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水城內異族姑蘇家的家主姑蘇復說道。

“那又怎麼樣,先不說派來的弟子只是個凝丹大修士,再說我們三家在這提水城已經紮根多年了,這提水城那裏不是我們的人,就算他來了也只是一個擺設,命令甚至傳不出城主府 有什麼好擔心的。”旁邊慕容家的家主慕容天說道。

“我這裏可有一個消息,這次來的弟子可沒有那麼簡單,聽說來的人正是這幾天傳的沸沸揚揚的陳百川,跟着陳百川的赫然就是水藍仙門如玉尊者的獨女君淺沫,要知道他倆可是聯手屠殺過十幾名凝丹大修士的,到時候我們也別做的太過分,年輕人嘛,給他們一個面子,相信他也不會傻到動我們的。”申屠家的家主申屠仇說道。

“呵,就算他陳百川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凝丹大修士,我們三家加在一起的凝丹修士也有十多個,完全不用懼怕他們,再說把我們惹急了,去我們的族落裏面尋求老祖宗的幫助,到時候白蓮教也不會保他。”慕容天冷哼道。

他們三人在這提水城稱王稱霸那麼多年,現在怎麼會允許有人來提水城分他們的利益,對他們發號施令。

“報家主,門外一個自稱是陳百川的人求見。”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把他請進來。”姑蘇復雖然疑惑陳煜這時候來他姑蘇家的目的,但還是開口說道,正如申屠仇說的,不管怎麼樣,最起碼錶面上的面子還是要給的,當然若是他不識趣。

姑蘇復也不介意給他一點顏色瞧瞧,讓他知道他三大家族在提水城紮根那麼多年憑藉的是什麼。

“就不用姑蘇家主派人來請了,陳某已經進來了,還請姑蘇家主原諒陳某得不請自來。”這時候陳煜一步踏進房門朗聲笑道。

ωwш● тt kán● ¢ O


姑蘇復看着陳煜竟然不經通報擅自闖了進來眼神一冷。

“陳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當我姑蘇家的大門是擺設?”

慕容天和申屠仇兩人在旁邊暗暗搖了搖頭也不說話,只是心裏面對於陳煜的做法有些不喜。

不過這裏是姑蘇家,他們即便不喜也不好說什麼。

“還請姑蘇家主見諒,實在是因爲事情太過於緊急,陳某隻好擅自進來了。”陳煜拱了拱手說道。

陳煜的說法也算是圓了一下姑蘇家的臉面。

再加上衆目睽睽之下姑蘇復也不想和陳煜發生爭執。

不管怎麼說,現在南荒古地始終是白蓮教掌控着,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當然若是陳煜給不出一個好的說法的話,姑蘇復也不介意好好教訓一下陳煜。


“哦,不知道我姑蘇家牽扯到了是什麼樣的事情,讓陳大人那麼急,竟然做出如此沒有禮貌的事情。”姑蘇復冷哼的說道。

“這件事可不光是牽扯到姑蘇家,還有申屠和慕容兩位家主也牽扯到了。”陳煜神祕地說道。

慕容天和申屠仇見扯到了他們兩人的身上也認真了起來。

他們倒要看看這陳百川是在打什麼主意。

“不管怎麼樣,還請陳大人快說吧,畢竟陳大人可說的是很急的。”姑蘇復拿着陳煜的話攻擊道。

“三位家主你們可要大禍臨頭了。”陳煜輕描淡寫的說着讓外人能夠驚駭的事情,一邊說一邊找個位置坐下,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來。

姑蘇復經過了一開始的驚愕,心裏面一下子怒了起來。

啪!

猛的一拍桌子,一下子站了起來怒斥道:“陳百川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可不記得我姑蘇家有那裏得罪你了吧。”

旁邊坐着的慕容天和申屠仇聽見陳煜的話也怒氣沖天。

同時起身說道:“還請陳大人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然的話這件事就算鬧到了白蓮教那裏,你也別想好過,我們三家也完全有實力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修士不可輕辱!”


陳煜不慌不忙的抿了口茶在緩緩說道:“三位家主別急嘛,先聽我慢慢說,莫非你三人以爲我是在危言聳聽在嚇唬你們三人?”

