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峯瞅了一眼就輕笑一聲,不再理會。接着蹲下身朝小八看去。

“小子,我還以爲你多牛/逼呢!敢兩個人就來找我!呵呵,原來只不過是倆軟蛋!”

生活點點點 小八聽後猛地擺頭朝馮倫那邊看去,發現馮倫早已經消失不見。

“呵呵,不用看了,那小子丟下你跑了~”

李建峯嘲弄的說道。

小八聽到這話,瞬然笑了,說道:“呵呵,恐怕也就只有你的兄弟纔會臨陣脫逃吧?!”

“去你/媽的!”

李建峯勃然大怒,一腳踹在了小八的身上。

接着李建峯又陰陰的笑了笑,說道:“你不是牛/逼嗎?你不是自稱八爺嗎?來,叫我一聲爹,今天峯哥我就放過你!”

多喜一家人 “呵呵,什麼?”

“爹~”

李建峯話一出口他自己也是懵了。

“哈哈哈哈~”

小八笑的是人仰馬翻。

“曹尼瑪的!打死他!”

李建峯一聲令下,周圍的人全都圍了上來…. 第498章想也不行,想也有罪

沈承抽了抽嘴角,先生對南初小姐,真是無微不至。

就這樣渾身劇痛無比的魏峰,被沈承套上哈嘍kitty的玩偶頭,開始審問。

「你們都是什麼人,知不知道這樣囚禁,毆打是犯法的!」

回應魏峰的是沈承重重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

「像你這種喪盡天良,沒有孝心的混蛋,還懂法律?」

「別說出來丟人了!」

沈承的氣勢太足,嚇得魏峰不停顫抖。

明明沒欠這些人錢,但他們卻比混混頭子更可怕。

「魏峰,你可以放心,只要我問到想要的答案,立刻就能放你走。」

陸司寒起身,俯視著趴在地上的男人說。

「現在我問你,三百萬拿去做什麼了?」

「我還錢去了,不行嗎?」

「當然可以,但這三百萬的來源你知道嗎?」

「我爸爸留給我的!」

魏峰的聲音透過哈嘍kitty頭套傳過來,格外滑稽。

「那麼魏民雄的三百萬,是誰給的,你知道嗎?」

「我——」

「我哪裡知道呀!」

「這——這說不定就是明家給的吧。」

「說謊,短短几句話你停頓了兩次,你在心虛。」

「我再問你一遍,錢究竟是哪裡來的?」

陸司寒冰冷,壓抑的氣息直直的壓在魏峰身上。

這種感覺就好似一雙無形的手掐住他的后脖頸。

「說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們問我三百遍,我也是不知道!」

「我已經回答完你們所有的問題,現在立刻放我走!」

「不然你們信不信我報警吶!」

魏峰突然大聲喊道,他怕眼前這位俊美無儔卻又散發強大氣場的男人。

但同樣他也害怕,電話里那道令人絕望窒息的磁性男聲。

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選擇裝糊塗,裝作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算了,他既然不願意說,我們逼迫他也沒用的。」

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出來。

此時此刻就好像是拯救了魏峰的仙女姐姐。

「南初小姐,他可是整場案件中唯一的知情人。」

「我就不信用拳頭套不出他的話來。」

「沈承,這就是你的不對了。」

「我看魏峰是真的不知道。」

魏峰連連點頭。

在他看來,坐在病床上的女人肌膚白皙勝雪,烏髮垂在腰間,如仙似畫。

美則美矣,但年輕尚輕,想必是最好忽悠的。

「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是為了找到真正給魏民雄毒藥,害死他的人。」

「魏峰作為魏民雄的親兒子,怎麼可能會不想報仇,他難道就不怕父親的亡魂找他索命嗎?」

「魏峰,你認為我說的對嗎?」

要麼愛情,要麼流浪 魏峰聽著這話,感覺周圍的環境都開始變得冷颼颼的。

「是——是呀,如果我父親是被人害死的,我一定什麼都和你們說。」

「但我真的不知道,我都沒敢想我父親居然會綁架,強*繼承人的未婚妻。」

「我該說的都說了,你們能不能放過我?」

魏峰小聲的詢問道。

「不行,魏峰,你是無辜的,你被沈承打成這樣,我們心裡過意不去。」

「要不這兩天你在醫院養傷,醫藥費我們承擔。」

「也算是代表我們的歉意。」

「司寒,我這麼做可以嗎?」

姜南初無辜又靈動的大眼睛看向陸司寒。

「我一向都是最聽老婆話的人,我也相信老婆的眼光不會錯。」

「沈承,立刻幫魏先生安排一間病房出來。」

「先生,南初小姐,你們究竟怎麼想的?」

「這個混蛋,他欠下高利貸不還,他吃喝嫖賭樣樣佔全,這種人留在世界上都是浪費資源。」

「夠了!沈承,你不願意做,我讓祝林進來安排。」

最終沈承是極度不服氣的送魏峰下樓。

看到魏峰得意洋洋的嘴臉,沈承真是恨不得將他往死里揍。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陸司寒一把將姜南初抱坐在大腿上。

