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銓的這番玩笑似的鼓勵,讓原本有些欲哭無淚的王嘉檸得到了一絲的寬慰。

今天朱銓在直播《一起關注》的同時,王嘉檸也在錄製自己的節目。

這檔節目是跟孟非老師以及郭德雲一起主持的。

而與兩位頂級主持人配合,王嘉檸知道自己被壓制的有多慘,根本就沒有辦法與他們兩個完美相配。

朱銓聽出了王嘉檸語氣中的一絲無奈,轉而開口問道:“怎麼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

“咦,你聽出來了啊?”

王嘉檸問道。

“廢話!你這麼沒心沒肺的人說話居然有‘但願’兩個字了,這肯定會很奇怪啊!”

朱銓開口道。

王嘉檸哭笑不得,感情是這樣的啊,然後倒出了心中的苦悶:“這不是今天跟孟非老師,還有郭德雲老師一起主持節目的麼,被吊打的很難受啊!節目裏還有尉遲前輩,也是個生猛的人。”

“你們是啥節目?”

朱銓在記憶中,番茄衛視的這檔節目是在東方衛視播出的。

“《四大名助》,就是定位爲一檔具有“爲全國人民排憂解惱”功效的節目,力求用輕鬆逗樂的新玩法解決煩惱的節目。”

王嘉檸開口解釋道。

“噢…”朱銓藉助前世的記憶,依照原版謝霖依的角色分析道:“從這個節目的名字來看,《四大名助》,那就是一個很自由的綜藝節目,你新聞主播當慣了,所以就不太適應。”

“那我該怎麼辦?”王嘉檸聽到朱銓的分析後,聲音慘慘道:“這第一期發揮的確實不好,如果再不能融入進去,我估摸着會被換下去。”


“你彆着急!”朱銓開口勸阻道:“這事兒很簡單,你得配合着節目的定位走,就行了啊!”

“配合節目的定位走?”

王嘉檸不懂朱銓所指的是什麼,疑惑的問。

“我的意思是,你不適應的原因是因爲你身上的新聞主播風格太盛,再加上到了新環境後,急於求成之間太刻意的想要融入進去,這樣子反而是會造成適得其反的結果。”

朱銓解釋道。

伯母好,我是你女兒的女朋友 然後呢?”

王嘉檸又問。

“哎,就是你得做你自己啊!”

朱銓回答道。

“你是說我給人一種親和力,會讓人不由自主的信任,敞開心扉嗎?”

王嘉檸心中暗道:不錯嘛,總算是發現本姑娘的好了。

就在王嘉檸準備謙虛一下“自己沒有那麼好啦”的時候,只聽得朱銓接下來道:“你要做的很簡單,就是解放天性,做回二貨的你。”

王嘉檸:…

“朱銓,你纔是二貨呢!!!” 翌日。

中午十三點五十六分。

重生十七歲:軍少強寵小藥妻

衆觀衆們都已經準備好了搶佔答題名額的準備,只等最後的抽獎倒計時開始。

5!

4!

3!

2!

1 !

開始!

然後…

十三萬八千三百多人蔘與了這次的抽獎,卻只有六百人成功的進入到了直播間。

“太特麼的幸運啦!”

“人生第一次抽獎成功!”

“不容易啊,從十三萬多人的手中搶到這六百個名額中的一個,簡直了!”

“爲董琴而來!”

“我感覺董琴就是天生爲這個古詩詞大會而生的。”

“董琴身上有一種古典韻味的美!”

“啊啊啊,好喜歡她啊!”

“我也超級喜歡董琴,但我跟愛朱銓小哥哥!據說這一期節目的錄製,朱銓小哥哥也會出現呢!”

“期待朱銓能夠奉獻出一場完美的‘戰鬥’!衝鴨!!!”

“太特麼的幸運了,真的!我開了5G的流量,這纔不負衆望的搶到了一個名額,心疼的抱住我女朋友,她開的4G流量,哇哈哈!”

撿到一座科技城 我用的無線網,得虧沒有用4G,不然我也進不來了!”

“啊啊啊,大家發現了沒,現在的4G好像是越來越不夠用了,老卡,下載的東西的速度很慢,跟之前3G換4G的時候差不多啊!”

“感覺到了套路?國家逼着我們用5G?”

“別搞這些陰謀論啦,沒有的事兒!都闢謠了!是因爲越來越多的人在用4G的原因,而不是你們說的這些。”

“告訴你們一件事情,剛剛那麼多人抽獎,直接是吧我表弟的手機給卡爆了!(笑哭)(笑哭)還是剛買的蘋果!一點都沒有我爲華的好用!”

“無語了!雖然本人我成了六百位幸運兒中的一個,但是有一說一啊,那麼多兄弟姐妹們來參與抽獎,就不能多放一些名額?比如來個一千,或者兩千?”

“就是,區區六百,可笑可笑!”

“也不知道是哪個‘制杖’規定的,只能有六百位觀衆在線收看,太沒人性了!網上已經有人在抱怨了,這樣子做還不如多擴招一些呢!”

