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店鋪開張,蘇紫陌早就讓人用不同顏色的布,紮成了花球,又把花球紮在一起,做成拱門的樣子掛在每一家開張的店鋪門頭上,而且在進門的兩邊,擺設好了各種形狀的鮮花,更是讓人眼前一亮,增添了不少的人氣。

蘇紫陌沒有給任何人發帖子,別人不來沒關係,她要做的是百姓的生意。

蘇紫陌原本以爲,來的人只會是一些百姓,等她和沐雲軒還有蘇齊,蘇櫟,慕容邵峯和蘇紫唸到了明月紙業行一看,卻沒想到一下子竟然來了很多大人物,皓月皇居然也來了,正在觀看貨架上的各種各樣的紙。

皓月皇來了,那慕容澤禹和君臨天,慕容星辰,姬煜他們自然也會來吧!

明月紙業是由世譽打理的,世譽正在招待賓客。

而按照各行分配,簫金良被分到了這個店做管事的。

都是有經驗的人,上手非常的快,這讓蘇紫陌非常的放心。

重生八零拽炸天 新店開張,和蘇紫陌有生意來往的人自然會送禮恭賀,蘇紫陌一早便安排了青荷和青蓮在隔壁的鋪子裏收禮,並一一記下送禮的名單,以後好一一回禮。

“呦,你們看,明月莊主來了!”

人羣裏,有人高聲呼喊。

只見她一身紫色的衣裙,配上一套紫色琉璃鳳凰泣珠的流蘇,整個人看起來秀雅絕俗,全身上下散發着一股輕靈之氣,膚若凝脂,神態悠閒、美目流盼、卻帶着一抹淡淡的冷意,但那冷傲靈動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又讓人不能不魂牽蒙繞。

蘇紫陌現在不得不說是集千萬寵愛於一身。

和氣勢凌人,驚豔絕絕的沐雲軒站在一起,真的是一對絕配!

在看兩個粉雕玉琢的一模一樣的蘇櫟和蘇齊,穿着一身裁剪得體,做個別致的白色衣袍,在和那粉雕玉琢的小臉相應着,更加的叫人一不開眼。

“快看,真漂亮呀!”

“誰說不是呢?”

“又漂亮,又有能力,難怪那雲城聖主會如此寵愛她,聽說今天的禮單上,他送了自己和整個雲城給她呢?”

“那是,你也不想想,人家有云城作爲靠山,面子自然是要給足的。”

“整座雲城,好大的手筆,那裏面可是有幾輩子都花不完金銀珠寶啊!”

“就是,那蘇紫陌命真好!”

人羣裏,大家的議論聲一浪更比一浪高。

蘇紫陌在一路聽下來,沒有任何的感想。

“抱歉,失陪一下!”柳世譽向着身邊的一個開紙點老闆招呼一聲便向門口走去。

“莊主,你來了?”

“嗯!辛苦了。”蘇紫陌點了點頭。

聽到柳世譽的聲音,皓月皇放下手中的宣紙,笑看着蘇紫陌,眼前的女人雖然有心機,可是卻給他們皓月國帶來了很多福利,今年,看來他的國庫裏又要增加很多銀子了。

“明月莊主,恭喜開張大吉。”皓月皇爽朗的說道,今天的他,一聲黑袍,換下龍袍的他,依然威嚴尊貴。

“多謝吾皇,承蒙皇上的金口,紫陌的生意一定會很好的。”蘇紫陌笑着說道,蘇紫陌性格向來是恩怨分明,有仇必報,有恩當然也不會忘,這個時候,她自然不會對皓月皇橫眉豎眼。

就在蘇紫陌和皓月皇寒暄之時,門口突然又傳來一聲高喝!

“星月國禹王到,送金匾,祝賀明月山莊萬事如意,生意興隆。”

慕容邵峯快速的皺了皺眉頭,禹王,他到底想做什麼?而且還是這樣大張旗鼓的出現。

“哎呦,星月國的王爺也來送禮了,皓月皇也來了,這明月莊主的面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呀!兩國的皇室家族都送了東西過來,對於一個生意人來說,那可真就是天大的面子了!”

“是啊!沒想到異國王爺也會送來了賀禮!”

“是啊!這禹王也是一個美男子啊!”

許多少女一個個的揪着慕容澤禹的身影,芳心暗許……。

“澤禹見過皓月皇!”

