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亮轉過身以後便往前走了,而此時的天還在飄飄灑灑的下着雪,寒冷的天氣吹着一陣陣刺骨的冷風,讓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念彩看着李洪亮孤寂的背影心裏忍不住嘆了口氣,但是也沒有說什麼。

因爲這一路上風雪太大,他們回到寨子的時候都已經是凌晨了,大家也都被凍得不輕。

李洪亮跟着念彩一行人將這些糧食送到寨子以後,又全部搬運到了倉庫,弄完這一切的時候都已經是清晨四五點了。

李洪亮也累的滿頭大汗,中間險些有幾次暈倒,只不過是硬撐着了,弄完了以後,李洪亮就獨自離開了倉庫,回去睡覺去了。

等到睡醒一覺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寨子外面的雪也都停了。

李洪亮出來以後才發現自己師傅居然沒有在房間,緊跟着他轉了一圈,感覺自己肚子有些餓了,於是找了點東西吃了吃。

剛剛吃完東西沒過多久,念彩就找到了李洪亮。 095 山精的故事(13)

就在李洪亮想了半天,卻始終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因爲此時的李洪亮說什麼都沒人信了,想到這以後李洪亮不禁在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嘆氣的同時,他也盼望着自己的師傅能早點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念彩姑娘闖了進來,而大巫師看見念彩以後,準備說話的時候,邊上的老村長跟着開口說道:“大巫師,就是這個姑娘,昨日在村子裏一直護着這災星的。”

大巫師看了一眼邊上的老村長,心裏隱隱約約感覺這個事情要處理好,畢竟他們給了村子的供奉,如果這個事情處理不好,這村長不給自己供奉的話,換個村子也會相對麻煩一些的,想到這以後大巫師看着老村長點了點頭說道:“老村長,你儘管放心吧,這個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念彩進來以後,也是一臉氣呼呼的樣子,伸手指着老村長怒說道:“你們的條件我不是已經答應你們了麼?爲什麼還要找到寨子裏來?”

老村長聽見念彩的質問以後,頓時老臉一紅,其實老村長本來不想在追究這個事情的,怪就怪他這個兒子,韓超華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了李洪亮,所以才鼓動他父親把這件事情告到寨子裏去。

而老村長就這一個兒子,心裏自然也是心疼的要緊,況且老來得子不容易,所以格外的疼愛自己的這個兒子,儘管自己兒子在村裏經常胡作非爲,他也都一一的容忍了,在他的想法裏,自己兒子比任何人都重要。

這個時候念彩對着大巫師開口說道:“大巫師,這個事情不是這樣的,原因是他們幾個人當着李洪亮父母的面,辱罵了李洪亮,而且話語也特別的尖酸刻薄,甚至還說出來他們乾的一些壞事,李洪亮也不過是氣不過所以纔會這麼做的。”說到這的時候念彩有些義憤填膺的樣子看着大巫師繼續說道:“所以我希望大巫師可以格外開恩!”

大巫師聽完這句話以後,看了一眼李洪亮,問道:“是這樣嗎?”

李洪亮沒有說話,因爲李洪亮心裏清楚,此時就算自己說出了前因後果,怕是也沒有這麼簡單,他們能告到寨子裏來自然有他們的辦法,想到這以後李洪亮沒有說話。

大巫師看了一眼李洪亮,說道:“我給過你解釋的機會了,你自己不解釋,那就賴不得我了!”

念彩這個時候突然着急了“李洪亮,你跟大巫師說啊,爲什麼不說啊!”

