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哪有?”

九尾狐立刻直立起身子,說道:“上仙您需要血靈芝,小妖能幫您弄到。”

“此話當真?”

九尾狐誠惶誠恐地說:“小妖不敢欺騙上仙。”

蕭飄然笑着說:“這個你可以相信老狐狸,藥王谷是真實存在的地方,就在靈狐村後面的山谷裏,老狐狸之所以選此地安頓,也是爲了獲取藥王谷中的各種靈藥。”

聽蕭飄然這麼一說,肖遙心頭一喜,立刻衝九尾狐問道:“這麼說,你手裏有各種各樣的靈藥?”

“確實有不少,上仙若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那赤目金蟬有麼?”

“有!有!”

肖遙頓覺心頭一陣激動,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煉製元陽寶丹剩餘的兩味藥材,這老狐狸手裏居然都有現貨。

肖遙迫不及待地說:“那快拿出來吧。”

“上仙,這些藥材,我……我也不能隨身帶在身上啊。”

“那你放哪兒了?”

“都藏在一處山洞裏,那處山洞,就在藥王谷。”

總裁爹地你欠削 “那還等什麼,快帶我去。”

“是! 閃婚虐愛:BOSS別上癮 上仙。”

九尾狐重新化作了胡一仙的模樣,領着肖遙與蕭飄然往大山深處走去,阿祁則騎坐在長爪後背上,跟在後面。

一行人來到了藥王谷,

藥王谷真不愧是人跡罕至之地,草木十分茂密,再加上此時天色已晚,林間光線十分暗淡,走在山谷之中,感覺十分幽靜,只能聽見各種蟲鳴的聲音。

除了肖遙之外,胡一仙、蕭飄然、阿祁以及長爪都是妖,黑夜對它們來說毫無阻礙,而肖遙擁有第三隻眼技能和六耳技能,這樣的環境對他而言也完全不是問題。

安靜的氣氛,讓肖遙心裏涌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不知爲何,他覺得有點不對勁。但究竟哪裏不對勁,他也說不上來。

瑪了個蛋!

這隻老狐狸該不會在跟老子耍詐吧?

他二話沒說,忽然拔出辟邪寶劍,架在了胡一仙的脖子上。

胡一仙正領着大家往前走,毫無防範,冷不丁感覺脖子發涼,頓覺心頭一涼,趕緊停下腳步,結結巴巴地問道:“上……上仙,您……您這唱得是哪一齣啊?”

“哼!你別跟老子耍花槍,說!這TM是不是你的陰謀?”

“上……上仙,什……什麼陰謀?我……我怎麼聽不明白呢?”

蕭飄然也有些納悶地問道:“肖遙,你這是怎麼了?”

“我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什麼不對勁?”蕭飄然立刻追問。

肖遙環顧四周,深吸一口氣,說:“我感覺這鬼地方有埋伏。”

阿祁笑道:“主人,你是草木皆兵吧!要是有埋伏,就算本大聖沒有察覺,長爪也絕不可能感應不到,它的嗅覺……”

阿祁話還沒有說完,長爪猛然擡起頭來,發出一聲低吼。而且它原本柔和的目光瞬間放出一絲血光。

阿祁吃了一驚,

“長爪,你該不會真發現什麼了吧?”

長爪再度發出一聲低吼,肖遙忙問:“長爪怎麼了?”

“只怕讓主人你說着了,這鬼地方真有埋伏。”

肖遙一聽,立刻扭頭,衝胡一仙喝道:“TM的,老狐狸你竟然敢耍老子!”

他說着,還將架在胡一仙脖子上的辟邪寶劍往下壓了壓。

胡一仙急忙辯解道:“上仙明鑑啊,就算您借我一百個膽,我……我也不敢使詐啊!”

阿祁說:“主人,我覺得老狐狸這倒是一句實話,有長爪在,他不敢胡來,除非他不要命了。” 看着渾身發抖的胡一仙,肖遙一想也對,老狐狸根本就不是長爪的對手,而且他明知長爪嗅覺靈敏,又怎麼敢輕易設下埋伏呢。

再則說了,他被長爪捉住完全是在他意料之外,就算他真想使詐,也根本來不及佈置埋伏啊。

想到這,肖遙將辟邪寶劍收了回來,運用六耳技能仔細傾聽着周圍的動靜,並壓低聲音對阿祁說道:“阿祁,你能跟長爪說上話,問問它,是啥玩意兒?”

阿祁立刻伏在長爪耳畔,與它耳語了幾句,

片刻過後,阿祁轉頭,小聲對肖遙說道:“主人,長爪認爲,有可能是夜魔。”

“夜魔是什麼鬼?”

