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時間出現了無數與陰陽相關的修士,從一開始占卜到最後的陰陽師,真正踏上這條路的人少子又少。

一個真正的陰陽師貫穿陰陽,穿越時代,豈是凡夫俗子。

故而每一個陰陽師都設立了命劫。

本來陰陽師便能洞察世間萬物,自然也能洞徹天機,故而道只讓世間所有的陰陽師活過兩個生肖年輪,也就是二十四年。

但是道畢竟是心善之人,看到無數陰陽師在二十四年之內根本不能達到所謂的命劫玄關,便再一次創立了無數的道術,陰陽師能夠憑着種種道術借命,但是想要逆天破位,卻是要經過天的審判,這便是命劫。

命劫之後天門大開,世間之人便能踏上天界。

這樣的天地法則持續了無數年,不知道多少個年輪過去之後,天界早已大一統,天界之中早已經有了明確的體系,無數的天界陰陽師都封爲了大神。

而道在這個時候悄然離開了天界,道更是不斷的追求着天地規則,想要進一步尋求世間規則,從而尋找到回到遠古祕境的方法。

離開天界的道一路來到了世間,此刻的世間早已有了無數的王朝,有了井然有序的世間秩序。

一路走來道十分的高興,並且堅信了自己只有在這裏才能尋找到心中一直思索的答案。

遠古祕境那裏纔是道的家,從遠古祕境之中離開不過數萬年,他便獨自開創了一個時代,從這一方面而言,道是成功的,但是在他的心中卻是有着一個夢,一個想要尋找心中期盼的夢。

按道理說像道這樣的天地大神,早已不會有任何的七情六慾,但是繞算是凝練時間法則的他也是在見到一個女子的時候,心中充滿了期許。

最強終極兵王 這個女子喚名楊空。

而正是因爲道的離開,天庭法度受到了挑戰,更有着當時掌控天界大軍的淵,心生叛逆,而跟隨淵的都是天界的新人,所謂天下大勢分分合合,合久必分,天界一統數年,自然有人覬覦天地之位。

而淵最忌憚便是兩人,天帝和道,這兩人乃是天界的開創者,他們的手上掌管着整個天界的一切。

而這一年,道遊走世間,在不在是一個人,在他的身邊多了一個女人。

他喚這個女人空兒,而這個女人喚他夫君。

在遊走崑崙的時候,道突然眉心刺痛,昏倒在地。

等他甦醒的時候,已經是九日之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九日楊空一直守護在他的身邊,不吃不喝九日。

等到道醒來的時候,楊空已經是奄奄一息。

道有感楊空對他的情,便將自己對整個世間法則的領悟一半打入了楊空的身軀之中,從那一刻開始楊空便成了半個天地法則的掌控者。

而那個時候的道已經知道數萬年的一場大劫難即將來到,這是大勢,他不能阻止,天帝亦不能阻止,而且他知道自己的朋友帝已經知道。

從那一刻開始道便開始佈局,甚至不惜耗費自己的功力爲楊空塑造了一具天地之間唯一的軀體,真正的空。

自從軀體一成,法則進入身軀的那一刻開始楊空便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一般的人,雖然她曾經無數次懷疑,但是當她真正知道的時候還是不敢相信。

▪ttКan ▪C〇

在與道再一次遊歷山川幾月之後,道決心回到天庭。

或許這場大劫在所難免,但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在這場大劫之中隕落,在他的心中世間或許只有兩個人最重要,一個是站在他身邊的這個人,而另一個便是那執掌天下的帝。

楊空沒有阻止他,而是站在昆

侖之巔駐足等待。

一句空兒在此等待夫君歸來。

一句吾一定歸來。

世間最簡單的對白。

當是時淵從天界祕境之中獲得了神祕的力量,並且慫恿天殿衆人挑撥道與天帝之間的關係,帝自然不信,但是架不住整個天殿之人的聲討,最終決定讓命劫天君去請道歸來。

因爲那時的天帝也感受到了大劫的來臨,這一次關乎天界的生死存亡,天帝心中不會相信任何人,他唯一相信的便是道。

道與帝,早已心有靈犀,真正的朋友不需要任何的言語,一句話便是一輩子的承諾,一個眼神便已經勝過千言萬語。

也就是從這一刻開始,命劫天君帶着天兵直接圍殺道。

自然他們並不能阻止道,但這正是淵要的效果。

從那一刻開始,一個真正的謀天之人淵誕生了!

