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點說和遲點說又有什麼區別?”白雪哭道。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白雪說道。

“可這已經是事實了,我本來就是你身邊的一株紫蘭花,是你爲了遮風擋雨我才得以生長,曾經我爲你而生,現在我爲你而死,我用我最後的生命,擋住了天眼裂縫,助你毀了天命!”

說着,白雪慢慢的飄散,一顆紫蘭花的種子,飄落在我的手中。

“師父,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我看着手中的紫蘭花種子,哽咽道。

“對不起……”師父說道。

……一個星期後,我回到了那山村。

我接手了白雪的山村教師工作,我把紫蘭花種子,種在教室的窗戶邊,我堅信有一天,白雪他會回來的。

“你知道嗎?你從來不說話,很高冷的!”

“每次你流眼淚,都不讓我看,你這男子氣概有點娘們吧。”

我腦海裏,回憶起白雪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

我的眼淚,滴落在花盆裏,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而你卻滿臉不在乎,到現在,我才明白學會道術,也回不到最初!

曾經,我們一邊愛,一邊走。

我早已成爲了你的信徒!

如果我們不曾,走過感情這條路。

如何知道心魔是最沉重的包袱。

“滴答……”我的第二滴眼淚,滴落在花盆中。

“張老師,上課了!”旁邊的一個學生喊道我。

逆天遊戲系統 “哦,好的。”我擦去眼淚微笑道:“同學們,這節課我們上音樂課吧,你們想練習哪一首歌?”

“《蟲兒飛》”講臺下的學生齊聲喊道。

“好,我帶頭唱,你們要跟準哦!”我笑道:“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

“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只要有你陪……”學生們接下下面一段歌。

可我卻不知道,在這美妙的歌聲中,窗戶放置的花盆,裏面那顆紫蘭花種子已經發出了嫩芽!

一年後的元旦……

我依舊在山村工作,整個山村,只有我這個年輕人在教書。

我剛從鎮裏買了一大疊的課外書回來,當我接近教室時,教室裏忽然傳來了那羣學生的唱歌聲:“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老師再唱一遍,你比張老師唱得好聽!”

“那好,我可要唱咯,你們要記得鼓掌!”教室裏傳來了女生的聲音。

“一!二!三! 大華恩仇引 黑黑的天空低垂……”

我走去教室的窗戶前,只見白雪站在講臺上,她看着我,微微一笑。

“張老師,白老師回來了!” 宦臣駕到:無良痞妃輕點作 那學生喊道。

我走進教室,心情十分的負責,伸手牽着白雪的手,眼角含着淚水問道:“真的?”

“真的!”白雪微笑道。

我轉身看着白雪眺望的方向,只見一個白色長袍古代女子,站在不遠處,對着我做出一個愛心的表情。

接着她消失了。

“是她把我從天眼中帶出來的!”白雪說道。

“這女的我見過,是平行世界和的一個女子,挺神祕的!”我回答道。

“她告訴我,她姓陳!”白雪對我說道。

“陳?叫什麼名字?”我問道。

“陳樹。”白雪回答道。

“哦……不管她,反正你已經回來了!”我笑道。

“張老師,你羞不羞?還秀恩愛!”那小胖依舊是死性不改。

“都是學生,你們兩個要點臉行不?”門口傳來師父的聲音。

只見師父,師母。

劉宇陽,黃山明,李玄清。

老穩,老穩他老婆雨菡,以及他的兩個龍鳳胎站在門口。

不僅僅是他們,就連方宇,夏強,龍英鵬,都帶着自己的女朋友來到此處。

“這種歡喜的場合,怎麼能沒有我們呢?”又是一羣人的聲音傳來。

茅山掌門於止水,龍虎山掌門張霄,蜀山掌門燕赤楠,都到來。

“哇,這是要幹嘛?”師父驚道:“大團圓嗎?”

