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春鴻點頭道:「是的叔叔,剛剛我和我的朋友們商量了一番,一直覺得如果由叔叔出面,找唐宋和王浩然交涉一番,或許他們可以撤消對我的挑戰,或者讓他們將挑戰推遲到四五月之後。」

杜乾坤聽了點頭不已,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好了,這件事情我就走一趟,你跟我來!」

當下,杜乾坤帶著杜春鴻到了唐宋和王浩然的院子。

房間里,雙方落坐之後,唐宋很是客氣的道:「不知長老大人親自駕臨有何要事?」

杜乾坤指著杜春鴻,介紹道:「唐宋,這是杜春鴻,你們認識一下。」

「杜春鴻,外門首席弟子?」王浩然意外的出聲道。

杜春鴻把自己的位置擺得很正,畢竟現在自己是有求而來的。抱拳道:「在下杜春鴻,見過唐師弟和王師弟!」

「杜師兄!」唐宋和王浩然兩人抱拳道。

杜乾坤道:「唐宋,我開門見山,這次過來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跟你們商量一下。」

唐宋和王浩然都沒有說話,他們心裡很清楚,這次杜乾坤來的目的是什麼。可是為了一個半月後能夠進入清乾秘境之中,唐宋是絕對不可能答應的。

杜乾坤見唐宋他們不接話,只得繼續道:「唐宋,你們的首席弟子挑戰能不能放棄或者把時間推遲。只要推遲四個月就行,怎麼樣?」

唐宋搖頭道:「杜長老,不是我不給你面子,這件事情實在是沒得商量,我們兩個必須在清乾秘境開啟之前晉陞內門弟子,並且打進內門弟子排行榜前三十名!」

杜春鴻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兩個傢伙,還真敢開口,內門弟子前三十名,那可都是武宗境界中的高手,雖然內門弟子修為最高的都只是武宗初期。可是排名前三十的,可是很多都領悟了三成法則意境,這絕對是武宗初期巔峰的存在。

唐宋和王浩然兩個武靈武者,居然想要挑戰武宗初期巔峰的存在,這是要瘋了嗎?

ps:急求鮮花支援,有的兄弟投一下吧,謝謝! 武宗高手可不是武靈武者,想要越級挑戰,難度越來越大。武靈中期的唐宋,嘴裡說著要挑戰武宗初期巔峰的強者,杜春鴻怎麼都感覺好笑。

杜乾坤就有些不快,道:「唐宋啊,你們都還年輕,今年沒有機會,可以等下次嘛!而且如果這一次你們可以停手的話,我可以給你們一定的補償。」

王浩然冷哼道:「杜長老,關鍵不是我們自己想要進清乾秘境的,這可是李長老下的命令,我們不得不聽啊!」

唐宋見王浩然接話,頓時知道他是什麼打算,便乾脆不出聲了。

杜乾坤一聽有門,便又端起了架子,淡淡的道:「是哪位李長老,我去跟他說。我杜乾坤雖然也只是一個內門長老,可還是有幾分薄面的,想來李長老也會賣我幾分面子。」

王浩然頓時一副大喜的模樣,道:「真的嗎?真是太好了,杜長老,你早這樣說不就沒這麼多事了嗎?」

唐宋翻了個白眼,咳嗽了一聲,提醒王浩然戲別演得太過了。

杜乾坤道:「這確實是我考慮不周了,你說吧,是哪位李長老,我立即去找他。」


「是太上長老李光年,他老人家現在就在清乾城。」王浩然收起了笑容,一臉平淡的道。

啥?杜乾坤差點一個跟頭栽倒在地,這尼瑪是在耍人嗎?不是說李長老嗎,怎麼扯到太上長老的身上去了?

他一個內門長老,怎麼可能跟太上長老說得上話?

杜春鴻更是瞪大了眼睛,道:「王師弟,這是真的嗎?」

王浩然道:「當然,不信你們可以去打聽一下啊,要不然我們兄弟吃飽了撐的,沒事上鬥武台幹嘛?」

杜乾坤深吸了口氣,把心頭的怒火給壓了下來,努力擠出一副笑容,道:「這個,唐宋啊,他說的是真的嗎?這件事情真的是李師叔吩咐下來的?」

唐宋點頭道:「杜長老,老實跟你們說吧,這件事情確實是李長老吩咐下來的,不相信你可以去找姚長老打聽一下。其實我們也不想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這都是給*得沒辦法啊!」

杜乾坤頓時蔫,他覺得王浩然是故意這樣讓他難堪的,有心想要訓斥他幾句,可是又找不到理由,只得把心頭的怒火壓下去,陰沉著一張臉,丟下一句,「你們就當我沒有來過!」

太上長老吩咐的事情,豈是他可以插手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的嗎?