慕容澤禹給皓月皇行禮。

“哦!沒想到星月國的禹王已經到了皓月國,這離慶國典也沒有幾天了,正好趕上了。”

“回皓月皇,本王也是爲了慶國典而來的,這次的慶國典,吾皇派人太子和本王過來。”

“好啊!看來今年的慶國典也會很熱鬧了!”皓月皇笑了笑。

“黎夏國使臣到。”又是一聲高喝。

聽到黎夏國三個字,蘇紫陌臉上瞬間閃過一抹異樣的情緒。

今天早上金蝶在納蘭憶的身上,找到了屬於她那個所謂孃親的氣息,當時金蝶告訴她的時候,她就猜測孃親和黎夏國皇室有關係,可是她還沒來得及派人去查。

衆人朝着門口看去,來送你的居然是白衣少女,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子,這女子一身白衣,秀雅絕俗,肌膚嬌嫩,漂亮的就像個瓷娃娃,一雙大眼睛咕嚕嚕的亂轉,不時流轉出點點慧光,最後把目光落在蘇紫陌的臉上。

白衣女子帶着四個男子進來,還擡着一箱東西,和一塊生意興隆的金匾。

“請問你是明月山莊的莊主嗎?”

白衣少女一雙聰慧的眼眸在蘇紫陌的臉上打轉,真的是太像了。

“你有何貴幹?”不知道爲什麼,蘇紫陌有些牴觸情緒。

“哦!我叫納蘭黎昕,是黎夏國納蘭榮,榮王的的女兒,聽說莊主的生意遍佈大江南北,這次來皓月國正好趕上,黎昕替我國王上特地過來送賀禮的,住明月莊主生意興隆。”納蘭黎昕揹着一雙手,說話的時候大眼睛不停的在四周打量。

猛的看見慕容邵峯,清亮的雙眼猛的散發着亮光。

“多謝納蘭郡主!”

蘇紫陌冷冷地道。

蘇齊和蘇櫟自然注意到了自己孃親的變化,孃親不喜歡這個叫做納蘭黎昕的女子,爲什麼呢?

憑着直覺,沐雲軒也感覺到了蘇紫陌的情緒。

“陌兒……!”

“回去在說!”蘇紫陌知道他想問什麼?

“暗夜閣送鴛鴦如意結一對,祝明月山莊財源廣進,步步生財!”

“暗夜閣?”

蘇紫陌:“……”

“暗夜閣?”沐雲軒一臉驚訝!江湖上什麼是否有了這樣一個暗夜閣的存在了。

不僅是沐雲軒,在場的所有人皆是疑惑的看着一個帶着面具的黑衣男子,這個男子的身份很讓人懷疑,男子只露出兩隻眼睛在面具下,大步流星的朝着蘇紫陌走來。

慕容邵峯靜靜的看着來人,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暗夜閣到底是怎麼回事?

“久聞明月莊主大名,恭喜明月莊主,祝明月莊主開業大吉。”

男子一開口,聲音嘶啞很壓抑,讓人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沐雲軒目光深沉的看着他,心裏猜測着男子的身份,這暗夜閣是什麼時候有的,他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收到,而且他爲什麼要送陌兒鴛鴦如意結一對,鴛鴦如意結只有情侶之間纔會送的。

“多謝閣主!”蘇紫陌一臉淡漠,對於今天突然冒出來的不知道身份的人,她已經習以爲常了,她的適應能力非常的強。

“哈哈……!”男子暗啞的聲音笑得有些難聽,“明月莊主客氣了,本閣主這次來,是想和明月莊主套套近乎,和明月莊主做生意的。”

蘇紫陌淡漠的瞥了他一眼,“閣主想必的是弄錯了,本莊向來不和身份不明的人做生意。”

就是當着整個皓月國京城的人,蘇紫陌依然不給面子。

男子面具下的黑眸有一瞬間的呆滯。

“明月莊主真愛開玩笑,哪有人會趕走上門的生意,有生意且有不做之理?在說本閣的暗夜閣做的也是正當生意。”

“今天本莊開業,不想讓大家不快,這件事情可以以後在談。”

蘇紫陌臉色微冷,眸光裏隱隱約約失去了耐心。

而暗夜閣的閣主也識相的閉了嘴,這是他反正不急,他的目的是要讓世人都知道暗夜閣的存在。

看到這個場面,在場的人都感覺氣氛壓抑,不過還不待他喘口氣,一聲高喝又從門口傳來。

“天門送寒鐵寶刀一把,祝……!”