李洪亮此時心裏一陣苦澀,自己即使說了,老村長也應對自己的詞語,所以自己說與不說都沒有什麼區別,想到這以後李洪亮看了一眼念彩說道:“錯了就是錯了,對了就是對了!”李洪亮這句話像是對念彩說的,卻又像是對自己說的一樣。

念彩看了一眼李洪亮,有些氣憤的樣子,她看着大巫師準備繼續開口說話的時候,大巫師看了一眼念彩,語氣特別冷淡的樣子“念彩,你回去吧,這裏沒有你的事情了!”說到這以後大巫師頓了一下“石頭這個月出任務了,估計這一個星期都不會回來了,所以你也被費心費力了。”

此時的念彩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大巫師,心裏涌出了一個答案,難道,大巫師也想對李洪亮下手了嗎?但是礙於大巫師的身份,此時的念彩也不能在多說什麼了,她衝着大巫師點了點說道:“我明白了!”

說着話念彩看了一眼李洪亮,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隨即,心一狠便轉身離開了。

李洪亮此時站在那裏一言不發的樣子,大巫師這個時候擡起頭看了一眼李洪亮說道:“李洪亮,你無話可說了吧?”

李洪亮衝着大巫師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說罷,李洪亮心裏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了,大巫師一定會對自己有所懲罰的,至於懲罰是什麼,那就不知道了。

下一秒,大巫師便開口說道:“既然你無話可說了,那麼按照寨子裏的規定,你對普通人私自用蠱術爲非作歹,按理逐出寨子,終身不得使用寨子裏的蠱術。”

“什麼?”李洪亮有些吃驚的擡起頭看着大巫師。

他心裏想過所謂的懲罰,最多應該也就是關禁閉或者是一頓毒打,卻沒有想到大巫師居然要將自己逐出寨子,想到這以後李洪亮感覺心都涼了。

大巫師聽見李洪亮的疑問以後,忍不住問道:“怎麼?你可還有疑惑?”

李洪亮看着大巫師搖了搖頭,“噗通”一下子跪了下來,他看着大巫師說道:“大巫師,別將我逐出寨子,我在這裏呆了八年,和寨子裏的人朝夕相處了八年,這是最後的家了,我不想離開寨子啊!”

“怎麼?你當我寨子裏的規定是兒戲嗎?”大巫師言語之中帶着濃濃的威脅之意。

李洪亮當即開口說道:“不敢!”說到這以後李洪亮擡起頭看着大巫師說道:“大巫師,難道,這事情不能等我師傅回來了在做決定嗎?”

“不必了!”大巫師的語氣非常的果斷。

李洪亮徹底的明白了,自己這次怕是在劫難逃了,他也終於知道自己的師傅爲什麼一直讓他跟在自己的身邊了,原來真的有人會害自己的,想到這以後李洪亮不禁笑了起來“大巫師,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李洪亮無話可說,但是我李洪亮今日離開了寨子,我希望你們也能好自爲之!”

“孽障!威脅我是嗎?”說着話大巫師伸手發出來一條銀色的蛇,這小蛇一下子就鑽到了李洪亮的鼻孔裏。

緊跟着李洪亮感覺到身體一陣疼痛的感覺,肚子裏像是有幾萬只蟲子在咬自己一樣,他疼的滿腦門子的冷汗,忍不住痛苦的慘叫着,還在地上使勁的打滾。

老村長看見李洪亮已經受到了現在的遭遇,心裏的氣也全消了,而他的兒子韓超華則是看的津津有味的樣子,一點都不覺得罪過。

此時的李洪亮還在地上打滾,但是嘴裏卻沒有說出來一句求饒的話,此時李洪亮的內心是疼痛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洪亮不再掙扎了,看樣子是疼暈了,而這個時候大巫師像是變戲法的一樣,嘴裏喃喃自語的唸了一句口訣,那銀色的小蛇卻從李洪亮的嘴裏爬了出來,李洪亮現在已經昏死過去了。

大巫師看了一眼邊上的人吩咐道:“去,先把他關起來,明天他醒過來了就讓他離開寨子,如果醒不過來就隨便找個地方埋了。”

而此時的巫雀顯得有些焦急了,他看了一眼大巫師以後,說道:“大巫師,容我在看一眼他!”