杜春鴻跟在杜乾坤的身後,焦急的道:「叔叔,難道就這樣算了嗎?」

好幾年的努力,現在一朝化為泡影,說到憋屈,杜乾坤更憋屈,在兩個剛入門的新弟子面前吃鱉,他怎麼忍得下這口氣。

「這件事情先不要著急,我去打聽一下!」杜乾坤也只能這樣安慰杜春鴻了。

他也覺得有些對不起這個侄子了,要不是自己給他出主意,也不至於耽擱到現在還只是一個外門弟子。雖然有自己給他補償,可是年齡是補償不回來的。

都怪那個禮包太誘人了,而自己又有這樣的機會。

想著,杜乾坤對杜春鴻道:「春鴻,你先回去,我出去一趟。」

杜乾坤雖然只是個武王初期的內門長老,可是卻是長老中的重量級人物,所以關係網很廣。唐宋和王浩然說的事情,他自然得去證實一下,不可能光聽兩個小輩的話就信。

只是去問什麼人,這個有講究,畢竟太上長老的事情,並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知道的。想來想去,杜乾坤決定去找掌門人。

清乾劍宗掌門人楚天昭,武王大圓滿的修為,接任清乾劍宗掌門之位已經數十年了。

掌門大殿之中,楚天昭接見了杜乾坤。雖然他是清乾宗主,可還是需要杜乾坤這些長老的大力支持。

「杜師弟來找我,是有什麼要緊事吧?」他知道這些長老各個都管著自己一攤事,要麼就是修鍊,沒什麼事從來都不會來打擾自己。

杜乾坤面有難色,不好開口。

楚天昭道:「杜師弟,有什麼事就儘管說吧。」

杜乾坤便道:「掌門師兄,我今天聽到一件事情,不知道真偽,所以想請掌門師兄鑒定一下。」

楚天昭詫異的道:「哦,有這種事,說來聽聽。」

杜乾坤便把王浩然說的事情說了一遍,道:「掌門師兄,這件事情聽起來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所以我不得不來向你求證一下。」

楚天昭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杜師弟,這件事情是真的。」

杜乾坤得到這個結果,心裡嘆了口氣,非常的失望。他多麼希望這件事情只是唐宋和王浩然跟他開的一個玩笑,多年努力,一朝化為泡影。

「可是為什麼?」杜乾坤忍不住悲憤的道。

楚天昭道:「杜師弟,這件事情關係宗門秘辛,恕我現在不能告訴你,你只要知道,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是太上長老們親自下的決定就行了。」

杜乾坤倒吸了一口冷氣,聽掌門師兄這意思,似乎這件事情還不是李長老一個人決定了,還是三大太上長老共同確定的。到底是什麼事情,居然三大太上長老一同驚動了?

「掌門師兄,是不是出什麼大事了?」杜乾坤小心翼翼的問道。

楚天昭擺了擺手,道:「也沒什麼,你就不用瞎猜了,只是這兩個弟子的身份不一般,所以不得不慎重對待,你就不要多想了。」

雖然楚天昭這樣解釋了,可是杜乾坤還是沒有完全相信。身份不一般,有什麼不一般的?難不成還是從四品勢力出來的人?可問題是四品勢力的人會跑到你五品勢力來當弟子嗎?

可能嗎?

五品勢力的人都削尖腦袋想要擠進四品勢力去,人家還會往你這跑?

四品勢力的底蘊可不是五品勢力可以比擬的,不論是功法武技還是修鍊資源,都無法相提並論。就他杜乾坤自己,也是寧願在四品勢力當個普通弟子,也好過在五品勢力當內門長老。

畢竟在四品勢力,總還是有更高的希望的。

只是雖然心裡疑惑,可是卻沒有表現出來,他已經看出來了,似乎楚天昭心裡也有難言之隱,這讓他心裡就更加的好奇了,唐宋和王浩然這兩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連掌門師兄都覺得為難?