“我們來看小朋友們的合唱團!”燕赤楠笑道。

“同學們,一起合唱《蟲兒飛》好不好!”白雪笑道。

“好!”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隨

蟲兒飛蟲兒飛

你在思念誰

天上的星星流淚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風吹冷風吹

只要有你陪…… 在本文開頭,我要說一下,我曾經是某明星的經紀人,一直以來,我就想將遇到圈內的一些詭異事寫出來,現在有機會,我就開了這本文。當然,爲了敘述的精彩,我將主角直接定位在明星身上。

本文是以小說的形式寫的,所以,內容會有些潤色,但一切都是爲了讓大家閱讀起來更流暢,更有代入感。謝謝大家的閱讀!現在,我們就開啓演藝圈養鬼祕聞之旅吧!

——————————-

午夜,機場大巴上,因爲乘客太少,司機連燈都捨不得打開。而我,坐在靠近車窗的位置上,扭頭看着車窗外,淚水順着臉頰不停地流淌下來。

車窗外,敞篷跑車裏的一對情侶,他們在等紅燈的空隙,居然擁吻到了一起。是多麼的如膠似漆,又是多麼的迫不及待啊!

紅燈很快變成了綠燈,我乘坐的大巴都已經緩緩開走,停在路中的那輛跑車,依然紋絲不動,裏面的男女更加亢奮的熱吻。

而我的心卻痛不欲生……

顫抖着手,我從牛仔褲的口袋裏拿出手機,卻一不小心,將手機和裏面的b超單一起拽了出來。印有三個月字樣的懷孕b超單子,就這樣掉落在地上。

我緩緩伸手,將b超單撿起,然後將手機打開,撥通了未婚夫李熙然的電話。

嘟嘟嘟聲響起,可是他沒接。

我知道他接不了,因爲,他正忙着和那位女星在車內接吻呢!

可我不死心,一遍又一遍的打着他的電話,終於,他接通了,手機裏傳來了他呼吸不勻且不耐煩的聲音,“不是跟你說了,別再給我打電話了嗎?”

“你在哪?”我忍住淚,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

“你管我在哪?!我們已經取消婚約了。”李熙然說這話時,他乘坐的那輛白色跑車,嗖的一聲,從我公交車邊擦肩而過。

“你是不是和姜娜在一起?”我淡淡的問道。可淚水卻洶涌的從我的眼眶流出。

我從上海飛過來找他,只是想告訴他,我懷孕了!

想到三個月前,我們還如膠似漆的親熱畫面,我的心就痛的受不住。一個人怎麼可以變得這樣徹底呢?

我只不過被陷害,接受警察調查了而已。現在調查結束,公司居然和我解約。就連未婚夫都背叛我了!

“你胡說什麼呢?我……”他本來想狡辯的,可隨後,直接承認了,“對,我剛纔確實和她在接吻。我愛上她了,我覺得,和她在一起才適合。和你這種惡毒的女人,根本就不合適。”

“和她在一起才合適……”我伸手抹掉臉上的淚痕,看着放在膝蓋上的b超單,心痛的問道,“我惡毒?!明明就是她自己摔下樓梯的,你爲什麼不信我!”

結果三個月之後,他就變了!一個當着媒體面發誓一輩子愛我的男人,僅僅三個月就摟着我最恨的女人,對我說我並不適合他!

“秦可兒,我是被你的表象給騙了,以爲你單純善良,所以,真的很愛你,也付出了對你的真心。可現在,知道你真面目之後,我不愛你了,我不可能強求自己還和惡毒的你在一起。從今以後,你不要再纏着我。”他說完這句話,就無情的掛斷了電話。

我聽着手機裏傳來的嘟嘟聲,心痛到了極致。淚水順着下巴,一顆顆滴落在我的b超單子上。

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有一天,我也會被拋棄。

“小姐,到站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車不知不覺間停了下來,司機扭頭朝我看過來,好心提醒我。

我這纔拿着b超單,渾渾噩噩的下車了。獨自走回了位於郊區的這棟別墅。

——

過了0點,今天就是12月12號,是個重要的日子,因爲,我打算自殺了……

相信明天的頭版頭條都會刊登着,“過氣女星秦可兒畏罪自殺”或“過氣女星秦可兒因男友背叛自殺”的爆炸性新聞。我估計,在死後才能又紅一次吧!