“夜魔是林間濁氣化生成魔,能與夜色相融,隱匿於黑夜之中,極難被發現。”

胡一仙臉色陡然大變,

“不好,混世魔王已……已經找到這兒來了。”

肖遙聽得雲裏霧裏,不解地問道:“夜魔和混世魔王有什麼關係?”

“主人有所不知,夜魔其實是混世魔王派出的夜探。”

阿祁說到這,話鋒一轉:“主人,絕不能讓這夜魔逃了,否則,本大聖的行蹤就會暴露,這一窩狐族,只怕也要遭遇滅頂之災。”

肖遙立刻拔出辟邪寶劍,

“那咱們就把這夜魔找出來!”

一行人決定分頭行動,肖遙、蕭飄然、胡一仙爲一組,阿祁與長爪爲一組,

分頭搜尋周圍。

夜魔是濁氣所化,能夠與夜色完全融爲一體,只要它隱藏起來不動,在這種一片黑暗的環境下,想要發現他並非易事,

肖遙把第三隻眼技能和六耳技能都用上了,甚至某片樹葉上有蟲爬他都能聽見,但卻始終沒能發現夜魔的蹤影。

胡一仙雖然身爲妖仙,但對夜魔似乎也是無可奈何。

肖遙瞥了跟在身後的胡一仙一眼,沒好氣地說:“我說老狐狸,這不是你的地盤麼,夜魔現在就躲在你的地盤上,你居然找不到它。要是傳出去,你不怕被人笑話麼?”

胡一仙哭喪着臉說:“上仙,我也想把夜魔找出來,可這夜魔最擅長遁匿,他能與這黑夜相融,想要找到他,談何容易。”

就在胡一仙說話間的工夫,不遠處傳來長爪“嗷嗷”的叫聲,

“誒!長爪好像有什麼發現。”

“過去看看!”

肖遙說着,立刻循聲而去。

他們仨很快與阿祁、長爪會合,肖遙衝阿祁問道:“長爪剛纔叫喚,是不是發現……”

沒等他把話說完,阿祁擡爪做出一個“噓”的手勢,

肖遙立刻閉嘴,並運用六耳技能,仔細傾聽四周的動靜。

寂靜的林子裏,除了蟲鳴聲之外,還能聽見夜風吹拂着樹葉發出的“沙沙”聲,但除此之外,並無發現任何異常。

肖遙有些按耐不住了,正想開口詢問,長爪忽然發出一聲低吼,隨即縱身一躍,快速撲入了一旁茂盛的樹叢之中。

速度之快,簡直就如同離弦之箭一般,

阿祁大聲喊道:“夜魔在那兒!”

它話音剛落,肖遙瞥見一團黑影從一棵大樹後面快速躥出來,往一旁逃去。

肖遙拔腿便追。

那團黑影的速度極快,但肖遙腳上穿着千里追風靴,速度甚至比長爪還要快,

不一會兒工夫,他便追上了那團黑影。

瑪了個蛋!

這到底是啥玩意兒啊?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周身彷彿裹着一團濃霧,甚至看不清楚究竟長啥模樣。

這尼瑪就是夜魔?

肖遙定了定神,大喝一聲,舉劍便朝着夜魔劈去。

雖然還隔着數米之遠,但辟邪寶劍凌厲的劍氣飛射而出,擊中了夜魔的後背,夜魔當即發出一聲極其刺耳的尖嘯,

肖遙正欲再劈第二劍,夜魔忽然轉身,一柄裹着黑霧的尖叉朝着肖遙的胸口直刺而來。

臥槽!

這尼瑪是要置老子於死地的節奏啊!肖遙急忙舉劍,擋住了尖叉,

與此同時,辟邪寶劍散發出耀眼的金光,受到金光的照射,夜魔再次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嘯,裹在周身的黑霧迅速散去,肖遙終於看清楚了它的模樣。

那張尖長的嘴巴,還有細小的眼珠子,讓人立刻聯想到一種夜晚最爲活躍的動物——老鼠!

瑪了個蛋!

原來所謂的夜魔,居然是老鼠精!

夜魔顯然是受不了辟邪寶劍散發出的金光照射,扔掉手裏的尖叉,掉頭便欲逃跑。

就在這時,長爪趕到,猛地撲過來,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夜魔的脖子。

肖遙甚至聽到了“咔嚓”一聲脖子斷裂的聲音。

夜魔的身體奮力掙扎着,想要掙脫,但被長爪死死咬住,根本無濟於事。

阿祁、蕭飄然以及胡一仙很快都趕了過來,看到被長爪咬在嘴裏的夜魔,胡一仙有些不敢相信,吃驚地問道:

“這……這就是夜魔?”