隨着無數次的圍剿,讓道心生狐疑,但是他必須要回到天殿帶走帝,在他的心中天界難保,大劫必至。

所以道只想救出心中最在乎之人。

而在道不斷前往天殿的時候,曾經被他用法則封印的魔域、妖域、鬼域竟然一起開啓。

那一刻整個世間陷入了紛亂之中,生靈塗炭。

也是那一刻道產生了憤怒,但卻又是無能爲力。

他畢竟是一個人,一個人救不了一個世界。

而就在他不斷朝着天殿而去的時候,淵已經密謀擊殺天帝,天帝擊殺淵身邊的幾十位逆天高手,最終不敵淵,在大劫還未到來之前便已經身死魂滅。

等到道一路斬殺而來的時候,帝已然逝去。

那一刻道只是看了一眼帝最後留在天殿之中的一道身影。

一眼便已經勝過千言萬語。

天界再無任何留戀,這一刻道轉身離開,在他離開的時候更是用自己的力量收取了整個天殿。

那一刻開始整個天界徹底的動亂,法則開始混亂。

淵自然要乘勝追擊,帶着無數的高手追擊道一直到了崑崙之巔。

道心中只有一個願望,那便是保楊空周全。

誰知來到崑崙之巔的時候,便看到了極爲虛弱的楊空,原來楊空已經在這裏等候了數年,並且產下一子,如今已經快要成年。

見到道的那一刻,楊空徹底的昏迷了,因爲天界大混亂,世間也早已跟着混亂起來。

那一刻道帶着楊空離開,並且想要自己的法則重新開創一片世界。

但是長久的追殺已經讓他消耗太多了,在沒有堅持到開創空間便已經到了生命的終點。

他死在了楊空的懷裏,在最後徹底的將天地規則釋放,那一刻天地崩塌,世間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之中。

悲傷的之下的楊空爲了保住自己的兒子生,便將自己的精血餵給了生。

楊空的舉動造就一個一出生便掌控世間無數法則,不受世間任何禁術困擾的葬。

再後來葬擊殺了追殺而來的所有人鬼妖魔神。

自此之後葬便成爲了第一個真正的逆天者。

此次之後天界雖存但是已經名存實亡,淵重整旗鼓,封鎖天界,祭煉天之門封鎖世家與天的一切通道。

再後來,葬幾次攻伐失敗,退而創立了古楊家。

(本章完) 天人橋,連通天界和人界的橋樑。

這一刻我們已然站在了天人橋的另一邊,腳下氤氳之氣升騰,不遠處更是猶如仙山樓閣,遠遠望去只能看到一片白色的夢幻世界。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界?

我的心中生出了一陣疑惑,就在我站在輪迴之城之上直接沒入這片茫茫天地之間的時候,爺爺的聲音響起了。

“森兒,停下,這裏並不是天界,而是天之門爲我們製造出來的幻境!”

聽到爺爺的聲音我的心中微微一顫,當即停住了輪迴之城。

爺爺身子一閃,已經站在了我的身邊。

“天界曾經我在葬的小世界裏看到過,並不是這個樣子,而且我們如此輕易的就進入了天界你不覺得這很異常麼?”

事出異常必有妖!

我點點頭,自從我從那神獸困籠之地上來,就一路暢通無阻,如果說之前是因爲有了那刺荒古獸,那過了天人橋也絕不會這般的平靜。

就在我剛要再一步踏出的時候,突然眼前的空間飛快的發生了變化,一片刀山火海,讓人望而生畏。

看來這真的是幻境了,能夠讓如今的我還有整個輪迴之城都陷入進去的幻境,絕對是世間罕有,如果我猜的沒錯此刻困住我們的乃是真正的天之門。

天之門的真實力量我雖然沒有見識過,但是在之前與之分身的交手之中我也能管中窺豹的得知,恐怕在天界之中天之門的力量絕對能夠用兩個自己來形容,恐怖。

天之門乃是整個天界的最大依仗,所以其威力必然不是我看到的這麼簡單。

鼠仙人此刻也是飛出了輪迴之城,而其餘的人都坐鎮輪迴之城,一個巨大的結界開始將我們完全的籠罩在了其中。

眼前的世界飛快的開始發生改變,這一幕幕讓人幾乎是能夠在瞬間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這種感覺有點像我之前所使用的因果古咒,但是並不是因果古咒那般的真實。

“多少年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人能夠打通這條崑崙古道!”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整個幻境空間之中響起,這個空間之中突然出現了無數的道路,每一條似乎有着其最爲深刻的涵義。

每一條路此刻都在我們的面前,一瞬間整個被我縮小的輪迴之城周圍便佈滿了各種道路,通往浩瀚無際的天界。

“你是誰?”