姑蘇復三人雖然沒說話,但那一臉怒氣的模樣,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你真以爲白蓮教沒辦法對付你們?”陳煜突然把話題轉到了這裏。

“你什麼意思?想拿白蓮教來壓我們,你今天若不給出來一個合理的解釋,就算你背後是白蓮教,今天也救不了你。”申屠仇惡狠狠地說道。


“申屠家主你看你,我都說了聽我說完你急什麼,若是說完之後你們還覺得我是危言聳聽的話,那麼陳某任你們處置。”

“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三位家主應該對於我這個新上任的提水城城主可不感冒吧,畢竟多了一個我就多了一個跟你們爭搶利益的人。” 他們宗門裏面都有着或多或少的特殊體質的弟子,只是受限於特殊體質的隱患,一直都不能成爲宗門支柱,沒有大力培養的價值。

整個南域出現過解決了特殊體質的就是君淺沫 ,另一個則是昊天大帝。

就算陳百川手中真的沒有解決特殊體質的辦法,但是他們也得試一下,萬一是真的有呢?

一下子整個南域各大勢力全部派遣長老或者弟子前去南荒古地打算找到陳煜。

從陳煜手中逼問出來他解決了君淺沫天陰聖體隱患的經過。

而就在這時候白蓮教發聲了。

聲明陳百川已經加入了他白蓮教,這一下子整個南域再次陷入了沸騰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水藍仙門的笑話,也看看水藍仙門是什麼反應。

可讓他們失望的是水藍仙門並沒有任何反應。

“我就說嘛,如玉尊者就是因爲君淺沫的身體纔不願意把君淺沫許給陳百川的,現在君淺沫天陰聖體的隱患解決了之後,如玉尊者便沒有追究這件事了,也沒有在搜索陳百川了,他們現在應該也是後悔了,畢竟一下子可損失了兩個驚才豔豔的弟子,反而白蓮教慧眼識珠,倒是白撿了兩個天才。”

……


“聽說這次白蓮教派了一個弟子過來,名義上可是我們提水城的城主呢。”提水城內異族姑蘇家的家主姑蘇復說道。

“那又怎麼樣,先不說派來的弟子只是個凝丹大修士,再說我們三家在這提水城已經紮根多年了,這提水城那裏不是我們的人,就算他來了也只是一個擺設,命令甚至傳不出城主府 有什麼好擔心的。”旁邊慕容家的家主慕容天說道。

“我這裏可有一個消息,這次來的弟子可沒有那麼簡單,聽說來的人正是這幾天傳的沸沸揚揚的陳百川,跟着陳百川的赫然就是水藍仙門如玉尊者的獨女君淺沫,要知道他倆可是聯手屠殺過十幾名凝丹大修士的,到時候我們也別做的太過分,年輕人嘛,給他們一個面子,相信他也不會傻到動我們的。”申屠家的家主申屠仇說道。

“呵,就算他陳百川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凝丹大修士,我們三家加在一起的凝丹修士也有十多個,完全不用懼怕他們,再說把我們惹急了,去我們的族落裏面尋求老祖宗的幫助,到時候白蓮教也不會保他。”慕容天冷哼道。

他們三人在這提水城稱王稱霸那麼多年,現在怎麼會允許有人來提水城分他們的利益,對他們發號施令。

“報家主,門外一個自稱是陳百川的人求見。”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把他請進來。”姑蘇復雖然疑惑陳煜這時候來他姑蘇家的目的,但還是開口說道,正如申屠仇說的,不管怎麼樣,最起碼錶面上的面子還是要給的,當然若是他不識趣。

姑蘇復也不介意給他一點顏色瞧瞧,讓他知道他三大家族在提水城紮根那麼多年憑藉的是什麼。

“就不用姑蘇家主派人來請了,陳某已經進來了,還請姑蘇家主原諒陳某得不請自來。”這時候陳煜一步踏進房門朗聲笑道。

姑蘇復看着陳煜竟然不經通報擅自闖了進來眼神一冷。

“陳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當我姑蘇家的大門是擺設?”

慕容天和申屠仇兩人在旁邊暗暗搖了搖頭也不說話,只是心裏面對於陳煜的做法有些不喜。

不過這裏是姑蘇家,他們即便不喜也不好說什麼。

“還請姑蘇家主見諒,實在是因爲事情太過於緊急,陳某隻好擅自進來了。”陳煜拱了拱手說道。

陳煜的說法也算是圓了一下姑蘇家的臉面。

再加上衆目睽睽之下姑蘇復也不想和陳煜發生爭執。

不管怎麼說,現在南荒古地始終是白蓮教掌控着,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當然若是陳煜給不出一個好的說法的話,姑蘇復也不介意好好教訓一下陳煜。

“哦,不知道我姑蘇家牽扯到了是什麼樣的事情,讓陳大人那麼急,竟然做出如此沒有禮貌的事情。”姑蘇復冷哼的說道。

“這件事可不光是牽扯到姑蘇家,還有申屠和慕容兩位家主也牽扯到了。”陳煜神祕地說道。

慕容天和申屠仇見扯到了他們兩人的身上也認真了起來。

他們倒要看看這陳百川是在打什麼主意。

“不管怎麼樣,還請陳大人快說吧,畢竟陳大人可說的是很急的。”姑蘇復拿着陳煜的話攻擊道。

“三位家主你們可要大禍臨頭了。”陳煜輕描淡寫的說着讓外人能夠驚駭的事情,一邊說一邊找個位置坐下,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來。

姑蘇復經過了一開始的驚愕,心裏面一下子怒了起來。

啪!