說着話巫雀沒有等着大巫師說話呢,便走到了李洪亮的身邊,他摸了摸李洪亮的脖子,知道他的脈搏還在跳動,心裏也就放心了,畢竟自己的藥引子必須是活的才行,如果此時李洪亮死了,那麼自己做的這一切豈不是全都功虧一簣了,緊跟着巫雀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來一個藥丸子放在了李洪亮的嘴巴里面。

然後他起身以後看了一眼邊上的說道:“行了,擡走吧!”

大巫師也沒有理會巫雀的舉動,只是見李洪亮被人擡出去以後,他轉過頭看着老村長說道:“老村長對於這個交代可否滿意呢?”

老村長看見李洪亮此時落魄的下場,心裏哪能不滿意呢,他甚至都認爲自己這次是真的過分了,於是當即慌忙的點了點頭說道:“滿意,滿意,當然滿意了,實在是感謝大巫師肯爲我兒子出頭!”

大巫師一臉笑意,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緊跟着他看着老村長笑了笑說道:“沒事,我們寨子裏自然有寨子裏的規定,所以老村長儘管放心,我們寨子裏的人也和你們一樣,大家都是互相幫助的,所以誰也不能搞特殊!”

老村長聽到這以後趕忙點點頭說道:“是是是….”說罷,他看了一眼大巫師,只見大巫師此時的臉色並未平靜下來,反而還在等着他說點什麼呢。

老村長想了一下,很快就想明白了,人家爲了自己兒子,把人家寨子裏的人都趕出去了,自己自然也給人家點好處的,想通了這些以後老村長看着大巫師繼續說道:“大巫師,衝着您今天這份情誼,我這做村長的今天再此給你們保證,只要我活着,我們就年年給你們供奉,用不違背!”

“甚好,甚好!”大巫師滿意的笑了起來。

在大巫師的眼裏李洪亮只不過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他根本沒有把李洪亮這個孩子當成事,在這個寨子裏他沒有把任何人當成事,只要能換來籌碼,保證自己是大巫師的身份,他就會去做,就像這一次拿李洪亮開刀一樣,當然,如果是石一珏今天在這裏的話,事情恐怕處理起來還真就沒有今天這麼容易。

想到這些以後大巫師忍不住回過頭讚賞的看了一眼巫雀,巫雀卻一臉笑意的樣子沒有說話,巫雀的這個笑容實在是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東西了。 096 山精的故事(14)

而就在李洪亮被人擡到了門口的時候,念彩就站在門口焦急的看着,當她看見了李洪亮被人擡出來以後,一臉焦急的對着邊上人問道:“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這樣了?”說着話念彩伸出手摸了摸李洪亮的脈搏,一下子就知道,原來是大巫師用蠱術懲罰了他。

想到這以後她看着邊上的兩個人說道:“大巫師還有沒有人性啊,洪亮還是個孩子,對他下這樣的毒手是不是太狠了一些?”說着話念彩有些不忍的看了一眼李洪亮。

邊上的兩個大漢衝着念彩嘆了口氣說道:“這還不是最狠的,最狠的是,他過了今天,就要被逐出寨子了!”

“什麼?”念彩有些吃驚的看着眼前的大漢大聲的問道:“逐出寨子?爲什麼??”

兩個大漢對視了一眼,緊跟着聳了聳肩,說道:“大巫師的決定,我們也不知道。”說完以後這兩個大漢擡着李洪亮便前往小黑屋了。

念彩心裏有些自責了起來,如果不是自己帶着李洪亮離開寨子下山的話,也許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的,她此時此刻才真正的理解到了石一珏的苦心,但是現在已經晚了,想到這以後念彩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憑藉她的能力根本無法阻止這些事情。

唯一能阻止這個事情的人也只有李洪亮的師傅,石一珏了,可是石一珏現在還不在寨子裏,就連此時的念彩隱隱約約也感覺到了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了。