我眯着雙眼想要看清楚說話之人的樣子,如今的我早已能夠隨意的洞察天機,隨意能夠觀察萬物。

天地之大,物華種種。

或許生死之道便是輪迴。

對於輪迴古咒的理解,讓我的力量再一次的精進的。

或許這個世間的大綱便是統御和輪迴,輪迴之中包含了太多太多,此時此刻我雖然能夠感受到那虛空之中似乎有一道身影,卻是不能看清楚他的面容,彷彿是一個老人又彷彿是一箇中年。

“我是誰,天之門鎮守天界四房,爾等豈能硬闖,所謂天道尊嚴……”

就在他再一次說話的

時候,我已經看到了他的身形,那一刻我沒有任何猶豫的出手了,既然此人能夠在天之門的幻境之中隨意的遊走,那麼此人必然就是天之門的器靈。那個真正的天之門器靈,掌控天之門,操控天界門戶的存在,如此恐怖的存在可以說完全超越了天君的存在。

但是如今的我也是同樣超越天君的存在,更有着整個輪迴古陣作爲我的根基,爲我源源不斷的提供着力量,可以說如今的我可以直接滅殺天君。

鑽石總裁 自然眼前的這個天之門的器靈我也是要會上一會。

這個掌管了天界門戶的存在,竟然有怎樣驚天動地的力量。

就在我出手的那一刻,那道虛影突然身子一閃,想要在我的抓攝之下消失,但是我既然出手,又豈能讓他逃走。

那一刻我幾乎是隔空便凝結了無數道符文,這些符文化作了一條條的鏈條,直接將那道虛空纏住,困在了一片狹窄的空間之中。

嗯?

天之門器靈似乎感知到了自己的處境,當場也是就要大怒,可是我並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身子出現在他身邊的瞬間,便是一把抓住了那道虛影的脖子,隨即一掌落在了他的眉心。

輪迴古咒,因果古咒瞬間進入了這道虛影的體內。

靈魂古咒更是化作了一條血紅色的鎖鏈纏繞在他的脖子之上,然後猛地一拉。

轟隆!

一聲巨響,恐怕連天之門自己都不會想到,自己的對手如今的我會變得如此強大。

對於輪迴古咒的理解越深,我便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越發的精純,體內的輪迴古咒幾乎在片刻之間便已經形成了一片小天地,在這片小天地之中,自己能夠隨意的捏造符文,等同於一些所謂的天地規則。

“放肆!”

就在猛地一拉出那一道晶瑩的靈魂的瞬間,一個聲音從遙遠的虛空傳來,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巨大的手掌沒有絲毫徵兆的便朝着我的頭頂落下。

這隻手掌猶如蒼穹之中的星斗一般,在手掌的周圍有着無數的星光閃爍,一時之間無數的光芒匯聚成了無數的影子,這些影子有些是奔馳的巨龍,有些是狂怒的獅子……形態萬千,攻殺靈魂,左右人的精神。

就在那隻大手朝着我落下的瞬間我冷哼一聲,手上的八大古咒瞬間纏繞在一起匯聚成了一條長鞭,這條長鞭之上有着無數的符文印記。

我一隻手抓着那一道靈魂,靈魂古咒所凝結的鎖鏈將那道靈魂直接的鎖住,我就如拴狗一般的將那道靈魂直接的拴住,猛地一腳纔在腳下。

接着右手緊握着那古咒符文凝結的長鞭對着那抓來的大手便是猛地一鞭。

轟隆!

一聲巨響,整個空間都在劇烈的顫抖,那一刻那之前無數滾動的光影都在這一鞭子之下化爲了夢幻泡影,我腳下踩着那道靈魂卻是越發的虛弱起來。

“你是第一個能夠直接逼出我真身的人,不過也將是最後一個!”

