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間,那些太太低聲討論了一些沈瑤的事情。

葉簡汐插嘴了幾句,便沒人再敢提這件事,而是換了個話題,改為討論自己的首飾和珠寶。

女人聚在一起,總有數不盡的話題討論。幾個人起初還想拉葉簡汐一起加入話題,好拉近關係。可看她心不在焉的,也不好拿熱臉貼冷屁股,漸漸的就由著她了。

時間如掌中沙,飛快的流逝。

眼看著宴會要開始了,王東擎沒有露面,慕洛琛也沒趕過來。

葉簡汐的心像是火鍋上的螞蟻。

沒過多會兒,大廳里,司儀走上台開始說話。

葉簡汐再也沒辦法安然的坐在這裡乾等著,按住桌子站起來準備到外面去看看。

可就在她起身的剎那,門口忽然出現一道挺拔的身影,那人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多,站在人群里極為突兀。可最引人注目的不是他的身高,而是那張俊美得不像人的面容,此刻那張冷峻的臉上帶著一絲微不可查的不耐。

他左手插在兜里,右手牽著個小小的身影,目不斜視的踏入了大廳。

坐在門口的人,注意到來人,紛紛側目。

在帝都的人,誰不知道這位是,不久前正式宣布的王家繼承人王東擎!

王家內鬥激烈,當初把幾個兒子都斗死了,現在兒子死了,又輪到孫子斗。王老爺子怕王家內亂再像之前那般,禍害整個家族,把遠在海外的王東擎叫了回來,宣布他為王家下一任繼承人。

雖然現在王家雖然依舊明爭暗鬥,但鬥爭的激烈程度,的確削減了不少。

最起碼沒有像之前,抬到明面上了。

此刻,在座的賓客看到王東擎攜稚子進來,便明白,這孩子應是王東擎傳聞中的私生子。一個月之前,王老爺子也說了,要把這孩子正式認祖歸宗,納入王家的族譜。

這孩子一旦回了王家,那王東擎的地位就更加牢固了。

葉簡汐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只一瞬不瞬的看著王東擎牽著的孩子。

天寶!

一個月不見,他像是長大了不少,穿著一身帥氣的小西裝,已經有了小大人的模樣。

葉簡汐心裡的情緒五味陳雜,可最重要的是激動,她恨不得立刻衝到跟前,把天寶從王東擎手裡搶回來!心裡再三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直到把桌布擰成了麻花,葉簡汐才止住了腳步。

天寶跟著王東擎走,圓溜溜的小腦袋,轉來轉去,看著周圍的人。沒多會兒,天寶的視線剛好轉向她的方向,在看到葉簡汐時,他愣了愣,下一刻立刻掙開王東擎的手,要往葉簡汐的方向跑。

可還沒等他跑兩步,王東擎大手一撈,把他小小的身體抱了起來。

天寶四肢亂撲騰,張嘴就罵王東擎是壞蛋,大魔王……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向父子倆個。

王東擎俊美近乎妖的面容霎時陰沉了下來,按住天寶小小的身體,壓低了聲音威脅:「天寶,你再敢不聽話,我就把慕天佑的脖子擰斷,讓你再也看不到他。」

天寶呼吸一滯,瞪著大眼睛眼睛,驚恐的看著他。

王東擎見小鬼終於安靜了下來,抬步準備走。

天寶回過神來,就看到葉簡汐被人群淹沒了。看不到媽咪,又想到王東擎這個大壞蛋,竟然說要擰斷佑佑的脖子!

天寶摟著他的脖子,貼著他的臉頰,一口咬了下去!

壞蛋!他要咬死他!

誰讓他不讓他和佑佑見媽咪的!

外人看在眼裡,只覺得王東擎和天佑的感情親密。

只有王東擎知道,這小兔崽子是下了狠口。

四歲大孩子的小奶牙,還是有一定的殺傷力。感覺到脖子處傳來的疼痛,王東擎嘴角抽搐了下,右手護住天寶的小身體,左手扣住他的後腦勺,將張牙舞爪的小傢伙的腦袋,整個拔起來。

天寶牙齒嘎嘣一聲,咬住了下嘴唇。

疼得咧了嘴。

王東擎見他要哭,慢條斯理的把自己的手帕,塞到他嘴裡,然後把他小小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肩頭,困住他的四肢,不讓他再亂動談。