但是她又能怎樣?現在的念彩,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李洪亮被人逐出寨子。

娘子,你可長點心吧 李洪亮被扔到了小黑屋以後,一直到半夜的時候他就緩緩的醒了過來,身體有些虛弱的樣子,感覺渾身都沒有力氣一樣,不過那種疼痛的感覺卻也消失不見,這也是多虧了巫雀的藥丸子。

李洪亮就這樣靠在牆壁上呆呆的坐在小黑屋裏,想着這些事情,李洪亮再一次感覺到了迷茫,感覺到了荒涼無處的感覺。

因爲離開了寨子自己又該去往哪裏,又該怎樣何去何從呢?

就這樣,一夜無話,清晨,外面還在颳着一陣陣寒冷的冷風。

到了早晨的時候,大漢把小黑屋的門給李洪亮打開了,緊跟着大漢看着李洪亮嘆了口氣說道:“洪亮,你該離開了,回去收拾收拾東西,離開寨子吧!”

李洪亮嗯了一聲,心裏無比的難受和壓抑。

他走出房間以後,步伐沉重的衝着自己的和師傅住的小院走了過去,走向小院像是走了一個世紀一樣那麼久,李洪亮的心裏還在壓抑着。

這個時候李洪亮發現念彩居然也站在了小院的門口,正在望着自己呢,從念彩的眼神裏能看得出來念彩此時也非常的愧疚。

李洪亮走了過去以後,他擡起頭看着念彩說道:“念彩姐姐,你怎麼了?”

念彩這個時候眼圈也紅了,她的語氣有些哽咽的說道:“洪亮,是姐姐對不起你,是姐姐對不住你,如果不是姐姐帶你下山的話,也許這一切的事情都不會發生的,是姐姐對不起你了。”

李洪亮搖了搖頭,臉色有些蒼白的樣子,語調也有些哀傷的樣子“我只是覺得對不起我師傅。”說到這以後李洪亮忍不住哀傷的笑了一下。

從這一刻開始李洪亮忍住了流淚的衝動,因爲從他最後一次見到自己父母的時候他就發誓告訴自己,這是自己這輩子最後一次流淚了,饒是如此,李洪亮的眼圈還是紅了,他對這個地方多少也有些不捨。

念彩深呼了口氣,擦了擦眼角的淚痕以後,對着李洪亮說道:“洪亮,你放心,等你師傅回來了,我一定會讓你師傅再把你帶回到寨子裏的。”說着話念彩看着李洪亮笑了笑,笑的也如此的哀傷“你只要耐心的等着就行了,我相信石頭。”

李洪亮聽到這的時候,想了一下,放佛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緊跟着他看着念彩說道:“念彩姐姐,這些年謝謝你和我師傅的照顧。”說到這的時候李洪亮紅着眼圈頓了一下,看着念彩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勉強“跟我師傅說一聲,我李洪亮走了,以後沒有辦法陪伴他左右了!”

念彩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一震,緊跟着她趕忙對着李洪亮說道:“洪亮,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通了,我以後不會回來了,可能我真的是個災星,我跟着誰,誰都會被我牽連的。”說到這以後李洪亮蒼白的一笑“好了,念彩姐姐,我要去收拾東西了。”

說完以後李洪亮沒有等着念彩說話便往前走了,到了房間的時候李洪亮拿起來自己來時的揹包開始收拾了起來,一邊收拾着東西心裏一邊忍着痛苦。 097 山精的故事(15)

李洪亮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擡起頭看着巫雀冷冷的問道:“你到底想做什麼?爲什麼你一直跟着我?”