“得了吧,哥們兒!你們加入到這六百位觀衆中了,還這麼說?!要是你們沒有加入,是不是也要罵了?!可是你們罵的對麼?這一季有了線上參與答題的名額,這是國視花了大價錢弄出來的互動系統,運行也是要錢的,好麼?難道這錢你給麼?”

“我也來說一句公道話。大家還記得在此之前的《主持人大賽》吧?那個五百位在線大衆評審也是利用這個系統進行的,現在又增加了一百位,總共六百的名額,國視的誠意已經很足了,我們怎麼還能夠埋怨呢?”

“對啊,兄弟們,知足吧!《華國詩詞大會》是錄播的節目,能給六百個名額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人太多的話,有泄密的風險。”

“別爲我怎麼知道的,我只想說,我在國視有人。”

“哈哈哈,我似乎是聞到了有一股子名爲‘黑幕’的味道。(滑稽笑)”

“大家在之前看了介紹了吧?今天大獎可是《全唐詩》、《全宋詞》呢!上面有幾位老師的簽名!希望我能夠得到。”

“那樓上的那位兄弟可要好好的答題了!這是按照答題的成績來給的呢!”

在直播開始前的四分鐘,在《華國詩詞大會》的直播渠道剛剛開啓,節目組在網絡上分配的六百個名額就被抽獎而空。

那些抽到網絡實時答題資格的觀衆們也就在直播間內發起了彈幕,遮天蔽日的,蔚爲壯觀,比起某些平臺號稱直播收看人數上百萬的最熱的主播來要好太多了。

在國視的後臺,這些工作人員看到此情此景,不由的面面相覷,接着讚歎搖頭,高呼牛嗶!

在之前《主持人大賽》上,國視就首先嚐試過這個網絡參與收看節目錄制的方式。

一經上線就廣受好評。

之前的那些名額也都是很快的被搶完,但是像今天在這一秒不到的時間裏就結束的,還真的沒有。

爲了防止節目的片段泄露,所以說在參與抽獎前,那都是要填寫一份長達七八頁紙的調查問卷的,裏面的問題包括但不限於姓名、性別、身份證號碼、家庭的實際住址以及網絡ID號碼。

就是這樣的繁瑣到極致的要求下,依舊有十三多萬人來進行報名,爭奪那六百個名額。

這樣的人數,相比較之前來收看《華國詩詞大會》,要多了將近四萬人呢!

在這個三萬多人中,很大一部分爲了誰來的,不言而喻。

“我的天!爲什麼這麼猛?!居然比之前幾期多了這麼多人來爭搶,也是厲害了啊!”

“這號召力,簡直了!”

“這麼說,咱們國視算是撿到寶了啊!”

“朱銓可真的是咱們國視的福星呢!上哪個節目,哪個節目的收視率就會大爆!”

“上一個出現這樣的人物還是撒北檸吧?”

“是的呢!不過,撒北檸開始爆紅的時候,已經工作了好些年了,而現在朱銓才工作幾年…不對,是纔出現了幾個月啊?就有這樣的粉絲團體來支持他。等過幾年資歷上來了,是不是就能爭奪一下一哥的位置了?”

“哎哎哎,這話可不能這麼說啊!小心些…”

“不得不說,朱銓還真的是多才多藝呢!據說昨天他們《一起關注》節目組聚餐,朱銓還場了個校園歌曲,那詞寫得太好了!”

“裴哥,你這聽誰說的,給唱一唱唄?”

“你還別說,我這還真的知道呢!我找找調子啊…咳咳咳…懶看先生白頭要啊搖,停筆翻書向窗外瞧,滿庭秋色葉落枯樹梢,西風又把時光吹老,少年無憂不知有牢騷,聖賢功名…”

“哎呦,不錯哦!”

“想不到朱銓這人帥,有才,還會唱歌,就是裴哥,你咋唱了一半就不唱了?”

“別提了,朱銓就做了半首歌,下半首還沒有寫呢!”

“咱們臺不是馬上還要上那個《經典詠流傳》麼?到時候他可以上的呢!”

“那這樣一來,朱銓就更會受歡迎了。”

“嘿嘿嘿,我覺得咱們今天錄製的這一期會燃爆全場。別問我爲什麼知道的,問就是又朱銓在!”

“《一起關注》昨天剛剛破了收視記錄一大截,今天的收視率估計要回落不少。”

“兄弟,這《一起關注》都還沒有開播呢,你就知道了?”

“這彈幕上面都在說呢,沒有朱銓的《一起關注》,就沒有了靈魂,沒有了意思。所以他們只會看朱銓主持的那些期。”

“找這麼來說的話,看來還真的會立馬墜崖下跌,哇哇1”

“希望咱們這次的《華國詩詞大會》因爲朱銓的參與而收視率提高一些,而且還留住這些新增的觀衆們。”

就在後臺的這些技術人員插科打諢,讚歎朱銓,暢想收視率提高之際,節目正式開始了錄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