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的血液不行,那還有什麼地方會有更重的陰氣呢。

我的體力越來越不支,再跑下去不被陽屍抓都會被累死。

想不出頭緒時喜歡摸脖子。

手剛一觸碰到脖子,就感覺到旁邊的脖子傳來疼痛感。

對了,我中了釋陰針,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沒加重我血液裏的陰氣。

Wшw✿tt kan✿¢O

但不管怎麼樣,中釋陰針那個地方的血液絕對陰氣是最重的。

因爲釋陰針就在那個地方的血管裏,也不是很深入,現在我體內的釋陰針還沒徹底融化。

釋陰針中的陰氣擴散時,針的周圍會出現很濃郁的陰氣,甚至會影響到那塊地方的皮膚。

中釋陰針的那塊皮膚表面會有一塊黑色,直到釋陰針完全融化,那塊黑才消失。

那塊黑色地方的血液陰氣很濃。

停下來,面對着依然活蹦亂跳的短髮女陰屍。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這次一定要成功,我已經沒力氣再跑下去。

感覺整個人呼吸都有點困難,小腿處特別痠疼。

看着手中沾有血跡的匕首,這時才發現,這個匕首的手柄處有一個白字。

應該是白子鬱見到我有危險,情急之下扔向女陽屍的。

這才讓我逃過一擊。

他們都這麼拼命的在保護我,我也一定要做些什麼。

咬着牙,握着匕首的手握得更緊了。

快速的在中釋陰針的地方重重的劃了一刀。

感覺脖子上的經脈都被割斷了,血液噴涌而出。

儘管疼得我全身冒起冷汗,但我依然忍住了想要大叫的心理。

不想他們兩個再爲我分神。

眼淚疼得流了出來,讓視線有些模糊。

疼得讓我整個人都有些發暈。

短髮女陽屍用手抓住我的肩膀,與我面對面,指甲慢慢深入我的肉中。

不一會就感覺我的衣服被溫熱的液體打溼,空氣中充斥着血腥味。

它頭慢慢下低,想咬我。

我艱難的擡起手臂,就在它快要咬到我時,用匕首用力的割在它的後頸上。

它的動作愣了一會,頭顱落到我的肩膀上,然後滾落到了地上。

用力的拔出它的指甲,看到它沒有再反抗,我才放下心來。

圍着色鬼他們的那些陽屍,見到我殺了一隻他們的同類,有個別的脫離了隊伍,朝我走來。

由於剛纔解決那隻消耗太多體力,再加上身上多處傷,根本沒辦法一個人對付這麼多陽屍。

就在那些陽屍快要接近我時,一個黑影突然落到那些陽屍面前。

那些陽屍便停下了動作。

手機光照在面前那個突然出現的人身上。

那個人穿着一身古怪的衣服,帶着面具,是位男的。

“桀桀”

他的笑聲給我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本來疲憊的身體又精神了許多。

盯着面前那位面具男的一舉一動,他一出現,那些衝我而來的陽屍便停止了動作。

如果我想的不錯的話,這些陽屍都是由面前這位男子控制的。

而且數量還不少,每次色鬼與白子鬱把圍着他們的陽尸解決的差不多的時候,村裏的房子裏又會出現一大羣陽屍。

面具男子走到我面前,一把,把我摟入懷裏。

憤恨的瞪着着面具男子,擡起手中的匕首往面具男身上刺去。

手纔剛舉起,我的手腕就被他抓住。

一世兵王 “你想幹什麼?”

“我們是一類的人,跟我走吧!”

他的聲音像是故意憋着一樣,沉悶,沙啞,難聽。

但他爲什麼不用真聲跟我說話?

說完,他挪動了一下面具,露出嘴脣。

頭湊到我脖子上,用舌頭舔着我脖子上的傷口。

讓我感覺又疼,又癢,而且感覺噁心。

我痛苦的大叫道:“你惡不噁心?放開我!”

頭撞着他的頭,我不想被他摟在懷裏,不想他舔舐我的傷口,打心裏厭惡他。

他用另一隻手控制住我的頭,而我的另一隻手受了傷,無法反抗。

過了一會,他直接把我扛在肩上,我的頭朝着他的背後。手上的匕首也被他打落在地。

扛着我直接往村外的方向跑去。

“救命啊……色鬼,白子鬱……”

這下我已經無能爲力,只能叫救命了。

扛着的這個人真心讓我覺得噁心,不管他是好還是壞,我都不想跟着他走。

沒走多遠,就看見色鬼那邊傳來轟隆一聲巨響。

感覺那邊的空間都有些模糊,幾秒後,則是看見那塊地方出現了一個大的巨坑。

小聲嘀咕道:“色鬼,白子鬱,怎麼回事?”

不知道剛纔那邊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只知道的是,那裏已經沒有色鬼與白子鬱的身影。

白子鬱一身白色,就算在夜裏都很顯眼,可這下那裏只有巨坑卻沒有他們的身影。

他們不會出事了吧?

想到這,心居然感覺不舒服,心口脹脹的,有點堵。

眼眶也溼潤了,儘管在心裏一直安慰着自己,可還是有幾滴不爭氣的眼淚滴了出來。

失聲大叫道:“色鬼,白子鬱……回答呀……喂……”

聲音大到我的喉嚨感覺針刺一般疼,感覺青筋暴了起來。

脖子上的傷也因爲叫的太用力而再次裂開,鮮血不斷往下流。

拼命的在面具男身上掙扎,用拳頭敲擊着他的背。

“安靜點,是你姥姥讓我來救你的。”面具男用難聽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的說着。

姥姥?他怎麼認識我的姥姥的?對於我的身世從來沒有對任何人說過。

難道他真的是姥姥叫他來救我的?