“夜魔怎麼會是一隻老鼠精?不是說夜魔是濁氣所化嗎?”蕭飄然也很是震驚。

她話音剛落,夜魔的身體忽然就像氣球一般,開始膨脹起來,

見此情形,阿祁立刻衝長爪問道:“長爪,你不會是在往它身體裏吹氣吧?”

長爪喉嚨裏發出“嗚嗚!”的叫喚。

“不是你乾的?那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懵逼了,眼看夜魔的身體已經鼓成一顆球體,似乎隨時都會炸裂,肖遙心裏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急忙喊道:“長爪,快鬆手……,不!鬆口!”

長爪鬆開了嘴,

“大家快往後退!這玩意兒貌似要炸了。”

聽肖遙這麼一說,大家紛紛往後退卻。

忽然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夜魔已經鼓脹成圓球般的身體應聲炸裂,不少濃黑霧氣由其身體之中散發出來,

不過,那些濃黑霧氣並未四下散開,而是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了一團,

看到這一幕,肖遙小聲嘀咕道:“這什麼情況啊?難不成這是老鼠精的妖魂?”

“妖魂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氣場。”

就在這時,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是魔戾之氣!”

肖遙心頭一怔,

“魔戾之氣?是什麼鬼?” 系統解釋:“數萬年前,上古魔神無天被鴻鈞老祖打敗,並將其封印在了九幽之境,但無天在被封印之前,曾釋放出大量魔戾之氣,這些魔戾之氣卻散落在天地之間,不消不散,魔戾之氣能夠蝕心,無論神仙鬼魅,萬物生靈,一旦被魔戾之氣所侵蝕,都有可能成魔。一般認爲,無天釋放出來的魔戾之氣,乃是萬魔之源。”

聽了系統的解釋,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瑪了個蛋!

這玩意兒聽起來好像很恐怖啊,不行!絕不能讓這玩意兒再害人!

嬌妻養成計劃 想到這,肖遙立刻將手裏的辟邪寶劍朝着懸浮在半空之中那團黑色霧氣劈去。

一道耀眼的金光劍氣擊中了那團黑霧,但讓肖遙沒有想到的是,黑霧並未消散,只是快速流轉起來。

見此情形,肖遙很是吃驚,立刻衝系統問道:“臥槽!辟邪寶劍對這玩意兒怎麼會一點影響都沒有?”

“魔戾之氣乃屬上古元氣,不消不散,普通法寶並不會對其造成影響。”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肖遙追問。

“宿主你可以用九黎煉鬼壺先將這團魔戾之氣收入其中,九黎煉鬼壺雖然不能煉化魔戾之氣,但能將其封印。”

聽系統這麼一說,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九黎煉鬼壺!”

話音一落,九黎煉鬼壺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誰知就在這時,那團黑霧竟然漸漸浮現出一張閉着眼睛的人臉。

臥槽!這什麼情況?

這玩意兒難道有生命!?

肖遙一時之間怔住了,其他人也都震驚不已,長爪則衝着那團黑霧發出了一聲低吼。

忽然,那張人臉猛地睜開眼睛,眼中竟然散發出血紅色的光芒。

看到那雙血眼,肖遙心裏忽然涌起一種異樣的感覺,不覺間,他的眼神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那張人臉衝肖遙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隨即人臉消失,整團黑霧朝着肖遙快速飛來。

肖遙這纔回過神來,急忙將九黎煉鬼壺高高舉起,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

黑霧被悉數收入壺中,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吸收魔戾之氣,獲得經驗值100000點,損耗陽氣值1800點。”

肖遙一聽,嚇了一跳,

臥槽!居然損耗了1800點陽氣值!?

他急忙在心裏默問系統:

“這什麼情況啊?居然損耗這麼多陽氣值?你是不是搞錯了?”

“魔戾之氣對萬物生靈都有影響,宿主你和九黎煉鬼壺氣脈相連,將魔戾之氣收入九黎煉鬼壺中,難免會對你的陽氣值產生影響。”

“臥槽!你怎麼不早說啊!”

肖遙很是鬱悶,

尼瑪早知道會損耗陽氣值,老子纔不管這閒事,這玩意兒會把誰變成魔,管老子鳥事。

哎!

不過現在閒事不該管也已經管了,至少獲得了100000點經驗值,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肖遙定了定神,轉頭對胡一仙說:“夜魔已經除掉,你可以放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