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長,只有有兩塊龜殼是完好的,而這兩快從中間開了一條很大的裂縫,到了尾部,又出現了很多細小的裂紋,而這些裂紋又出現了很多網狀,巫神表明,在短時間裏,可以收服兩個國家,還是有這些網紋……。”

“好了,你們下去吧。”庚桑瑤突然打斷巫祝的話。 ♂!

巫族突然有些怔怔的看了庚桑瑤一眼,族長爲什麼不讓他說完,這是一個兇卦,後果很嚴重的。

“族長,這……。”

“沒有聽懂我的話嗎,下去。”庚桑瑤眼眸突然變得凜冽起來。

四個巫祝一看,只能出去。

蘇齊瞪大眼睛,啊!這就完了,剛纔聽到的什麼屁作用都不起,那個巫族接下來要說的纔是重點啊!這該死的女人,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居然喊卡,蘇齊眯着大眼笑成一臉小狐狸樣,捧着金碗當乞丐,他又何必求人呢,去找那個老巫祝去。

蘇齊像一陣風一樣從庚桑瑤和君臨天身邊過,兩人各有心事,根本就沒有把這風當回事。

“雲兒,你爲什麼不讓巫祝們把話說完?”

君臨天似乎有些不高興,那個巫祝想說的纔是重點。

感覺到君臨天身上散發出來的怒氣,庚桑瑤猛的擡頭,看到那雙略陰沉的黑眸,庚桑瑤下意識的迴避了一下,聰明的女人要懂得察言觀色,該道歉就道歉,該霸道就霸道,該撒嬌就撒嬌,才能緊緊的抓牢男子的心,這是孃親曾經對她說過的話。

“王爺難道不相信雲兒嗎?”庚桑瑤的聲音柔媚了幾分,走近君臨天幾步,輕輕的環住君臨天結實的腰。

一雙眼眸裏和她所做的動作格格不入,後邊的意思她怎麼會讓君臨天知道呢。

君臨天眼眸微微疑惑,低眸看向庚桑瑤。

“雲兒,你也知道現在的事情對本王有多重要,本王不可以有半點馬虎,否則將步入萬劫不復之地。”

君臨天一臉嚴肅,一點開玩笑的心思都沒有。

庚桑瑤擡頭,嬌笑的看着君臨天。

“王爺,不會的,這天下還是王爺的,只是王爺想要得到整個天下,只有一個人能阻止王爺的腳步。”

“誰?誰能擋得住本王的腳步。”君臨天的聲音粗暴的問道。

庚桑瑤柔柔一笑,似乎是爲了讓君臨天心裏騰起更深的探之慾,她故意等候好一會才幽幽的說:“蘇紫陌。”庚桑瑤慢慢的說出蘇紫陌的名字。

君臨天身影止不住的顫了一下,黑眸也是下意識的一怔,雙手不由得下意識的握緊。

“蘇紫陌,爲什麼會是她?”君臨天幾乎是下意識的怒聲說。

“王爺,看來有些事情是時候告訴王爺了。”

君臨天皺眉看着笑靨如花的庚桑瑤,卻覺得有些刺眼。

“什麼事情?”君臨天走近了庚桑瑤幾步,一把把庚桑瑤拽回自己的懷裏。

他知道這個女人隱瞞了他很多事情,現在只有她才能解除自己心裏的迷惑。

被撞在結實的胸膛上,庚桑瑤卻輕輕一笑,柔聲說道:“王爺,對於許多男人而言,只有在貧困時才需要賢妻良母,作爲他的後盾,爲他犧牲,輔助他成功,一旦功成名就,他所需要的是美嬌娥,賢妻良母或者守着一個空名,寂寞老死,或者被

棄下堂,所以雲兒之前絕不想做任何男人背後的女人,而現在,雲兒突然想做王爺背後的女人了,愛一個人,就要跟他並肩而立,並駕齊驅!王爺你說,是不是?”

庚桑瑤的語氣輕柔,似是在陳述一個事實,或是想要一個自己想要的答案。

君臨天猛的一愣,這個女人居然說愛他,可能嗎?女人的愛到底有多虛僞,身在皇室,他看得太多了,哪個女人不是爲了飛上枝頭當鳳凰而往男人的牀上爬呢,至於眼前的女人,他現在還需要她,所謂的承諾,不過是口頭上說說,天下真正能做到的又能有幾個呢?

“雲兒這是又不相信本王了嗎?本王已經許了雲兒皇后之位,雲兒覺得這還不能代表本王的心嗎?”君臨天拉着庚桑瑤做到軟榻上,輕撫着她的臉,滿臉柔情的說道。

不得不說,這樣的君臨天的確讓女人非常的着迷,本就俊逸的容顏上多了幾分認真,冷沉的眼眸裏化成柔情亮眸。

庚桑瑤目光怔了怔,柔柔的笑開。

“在次聽王爺這樣說,雲兒就放心了,那我們繼續剛纔的話題吧!”