盤龍皇室這件事情,清乾劍宗高層知道的僅限幾個人而已。除了三大太上長老之外,也就掌門人,還有這件事情的直接參与者姚啟聖知道。其他的,甚至連太上長老秦忠的兒子秦無憂都不知道。

這個秘密太大了,稍有疏忽就是破門滅家的後果。所以姚啟聖在跟唐宋和王浩然說的時候,也是很隱晦,很多關鍵的消息都沒有透露,就是怕唐宋和王浩然他們泄露出去。

在掌門師兄又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鱉,杜乾坤心情相當之差。回到自己的洞府之後,立即將杜春鴻召了過來,吩咐道:「春鴻,這件事情就這樣吧。」

杜春鴻急道:「叔叔,這是為什麼?難道我們幾年的努力就這樣化為流水嗎?」

杜乾坤嘆息道:「春鴻啊,叔叔也知道這幾年為難你了,可是我現在也沒有辦法。剛剛我去找了掌門師兄,唐宋和王浩然的事情,確實是太上長老安排的,我們也沒有辦法,這件事情沒得改。」

杜春鴻道:「叔叔,唐宋和王浩然只是想要進入清乾秘境的名額,我們可不可以在這方面想想辦法?」

杜乾坤眼前一亮,是啊,唐宋和王浩然之所以上鬥武台,不過是為了進入清乾秘境。如果自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豈不是可以讓他們不打鬥武台了? 但是很快,杜乾坤就泄氣了,這件事情,甚至比擺平鬥武台的事情難度更大。連太上長老都只能讓他們參與鬥武台,何況是他這個內門長老?

清乾秘境作為清乾劍宗的根基所在,進入裡面的名額控制非常的嚴格,這絕對是得靠弟子們實力爭取,並不是人為可以安排的。要不然,假公濟私的事情不可避免就會出現,會影響宗門根基。

所以清乾劍宗的祖師們定下了規矩,想要進入清乾秘境,可以,拿出你的實力,只要你的實力證明你有進入清乾秘境的資格,那就沒有問題,任何人不得阻攔。

這也是為什麼李光年他們要讓唐宋和王浩然自己打進清乾秘境的原因,要不然只要把那些別有用心的份子排除在外就行了,哪裡還會把這麼重要的任務寄托在唐宋他們身上?太冒險了。

當然,也不是真的就沒有一點辦法,辦法還是有的。就是從那些已經拿到了進入清乾秘境名額的弟子手中,將名額換過來。以前也有人這麼干過,可是代價很大。而且像這種機緣,也沒有幾個人會放棄,進入秘境之中能夠得到的機緣可是無限大的,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氣運。

所以絕大多數人都是抱著寧願進去碰碰運氣的想法,也不願意拿著到手的酬勞。

按照杜乾坤的安排,幾個月之後,杜春鴻就可以得到宗門獎勵的一枚突破境界所用的靈丹,還有一件黃階極品寶器,最後是一份天星沙。這天星沙可是了不得的東西,是煉製寶器必不可少的材料。

天星沙不但可以提升寶器的品級,而且可以大幅度的增強寶器的韌性,最可貴的是,這天星沙用途極廣,可是產量卻非常的稀少。清乾劍宗作為五品大勢力,天星沙的儲量也是非常少的。

也就是像這種霸佔外門首席弟子五年時間的要求太難達到,不然也不至於讓宗門作出這樣的規矩。

外門首席弟子不比內門首席弟子,更比不得核心首席弟子,外門首席弟子一般都是武靈大圓滿的弟子擔任。而清乾劍宗的武靈大圓滿的弟子數量眾多,一年之內都不知道有多少產生,所以更新換代非常的快。

杜春鴻也就是背後有杜乾坤支撐著,要不然也不一定能夠撐到現在。更重要的是,絕大多數弟子都會選擇突破到武宗之境,晉陞內門弟子。

也就是杜春鴻,因為杜乾坤非常需要天星沙,這才冒險壓制修為,白白耽擱了幾年的時間。

杜乾坤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件玄階下品寶器,只是這件寶器已經破損,只能發揮出寶器一成的威力,這讓杜乾坤非常的鬱悶。