我點點頭。

他說的的確不錯

,我的確是最後一個,因爲今日我便要此人的命。

長鞭在手上猛地一揮,化作一杆長槍,嗡的一聲,長槍直接將我踩在腳下的那道靈魂洞穿。

不遠處那滾滾刀山火海之中走出了一箇中年男子,這個中年男子和那日我斬殺的天之門的分身十分的像,只是此刻這個中年男子比那日那個男子多了寫英氣,少了些戾氣罷了。

越是這樣藏着鋒芒之人才越是可怕。

鼠仙人一干衆人都在我的一揮手之下,紛紛的降落在了輪迴之城之中,此刻的輪迴之城在這樣一個空間之中受到的威壓不可謂不大,但是越是受到的威壓大,我便越能感覺到輪迴古陣之中有着一股穿破時空的力量在醞釀。

我一步踏出,便沒入了眼前那片刀山火海之中,手上的長槍隨着我意念一動再次變化,化作了一口大刀,大刀,足足幾米長,我雙手緊握着大刀,一刀下去便將周圍的空間結界完全的崩碎。

那一刻我的身軀周圍無數的符文結界瞬間飛出。

站在我面前的天之門,突然長嘯一聲他的手上出現了一口長劍,長劍周圍是滾滾的天地法則。

“來的正好!”

體內的輪迴之力這一刻隨着我身子一動瞬間滾滾而出,大刀猛地一刀便直接朝着眼前那大劍而去,天之門十分的強悍,這一次的相撞,我幾乎退後了幾十米。身後的火海瞬間朝着我噴塗來了滾滾火焰,但是這一刻都被我身體之中飛出的劇毒古咒直接的融化。

嗷嗷!

這一次我身子一閃的瞬間突然一聲巨龍的嘶吼之聲,毒龍在我的身後剎那之間便已經來到了天之門的面前,張開血盆大口朝着天之門撕咬而下的瞬間,整個空間劇烈的顫抖起來。

就在天之門揮舞着手上長劍猛地一劍洞穿了劇毒古咒所化的毒龍的瞬間,我已經站在了天之門的身後,沒有絲毫的留手,一刀對着他的頭顱斬下。

轟隆一聲巨響。

整個空間瞬間被撕開一個巨大的口子,我那一刀直接落在了天之門的頭顱之上,那一刻天之門嘶吼連連,渾身爆出了璀璨的光芒。

“不可能!”

“一個不過是有些奇遇的凡人,竟然能夠傷到我!”

“絕不可能!”

天之門飛快的後退,身子更是瞬間想要沒入你滾滾的黑暗之中。

“還想逃!”

那一刻我幾乎是將我的身法施展到了極致,天涯行三重巔峯,眨眼之間已經再一次出現在了天之門的眼前,繞算是在天之門的空間我也是出入自由,因爲我掌握了封印古咒,任何空間都困不住,更有統御古咒,統御萬物,一個小小的天之門曾經也不過只是天界的一個法寶罷了,雖然被無數的天君灌入了天地法則,成爲了天界的門戶,但是從本質上他自身的實力和素質根本就不強。

在加之這麼多年天界封閉,天之門更是囂張至極,故而在我出現在他的面前的時候,他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慌亂了。

我沒和他有任何的廢話,一刀劈下!

(本章完) 轟隆!

我一刀之下,那滾滾符文古咒瞬間匯聚成了一道足足十幾米的刀芒。

哧啦一聲,直接破開了眼前天之門器靈的頭顱。

那一刻天之門嘶吼連連,片刻之間便再也沒有了聲音,不過他的頭顱雖然被我直接撕開,但是他並沒有死去。畢竟是如今天界的看門法寶,在天界幾乎實力無敵的存在,自然不會那麼輕易的就被我直接的滅了。

就在我又一刀劈下的剎那,整個空間猛烈的顫抖起來,無數的光芒閃爍,無數的力道在顫抖,那時我所在的空間開始瘋狂的搖晃起來。

看到那不斷被滾滾黑氣就要淹沒的輪迴之城我的臉色大變,也顧不了那麼多,身子一閃,飛入了輪迴之城之中,那一刻整個輪迴之城都開始顫抖起來,我感受到了那股龐大的毀滅之力。

天之門有着代表着如今天地的法則之力,也就是說現在的天之門有着製造一些毀滅天地俗世的某種規則,在這種規則之下面臨我們的只有毀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