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渡戰略開發部副總裁,可以說是的最核心頂級高層,難怪能坐在院領導身邊。

而且, 我真的開外掛 ,確實很有誠意啊。

只是,身爲一個重生者,他怎麼樂意去做個打工仔呢?

哪怕對方是擺渡也不行!

別的不說,光是華來士的分紅,一年怎麼滴也得有50萬不是?

未來,可不是隻有擺渡會升職。

鄒小北相信,在他的帶領下,華來士也一定會升職!

片刻後,鄒小北攤手笑道。

“沈總你好,雖然我也很想現在就答應你,但,我還要上學啊。”

“這個沒關係,以後寒假,暑假,你可以來帶薪實習,我親自帶你。”

沒想到沈衡竟然出奇的認真,還現場給鄒小北做起了職業規劃。


“以你的實力,兩年時間攻讀完大學課程想來並不難。

兩年後畢業,直接來上班,怎麼樣啊?”

看得出來,他是真的相中了這個學生。

在場所有人一片驚歎。

入學第一天,擺渡副總裁親自安排職業規劃,任誰都知道,他的未來不可限量!

然而,鄒小北沒有想象中的驚喜,反而沉默了下來。

“答應他啊!”

“沙雕嗎呢?還在想什麼呢!快同意啊!”

“快點頭啊!機會就在眼前!”

“那可是50萬年薪啊!”

現場很多人都忍不住替鄒小北着急。

然而,鄒小北握着麥克風思索片刻,認真道。


“很抱歉沈總,我想我可能沒辦法答應你。”

靜……

原本有些噪雜的現場,突然又是一陣安靜。

下一刻,現場又是一片譁然!

霧草!鄒小北拒絕了?!

如果說剛剛沈衡開出的50萬年薪震驚全場的話。

那麼現在,浙大校禮堂裏,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那可是一份50萬年薪的工作啊!

沈衡也有些意外,沒想到自己會得到這樣一個答案,直接問道.

“可以說說爲什麼嗎?”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鄒小北咧開嘴,笑的肆意張揚。

“因爲我覺得,等我畢業的時候,沈總只開二十萬,怕是招不到我。”

什麼是自信?

這就是自信!

這樣自信的鄒小北,帥的簡直在冒泡!

“牛批!”

“這哥們是真滴帥!”

“我葉良辰服了!”

“靠,這句話聽得我獸血沸騰的!”

現場甚至有很多新生站起來鼓掌尖叫吶喊。

誰不喜歡這樣自信又張揚的牛人呢?

此刻, 嬌妾 ! 顧藏鋒和阿邵兩個人的衝突只是這次晚會的一個小插曲,由於兩人是在廁所的走廊上進行“男人之間的決鬥”,甚至大廳裏除了關注顧藏鋒的柳依然和簡,都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了這邊發生的事情。

等到阿邵被他的同伴擡走之後,這件事算是告了個段落。

阿邵的同伴並沒有接到譚千玄修理顧藏鋒的命令,也明白今晚能夠來參加晚會的人都是南方省有頭有臉的人,遠不是自己這樣的小角色惹得起的,阿邵的同伴並沒有爲難顧藏鋒。

顧藏鋒也樂得個清淨,重新坐回了自己大廳裏的座位。

倒是一旁的柳依然和簡,兩人結伴而行坐在離顧藏鋒遠遠的地方,兩人完全一副我不認識你的樣子,這也讓顧藏鋒苦笑不已。

譚千玄或許也知道了阿邵失手的事情,但是此時已經到了切生日蛋糕的時間,譚千玄沒有時間和精力對付顧藏鋒。

顧藏鋒當然不可能厚着臉皮跑過去看着譚千玄切蛋糕,百般無聊的顧藏鋒一個人悄悄地離開了大廳,來到了別墅區一片小樹林的邊緣地區抽菸。

顧藏鋒靠在牆邊,從口袋裏摸出一根香菸叼在嘴裏,但是顧藏鋒很快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或許是下車匆忙,自己似乎忘記了拿打火機,停車的地方遠在別墅外面,顧藏鋒並沒有去車上拿打火機的想法。

“唉……看來抽根菸都沒可能了……”

顧藏鋒不由得輕聲嘆了口氣。

顧藏鋒嘴裏叼着香菸,擡頭看了一眼在燈光映襯下宛如白晝的夜空,一輪幾近圓滿的圓月正高懸天空。

顧藏鋒呆呆地看着圓月,忽然感覺自己體內似乎有股彭拜的力量即將奔涌而出,在月光的照耀下,顧藏鋒忽然有種幾近窒息的感覺,兩個眸子隱隱的冒出一陣猩紅色的光芒,額頭上也不住的冒出一顆顆汗珠。

“靠……今天還不是滿月啊……該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

顧藏鋒不由得咬緊了牙關,竭盡全力壓制着體內這股彭拜的力量。

“噠噠”