行雲流水的做完這一切,王東擎面無表情的朝著大廳的主桌走了過去。 葉簡汐看著天寶被王東擎抱走,忍不住跟著他的腳步,從大廳的一側,繞到了前面。

待她走到大廳前面,王東擎已經和沈家的眾人打過招呼,並把禮物奉上,抱著天寶,坐在了沈瑤旁邊。

葉簡汐隔著一段距離,不知道是該上前,還是等洛琛來了,和他一起過去。

正在她猶豫的時候,沈瑤瞥見了葉簡汐。

朝她的方向招了招手,大叫了聲:「簡汐姐!這裡!」

主桌的人因為她這一聲,都看了過來,當然也包括王東擎。

王東擎看到葉簡汐,眉頭微微的皺起來,俯首看向懷裡不安分的小崽子,頓時明白剛才他想跑去哪裡。

王東擎大手抓住天寶的下巴,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沉聲道:「天寶,我再警告你最後一遍。你是王家的孩子,別再想著慕家的人,否則我真的會打慕天佑。」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他這一句森冷無比。

和以前玩笑似的威脅,完全不同。

天寶嚇得打了個哆嗦。

雖然嚇唬一個四歲的小孩子,略顯無恥,但王東擎卻是面不改色。

沈瑤走到葉簡汐跟前,把她拉到主桌前坐下。

沈母趁機幫葉簡汐和王東擎相互介紹了下。

葉簡汐目光落在王東擎臉上,說了聲:「王先生好。」

王東擎沒搭話,高冷的點了點下頜,算是打過招呼。

他這般疏冷的模樣,讓原本想借著打招呼,親近天寶的葉簡汐有些無措了起來。

天寶乖乖的趴在王東擎的懷裡,不敢看葉簡汐,只是背對著葉簡汐的方向,兩隻烏溜溜的大眼睛里,慢慢的積聚了淚水。

小孩子是最藏不住情緒的,天寶沒憋住多久。

眼淚啪嗒,啪嗒的落下來……

王東擎感覺到自己胸口的襯衫被打濕了,撥開天寶的小臉,看到他滿臉的淚痕,嘴角往下一壓。

但沒等他發作,天寶忽然張開嘴,小聲哭喊了起來。

「媽咪,嗚嗚……寶寶要媽咪……」

葉簡汐聽到天寶哭,一顆心差點碎了。

她動了動手,想要把天寶抱過來。

可王東擎冷著臉,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葉簡汐頓時清醒了過來,眼圈泛紅的盯著天寶看。

王東擎抱著天寶哄了一會兒,可天寶始終沒止住哭。

王東擎不耐煩的站起來,說了聲:「失陪。」朝著大廳的偏廳走。

等著他離開了,葉簡汐還傻傻的盯著他的方向看。

沈瑤注意到了她的異樣,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說:「簡汐姐,你幹嘛盯著王東擎看?洛琛哥要是知道了,醋罈子肯定要打翻了。」

葉簡汐回過神來,低聲道:「我是看這孩子可愛。」

沈瑤剛才注意力全在王東擎那張俊臉上了,沒多看孩子,不過孩子是王東擎那個妖孽生的,能差到哪裡去?

沈瑤托著下巴,說:「王家的人,個個都是美人胚子。」

哪怕王景炎那個人渣,長得也是頂漂亮。

王東擎就更不用說。

每天光看著那張臉,都能多吃一碗飯。

沈瑤傻呼呼的臆想了一會兒,說:「要是能嫁給王東擎,做后媽也沒什麼啊,可惜……」

「可惜什麼?」

葉簡汐隨口問了句。

沈瑤扭過頭,想要說『可惜王家和沈家門第差別太大,想做后媽也輪不上他』,可話到嘴邊,卻見王東擎已經抱著雙眼通紅的天寶回來了。也不知他有沒有把她剛才說的那句話聽到。

沈瑤紅了臉。

王東擎淡淡地看了一眼沈瑤,優雅的落座。

沈瑤尷尬的自我催眠,王東擎根本沒聽到。

葉簡汐看到王東擎回來了,眼神忍不住又往天寶身上看。

她想著天寶,也就沒跟沈瑤說話。

沈瑤是耐不住寂寞的人,坐了一會兒,就忍不住逗天寶:「寶貝兒,你可真可愛,長大了一定跟你爸比一樣,成為一個大帥比。」

天寶嫌棄的扁了扁嘴:他才不要跟這個大魔王一樣!他要跟爹地長得像!

葉簡汐默默地聽沈瑤和天寶談了一會兒,小心翼翼的插話:「乖寶寶,你爸爸一定對你很好吧?」

毒女狂妃 天寶看著葉簡汐,粉嫩的唇瓣動了動,像是要說話。

可想到王東擎的威脅,還是沉默了下來。

一直高冷的的王東擎,忽然開口說:「對不起,慕太太,我兒子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

這話針對的意味太明顯。

沈瑤說了那麼多話,他都沒說什麼。偏偏葉簡汐只說了一句話,他就阻止。

山澗之三教九流 沈瑤尷尬的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王東擎,又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葉簡汐,解圍道:「簡汐姐,我看寶寶是不怎麼開口說話。咱們倆聊天吧,不去打擾他了。」

葉簡汐點了點頭。

不再開口。

天寶在王東擎懷裡,氣悶的坐了一會兒,忽然伸出小腳,踹了一下王東擎……「要害」。

大壞蛋,欺負媽咪!他要替媽咪討回公道!