猛的一拍桌子,一下子站了起來怒斥道:“陳百川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可不記得我姑蘇家有那裏得罪你了吧。”

旁邊坐着的慕容天和申屠仇聽見陳煜的話也怒氣沖天。

同時起身說道:“還請陳大人給我們一個交代,不然的話這件事就算鬧到了白蓮教那裏,你也別想好過,我們三家也完全有實力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修士不可輕辱!”

陳煜不慌不忙的抿了口茶在緩緩說道:“三位家主別急嘛,先聽我慢慢說,莫非你三人以爲我是在危言聳聽在嚇唬你們三人?”

姑蘇復三人雖然沒說話,但那一臉怒氣的模樣,顯然就是這個意思。

“你真以爲白蓮教沒辦法對付你們?”陳煜突然把話題轉到了這裏。

“你什麼意思?想拿白蓮教來壓我們,你今天若不給出來一個合理的解釋,就算你背後是白蓮教,今天也救不了你。”申屠仇惡狠狠地說道。

“申屠家主你看你,我都說了聽我說完你急什麼,若是說完之後你們還覺得我是危言聳聽的話,那麼陳某任你們處置。”

“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三位家主應該對於我這個新上任的提水城城主可不感冒吧,畢竟多了一個我就多了一個跟你們爭搶利益的人。” 陳煜在旁邊說道:“好了,我們先進去再說,這外面人多嘴雜的。”

上了百香閣三樓入座後陳煜一言不發的坐在主位上。

姑蘇復三人也拿不定陳煜在想什麼,也不敢多說話。

倒是旁邊的君淺沫打開了話匣子說道:“我們先吃東西吧!有什麼事情吃完了再說。”

姑蘇復三人連忙答應,之前陳煜一言不發的樣子氣勢實在是太足了,那怕是他們三人久居高位也有些受不了。

他們也拿不定陳煜在想什麼,他們之前只是答應了配合陳煜在提水城開辦城主府。

只要在提水城內他們三家唯城主府馬首是瞻。

但並沒有細緻的說清楚,如今在他們看來陳煜請他們來赴宴就是爲了這一點。

所以他們也不敢輕易開口。

“你們三家既然已經決定好了,那我陳百川肯定也不會虧待三家,之前我就說過了你們三家不會有所損失,甚至會得到更多,今天找你們來說的就是這件事。”沉默了一會後陳煜沉聲開口道。

“不知道陳大人說的是?”慕容天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

“我們提水城位於南荒古地最邊境,距離你們三家所在的異族主家位置應該也不遠吧。”陳煜說道。

姑蘇復三人點了點頭,這本來就不是什麼祕密,但凡是一個南荒古地的修士都知道的,他們也沒必要隱藏。

“而你們三家每年的收入都來源於主家吧,畢竟這南荒古地能夠產出修煉資源的地方實在是很少,毫不客氣的說這南荒古地就是一塊荒地,貧瘠到大一點的勢力都不願意來到這裏。”

“甚至異族人經常帶着自己特色的資源來到南荒古地交易,這也是異族人換去自己沒有的唯一方法,而你們三家卻也是異族人出身的,你們有沒有想過壟斷異族資源。”陳煜剛一開口他們便明白陳煜的意思了。

雖然他們不知道壟斷是什麼意思,但是從陳煜的話中他們知道,陳煜這是打算把異族的資源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裏。

異族人只和他們交易,這樣的話這個價格他們怎麼定都沒事,別人要想得到異族資源,就只能從自己等人手中購買。

“這些我們之前也不是沒有這樣想過,但是陳大人有沒有想過,這裏面牽扯到的利益實在是太過於巨大了,我們完全沒有能力守住這份利益,到頭來我們給他們做嫁衣就不說了,還有可能因此喪命。”姑蘇覆在旁邊無奈的說道。

“你們說的這些我當然明白了,不過這些我自有辦法解決,保證沒有任何人敢把手伸到這上面來,三位家主無需擔心,我陳百川既然敢這樣想那自然就有這個底氣。”陳煜沉聲說道。

姑蘇復三人見陳煜這樣說放心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