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現在也僅僅只是時間的問題,自己只是需要等着,靜靜的等着。

將軍心裏的計劃已經慢慢的出現了,但是面對着小鬼,還是沒有顯露出來半分,就好像是這件事兒跟小鬼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了一樣。

小鬼看着將軍的微笑,基本上也都猜到了,他肯定是在給自己算計,還不知道他要怎麼算計自己呢,所以了,自己千萬要小心謹慎,不能被他逮住半分。

“將軍要是沒什麼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小鬼說完,直接轉身,根本連等都沒等將軍。

這話似乎就是告訴將軍一聲,根本就不是在徵求將軍的意見。

將軍也沒吭聲,目送着他轉身離開,將軍就又喊來了幾隻小鬼。

按照將軍最初步的計劃,他會讓那些小鬼先去打感情牌,套近乎,然後套話。

這招要是可以的話,那就真的不用折損一兵一卒了,就可以收了這個小子了。

要是這招不行,自己再想辦法給那傢伙施加壓力,就看他會不會回來找自己幫忙!

這些招數一般下去了之後,也就沒什麼萬一了,就不相信這小子還能不找自己幫忙?

只要是他來很早自己幫忙了,那到時候,自己想跟他達成什麼協議,就是什麼協議了。

並且這些協議還是沒辦法取消的那種。

將軍心裏想着這些,臉上不由自主的笑了出來。

只是,這些安排下去的小鬼一定要選擇的相當巧妙,不能讓他知道這些是自己找去的。

但是將軍轉念又一想,這次,似乎不用自己出手呢,那個小區裏面,好像還住着張昊天呢!

這個事兒,要是被張昊天知道了,他肯定會想辦法解決的,但是他會有辦法嗎?自己似乎可以給張昊天透露一些小的辦法啊,到時候,他肯定就可以對付這個傢伙了。

但是這個辦法還不能太奏效,只能讓那隻小鬼知道知道厲害,但是又不能真的傷害到他。

所以,自己到底應該讓張昊天知道一些什麼呢?

將軍開始在心裏默默的合計着,想來想去,還真的有一些辦法是可以對付這個小鬼的。

並且這些辦法都很表面,會讓這隻小鬼難受,但是並不會讓這隻小鬼真的受到什麼傷害。

只是,現在的問題就又出現了,如何讓張昊天知道這些辦法,還要讓他相信這些辦法是可行的,並且還要讓他去用這些辦法?

想來,要是這個事兒透露出去的話……

將軍心裏美滋滋的,總覺得這招要是用出去了,自己美好的生活就快要來了。

那是小鬼不是不用自己幫助嗎?不是覺得他自己本事了嗎?那就試試看看,看自己到底有沒有辦法收拾了他!

還有,回頭等到他回來求着自己的時候,自己可要把一些事兒吊高了跟他說了。

到那個時候,自己就不見得就只要求這麼一點點了!

將軍越想心裏越是美滋滋的。

所以,這會兒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實施這個計劃了。

想來,自己身邊是沒什麼人的,這個事兒要是讓小鬼去透露,張昊天必然是不會相信的,左右那是小鬼,是不會幫助小鬼的。

再者說來,那些小鬼都是不熟悉的,張昊天肯定也是不會相信的。

將軍左思右想,這個事兒啊,還真的只能是讓李不忘去辦了!

他是人,至少現在還是活着的人,他肯定有辦法,也不管他是自己去呢,還是找什麼人去透露這個消息,總之,就是要想辦法把這個消息送到張昊天的耳朵裏。

並且還一定要讓張昊天相信,這個辦法是確實可行的。

只有這樣,他纔可以應用這個辦法,也纔可以達到教育那隻小鬼的目的。

將軍忽然覺得,自己收付這隻小鬼,真的是太用心良苦了。

要是換做是其他的時候,這隻小鬼根本就入不了自己的眼睛,但是現在正好是需要用他的時候,哪怕是他沒長成,至少可以有個希望,回頭就算是他不是張昊天的對手,至少也可以讓他跟墨衣磕上那麼一下,也能做個牽制。

將軍心裏是滿滿的期待,恨不得下一秒鐘,這個計劃就成功了!

只是,這個事兒現在要怎麼跟李不忘說,又是個事兒了。

將軍一向不喜歡他們知道的太多,所以很多的事兒,都不太跟他們說。

現在這個事兒也不是很想說,即便是想要讓李不忘去傳遞消息,也還是不太想他知道的太多。

只是,李不忘這個小子真的是太聰明的那種了,自己要是說的太多了,他會不會想到什麼?

將軍心裏疑惑,但是也知道,現在這個狀況,自己在這裏胡思亂想也沒什麼用,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好好的想想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了。

還有,這個事兒自己在這裏猜測也沒用,直接把李不忘喊來,也就可以知道了!