想到這一點,我拿起浴缸邊的半杯紅酒,仰脖喝進口中。喝完,酸澀的滋味,從喉嚨間一直延伸到心裏。讓我忍不住眼眶發澀,淚水在我低下頭的一刻,滾滾墜落至浴缸的水中。

我不是個軟弱的女人,更不是個聽天由命的女人,可最近發生的事情,已經讓我情感和精神都處於崩潰中了!

我從十八歲出道至今,已經五年了,前四年我都默默無聞,去年,我終於向命運屈服,聽經紀人的安排和投資方的公子哥睡了,他事後竟要娶我。

一時間,我從默默無聞的小演員,一下成了當紅女星。本以爲,我的事業、感情都走上了巔峯,卻沒想到,在訂婚現場,出了意外……

未婚夫的前女友突然出現,大鬧宴會現場。最滑稽的是,她故意自己從樓梯上滾下來,摔傷,還污衊我,說是我推她的!

隨後,我未婚夫親自報了警,警察將我帶進了警局,審問了24小時!最後因爲證據不足,將我釋放出來。

可即使我被放出來了,所有人都認爲我是惡毒的女人,就連未婚夫都取消了婚約。

我瞬間就被所有人仇恨……

兩個月前,我不敢上網,不敢看電視,不敢出門,甚至不敢拉開窗簾!

因爲我怕會有狗仔隊偷拍我,只要他們撲捉到我一張頹廢的照片,就又會掀起一場軒然大波。各大新聞網站的頭版頭條、電視上的娛樂欄目都會出現我頹廢的照片,各種義憤填膺的謾罵聲將遍佈任何地方……

可現在,我變得默默無聞,沒人記得我了。未婚夫拋棄我,我還懷孕了,真是諷刺!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我一想到這些痛苦的事情,情緒再也控制不住,猛地將捏在手中的高腳杯扔到了地上。

只聽玻璃杯在地上‘哐當’一聲碎裂,我的心也如杯子一樣,碎裂開了,痛不欲生!

我不甘心這樣死掉,可是,我已經沒有活路。因爲這些天,每天我都能收到解約的合同,以及銀行還貸的催款單!

摔了杯子還不能解開我心中的鬱悶感,我受不住,拽着自己的頭髮,身子猛地縮進浴缸裏,當水將我淹沒時,我才發現自己是這麼的無助。

我不想死……

伸手抹了抹臉上的水,看着浴缸邊放的那把刮眉毛的刀片,畏懼極了。

閉上眼睛,滿腦子裏都浮現出被人橫眉豎眼謾罵的畫面來,他們那種謾罵聲,比水更讓我窒息!

我終於鼓足勇氣,顫抖着溼漉漉的手,拿起刮眉刀對準左手腕的動脈,緩緩按下,“媽媽……對不起,我沒能夠做到堅強,更沒能完成你的遺願!對不起,原諒我懦弱一次……”

話末就要將刀片割進肉裏……

“嗡……”

就在關鍵的時候,我放在浴缸邊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音。我嚇得手一鬆,刀片脫落掉地。

怎麼回事?我明明剛纔關機了呀!

我深呼吸着,轉過頭,看向浴缸邊閃動着屏幕在震動的手機,驚訝極了。

因爲,屏幕上閃現的是經紀人盛男的號碼。盛男其實是個女的,但是個男人婆,頭髮是板寸,偏偏後面還留了一撮編成小辮子。穿衣風格也都是中性風。說話更是大大咧咧,直來直往。

她前幾天剛說和我混不下去了,離開我了。所以,她突然打電話過來,讓我很疑惑。

畢竟在死亡前的一刻,我給自己找了藉口拖延死亡時間,就接了她的電話。

我一劃開接聽鍵,就聽到她扯着嗓子在裏面喊:“可兒,你特麼有救了!”