“我跟着你?”巫雀指了指自己以後對着李洪亮笑了笑說道:“我只是對你的命格感興趣,所以纔多留意了你一下。”

李洪亮看了一眼巫雀沒有說話,巫雀也沒有繼續搭理李洪亮,而是對着火堆暖這手。

過了一會,李洪亮看着巫雀問道:“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呢?我可不想你一直跟着我。”

巫雀倒是不以爲然的樣子笑了起來“你這小子怎麼跟你師傅一個德行呢?”說到這以後巫雀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再說了,把你趕出寨子的人又不是我,你也用不着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

李洪亮輕哼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

巫雀笑了笑摸着李洪亮的腦袋說道:“其實你有沒有想過,當初這些村裏的人把你趕出了村子,害死了你娘,現在又把你整成現在這幅境地,你難道就一點都不恨他們嗎?”

巫雀的話語無疑是在李洪亮的心裏扔了一個重磅的炸彈,讓他剛剛平復的內心,一下子就炸了起來,他突然變色兇狠的樣子,緊緊的攥着拳頭,看着巫雀說道:“我恨,我恨不得讓他們不得好死,我恨不得把他們挫骨揚灰!”

“那你爲什麼不報仇呢?”巫雀一臉笑意的樣子看着李洪亮。

李洪亮想了一下,衝着巫雀搖了搖頭說道:“我答應過我師傅的,我不會報仇的,所以現在我不會報仇的,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至少現在我不會的。”

巫雀聽到這以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還真是聽你師傅的話。”

李洪亮坐在那裏沒有說話,巫雀這個時候擡手點了一根旱菸抽了起來,那個年代沒有現在這樣的菸草呢,大多數都是抽旱菸和水煙。

巫雀一邊抽着旱菸一邊看着李洪亮說道:“說到底,你還是懦弱,你連報仇的勇氣都沒有。”

“我只是不想讓我師傅失望!”李洪亮一五一十的說道。

巫雀抽完煙以後站了起來,看了一眼李洪亮,嘴裏淡淡的說道:“等你什麼時候想通了,你還是可以來找我的。”

說完以後巫雀便離開了這破舊的小廟裏。

李洪亮看着巫雀離去的背影,心裏倒是也沒有想太多,而此時外面的冷風也停了下來,難得冬天有這麼好的陽光。

巫雀走到了小廟的門口的時候,看了一眼這小廟,嘴裏喃喃自語的說道:“看來你心裏的仇恨還是不夠多,還是不夠足。”

說着話巫雀便消失在了這小廟的門口。

李洪亮看着小廟外的天色已經不錯了,便準備收拾收拾繼續下山,臨下山前李洪亮決定偷偷的回一次村子裏面,最後在看望一次自己的父母,因爲此時李洪亮心裏有太多的委屈無法訴說,他現在就想給自己的父母訴說一下這些委屈的事情。

想通了這些以後李洪亮起身開始收拾東西了, 收拾好了東西以後,李洪亮便離開了這破舊的小廟,到了廟門外的時候,李洪亮看着眼前的山路,決定,下山,去村子裏在看一眼自己的父母。

此時的天色已經一改之前的陰霾了,相對來說已經好了很多,陽光很充足,沒有寒風的侵襲,李洪亮單薄的身體也感受到了一陣陣的暖意。

李洪亮下了山以後並沒有直接回村子裏,而是饒了一條很難走的小路回到了村裏,爲了不被人發現,李洪亮先是回到了自己的家裏躲着,想着到了晚上在去看望自己的父母,想通了這些以後李洪亮就直接進了自己家裏。

家裏依舊是如同之前一樣,好在李洪亮離開前後沒有幾天,家裏也沒有那麼髒,李洪亮湊合湊合還是可以住下來的。

李洪亮把行李放下來以後,又將家裏再一次收拾了一遍,爲了不讓村裏人知道,李洪亮收拾的動靜也是非常的小,收拾完以後李洪亮坐在自己兒時的牀上呆呆的看着周圍的一切。

良久,李洪亮緩緩的回過神以後,心裏嘆了口氣,躺在了牀上,睡了起來,一覺睡醒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此時已經是夜裏兩點多了。

李洪亮起牀以後便打算趁着夜色沒有人的時候,也儘量不被村裏人發現自己來過,然後看一眼自己的父母以後就悄悄的離開,李洪亮的想法雖然沒有錯,但是這一切真的能讓他如願嗎?