將軍心裏是想的這些,也真的就這麼做的,在把李不忘喊來之後,並沒有說什麼目的,也沒說什麼過程,直接就讓他找到一個所謂的高人,然後去跟張昊天他們偶遇一下。

再之後,就是讓這個所謂的高人來解決一下張昊天他們的麻煩事兒。

李不忘是何等的聰明,這一下就明白了,這就是要讓自己去傳話啊!

只是,將軍好好的爲什麼要這麼做?

李不忘不是很理解,但是他了解將軍,如果是自己應該知道的,將軍肯定會跟自己說的,但是要是不想讓自己知道的,那將軍肯定也就不會多說什麼了。

眼下的這個事兒,肯定是將軍不想讓自己知道的,不然,爲什麼只跟自己說了中間的這個部分,其他的一個字都不肯說呢?

李不忘也是個聰明人,既然將軍不說,那也就不去問,左右自己想要知道也不會太難。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百分百的事兒,也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是自己想知道,就肯定有知道的辦法。

李不忘在心裏合計着,但是這個事兒,也確實是讓李不忘心裏好奇了。

將軍這到底是在做什麼?爲什麼要讓自己做這個事兒?還有,這個辦法,好像是打鬼的辦法,爲什麼要用在這個地方?難道,李不忘是要遇到鬼嗎?

這更不對了!

這個李不忘不是每天都能遇到鬼嗎?他家裏就直接有這麼一隻鬼了!

還有,就不算是家裏的那隻,外面還有好幾只小鬼正在那裏伺機而動,將軍現在教張昊天對付鬼的辦法,這不就是在想辦法對付這些鬼嗎?

李不忘實在是不理解將軍的用意,但是既然將軍打算這麼做了,那自己也沒什麼好說的,直接按照將軍說的做就可以了。

“你明白了嗎?知道怎麼做了嗎?”將軍還有些不太放心。

那隻小鬼真的是很重要的,至少在這個時候是很重要的。

所以,這個事兒只能是成功,堅決不能失敗了!

“將軍放心,小的知道怎麼做了。”李不忘應和着,心裏也確實打算把這個事兒好好的做一做,因爲他好奇,將軍到底是要幹什麼。

想來,現在要問將軍,那肯定是不會說的了,還會被將軍訓斥,讓自己不要問的事情就不要多話。

回頭等到這個事兒做好了,自然也就會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了。

將軍心裏多少還是有些擔心,在反覆的又叮囑了幾次之後,李不忘這才轉身離開。

離開了那套房子,李不忘心裏開始合計了,自己要去哪兒找到那些幫手呢?

想找個自己的同行不難,但是要讓這個事兒做的很好,那就必須要讓這個人和張昊天還有周瑩瑩他們認識,只有認識了,纔會說起來這個事兒,也纔會把這些東西傳遞出去。

李不忘努力的想着,最後終於想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

這個人是周瑩瑩家裏的遠親,多年之前也跟周家走的很近,但是後來因爲心術不正,所以就被周家的人趕走了。

那人倒是沒怎麼記恨周家的人,只是,從那之後,也就沒什麼聯繫了。

這個人呢,跟自己的關係也還算是不錯的那種,之前也幫自己做過一些事情,當然了,這好處也沒少拿。

之所以會選擇他呢,是因爲他這個人見錢眼開,只要是給錢,讓他做什麼事兒都可以。

想來,之所以會認識這個人,也都是因爲他太貪心了,很多的時候收了人家的錢,但是根本就解決不了人家的事兒,最後還弄得一團糟,只能想辦法找到自己來幫忙。

李不忘心裏合計着這些,嘴角微微一笑,心說,就是他了!

從衣服口袋裏找出手機,李不忘直接給那個叫做董歡的人打了個電話。

此時董歡正在一家捉鬼,說是捉鬼,其實那地方根本就是什麼都沒有,就是那家人心裏作用。

前後找了幾個人去看,都沒看出來什麼問題,那地方本來就沒問題,又能看出來什麼?

在找到董歡的時候,他們簡單的把事情說給了董歡聽,這個董歡別的不行,但是判斷是否是真的有鬼還算是可以的。

有的時候真的是有問題的,他肯定有各種說法,就是不接這個活兒!但是要是沒什麼事兒的,他肯定是連忽悠帶蒙的,一定要把這個事兒接下來,然後賺錢。

今天的這個就是什麼事兒都沒有,完全就是那家人的心裏作用。

所以,當董歡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還知道他們家前後都找了好多人了,但是也還是沒什麼結果的時候,心裏更加開心了。

張嘴要了一個比較高的價格,雖然那家人不是很好接受,但是爲了生命的安全,自己全家的平安,還是勉強的接受了下來。

這個董歡看着那個厚厚的紅包,心裏說不上來的開心,但是既然是前後幾個人都來看過沒事兒了,自己就必須給鬧出來一些事兒了!

