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魂咒!”

蘇小魅從容不迫的對着我指揮。

“天星放豪光,金光收妖魔!”

這收魂咒,我玩的是越發的溜了,結印和唸咒幾乎是一氣呵成。

淡淡的金色八卦朝着魘身上壓過去。

真是簡單啊,這就完成了,我正準備收工撤退的時候,蘇小魅卻是一聲大叫。

“小心!”

我再一看,那隻魘居然頂住了頭頂上的八卦印。

他的一直腦袋似乎在用力,而另一隻腦袋朝我露出了詭異的笑。

我渾身一陣愣,我知道這隻魘已經盯上我了。

跟我拼了,正當我準備再起一個收魂咒的時候,突然就是一聲巨響,八卦印爆掉了,他一口黑霧朝着我噴過來。

我趕緊就是一閃!黑霧噴到了我身後的牆上。

本來牆上有一個掛曆,但是此刻居然化成了灰!這要是噴到我身上,那灰可不就是我了?

“你坑爹啊!”

我開始找蘇小魅算賬了。

“不是說了放收魂咒就可以的麼?”

“正常情況是可以的,可誰叫你這麼弱!”

蘇小魅的話,顯得有些沒底氣。

沒時間和她理論,先對付這隻魘再說。

等等,鬼呢?我發現身前的魘不見了,我朝着四周看去,空蕩蕩的,但陰森的氣息告訴我,它還在。

“後面!”

蘇小魅突然對着我叫道。

我一回頭,兩隻巨手朝着我的腦袋上派過來,差點沒給我嚇半死。

一蹲躲過去了,他又是一口黑霧,朝着我的臉上就吐過來,而另一個頭,居然朝着我的胳膊咬下去。

這魘也太他媽兇了。

一張保身符從我的右手貼了出去,銀光一閃,魘被彈開,我也得以暫時脫身,好險啊!我暫時鬆了口氣。

“娘子,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我趕緊向蘇小魅求救。

“行,看我教你一招厲害的!七星勒劍咒!”

“大帝賜我劍,七星指天罡,指人長生,指鬼滅亡!”

這段咒語真霸氣,引導玉佩內的暖流到手上,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從我的手指尖噴涌而出。

劍指?頗有點六脈神劍的感覺,不知道段譽和我哪個屌?

正當我YY的時候,腦子裏蘇小魅卻是吼起來了。

“還不趕快,按你的修爲,這七星勒劍咒,最多就只能維持十秒鐘!”

現在最少都過三秒,這是要命啊!

這魘似乎意識到了危險,虎視眈眈的看着我,就是不過來,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了。

“沒時間了,把劍射出去!”

“怎麼射?”

就慌神了,我不會啊!

“七星伏魔”

我特麼也是拼了,朝着魘就大吼了一聲“七星伏魔!”

劍射出去了,魘應聲被劈成了兩半。

劍被射出去了,我有點沒有安全感,不過好在魘也已經被劈成了兩截。

我鬆了一口氣,正準備去看看老爺子怎麼樣了,可就在這時候,我突然感覺腳下無力。

低頭一看,一陣黑霧已經順着我的腿纏上來了,腳瞬間就動不了了,魘用他的實際行動教了我一個新知識,鬼不是劈成兩半就能死的。

“這是什麼?”

我一陣緊張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這是魘在對你附體,只要它把你的全部身體給纏住,你就會被附體,和王老爺子一樣!沉睡於噩夢之中!”

聽到這個我瞬間就慌神了。

“快想想辦法啊!我要是睡了,你和孩子怎麼辦?”

“我都沒急,你急什麼?”

蘇小魅顯得很輕鬆。

這不廢話麼?感情被附體的不是你,魘的附體速度很快,我的大腿也沒有知覺了。

“放心吧,這隻魘不附身你,我還奈何不了他,但你的身上,是我的地盤!”