李洪亮打了個哈欠以後便開始收拾了起來,弄完了以後,他輕輕的推開了院子門,此時的月色還有些明亮,李洪亮將自己家門關上以後,便轉身走出了院子。

到了外面的時候因爲是冬天,此時凌晨的夜色還是有着一陣陣冷風的吹過,這冷讓讓李洪亮有些不寒而慄的感覺,好在此時村裏的街道幾乎沒有什麼人,所以對於李洪亮來說,倒也方便了很多。

很快,李洪亮緊了緊自己單薄的衣服以後,便繼續往前走了。

沒多久李洪亮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村裏人沒有人知道他來過,卻又知道他來過,至於爲什麼後面我會慢慢的跟大家講述的。

李洪亮往前走的時候隱隱之中總是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着自己,這中感覺讓李洪亮整個人非常的不舒服,他繼續往前走了幾步,下意識回過頭以後發現身後根本沒有什麼人。

李洪亮回過神以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想,或許是自己太過多疑了吧,這個時候能有什麼人跟着自己呢?想通了以後李洪亮便繼續往前走了。

一直快走到自己父母墓碑前的時候,他隱隱之中聽到了一陣陣的聲音,這聲音非常的熟悉,李洪亮一下子就知道這些人是誰了。

“媽的,冷死了,這麼冷的天干這損陰德的事情。”黑夜中一個人影說道。

而這個熟悉的聲音又一次傳了出來“讓你弄你就弄,哪那麼多廢話呢,你還想不想你家分地的事情了?”說到這之後那熟悉的聲音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你要是不想讓我家給你辦事了,你就趕緊滾蛋。”

“別啊,華哥,我家裏不全靠着你爹呢麼,怎麼可能不想幹呢?”說到這的時候那人打了個噴嚏以後,繼續說道:“就是這天太冷了,咱們大晚上幹這種事情真的挺害怕的。”

“行了,華哥,你搭理他那麼多幹啥,咱們有廢話的功夫都弄完了!”另一個人說道。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韓超華和他的小弟,這些人也是在村裏爲非作歹慣了,其實不過是仗着韓超華他爹是村長,否則村裏的人都不知道揍過他們多少次了。

李洪亮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頓時就知道了,這些人是韓超華,他們在自己父母的墳前做什麼?而且他們這些人還手裏拎着幾個特別大的錘子,看樣子那重量不輕。

這個時候韓超華看了一眼邊上的人說道:“行了,反正這小子以後也不知道會在哪裏,今天咱們就把他父母的這個墓碑給砸了,以後村裏就當沒有這個人了。”說到這的時候韓超華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要是那災星知道這事,你們說他會不會被氣炸啊?”

邊上的兩個人也在這個時候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

李洪亮聽到這的時候顯然已經明白是什麼意思,這些人是要砸了自己父母的墓碑,李洪亮此時已經怒火中燒了,他緊緊的攥着拳頭,咬着牙,嘴裏冷冷的說道:“他們爲什麼到現在都不願意放過我!”

此時的李洪亮無疑是一隻惡魔,一直被熱血燃燒的惡魔。

就在這個時候韓超華看了一眼四周以後,對着邊上的人說道:“行了,趕緊動手吧,弄完了咱們一起喝酒去!”