還是跟以前一樣,董歡各種折騰,就是希望那家人意識到這個家裏真的有個鬼,還是那種相當厲害的。

如果說表演這個可以頒獎的話,那董歡敢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了。

不得不說,他在忽悠人的這個方面,真的是很厲害的。

那家人被他忽悠的根本就分不清楚什麼狀況了,就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董歡的表演,心裏一陣陣的佩服。

董歡看着那家人的表情,心裏也高興。

這些錢,其實就當是個心裏作用了,既然收下了人家的錢,這些心裏輔導還是要有一些的。

於是董歡張嘴準備開始忽悠這一家人,讓他們意識到這個鬼是多麼的利好,但是這隻鬼已經被自己給抓走了!

再就是,這往後肯定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

在董歡看來,自己就跟心裏醫生差不多了,都是安慰人混亂的小心靈的。

可這些話還沒等真的說出來呢,董歡就接到了李不忘的電話,讓他趕緊過去一趟。

董歡聽着李不忘的語氣,大概知道有什麼事兒了,並且還是那種很重要的事情,不然不會這麼着急。

本章完 第230章不用你假好心

「操心完陸薰茵,又來操心我,不覺得管太多了嗎?」

姜南初彆扭的說。

她知道不該生氣,但只要一想到這個懷抱剛才抱過其他女人就會覺得不舒服。

「吃醋了?」

「我知道你討厭薰茵,可這次如果沒有她,躺在床上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我。」

「還是不願意理我?」

陸司寒讓姜南初面對自己,哄女孩子這件事實在不適合他。

趁著陸司寒說話,姜南初踮起腳尖用唇堵住他的嘴,學著他的樣子輕輕撕咬,激起陣陣顫慄。

很快陸司寒反守為攻,大手抵住姜南初的腰,將她狠狠摟進懷裡。

良久的一吻分開時,姜南初的櫻唇上還有曖昧的水漬。

「這是怎麼了?」

陸司寒目光略微有些迷離的問。

「陸司寒,我相信你,擁抱就算了,但是這種事就只能對我一個人,聽到了嗎?」

姜南初再三強調道。

「當然,我對薰茵永遠都是親人之間的感情。」

「嗯,下去吧,我和你一起照顧她,畢竟我是女生,很多事還是我來做比較方便。」

陸司寒點頭,牽住姜南初的手吻了吻。

「你怎麼這麼好,這麼乖呢。」

「別貧嘴了,免得讓薰茵等久。」

果然兩人下樓的時候,陸薰茵正在和護士發脾氣。

「我說了不要讓你碰,是不是聽不懂人話?」

「薰茵,是護士做的有什麼地方不對嗎?」

姜南初率先推門進來說。

陸薰茵到底也已經是個二十多歲的女人,姜南初的嘴唇這麼紅腫,不用說也知道剛才他們吻得有多麼激烈。

她躺在這邊吃苦受累,而姜南初卻還要勾引陸司寒,陸薰茵恨不得直接將她撕成兩半。

「姜南初,我不用你假好心!」

「看到我這樣,你一定很開心吧?你給我滾出去!」

「陸薰茵,不要太過分了,南初也是為你好。」

陸司寒看不下去了說道,姜南初比陸薰茵還要小几歲,他都捨不得對她說一句重話。

陸薰茵抿了抿嘴,眼眶微紅,姜南初她一定是故意的,這個賤人她故意讓自己看到吻痕,又故意讓自己嫉妒的發瘋。

「好了,薰茵是病人難免會情緒失控,既然她不願意見到我,那麼我先去學校,」

「好,我讓沈承送你。」

陸司寒無奈點頭。

回到學校,姜南初上課都有些心不在焉。

「南初。」

「南初。」

陳老師喊了兩聲,姜南初才彷彿剛剛聽見一般。

「陳老師有什麼事情嗎?」

「之前我提過去M國做交換生的事情,你考慮怎麼樣了?」

「謝謝老師給的機會,但恐怕要讓您失望了,我想留在帝都大學。」

「是因為陸先生?」

「沒錯,這段時間家裡發生很多事情,我要留在他身邊。」

「唉,但願你不會後悔。」

陳老師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姜南初做出這麼大的犧牲,陸司寒知不知道。

拒絕了陳老師,姜南初垂頭喪氣一個人前往舞蹈教室。

她沒有胃口吃飯,如果半雨在就好了,她還能聽自己講講話。

說起來姜南初也好久沒有和半雨聯繫過了,現在她那邊應該是晚上了。

拿出手機,姜南初熟悉的撥通了那個電話號碼。

「是南初嗎?」

「嗯,半雨,你在Y國做什麼呢?」

「我正在參加姐姐的一場派對,這裡好熱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