蘇小魅霸氣四射的說道。

轉眼魘附體到了腰間!就在這時候,我感覺渾身冰涼,整個人像進入了北極。

好強大的力量,這就是鬼王的實力?一股巨大的冰冷吸引力,從我的肚臍處傳遞出來。

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某種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小腿到大腿再流入了丹田。

三秒鐘之後,冰冷的感覺不見了,我的整個身體也是一輕鬆。

鬼王的實力就是不一樣,這一出手?把我揍的跟個狗一樣的魘,就解決了?

正當我緊張之際,蘇小魅眨巴眨巴嘴,說了一句令我相當蛋疼的話。

“這隻魘也太瘦了,鬼氣這麼少,沒營養啊!”

沒營養……,這是吃鬼,不是吃菜啊,還將就營養?我是不是還得給你來個葷素搭配?

魘被蘇小魅吃了,咱什麼都沒撈到啊,不過也還是有收穫的,從玉佩裏流出來的那一股暖流,在我使用了七星勒劍咒之後居然沒有全部消失,而是有那麼一丁點留了下來,繼續再我的身體裏流動。

雖然這分量還不足一個收魂咒的十分之一,但這畢竟是我自己的東西!

“魘都被你吃了,老爺子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啊?”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急什麼?被魘附體了這麼久?身體肯定虧啊,怎麼也要休息幾分鐘!”

蘇小魅話音剛落,我就聽見一陣劇烈的咳嗽聲,老爺子整個人就坐起來了。

見效這麼快?我還沒來得及震驚,門啪的一下就開了,王家的人連帶着毛楠張程他們,一下子就衝了進來。

王老爺子醒了,我還沒說呢,他們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屋子裏面有攝像頭?

我一陣無語的朝着門口看過去,瞬間大汗,原來我忽略的,不僅是一個攝像頭,我甚至忘記了,重症監護室的門上都是有玻璃的,裏面在幹啥都能看得到!

這就不是說明,我剛纔那些操

蛋的醜態,都被他們給看了個一清二楚麼?

我唰的一下就臉紅了,不過還好王家人並未注意這些,他們檢查了老爺子以後,接二連三的開始給我道謝。

王鵬的老爹,還準備跪下準備給我磕頭來着。

這怎麼使得呢?我和王鵬是平輩,受他兩拜就算了,要是讓他爹給我磕頭,那不是折壽麼?

沒有接受他們的跪拜和緊經濟上的感謝,我這是純粹給同學幫忙,順便給蘇小魅找點吃的。

回到了學校以後,我的生活又恢復了平靜,雖說我已經交代了,讓我們寢室的幾位不要聲張,但不知怎麼的我這個抓鬼大師的名號,還是不脛而走了。

幾乎是全年級的同學都知道了,計算機系的大二三班,有個抓鬼大師叫林星。

這傢伙給我傳的邪乎的,我都快要能比擬袁天罡,李淳風了!當然只有我自己知道,都是瞎扯的啊,我的這個水平,碰到個鬼兵,估計都得夠嗆。

更令人驚奇的是,這抓鬼大師的附帶效果,我被傳的邪乎了以後,在我們學校的女生心目中的形象,大大提升。

從我身邊身邊路過女生,幾乎是哥哥都給我送來一個誘惑的來電的目光。

有妹紙給來電,我當然是開心,不過蘇小魅可就不這麼想了。

每次衝着我微笑,或者給我拋媚眼的妹紙,只要我轉過頭去看了,肚子都會疼的死去活來,不用說都知道是蘇小魅搞的鬼。

和室友一起去食堂,路上剛剛有一個妹紙衝着我笑了一下,我看着眼熟就打了個招呼。

可肚子又開始疼了。

“你至於麼?”

我無奈的對着蘇小魅說道。

“我不喜歡我的男人看別的女人!”