李洪亮此時並沒有衝動的衝上來,因爲他知道,此時自己衝上來的話,且不說自己能不能打過他們三個人,就算是用了蠱術,也不一定能毒死他們,自己只能忍着,只能忍着。

李洪亮的緊緊的攥着拳頭,指甲都已經鑲進了肉裏,手掌都開始流血了,沒有人知道李洪亮此時承受多大的怒火,也沒有人能理解李洪亮。

而明陽眼裏的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都忍不住憤恨了起來,恨不得將韓超華這種人渣碎屍萬段,而李洪亮在這種狀態裏還是能容忍。

但是在這一刻裏,李洪亮徹徹底底的下定了決心,他要報仇,他要讓這些人付出生命的代價來償還他們曾經欠下來的債。

而這個時候“嘭”“嘭”“嘭”的幾聲巨響,只聽見噗通一聲巨響,李洪亮父母的墓碑已經被人砸的四分五裂了,整個碑壁全部斷裂開了,像是碎石一樣四處散開了。

而李洪亮還在強忍着心頭的怒火,他要報仇,他要殺了這些人,他要等機會殺死他們,此時李洪亮內心的恨意已經達到了頂峯了,他只是在強忍着,但是沒有人會知道,忍過這一陣以後李洪亮會做出來什麼瘋狂的事情。 098 山精的故事(16)

可是李洪亮不知道,就在不遠處,一身黑衣的男子正在盯着他看呢,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巫雀,巫雀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放佛一切都是預料之中了,嘴裏跟着冷笑了一下說道:“這下,你還能忍住嗎?如果你真的能忍住,那麼我巫雀也不會在用你做我的材料了。”

而李洪亮眼前所做的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巫雀看在了眼裏,只是李洪亮現在並未發覺到這一切,此時黑暗中一雙無形的大手正在悄悄的像李洪亮抓來。

站在遠處的李洪亮,眼睜睜的看着韓超華一行人砸掉了自己父母的墓碑,心裏的已經涌起了滔天的恨意,此時的李洪亮已經將這些仇恨全部都印刻在了自己的腦海裏,他在心裏暗暗發誓,不報此仇誓不爲人。

過了許久,韓超華一行人離開了。

李洪亮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咬着牙對着他們的背影說道:“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全部葬身於此,爲我父母陪葬!”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李洪亮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

李洪亮這個時候轉過頭走到了自己父母的墳墓前,他再也忍不住了,一個沒站穩“噗通”一下子就跪了下來,李洪亮曾經發誓自己不會在流淚了,可是在這一刻他的眼淚如同泉水一般涌了出來。

“爹,娘,孩兒不孝順,是孩兒沒有能力保護好你們,是孩兒錯了。”說着話李洪亮的紅腫的眼圈再一次流下了淚水,淚水一邊流着李洪亮嘴裏一邊喃喃自語的說道:“爹孃,你們死了孩兒都沒能讓你們安息,爹,娘,我想你們!”

在明陽眼中的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的鼻子一酸,眼淚也忍不住流了下來,李洪亮所做的這一切的他錯了嗎?

他做錯了什麼?

老天爲什麼要這樣對待他?

難道僅僅因爲他出生的時間不對嗎?

李洪亮這個時候哭了起來,放聲的哭了起來,他已經有很久沒有這麼放聲的哭過了,這是一種宣泄,也是一種儀式,他在用自己的眼淚告訴父母,他一定要報仇。

李洪亮就這樣跪在那裏,隨着眼淚的流下,周圍的冷風還在呼呼的掛着,此時的李洪亮根本感受不到任何一絲的寒意,心裏的痛苦已經將他整個人逼到了絕境。

也不知道李洪亮哭了多久,他哭暈了過去,即使暈過去,他在夢裏依然是夢到了自己的父母,有那麼一刻李洪亮甚至想一輩子都呆在夢中,不在面對這個讓他厭惡的世界,不在面對這一切的一切。

身在遠方的石一珏,還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已經出事的事情,他還在跟着一行人正在執行任務呢,可是也是在李洪亮暈倒的那一瞬間,他心頭突然猛地一疼,他隱隱之中有些不好的預感,他不知道要發生什麼,但是那種不想的預感卻是非常的強烈。

想到這以後石一珏睜開眼,看着周圍的一切,嘴裏喃喃自語的說道:“洪亮,我的徒弟,難道你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