘭的一聲,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幽神殿的修士,全部都如臨大敵一般,喚出聖器,向張若塵的身後方向望去。

「本尊要挖掘龍屍,沒時間搭理他,他倒好,竟然敢主動送上門來找死。」藏心尊者發出陰測測的笑聲,立即派遣那兩尊腐屍,前去截殺張若塵。

就在這時,趴在地上的「賀源」,豁然抬起頭來,手中打出一道黑色流光。

那是一道空間裂縫。

「你……」

「賀源」與藏心尊者離得太近,藏心尊者察覺到空間波動,卻根本躲避不開,只得快速扭動身體,避開要害。

「噗嗤。」

空間裂縫將藏心尊者的右臂斬斷,鮮血淌出,將一大片河水染紅。

藏心尊者的眼神,既是不解,又是驚怒。

張若塵不敢戀戰,抓起藏心尊者的那隻斷臂,立即施展出空間大挪移。

察覺到空間波動,藏心尊者終於反應過來,大吼一聲:「原來是你,張若塵。」

「幽寒掌。」

藏心尊者的那隻獨臂,湧出不知多少萬道聖道規則,含怒一掌向張若塵轟擊過去,將張若塵的身體打成了碎片。

「可惡,只是一道殘影,追。」

藏心尊者憤怒的大吼,音波蔓延出去,震得數百里之內的河水都在顫動,席捲起數十丈高的連天巨浪。

「嘩——」

張若塵從虛空中走出,出現到岸邊,左肩位置的骨頭全碎,血肉模糊,火辣辣的疼痛,大半個身體都變得麻木。

剛才,他沒能完全避開藏心尊者的那一掌,受了不輕的傷勢。

「九步聖王太可怕了,即便是動用空間大挪移,都慢了半拍。要是再稍微慢一點,恐怕我的半條命都要交代在河底。」

「主人,這邊。」

魔音等在岸邊,早就將金步龍輦催動到了極致。

張若塵跳上車架,九條金龍便是拉著龍輦,向天外衝去,爆發出來的速度,比九步聖王都要快得多。

坐在龍輦中,張若塵立即服下一枚療傷聖丹,隨即看向藏心尊者的那隻斷臂。

斷臂的手中,捏著一隻黑色的古老羅盤。

「這就是藏心尊者的天道兩極羅盤,奪走了它,藏心尊者再想準確找到金龍前輩遺骸的位置,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

張若塵正要去取天道兩極羅盤,突然,那隻斷臂,竟是散發出奪目的聖光,丟下羅盤,一掌向張若塵的胸口拍擊過去。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連忙動用空間扭曲的力量,化解了這一擊。

「九步聖王雖強,但是,只憑一隻斷臂,還對付不了我。」

張若塵立即激發出金步龍輦中的陣法銘紋,鎮壓住那隻手臂,又打出臣焰級別的凈滅神火,將那隻手臂燒成了灰燼。

通溟河上。

藏心尊者察覺到他與手臂的感應已經消失,頓時雙目變得赤紅如血,將張若塵恨到極點。

以他九步聖王的境界,手臂被斬斷,還被毀掉,是很難重新長出一隻完美無缺的手臂。就算吞服聖丹和聖葯,強行長出來一隻手臂,也必定會有缺陷,對凝聚不朽聖軀,衝擊大聖境界影響巨大。

說不一定,就因為這個原因,永遠都無法達到大聖境界。

「轟隆。」

風成道衝出水面,大喝一聲:「他們逃不掉。」

「天地方圓,臨空一擊。」

風成道的體內,湧出近千萬道聖道規則,匯聚在腳下,凝成一個直徑數十里的圓形印記。天地間的靈氣和聖氣,源源不斷向他匯聚過去。

隨即,風成道向天外一指。

「嘩——」

一道奪目的光束飛出去,竟是追上已經飛馳到千里之外的金步龍輦。

地面上的生靈,幾乎都能看到天空的那道光路,耳邊響起「轟隆隆」的聲音,強大的聖道力量波動,不知將這片大地上多少平民震得暈倒在地,七竅流血。

金步龍輦上,張若塵和魔音,將全身力量都打入八龍傘。

「嗷!」

八龍傘的直徑變得足有雲彩那麼巨大,傘中衝出的八條金龍,扭纏在一起,形成一幅宏偉壯觀的八龍圖。

「嘭!」

那道光柱,撞擊在八龍傘上面,震得金步龍輦劇烈一晃,差一點從半空墜落下去。

光柱畢竟是已經飛了千里,力量流失了許多,被張若塵和魔音擋了下來。

風成道能夠清晰看到千里之外的對碰,隨即皺起眉頭,道:「我一直以為,張若塵是借用了月神的力量,才能擊敗黑心魔主的神之分身。現在看來,以前低估了他,此子雖然境界還低,但卻絕是一個令人頭疼得人物,必須儘早除掉。」

藏心尊者怨毒的道:「既然張若塵趕回了雲武郡國,也就說明,他是在乎雲武郡國的那些人類。我們去雲武王城,不怕他不現身。」

風成道和藏心尊者帶著幽神殿的一眾修士,向雲武王城趕去的時候,張若塵則是打出一道傳訊光符,傳給真妙小道人。

片刻后,張若塵收到真妙小道人的光符,光符上寫到:「雲武王城的人類,全部都進入了空間玲瓏球的內世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