“好!”君臨天笑着點了點頭。

“雲兒剛纔說,蘇紫陌是唯一能擋住本王的腳步人,究竟是爲什麼?”

庚桑瑤一臉嚴肅,“王爺,想必靈瑕已經告訴你,你體內有魔靈的元神,只要魔靈的元神一甦醒,和王爺融爲一體時,王爺就是天下舉世無雙之人,天下只有一種人能殺了魔靈,那就是擁有淬鍊靈體的人。”

“蘇紫陌就是擁有淬鍊靈體的人?”君臨天突然驚訝的出聲。

“不錯,這就是我們要殺他的原因,只有王爺和你體內的魔靈融爲一體,王爺才能稱霸天下,不過在這之前,一定要找到蘇紫陌,殺了蘇紫陌,蘇紫陌是王爺最大的威脅。”

庚桑瑤語氣極其陰冷,只要一提到蘇紫陌的名字,她就會怒的全身發抖。

“是她?爲什麼會是她?”

君臨天有些不可置信的低喃,上天到底還是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曾經是他未婚妻的女人,現在是他愛上的女人,卻是唯一能殺了他的女人,一時間,君臨天難以接受這樣的結果。

看着君臨天痛苦的俊顏,庚桑瑤一臉毫不掩飾的嫉妒,縱然他們帶上了乾坤魔天戒和天地指環戒,君臨天的心裏還是忘不掉蘇紫陌,蘇紫陌,我庚桑瑤會把愛你的男人一個個的毀掉,沒有了他們的庇護,我看你拿什麼和我鬥。

“所以王爺想要稱霸天下,只能從心裏把蘇紫陌給忘了,只要擁有乾坤魔天戒和天地指環戒的兩人真心相愛,才能發揮它們巨大的能量,讓王爺和雲兒能早日達到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修爲蓋世,才能真正的掌控整個天下。”

庚桑瑤引誘道,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算是瞭解君臨天了,他想得到天下的心,勝過其它的一切。 ♂!

猛的,君臨天看向她,眼眸裏滿是掙扎,就是因爲自己心裏感覺蘇紫陌看不起他,爲了證明給蘇紫陌看,他君臨天絕不比沐雲軒差,他纔會去力爭這天下而得到蘇紫陌,要是連蘇紫陌都給忘記了,他得到了天下,卻丟了心裏最重要的人,那還有什麼意思呢?

“呵呵……!”君臨天冷冽一笑,心裏如剝膚之痛,撕心裂肺的感覺讓他體會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痛,就連母妃死的時候,他的心也沒有這般痛苦過。

“蝕心之愛,如何能忘。”他總以爲自己對蘇紫陌念念不忘,是因爲自己得不到她而不甘心,可是自從黎夏國在次見到她以後,他才知道,蘇紫陌早已經不知不覺的在他心裏紮了根。

看着君臨天突然痛不欲生,甚至沉浸在這股痛苦裏無法自拔,庚桑瑤悲從中來,她庚桑瑤不管走哪一條路,眼前都會有一個叫蘇紫陌的女人擋住她的路,既然這樣,就只能血契乾坤魔天戒和天地指環戒,這樣才能保證君臨天永遠不會背叛她。

“王爺,天底下誰人沒有愛別離苦,王爺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只要王爺一回頭,就像王爺說的,會步入萬劫不復之地。”

庚桑瑤聲情並茂,滿眼貪慾又勢在必得的看着他,爲了自己的目的,她一定要把蘇紫陌從君臨天的心底抹去,只有君臨天完完全全屬於她,她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庚桑瑤暗中轉動着手指上的天地指環戒,拉過君臨天的手,手指輕輕一用力,在痛苦中的君臨天對這點痛意毫不知覺,君臨天的一滴血瞬間滴入她手指上的天地指環戒裏。

她又快速的把自己的血逼出一滴滴入君臨天手指上的乾坤魔天戒裏。

血契成功了,庚桑瑤得逞一笑,剛纔就是爲了讓君臨天分心,她才故意說出那樣的話來的,爲了讓自己不死,她需要付出的太多了。

一道紅光瘋狂的在兩人身上油走走。

在痛苦中的君臨天猛的擡起頭,滿臉柔情的看着庚桑瑤。

黑眸裏似乎有些疑惑。

突然,“啊!”君臨天頭有些痛的啊了一聲。

他的腦海裏似乎有些什麼東西在抽離,心似乎也空空的,他想去抓住,卻怎麼也抓不住,怎麼回事,他好像正在慢慢忘記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王爺,怎麼了?”庚桑瑤假裝震驚的看着君臨天,其實她心裏明白,是血契起了作用了。

“雲兒,我……。”君臨天眉頭緊蹙,他剛纔是怎麼了?