在顧藏鋒的背後傳來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在這陣突兀的腳步聲刺激下,顧藏鋒體內這股力量忽然消失的一乾二淨,狂暴的力量來的如此突然,結束的也如此突兀。

顧藏鋒不住地大口喘着氣,左手心有餘悸的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

一個看起來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走到了顧藏鋒身邊。

中年男子瞥了一眼大口喘着氣且額頭上還冒着稀疏的幾顆汗珠的顧藏鋒,在看到顧藏鋒嘴裏叼着的香菸之後,中年男子不由得笑了起來:“年紀輕輕的,煙癮就這麼大了?這才一會兒不抽菸,身體的反應就這麼大了?”

顧藏鋒尷尬的笑了笑,這種事自己說破嘴也沒辦法解釋,自己總不可能跟中年男子說“我剛剛差點變身成狼人了,還好我拼盡全力壓抑住了纔沒變身”這種話吧?

“沒帶火?”

中年男子又是笑了笑,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一個打火機遞給了顧藏鋒。

顧藏鋒也沒有客氣,感激般的朝中年男子點了點頭,接過打火機點燃了嘴裏叼着的香菸。

中年男子隨後也給自己點上了一根香菸。

“呼”

兩人皆是背靠牆壁開始吞雲吐霧。

“我應該比你大一二十歲,叫你一聲顧老弟也不算過分吧?”中年男子忽然轉過頭深深地看着顧藏鋒。

顧藏鋒微微一怔:“這位老哥你認識我?”

中年男子輕輕點着頭:“我叫徐宏,志遠是我兒子!你是他師父,也算是和我平輩吧!”

“原來是志遠的父親!”顧藏鋒這才恍然大悟。

徐志遠這個小子,不久前纔跟自己保證不會把自己和他之間的師徒關係告訴其他人,轉頭之間就把這事告訴了徐宏,雖然徐宏對於徐志遠來說算不上其他人……

徐宏饒有興趣的看着顧藏鋒:“顧老弟,剛剛你和那個小保鏢之間發生的我都有看到了!”

“額……”顧藏鋒尷尬了,身爲徐志遠的師父,竟然在人家老爹面前使出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徐宏估計認爲自己是個品行有問題的人。

顧藏鋒忽然隱隱明白了一件事,或許自己和徐宏在這裏碰面並不是偶然的,而是徐宏刻意來找自己的,目的就是爲了勸自己解除和徐志遠的師徒關係。

如果真要這樣……那簡直太好了!顧藏鋒是真的不想收徒什麼的,如果徐宏開口,自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柳依然那邊自己也能有個好的交代。

“你剛剛那一腳……”徐宏猶豫了幾秒鐘,“我覺得很精彩!”

“哈?”顧藏鋒傻眼了,“不是……你不應該說我這個人卑鄙無恥嗎?”

“呵呵……”徐宏笑了笑,“如果是沒本事的人,自然就是卑鄙無恥,但是有本事的人就不一樣了!有本事的人這樣做,只會讓人覺得這個人大智若愚,懂得韜光養晦隱藏實力!”

“是嗎?那你覺得我是一個有本事的人還是沒本事的人呢?”顧藏鋒深深地看着徐宏。

徐宏並沒有回答,只是朝顧藏鋒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顧藏鋒雖然不明白徐宏是什麼意思,但是還是朝徐宏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兩人的右手在這一刻緊緊地握在一起。

顧藏鋒瞬間就感覺到了徐宏的右手上傳來一道恐怖的力道!

沒想到這個徐宏還是個高手!

顧藏鋒心中微微一驚,很快就展開了自己的還擊,但是礙於徐宏是徐志遠的父親,自己終究不可能太過分了,顧藏鋒小心謹慎的控制着自己手上的力道。

徐宏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很快徐宏臉色一沉,開始繼續加大自己右手的力道。

顧藏鋒咧嘴一笑,表情輕鬆的同樣加大了自己右手的力道,同時左手散漫的夾住嘴裏叼着的香菸深深地吸了一口。

兩人都在不斷地加大力度,十幾秒鐘後,徐宏一咬牙,握住顧藏鋒右手的手開始使出了渾身的力氣。

但是徐宏詫異的發現,無論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氣,顧藏鋒都是一臉輕鬆,甚至顧藏鋒給自己一種泰山般的感覺,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撼動泰山!

半分鐘之後,徐宏的額頭上開始冒出了一陣陣細小的汗珠。

顧藏鋒順手將菸頭扔在地上,開始見好就收。

顧藏鋒瞬間撤回了自己右手的力道,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啊呀……不行了……要死要死……”

“……”

徐宏當然一眼就看穿了顧藏鋒的演技,顧藏鋒這是敬自己是徐志遠的父親,給自己一個臺階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