我冷不丁被她這一喊,弄得耳膜都疼了,太陽穴更是突突直跳。好半天,我都沒說出話來。

“你不說話,不是不信我吧?靠,你可別關鍵時刻不信我!告訴你,今天我遇到高人指點了,他說,我現在這個點給你打電話,或許能救你一命。我說的是不是準吧?如果,你覺得我說的準,你就開口說話,覺得我說錯了,你現在就掛電話。”盛男在電話裏底氣十足的說道。 顯然料定她說的很準,我不會掛她電話的樣子。

我聽到她說遇到高人指點,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會救我一命。我就有點詫異了:“什麼高人?”

我淡淡的話裏,聲音滿是無精打采的沙啞。其實,我並不迷信。

“一個……怎麼說呢?我不是覺得最近點背嗎?正打算燒個香;拜個菩薩;禱個告什麼的。結果,路上閒逛的時候,看到一家賣什麼佛牌啊佛珠啊什麼的店,進去後認識了店裏的老闆,他人特神,一看見我,就說出我什麼最近運勢多麼多麼低,還說什麼你是我的貴人,如果你倒下去了,我這輩子就再也起不來了。還說今天這個點,我給你打電話的話,能救你一命。靠,說的可懸乎了。”盛男在那滔滔不絕的回答我。

雖然話拐的有點遠,但我還是聽明白了。就是她遇到了一個賣佛牌的店老闆,那老闆居然知道我今天這個點要自殺,所以,讓盛男給我打電話的。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覺得盛男遇到騙子了。可現在我卻不這麼想,因爲,如果這個店老闆,沒什麼本事的話,怎麼知道我這個點自殺?而且,我之前的手機可是關機的啊!

“他除了讓你給我打電話,還說了什麼?”

“他還說,你要是想扭轉乾坤,必須捨得放棄兩樣東西。”盛男道。

“哪兩樣東西?”我好奇了。

“一是孩子;二是捨棄你無神論者的思想。”

“孩子?”我有點疑惑了。他怎麼知道我懷孕了?

“是的。他原話就是這麼說的。”盛男話說到這,我剛想問他這麼說的意思時,盛男又補充道,“對了,他還說,儘快捨棄那兩樣東西,飛到泰國曼谷找一位阿贊師傅,讓他幫助你請一尊古曼童回家供奉。”

“古曼童……”這個我聽說過,因爲我很多圈內的明星朋友,家裏就供奉着古曼童,據他們說很靈。我一直是個無神論者,所以,並不信。

可現在,我卻動搖了心中的無神信念。

“對啊,那東西我之前就聽說挺靈的。”盛男勸我道,“可兒啊,我知道你是個無神論者,可姐們這次很靠譜的告訴你,這個神人不簡單,你就抱着試一試的心態,信他一下。萬一要是真的靈驗了,你扭轉了乾坤,我也好和你繼續輝煌下去。你要是想將那些害你的、負你的、嘲笑你的人,統統打下去!就試一試吧!反正試一試又不會死人對不對?”

盛男勸我這麼多句,唯一說動我的一句話,就是最後那一句,反正試一試也不會死!

比起死來,我寧可試試這個法子!

“好,我試試。”

“耶!太好了,那你明天在家等我,我接你去醫院。”

“不,直接給我訂一張去曼谷的機票!”

“你要去泰國人流?”盛男驚道。

“是的。我要用我流產的胎兒做古曼!”我手緊緊捏住手機,恨恨的道。

和盛男說完掛斷電話後,我覺得自己就像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心情不再那麼沉重。隨即從浴缸裏出來,撿起了那把刮眉刀,扔進了垃圾桶,穿好睡袍,搖搖晃晃的走出浴室,倒在臥室的柔軟大牀上,渾渾噩噩的睡了一覺。

也是這麼多天來,第一次睡着了。

醒來的時候,是上午七點半了,洗漱完畢,盛男就打來電話說,給我訂了上午11點的飛機票。

機靈寶寶Ⅲ殺手媽咪免費送 到達曼谷之後,我請了一位翻譯,在他的幫助下,我成功的在曼谷的醫院做完手術。

我在醫院休養了一天後,就出院,迫不及待的找到了一個阿贊師傅,讓他用我流產的胎兒做了一尊古曼童,隨後我付完錢離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