“王爺,你太累了,雲兒扶你過去休息吧!”

庚桑瑤不緊不慢的說。

水蓓巫師說的血契還真是管用的,沒有了蘇紫陌左右君臨天的決定,什麼事情都好辦多了。

“好吧,雲兒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庚桑瑤突然笑了,笑得非常的開心。

“王爺真聽話!”

然後附在君臨天的耳邊,低聲與君臨天說了一些自己的計劃。

君臨天聽的嘴角的笑容不斷的擴大。

“雲兒真聰明,雲兒的這種行事作風本王喜歡。”君臨天似乎變得有些邪魅了。

“王爺,雲兒會把消息告訴天女的,只要蘇紫陌一出現,就會被天女的人殺死。”

庚桑瑤笑得一臉的開心,心裏卻有些懸,她不知道血契之後,君臨天的心裏還有沒有蘇紫陌。

“好!雲兒不是說他是唯一擋住本王路的人嗎?越早殺了更好!”君臨天略陰冷的說道,大手卻一把擁上了庚桑瑤的細腰,如此明顯的動作,庚桑瑤又怎麼會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兩人快速的往牀榻走去。

蘇齊一直跟着四名巫祝到了宮外一個不起眼的小客棧裏。

這客棧看起來都是一般平民百姓住的地方。

“切,這個很毒的女人,自己在皇宮大院裏想清福,卻讓自己的屬下住這樣的地方,就是想掩人耳目也說不過去嘛?”

蘇齊努了努有些發癢的鼻子,剛纔躲在桌子底下,可沒少吃灰。

蘇齊小心翼翼的用幻影迷蹤**跟着巫祝進入了他們的房間裏,蘇齊突然很感謝師傅教他們的幻影迷蹤**,現在纔是真正派上用場的時候。

一回到客棧,四名巫族就臉色凝重的圍着桌子坐下。

蘇齊看了看,這客棧很簡陋,他都沒有地方躲,還好有一個裏間,蘇齊又一陣風似的飛奔進去,風力也帶動了周圍輕的東西。

“嗯,這外面都沒有風,這房裏哪來的風?”其中一位巫族有些奇怪的說道。

“戚巫族,怎麼會沒有風,你看那窗戶不是還在動着嗎?”

其中一位巫祝說道。

“是嗎?”戚巫祝看了看窗戶,果然在輕微的搖動着,心裏的疑惑也不復存在。

“達巫祝,族長爲什麼不讓你把話說完,這明明就是一個兇卦。”

戚巫祝有些生氣的說道。

達巫祝看了戚巫祝一眼,蠕動了一下脣角,又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才幽幽的說道:“也許族長另有打算也說不一定,我現在擔心的是白巫族的下落,我們這一組的十大巫族一出巫族就死了兩個,白巫祝落在了沐雲軒的手中,只有白巫祝出來主持大局我們才能知道要怎麼辦,眼下老族長也沒有消息傳過來,我們只能等了。”

“達巫祝,今天占卜的情況要不要傳回巫族給老族長,和我們之前占卜的結果不一樣,只怕……。”

戚巫祝一臉的凝重,天命似乎在慢慢的改變着。

“的確是有很大的出入。”

達巫祝也不否認,“如此重要的事情必須傳信回去給老族長,天命在變,劫數就會變,那些龜裂的網紋突然出現,倒是有些讓人措手不及,蘇紫陌的劫數反而減少了很多,而且關於她的命劫的裂縫也沒有之前的大了。” “達巫祝,那些網紋的出現,到底是什麼意思。”

達巫族身邊的錢巫族忍不住問道。

“那些網紋是代表着天下人的網紋,網紋連在了一起,就說明我們此次計劃遇到了很大的阻礙,而且最讓人擔憂的是我們並看不出這股阻力來自什麼地方。”

說着,達巫祝拿出破裂的龜殼出來放到了三位巫祝的眼前。

“你們看,最主要的就是蘇紫陌的命數發生了改變,六年前,她本已經死了,可是她的命數路紋又突然出現,這太奇怪了,老夫也有點猜不透巫神的意思了。”

達巫祝搖了搖頭,三位巫祝也明白達達巫祝說的話。

“眼下魔靈只能收服兩個國家,對於我們此次的計劃大有影響啊!”

達巫祝語重心長的說着,雙眸也越發的沉重起來。

“爲了這個計劃,老族長的意思是傾巢出動,讓世人都知道巫族不爲人知的另一面,這個計劃要是在付之東流,我們這些等待了百年的老巫祝且不是白等了,老夫十六歲就跟着老族長,如今快一百一十六歲了。”

戚巫祝有些不甘的說道。

“我們不是也一樣嗎?”