“你怎麼知道我姥姥?有什麼證據讓我相信你?”

“你不是答應過你姥姥,要等她來救你嗎?”

聽到他這樣說,臉上瞬間陰沉下來。

這些承諾是我在夢裏和姥姥約定的,不應該有第三個人知道纔對。

這時的我,對是姥姥讓他來救我的話半信半疑。

不過,知道這個消息後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現在色鬼和白子鬱生死不明,扛着我的面具男有讓我覺得噁心。

“你把色鬼與白子鬱怎麼了?”

他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的向前跑,速度越來越快。

很快就出了村子,一直聽到村子裏傳來“轟隆”的巨響。

色鬼他們應該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他們。

嘴裏一直默唸着:“他們沒事的,放心,沒事的,沒事的……”

面具男突然停下腳步,害得我在他肩上顛了下,差點吐出來。

由於這幾天沒吃東西,纔沒吐。

面具男開口道:“這不是司家的三隻狗嗎?” 面具男開口道:“這不是司家的三隻狗嗎?”

“我們不是來跟你比嘴工的,是主動留下她,還是我們動手取?”

說話的是女人,是司家的人,難道她們也想抓我?

由於被扛在肩上,腳朝着前方,面朝下,根本看不清站在面具男前面的人長啥樣。

不過我可以看到那三個人的腳,敢確定是三個女人。

“我趕時間,沒時間陪你們過家家。”

說完,面具男吹了聲口哨,就朝右邊跑去。

對於司家的人我也不感冒,司家大小姐一心想殺我,落到她們手上我可能也會死無全屍。

面具男剛跑不遠,就看見那三位司家人面前出現了六位裏面穿着白衣,外面套着黑色外套的蒙面男子。

他們沒說一句話就開打了。

那六位蒙面男子看上去挺厲害的,不過那三位司家女人更加流弊,居然一對二不落下風。

現在的我,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就這樣聽話的跟着面具男走是否正確。

但,我不這樣選擇,還有別的選擇嗎?

我太弱,對於現在出現的這些人來說,我就是待宰的羔羊,沒有資格選擇自己的路,這就是弱者與強者的差別。

捨不得色鬼他們,但又想見姥姥,這兩者必定是相對的。

在我糾結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的前方。

冷冽的桃花眼,那張英俊的臉總是面無表情,身穿黑色風衣。

由於跑的速度有點快,風衣和頭髮往後飄着,露出白皙的額頭,顯得更加深邃與迷人。

“色鬼……你沒事吧,白子鬱呢?”

我激動的大叫出來,比剛纔聽到面具男說是姥姥讓他來救我時不知道高興幾百倍。

我剛說完,面具男就停下腳步,說“我還以爲冥界的大人物會就這樣死在我的陽屍窩裏,沒想到還是有些本事的。”

色鬼沒有說話,只是憤怒的看着面具男,拿着一隻長劍,手上的青筋直暴。

那把劍我認識,第一次見到色鬼時看見他背上就揹着那把劍,但之後就一直沒見他用過,而且連劍的蹤影都沒見到過。

“哼……就憑你那些沒智商的陽屍也想對付我們,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吧,要不是我們想引你出來,早就解決乾淨了”

是白子鬱的聲音,他也沒事,真是太好了。

難道他們一開始就知道有人想抓我,故意用我在做誘餌?

“噢……看來被你們看出來了。”

面具男說那個“噢”時尾音拖的特別長,看來這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過,到底看出什麼來了?

“說!誰指示你來的。爲什麼要抓她?”色鬼說話永遠都是那麼拽。

“軒王與白少主還真給小子面子,居然親自審問我,不過……”

面具男話說到一半,拿出暗器快速的甩像色鬼與白子鬱,速度相當快。

他邊甩暗器,邊說:“小子無可奉告。”

說完就朝沒有色鬼與白子鬱的地方跑去,同時再次吹響了口哨。

這次直接出現了十多位蒙面男子。

那三位司家女人也跑了過來,與色鬼他們會合,後面還跟着三位蒙面男子,看來是已經解決了三個。

那三位司家女人彎腰拱手的對着色過躬身道:“軒王……”

色鬼沒有理會,只是揚起手中的劍,對着面前的蒙面男子。

從左至右的揮了一劍,就看見他們面前那些蒙面男子愣了一會,突然一聲巨響,那些蒙面男子全部消失不見。

不能說是消失不見,應該說是,屍骨無存。

的確震撼,這比3d電影還震撼。

當我望着這一幕發呆時,面具男又停了下來。

這時我才從震撼中反應過來,發現白子鬱竟然不在色鬼身邊。

“真是給臉不要臉,那就只好親自出手逼你放人,說實話了。”

是白子鬱的聲音,沒想到他已經來到面具男的前面了。

隨後司家的三女把面具男圍在中間,一隻長劍快速的刺向面具男背部。

面具男側過身子,幾道暗器甩出,與那隻劍撞在一起,同時掉落在地上。

就在此時色鬼突然出現,趁面具男抵擋長劍的空隙一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語氣森寒的說道:“要是敢動,我就廢了你。”

正因爲面具男的這個站姿,讓扛在他肩膀上的我既可以看見色鬼也能看見另一邊的白子鬱。

“你們還真是膽大,她還在我手上,就不怕……”

話還沒說完,白子鬱對這面具男甩出幾隻匕首,本人則緊握拳頭,朝面具男跑來。

邊跑邊說:“你的目的是抓澄澄,而不是殺她,並不擔心你會動手。”

如果面具男真的是姥姥派來救我的,那他真的不會傷我。

而且我現在完全可以大聲的讓他們住手,我就說我要跟着面具男走,但是,現在的我根本說不出口。

應該說,我好像有點不想離開那隻大色鬼和白子鬱。

我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