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一天,這屬於不打自招啊。

他們是要做什麼?

按照之前的信息,這群海中深淵裡的怪物們,是來奪取被聖光教廷拿走的寶物的。

然後因為自己將女妖殺死,導致了他們重置了時間線,那麼這個女妖在裡面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她為什麼這麼重要?

他清楚的記得,之前這女妖打鬥的時候,她還一直叫囂著自由,命運之類的辭彙。

而且她還用銀色海螺,傳播了個假消息給海上的守衛。

從她的行為來看,大概率她是想要擺脫這群深淵怪物,離開這裡玩一場金蟬脫殼。

但是沒想到遇到自己,來了場互相傷害的把戲。

……

或許,不是她在這裡的事件里有多重要,是她對於這個深淵族群很重要。

能影響時間的魔法道具,應該是非常寶貴的東西了吧。

假設重置時間的原因,就是為了救活她。

那麼該是如何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如此重要的角色,按理來說在這群深淵怪物里,地位是非常高的存在,為什麼她會想要逃走,一心想要什麼自由呢。

難道是因為愛情?

《聖光教廷內鬼和深淵女妖的曠世絕戀》?

用手揉著額角,諾亞開始慢慢推敲起來,一個人坐在教堂里,喃喃自語:

「嘶……不對不對,這兩人的關係,絕對不是這樣,從他們之前的表現就看的出來,不像是情侶,更像是在做某種見不得光的交易……」

「當時聖光教廷的那麼多被控制的魔法師,就是那個銀臉面具人,帶給她當工具人的,用完后,她還想著毀屍滅跡,一切行為指向,都是金蟬脫殼,同時防止那個面具男暴露。」

「而且從銀臉面具男認識艾登的哥哥,並且表現出來的魔法能力來看,這傢伙說不定是個高層內鬼。」

那麼他又是想幹什麼呢?

借刀殺人?剷除異己?假設他身居高位,這都大可不必。

或許……他是從女妖本身得到什麼東西?

得到某種見不得光的東西。

比如說……褻瀆魔法?

或者之類的道具什麼的。

假設了一通后,線索好像越來越清晰了。

在聖光教廷與深淵怪物們作戰的時候,還有另外一方勢力,他們是兩邊的內鬼,要憑藉這次事件完成一場金蟬脫殼的好戲。

可惜遇到了自己……

腦海里一直過著之前時間線的畫面,他閉著眼睛,瞧著自己額頭:

「這個面具男和女妖……」

陡然一下他睜開眼睛,一拍手掌:

「對了,之前的時間線里,和露絲討論過這個女妖,當時露絲說過,深淵裡的神祇有個讓人羨慕的能力,他能通過自己直系後代的女性,用子宮再次孕育出自己,完成一次完美的重生!」

「會不會!會不會是這個女妖,為了逃避這個!」

他一拍大腿站了起來,看著大海的方向,眼神綻放出異樣的神采,嘴中喃喃道:

「對了!一定是這樣,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因為她是可以讓神祇重生的重要道具,所以她死後,動用重置時間的道具,都要讓她重生。」