「說,你究竟想出了什麼好主意?」

陸司寒明白姜南初根本不會被魏峰這種拙劣的謊話騙到。

「這件事情很重要,我不喜歡結果是屈打成招,我想要魏峰主要說出真相。」

「可是你看到了,魏峰心理防線很重,他完全不為所動。」

「其實我也是在賭,賭魏峰會因為他父親的死,產生愧疚的心理。」

說著,姜南初雙手親昵的摟住陸司寒的脖頸,在他耳邊細語,將全部計劃說出來。

「調皮!」

「看來以後我絕對不能出軌,不然肯定會被你整的很慘。」

陸司寒心有餘悸的說,他的小嬌妻,腦子裡的鬼主意是一套一套的,讓人應接不暇。

「怎麼,你還有這個打算?」

「我告訴你,想也不行,想也有罪!」

另一間病房內,魏峰絲毫不知道今晚等待他的會是什麼,內心還在沾沾自喜。

都說陸司寒聰敏過人,在他看來也不過如此,只會聽女人話,能夠成什麼大事?

「我最近都不敢上夜班,還不是醫院鬧鬼嗎?」

「你們不知道吧?」

「前段時間我收到一位手指被砍斷的病人,人品特別差,每天不上班,只知道打牌抽煙喝酒,他父親都被高利貸逼死了!」

「然後——」

「然後那天晚上,我親眼看到一抹虛影正在掐那男人的脖子,好像就是他爹!」

魏峰坐在病房內,聽著門口護士的談話聲,渾身一抖。

他拍了拍胸口,平復心情。

不會的,這世界上哪裡來的鬼怪,都是幻想出來的。

就算真的有,老爹也怪不到他頭上來,他是自願死的,又不是他逼死的。

魏峰不斷的做心理建設,但隨著夜幕降臨,他心中的恐懼越來越大。

姜南初的病房內,她手中拿著色號最白的粉底液,正在猛烈進攻祝林的臉。

「南初小姐,這份差事就不能換個人嗎?」

「可你是最合適的人選,魏峰已經見過我,見過陸司寒,見過沈承了,只有你是陌生的。」

「而且祝林你知道嗎?我一直都覺得你能成大事!」

「這次就是你展現實力的好機會,一定要努力表演,爭取做一隻嚇死人的恐怖鬼!」

姜南初說完將粉撲放下,拿起黑色眼線筆勾勒起來。

二十分鐘后,恐怖鬼祝林誕生了。 三十多個人,輪番上陣。

拳打腳踢累了,就掄起棒球棒。

如疾風驟雨一般的攻擊接連不斷的打在小八的身上,沒過多久,小八已經昏昏過去。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人羣散開,李建峯狂笑着走了過來。

“怎麼樣?草擬嗎的,你不叫了?!”

李建峯走到小八身前,一把抓起了小八的衣領將小八拎在手中狠狠道。

這時,小八一點一點竭力的睜開了眼睛。

喜歡酒,更喜歡你的酒窩 “你手下的人都是娘們嗎?打人一點用都沒有。”

小八竭力的說完,“呵呵”的笑了笑。

見到這,李建峯更是勃然大怒,一把將小八丟到了地上。

“給我打死他!”

李建峯一聲令下,周圍人如同餓狼撲食一般撲了上來。

“小 B崽子,去死吧!”

“哇哈哈,你剛纔囂張的賤樣呢?!”

“草擬嗎,上次打老子打的挺爽啊!”

拳打腳踢,如疾風驟雨一般落在了小八的身上。

小八擡起胳膊,竭力的阻擋,奈何並沒有有什麼用。

“哈哈,給我打斷他的腿!”

膠佬的隨身工作臺 李建峯癲狂的笑着,殘忍的叫着。

小八躺在地上,忍受着拳打腳踢,一聲都不吭。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住手!!”

所有人聽到這聲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全都停住了,轉身向後看去。

見馮倫手裏提着一個半死的人站在他們的不遠處,咬牙切齒的盯着他們。

“呦呵?!小 B崽子,你還敢回來?!”

李建峯排衆走出,對着馮倫道。

這時,馮倫身後追擊他的那羣人也是追了回來。

馮倫朝後瞥了一眼,再次看向李建峯。

火冒三丈的將手裏的那個人一把丟到了地上,怒道:“我已經報警了!再不走,你們都得蹲監獄去!”

衆人聽後,一陣愕然。

隨後全都“噗嗤”的笑了出來。

“唔哈哈哈~”

“哈哈哈~傻逼~”

“哈哈哈,嚇唬誰呢?!”

“你嚇唬錯對象了吧?!”

人羣中紛紛傳出恥笑的聲音。

這時,李建峯笑着說道:“呵呵,小崽兒,拿警察嚇唬我們呢?!你也不問問,在峯哥我手下的弟兄哪個手上沒幾條人命?!哪個沒蹲過號子?!呵呵,警察?!”

聽到這話,馮倫一愣,說道:“呵呵,信不信由你們!現在警察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你們聚衆傷人,就這個就足夠讓你們蹲上半個月了!”

“呵呵,聚衆傷人?只怕我們傷的還不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