其他三位長老也附和着。

“還是先救出白長老在說,惜月傳消息過來,白巫祝也會被帶回雲城,只是沒有和沐雲軒一起回來,具體哪天回到皓月國,惜月會在另外通知我們,到時候我們在白巫族沒有進雲城時劫走白巫巫。”

幾位長老沉默着,蘇齊一看,瞪了瞪眼眸,這死老頭,什麼命劫,什麼劫數的,幹嘛說得這麼深奧,他怎麼也聽不懂,還有,什麼叫做他老孃六年前就死了,你這個幾個老頭死了幾世我老孃也不會死的。

還有那個老族長,活了快一百多歲了,就不能想簡單一點嗎?非要這個天下,想證明她們女人比男人強嗎?

你這個老女人怕是想多了吧!巫族似乎是一個山清水秀人傑地靈的地兒,怎麼就養出來她這種人渣呢,蘇齊一臉可惜的搖了搖頭。

不行,他得走了,這四個老頭修爲不凡,但是活了百年,越活越回去了,一點警惕性都沒有。

蘇齊回頭看了看,他身後,有一道窗戶,哈哈!真是老天保佑,他蘇齊一路真是順風又順水啊!

“砰!”蘇齊臉上的笑容瞬間龜裂,高興得過了頭了。

“誰?”達巫祝怒聲吼道,人已經移到了裏間。

不等達巫祝反應過來。,一個小小的匆匆出了窗戶,達巫祝看了看地上,被絆倒的矮凳證明了剛纔這裏的確有人。

“達巫祝,人呢?”

戚巫族問。

“跑了。”

達巫祝無暇細說,與擦肩而過以最快的速度衝出窗外,因爲是深夜,街道上已經沒有了行人,達巫祝藉着月光,看到忽隱忽現的人影,很小,達巫祝眼裏閃過一絲疑惑,怎麼會向一個孩子呢?

蘇齊死命的往前奔去,一刻也不敢大意。

達巫祝眼眸微凜,快速的飛過去。

“幻影迷蹤大法。”達巫祝眼眸更加深了深,此人和白傾君是什麼關係。

達巫祝不想放過這個機會,對蘇齊緊追不捨。

蘇齊邊跑邊回頭看去。

“哇!這個死老頭怎麼窮追不捨,年紀都這麼大了,精力還這麼好?剛纔還覺得順風順水呢?一不小心就一着不慎要全盤皆輸嗎?”

蘇齊一邊跑一邊嘮叨。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嘮嘮叨叨的,你長大準變八婆。”

夜輕寒一把拉過他抱在懷裏,心疼的看着他,這大晚上的不睡覺出來打探消息。

聽到夜輕寒的聲音,蘇齊一喜,“夜叔叔,你怎麼來了?”

蘇齊不用自己跑,覺得輕鬆多了。

“擔心你就出來走走了,沒想到你的在這裏啊!皇宮裏不用擔心嗎?”

夜輕寒快速的甩掉身後的達巫祝,兩人落在一條寧靜的巷子了。

達巫祝追丟了,只能不甘心的回去。

“夜叔叔,沒事,那君臨天和庚桑瑤沒有時間管齊兒,他們找了四個巫祝進宮占卜,可是最後,庚桑瑤卻不讓巫祝說出占卜的全部,爲了得到更多的消息,齊兒跟着他們出來了,沒想到那老頭人萎縮不算,連心也微縮了,竟然說一些齊兒聽不懂的。”

“哦!”夜輕寒蹙眉,庚桑瑤肯定是感到不安纔會讓巫祝進宮占卜的。

“齊兒,他們占卜的結果是什麼?”

“夜叔叔,四塊龜殼,有兩塊龜殼裂開了,說魔靈眼下只能得到兩個國家,而且說我孃的命數也改變了,反正齊兒聽得不太懂。”

蘇齊恨得牙癢癢,最後,蘇齊又把宮裏的事情告訴夜輕寒,兩人才分道揚鑣。

星月國,天空晴朗,萬里無雲,晴朗的天空讓人覺得心情大好!

朱巖這時卻急步往御書房走去。

御書房裏,慕容邵峯正在教馨兒認字。

黎子夫和秦滿天一到星月國就白天不見了人影,也不知道去做什麼?

馨兒就這樣被讓給慕容邵峯照顧。

慕容邵峯正好覺得日子太無聊,有馨兒陪着他,他開心了很多。

慕容邵峯一身白色的衣袍,縱然是做了皇帝,他依然喜歡穿白色的衣服。

白色的衣服特別適合他,穿在他身上,那股飄逸如嫡仙的氣質被他展現的淋漓盡致的。

“馨兒,累了嗎?”慕容邵峯柔聲問道。

看着馨兒精緻的小臉,他臉上的表情更加柔和。

“慕容叔叔,馨兒不累,能多識些字,就可以早一點幫助孃親打理生意,馨兒也能多學點東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