「而她卻想要避免這個命運,選擇了金蟬脫殼。」

「而我因為某種原因,沒有被這個能力影響,所以才會出現在這個時間線后,記得以前的事情。」

接下來,便是等到艾登過來,看看他有沒有記憶。

他轉過身,決定再去打個電話。

就在這時候,屋外響起一陣馬達的轟鳴聲。

幾秒后,艾登推門而入…… 「秦導雖然說在龍國有很大的影響力,但在國際上…..難道就是因為那部?」

沉默片刻,田良偉說道。

這件事真的顛覆了他現有的觀念。

「是的,台長!不然夢工廠和環星影業不可能跟着將版權的價格出到2.3億。」

總編點頭。

據說這部小火熱度持續發酵后,那邊的公司表示非常後悔,當時就應該出更高的價格。

「怪不得!但這並不影響我們和秦團長談新的項目!」

端起咖啡品了一口,他說道。

「啊?這還不影響?」

總編愣住。

「是的,你剛才也不是說了秦團長那邊是周末去的魔都,也就是說周內工作日的時候他會忙文化團這邊的事,而《愛情公寓》還沒播完,第二部預計還要等一段時間。

也就是說文化團現在其實是個空檔期。秦團長那邊公和私分的很清楚。」

田良偉解釋道。

「額……也是」

總編語塞,仔細一琢磨還真是這個理。從私來看,秦川的確很忙,可從文化團層面來說又沒有項目。

「可我們要怎麼去和秦團長談?」

頓了頓,總編又問道。

「我聽說秦團長之前有個本子,叫什麼《包青天》還是《少年包青天》的,當時是為宣傳部那邊準備的,後來宣傳部那邊沒能同意上古裝劇,於是這個本子就耽擱了下來。」

田良偉再說。

作為一個頂級地方台的台長,這些事情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什麼秘密。

「哦,這個倒是真有這麼個事。」

總編點頭。

中宣部的事情雖然沒在網絡上引起熱議,可圈子裏都在傳。

「本子既然寫出來了,不拍是不是太可惜了?所以,我們從這個點入手,說不定就能和秦團長達成一次合作!

只要有了第一次合作難道還害怕沒有第二次?」

直到這個時候田良偉才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真的可以試試!」

總編眼前一亮。

有些佩服的看了一眼自家台長。

「嗯,明天你和我去一趟海台市,去和秦團長見一面,萬一成了呢?」

田良偉直接敲定計劃

「好的,台長!」

……..

日升日落,轉眼就是傍晚時分,

愛情公寓這部劇火了,還帶火了另外一個地方。

海台市,

海台影視城的外圍,周圍的幾條街道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頭,他們大都是奔著海台影視城來的。

無它,

就是想看看《愛情公寓》拍攝取景的地方,然後再那邊打個卡,拍個照。尤其是那個酒吧,人多的簡直要命。

影視城內,辦公大樓,

一場領導層的會議,正在進行。

秦川正靠在椅背上聽着一些中層領導的彙報,

「團長,影視城昨天門票收入有五十萬,一共接納遊客十萬人次,這已經遠遠的超過了我們影視城的接待能力,建議從明天開始限流!」

一位中層領導如是說到。

原來,在一周前,為了不影響影視城裏幾個劇組的拍攝,影視城除了在前三天免費對遊客開放之後,後面又重啟了原來的收費標準。

每人每次五十元。

本以為這樣遊客會少一些,沒想到遊客反而越來越多。

尤其是在愛情公寓上星播出后,遊客呈現了幾何數量級的增長,昨天直接達到了十萬人。

倒不是說影視城的規模接納不了十萬人,

按照最新的規劃設計,影視城的規模就算是接納二十萬遊客也沒問題,只是裏面現在大部分地方還在重建,就顯得接待能力有些不足,

遊客的體驗也不是那麼好。

「限流?我們的縣級府衙街那邊的建設進度怎麼樣了?」

沉思片刻,秦川問道。

古代小村落區因為建成的早,現在已經對遊客開放,目前影視城內也就這個景點再加上愛情公寓的拍攝地。

「團長,那邊現在幾乎是三班倒二十四小時不停歇施工,預計一周以後就能成!」

聽到秦川詢問,

旁邊的李銘說道。

影視城雖然是個超級爛攤子,有二十幾億的負債,但文化團賬面上還有不少錢。

在沒有拖欠工程款的情況下,影視城的重建速度非常的快。

「一周后?行!那就從明天開始限流,一周以後再增加一些名額!」

秦川點頭。

影視城的收入其實大頭並不是那些來拍戲劇組的租賃費,而是慕名而來遊客的各種消費,當然,最核心還得是這座影視城能吸引一些大劇組過來。

「好的,團長!」

「大家針對影視城的運營什麼還有沒有好的建議,都可以提一提?」

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秦川問道。

最近影視城這邊的狀況持續改善,實際上昨天的整體收入已經實現了單日盈利,影視城裏的賓館也出現了爆滿狀態,餐飲攤位又重新租了出去。

總之,一切向好。

「團長,我這邊到是有個想法!」

秦川話音剛落,坐在旁邊的總監范彪開口道。

「范總,請說!」

「團長,這兩天之所以遊客爆滿,其實很大一部分的功勞都得歸功到《愛情公寓》這部劇上,樓下酒吧,甚至是拍攝樓前都是打卡的遊客。

眼下我們的縣級府衙就要修好,不如再上馬一部古裝劇,這樣就能實現一個鞏固。」

范彪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團長,范總的這個想法我支持,龍國的影視城那麼多,仿古建築其實也都大同小異,只是規模大小的差距。

遊客們見到太多了,但如果有一部戲在這裏拍火就不一樣了。一旦爆火,我們的縣級府衙區又將成為新的打卡地。

到時候影視城就會形成良性循環!」

下一刻,李銘接過了話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