王東擎正端著茶喝,冷不防的被踢了下……被茶水噎住,咳嗽了起來。

緩過神來,王東擎俯首對上天寶那雙無辜的眼睛,臉都扭曲了。

別以為他不知道,這小崽子是故意的!

上次慕天佑就朝著他……踢,這次這個小崽子又朝著他……踢。再這麼下去,他非得斷子絕孫了。

王東擎眸子危險的的眯起來。

「爹地,寶寶是不是踢疼你了?寶寶不是故意的,寶寶給你揉揉。」

天寶無辜的說著……

王東擎臉色一邊,恨不得掐死這個小混蛋!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明天整個帝都的人都能把他當成「變態」!

「不用,爹地不疼。」

王東擎一字一句的把話從齒縫裡吐出來,牙齒幾乎咬斷。

天寶咧開嘴,笑了笑。

王東擎嘴角微微上揚,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修長的手指捏的瓷杯,咯咯作響。

沈瑤再遲鈍也看出來,氣氛有些微妙,不過她沒看到天寶踢王東擎的那一下,只覺得天寶這孩子很乖,而王東擎作為爸爸,對兒子說話太嚴厲了。

心裡對王東擎的喜歡不由得降低了一些。

葉簡汐雖然聽到了動靜,但還是忍住沒去看。

她怕自己看了,會忍不住跟天寶說話。

……

宴會開始。

慕洛琛終於和沈父一起走進了大廳。走到主桌前,他看到天寶,神色明顯頓了下。但很快就移開了目光,坐到了葉簡汐身邊。

對上葉簡汐焦急的眼睛,慕洛琛捏了捏她的手心,暗示她沉住氣。

宴會持續進行,上的菜肴每道都精美無比,可葉簡汐食不知味,只顧著支起耳朵,聽旁邊的動靜。

天寶起初在王東擎懷裡,乖乖的。

可沒吃到一半,扭動著身體,低聲跟王東擎說話。

也不知道他說了什麼,王東擎冷聲拒絕:「不行。」

天寶不高興,跟他小聲爭執了一會兒,最後被王東擎冷冷的目光殺得安靜了下來。

葉簡汐不由自主的把目光移了過去,看著天寶漲紅的小臉。

天寶注意到她看過來,臉漲的更加通紅。

葉簡汐雖然不是經常親手照顧天佑、天寶的起居,但平日里也能猜到小傢伙的心思,她覺得天寶可能是想去衛生間了。

王東擎連這個都不允許,可見平日里對天佑、天寶很不好。

當媽格外心疼自己的孩子,哪怕別人好好照顧,尚且覺得不滿足,更何況王東擎對天寶態度這麼惡劣。

葉簡汐忍不住想提醒王東擎,讓天寶去衛生間。

但沒等她把話說出來,一股臭臭的味道,在席間蔓延開來。

最先遭殃的就是坐在天寶附近的人,可大家都沒說出來。倒是坐得離得遠一些的沈瑤,聞到了那股味道,捂著鼻子,嘟囔:「誰放的屁啊,這麼臭……」

話音剛落,抱著天寶的王東擎,倏然面色陰沉的站起來。

沈瑤眼睛銳利的注意到,他褲腳一塊地方浸了一片黃色的水漬。與此同時,鼻息間縈繞著一股更臭的味道。

那股味道直衝腸胃。

沈瑤瞪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天寶感覺到褲子里一坨熱乎乎的東西在滑動,哇的一聲哭出來:「壞蛋,寶寶說要去洗手間,你偏不讓我去,現在拉粑粑了,嗚嗚,丟死人了……寶寶不要活了……寶寶要回家……媽咪……寶寶要回家……」

天寶傷心欲絕之下朝著葉簡汐伸手。

可他那一聲『媽咪』叫出來,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王東擎的私生子叫葉簡汐媽咪?

這也太勁爆了點吧?

之前王家說,王東擎的私生子,母親是外國人,外界就議論紛紛。

混血兒多少有些外國人的特徵吧?

可這天寶怎麼看都怎麼像地道的中國人。所以,這孩子的媽到底是誰還說不準。

現在一聽孩子叫葉簡汐媽咪,是個人都會想歪。

王東擎那紙巾擦了擦褲子,可那種噁心的感覺揮之不去,抬眸看著那罪魁禍首,他恨不得把這小崽子給掐死。

以前這小崽子沒少拿要去衛生間的話,誆騙他。

剛才他那麼說,他還以為小崽子見到葉簡汐,又想作怪,下意識的以為小崽子在說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