連詞的人突然住了口,回頭看了蘇紫陌一眼。

已經有兩個帶着面具的男子,帶着一個錦盒進來。

屋內頓時安靜了下來,靜的落針可聞。

大概過了半刻鐘時間,人們纔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邪惡前夫,靠邊兒站!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兩人,這天門和她們明月山莊向來沒有瓜葛,今日竟然會想起了他們明月山莊來,倒真是耐人尋味了。

沐雲軒陰沉的看着來人,天門的人怎麼會來,難道是他們查到什麼了?可是又不像,沐雲軒心裏頓時心思百轉,更是警惕的注意着蘇紫陌的周圍。

“送刀,怎麼會送刀呀!這多不吉利!”

“是呀!這在別人開店的時候送來一把刀,這天門是要幹什麼呀?”

刀,自古以來就是兇器,是殺人之物,天門在這個時候送來一把刀,其目的不言而喻,明顯是在威脅蘇紫陌。

“哼!”蘇紫陌冷哼一聲,只不過是一把匕首而已,就算是天門向自己示威,她蘇紫陌也不怕。

蘇紫看了看黑衣面具男子手中的錦盒,接過錦盒,打開一看,一把雪亮的匕首靜靜的躺在裏邊。

蘇紫陌不顧全場震驚的目光,把匕首拿出錦盒,在眼前看了看,匕首反射出來的亮光照射在她絕美的容顏上,散發着森冷的光芒。

“果然是一把寶刀,本莊主正好用得上,廚房裏的生魚片就靠她了。”

話音一落,衆人脣角不約而同的抽了抽,寒鐵打造的寶刀她居然要用來切魚。

前來送匕首的兩個黑衣人也是疑惑的看着蘇紫陌,接到這樣的禮物,她是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回去替本莊主謝謝天門門主,他的禮物本本莊主很喜歡。”蘇紫陌對那些江湖門派既不會得罪,也不會深交,她一向不相信,這世道都是光明的,每個人都在爲了自己的事情而互相殘殺。

衆人一聽蘇紫陌的話,瞬間有些石化了,別人送奇珍異寶,她眼皮都不擡一下,天門送她一把匕首,她卻說很喜歡,頓時,衆人也猜不透蘇紫陌的心裏在想什麼?

其實他們不知道的是,蘇紫陌並不畏懼天門的勢力。

頓時,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各種傳言皆入了蘇紫陌的耳。

聽着議論,蘇紫陌心裏毫不在意,賀禮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表明了一種態度,天門嗎?她記住他們了。

這時,蘇紫陌看到少羽走了進來,秀眉微微一蹙,少羽不是在丹藥鋪嗎?怎麼會過來這裏,難道是那邊出事了。

也難怪蘇紫陌會多想,畢竟今天的日子比較特殊。

“櫟兒,你去其他店鋪看看,孃親去一趟丹藥行。”

“好!孃親。”蘇櫟給人羣中的嶽桐梓使了一個眼色,兩人快速的消失在人羣裏。

同一時間,沐雲軒也給暗中的影衛使了一個眼色,暗中的影衛快速的跟上蘇櫟,暗中保護他的安全。

少羽給了蘇紫陌一個眼神,蘇紫陌立刻會意,轉身看着皓月皇。

“吾皇,丹藥行還有其他的事情,民女就先走一步了。”

皓月皇看了一眼少羽,心裏閃過一絲疑惑,剛剛這兩人眼神有瞬間的交匯,難道是丹藥鋪那邊出事了?

“莊主,不必在意朕,不過聽說明月山莊名下的丹藥都是玄級九品以上的丹藥,朕今天正好有空,也陪莊主過去看看吧!”

皓月皇稱蘇紫陌一聲莊主,也算是給足了蘇紫陌面子。

皓月皇都這樣說了,蘇紫陌自然也不好拒絕。

“吾皇請!”

皓月皇都移駕了,其他的人自然也會跟着一起去,頓時,紙行裏的大人物都走光了,但是這並不影響人們購買

的心情,紙行的生意非常的好!

蘇紫陌帶着一行人非常的引人注意,剛剛到了石雨街上的明月丹藥鋪,就聽到了嘈雜的罵聲。

“你們這賣的是什麼鬼丹藥,吃死了人了,什麼買一送一,你們明月山莊都是騙人的,你們還我兒子的命來,還我兒子命來。”有一位中年男子撕心裂肺的叫喊着。

蘇紫陌一聽,雙眸微沉,眸子深處快速的隱過一絲冰冷,她雖然不想惹事,但是卻也絕對不會任由着人欺負,任由着人這般的欺負到頭上來。

衆人也是一愣,這裏居然有人鬧事?