而想要修復這件寶器,就非得天星沙不可。可是這種事情又不能到處宣揚,要不然懷壁其罪的事情就要降臨到他的頭上了,畢竟玄階寶器,非同小可,就算是一些四品勢力,都很難有玄階寶器,自然是大家都渴望的東西。

無奈之下,杜乾坤只得想出這個轍。只是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卻又要功虧一簣,也難怪他跳腳了。

杜乾坤心裡憋屈,杜春鴻心裡就更憋屈了。決定雖然是杜乾坤下的,可是實際的*作人是他,被耽擱的也是他。現在他已經年過二十三了,還停留在武靈大圓滿之境上。雖然他隨時都可以突破到武宗之境,可是畢竟耽擱了幾年,想要再迎頭趕上,難度很大。

以前跟他同境界,甚至比他境界低的師弟們,現在都已經成長為內門弟子,成了他的師兄了。心裡的滋味可想而知,杜春鴻能夠堅持下來,已經算是一個奇迹了。

可是現在,心裡的信念即將崩蹋,他的心境將嚴重的受損,或許從此一蹶不振也有可能。

杜乾坤看著杜春鴻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額頭更是冒冷汗,大喝一聲,道:「春鴻,不要執著於眼前,我答應你,我一定會想辦法幫你把這幾年耽擱的時間給補回來!」

杜家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好苗子,他可不希望因為他的原因而凋零,最後牽連到杜家受損,那他杜乾坤將成為杜氏家族的千古罪人。

得到了杜乾坤的承諾,杜春鴻的臉色好看了不少,可是還是不甘心的道:「叔叔,真的沒有辦法了嗎?你不是說天星沙對你很重要嗎?」

杜乾坤無奈的道:「天星沙對我是很重要,可是這件事情確實難辦。兩個進入清乾秘境的名額,別說我一個內門長老,就算是掌門師兄,都很難辦成。」

雖然不甘心,可是杜乾坤也無辦法可想,只能把憋屈都壓在心裡。同時吩咐杜春鴻,明天的挑戰直接認輸,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唐宋和王浩然兩人的對手。既然唐宋已經明言想打進內門排行榜前三十,而且掌門師兄已經證實這件事情是真的,那麼說明唐宋和王浩然兩人的實力絕對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般。

越級挑戰杜乾坤不是沒有見過,可是像他們這般,以武靈中期後期的修為去挑戰武宗高手,還是非常的罕見的,最起碼他沒有遇到過。

杜春鴻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按照杜乾坤的吩咐去辦。既然已經不可避免,那就光棍一點。

第二天,當所有的外門弟子都懷著激動的心情,想要見識一下外門首席弟子的風度的時候,卻讓他們失望了,霸佔了外門首席弟子四年多的杜春鴻居然直接宣布認輸,將自己的首席弟子的位置拱手讓了出去。

雖然很多人都已經猜到這個結果,但是杜春鴻這麼輕易就認輸,讓他們在心理上很難接受。

宗務堂的工作人員也有些懵了,這杜春鴻這麼乾脆,不像是他的行事風格啊!

可是既然杜春鴻已經親口認輸,他們也不再糾結,直接宣布唐宋和王浩然兩人的勝利,正當大家想著唐宋和王浩然是不是來一場兄弟對決之時,宗務堂的執事又宣布了他們兩個並列第一,並且都取得了向內門弟子挑戰的資格。

清乾劍宗作為一個五品大勢力,內部競爭非常的殘酷,想要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就必須爭。 機長烈愛,非你莫屬 ,弟子等級越高,所能夠得到的修鍊資源就越多。

內門弟子,作為清乾劍宗真正有地位的弟子,人數不是很多,只有三千個名額。這跟外門弟子動不動就是上萬甚至是好幾萬沒法比,資源有限,必須集中在有限的人手裡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

內門弟子,不但每個月可以去宗務堂領取修鍊資源,還擁有進入清乾秘境的資格,當然,只是資格而已,並不是最後的名額。想要進入秘境,只有打進了前三十名的內門弟子才行。

「唐宋,王浩然,你們要不要休息兩天,再決定挑戰內門弟子?」宗務堂的執事宣布了結果之後,直接問兩人。

唐宋搖頭道:「不用了,就今天開始吧,我兄弟今天擺下內門鬥武台,歡迎所有內門弟子前來挑戰,我們兄弟的目標,是內門排行榜前三十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