就在我準備和她據理力爭的時候,突然旁邊走來了一行人,一個高個子男子,猛地朝我身上撞過來。

真特麼雪上加霜,我只以爲他不是故意的,本來準備算了,可突然我背後響起了一陣囂張的聲音。

“你撞了我,也不道歉?”

那高個子朝着我走過來,這是惡人先告狀?

“明明是你撞了我吧?”

我雖然不喜歡計較,但也不會任別人欺負到我頭上。

對面的那人,朝着我看了看,卻好像是認出了我一般。

“呦,這不是最近出名的林大師麼?怎麼,你不是大師麼?”

“認識我還不快滾?當心我把你當鬼抓起來!”

“就你?我看是裝神弄鬼吧!”

這人說着,他和他身後的人,就是一陣鬨堂大笑。

麻痹的,看不起我?我一個雙劍指已經打了出來,七星勒劍咒蓄勢待發,看我不弄死他們。

然而就在這時候,蘇小魅卻是突然開口了,。

“對普通人不能輕易動用術法,不然會遭天譴的!”

遭天譴?我趕緊把雙劍指給撤了下來,這麼嚇人?

“那怎麼辦?”

我有些無語的對着蘇小魅問道。

“你看着辦嘍?”

“呦?還捏起來了?這是什麼?蘭花指吧?”

高個子這麼一說,他身後的人又爆笑起來。

(本章完) “怎麼,想打架?”

王鵬是個急性子,見不得我這救命恩人被人侮辱。

“打架?你們知道我是誰麼?”

我他媽怎麼知道?我還沒說話,高個子旁邊一人就開口了。

“告訴你,這是我們郭勇佳郭哥,自律委員會的主席,知道麼?以後放開點眼!”

“怎麼,主席就了不起了?可以欺負同學?”

張程也站了出來!

“就是,別以爲兄弟們好欺負!”

毛楠雖然手上傷還沒好,可也沒示弱,做出一幅準備跟他們拼了的架勢。

我們這邊同仇敵愾,氣勢大漲,對面的郭勇佳看到自律委員會的名頭沒有嚇到我們,似乎是有點虛了。

畢竟他是自律的主席,我們打架被學校知道了,最多是記過,他則是肯定會被擼掉職務。

“今天找你,沒別的事情,以後他媽給我離瑤瑤遠一點!”

郭勇佳放下一句狠話,就走了。

瑤瑤?聽到這個名字,我瞬間靈光一閃,不就是我剛纔打招呼的女孩?我響起她來了,她是我的高中同學沈夢瑤!

以前長得挺一般啊,現在變成氣質女神了。

“真晦氣!回個寢室都能遇到瘋狗!”

毛楠看着漸漸走開的郭勇佳他們,憤憤的說道。

超級黃金眼 “星哥,你怎麼不用之前那招戳死這狗日的?”

張程一邊說着,還興奮的給我比劃了一個不倫不類的雙劍指!

“道法祕術,是用來拯救蒼生的,怎麼能用來解決私人恩怨?”

大手一揮裝出一副得到高人的樣子,他們自然是對我頂禮膜拜。

我纔不會告訴他們真正的原因是我是怕天譴。

就在我憤憤然的看着郭勇佳離去的背影,想着怎樣找回場子的時候,蘇小魅卻是說話了。

“你想不想報仇啊?”

這種時候有小魅,感覺倍爽。

“想啊!你快說,怎麼整?”

她的笑聲猶如銀鈴一般。

“讓我給他身上丟一隻小鬼,保證折騰的他死去活來!”

“你怎麼能往他身上丟一隻小鬼呢,這簡直太邪惡了!”

我憤憤的說道。

“一定要丟兩隻,玩死這個狗日的。”

蘇小魅聽了我的話,一陣興奮的唸了兩句什麼,然後我臍下冰涼,一道黑霧從我的肚臍下鑽出來,衝着郭勇佳去了。

“他媽的,誰推我?”

只聽一聲怒吼,後方的郭勇佳摔了個大馬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