只是,不知道,這個鬧事的人到底是何身份,今天畢竟是明月山莊開張的吉日,能在這個節骨眼上鬧事的人,應該是腦袋被門擠了。

這整個天下,只怕沒有什麼事,能夠瞞過沐雲軒那雙眸子。 “喂!雲帆,你大嫂來了,有好戲看了。”丹藥鋪對面的一家茶樓的二樓上,沐雲帆和慕容星辰坐在窗邊的位置,一邊悠閒的喝着上好的龍井茶,一邊對下邊發生的事情品頭評足。

“這兩個人一看就是被別人指使的,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以我大嫂的能力,一定會很快解圍的。”

沐雲帆很有信心的說道,輕輕的喝了一口茶。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兩人相視一笑,回頭看着下邊。

“默娘,怎麼回事?”

蘇紫陌走過去問道。

“莊主,你來了?” 環球探索生涯 默娘恭敬地喊道。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一雙冰冷的眼眸望向剛剛哭喊的男子,眼神在躺在地上的男子身上看了一眼,目光微微的一滯。

蘇紫陌心下暗驚,居然有人爲了打壓她而不惜枉送他人的性命。

只是,她的眸子卻只是在那屍體上停了一下,便慢慢的移開,看着剛纔撕心裂肺叫吼的中年男子。

“莊主,這人說,他兒子吃了我們的提階丹以後就死了,當時丹藥默娘檢查過,根本就沒有毒的。”

默娘鎮定的解釋道,陌陌已經告訴過她,今日恐怕會有人找麻煩,讓她注意一點。

所以她每一盒丹藥都仔細的檢查過了,根本就沒有問題。

人羣裏的姬煜看着蘇紫陌出現,在看看蘇紫陌身後的人,他千算萬算,都沒有想到,皓月皇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兒,還有幾個他不認識的人也在裏邊,剛剛紙行那邊的事情他是聽說了。

“原來是你就是這丹藥鋪的管事,你們的丹藥吃死人了,今天你們必須給我和我兒子一個說法。”

男子一臉絡腮鬍,神氣十足的看着蘇紫陌,卻瞬間被蘇紫陌的美貌驚呆了。

蘇紫陌一臉風輕雲淡,身子微微的退後了幾步,她在這個男人的身上聞到了一股臭味,頓時,蘇紫陌對這個男子的身份起了懷疑。

“你確定你的兒子是吃了我們丹藥鋪的丹藥死的嗎?”一聲清脆悅耳的聲音輕飄飄的傳來,絡腮鬍男子猛的打了個激靈,只見那張絕美的臉上帶着異樣的色彩,絡腮鬍男子瞬間有些石化的看着蘇紫陌。

而蘇紫陌身後的人,大多都等着看好戲,都等着看她會怎樣解決這件事情,畢竟皓月皇也在這裏。

因爲人太多沐雲軒一直抱着蘇齊,緊跟在蘇紫陌的身後。

“本莊主問你話呢?”

反應過來的絡腮鬍男子,聲音再次憤憤的傳來。

“我要你們明月山莊還我和我兒子一個公道,你們明月山莊的丹藥有問題,吃死人了。”絡腮鬍男子高聲喊道,讓更多的人都圍攏了過來。

感受到溢滿殺意的目光,絡腮鬍男子猛的看過去,看着沐雲軒殺人的表情,絡腮鬍男子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驚慌,不敢在看沐雲軒。

慕容邵峯緊握着雙拳,這樣的小事,陌陌一向有辦法處理,從不要任何人幫忙,在邊境的時候,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他心疼她這樣苦苦撐着的苦,他心疼她所有的一切,可是這樣的她,又堅強得令人讚賞。

皓月皇,慕容澤禹,和其他人皆是抱着看好戲的心態。

納蘭黎昕憤怒的看着絡腮鬍男子,真心一巴掌把這個噁心的男人給拍死,免得她給姐姐找茬。

蘇紫陌的脣角揚起一絲冷笑,眸子中也多了幾分憤怒,這個男人故意大聲宣揚,不過是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明月山莊的丹藥有問題而已。

雙眸微垂,看了看地上“死”去的男子,眸子中突然的漫過滿滿的輕笑,呵呵,今天非得讓你現原形,免得你們以爲我明月山莊好欺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