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妙妙的頭頂。忽然出現了一片山嶽。那是獨孤破散開了修爲。林妙妙看着頭頂之上的獨孤破,輕輕笑道:“二師兄。我現在發現你真的好高啊,和天比高。”

獨孤破一臉認真:“還不夠,要比天高。”

“爲何要比天高呢?”

“只有那樣,天才不能遮住我們的雙眼。”

“哦。”

林妙妙點點頭,似懂非懂。忽然間她想到了一個問題,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二師兄,我算是神墟的弟子嗎?”

“神墟收徒,需要師父同意。等師父回來才能知曉,大師兄也無法做主。”

“可是我剛剛稱呼你二師兄,你也答應了。”

“那只是你我之間的稱呼。”

“如此說來,即便墟子不收我,你也是我的二師兄了?”

“師妹,你怎麼這麼多廢話?”

“因爲我怕你疼。是不是轉移話題,你後背就沒有那麼疼了?”

無盡的黑色的雷霆落在了獨孤破的後背,宛如神鞭抽打。黑色滅絕雷在獨孤破後背之上擊打出一個又一個傷口。

鮮血,順着傷口流淌。獨孤破的血肉翻開,可見白骨。白骨碎裂,可見體內的奇經八脈,五臟六腑。

“二師兄,是不是很疼啊?以前我看到林楓修煉的時候,就是如此毀壞肉身。不停地流血結疤恢復然後再流血。難道非要如此辛苦嗎?”

“我們不是你。”

“呵呵,我好歹也是修煉一萬多年。按照年齡算起來,我可比墟子還要老呢。你們修煉幾百年,多的上千年,卻能超出我。這樣想想,受些苦也是值得……哎呀……什麼東西滴在我額頭……是血……二師兄,你咳血了……”

“師妹,你廢話好多啊。可以讓我安靜一下嗎?”獨孤破虛弱道。

“那樣你會死的。”

“被雷劈死也好過被你吵死。”

“呵呵,原來二師兄也會開玩笑的。” 小師叔和饕餮對立而戰,並沒有急於出手。

小師叔道:“萬年之前的末世大戰。四大古兇獸饕餮,混沌,檮杌,窮奇皆被荒天帝斬殺。”

“當年,僅有饕餮留下了血脈。荒天帝心慈手軟,沒有將之趕盡殺絕,是爲仁者無敵。後來,修煉有成,便屠戮無盡生靈。我欲殺你,無奈當時被他人干擾,無暇顧及。只能留下封印大陣和這道殺意。”

“你若有向善之心,此殺意也會隨着消失天地之間。”

“你有大氣運,才能成長起來。自古大氣運者,可化不可殺,會引來萬年天罰責身。然而於我而言,此天罰無用。”

此話一出,修行者無不震驚。他們獲取了萬年之前末世大戰的祕聞。荒天帝斬殺了四大古兇獸。那將是什麼樣級別的大戰?又是爲何而戰?

“少廢話”,饕餮繼續咆哮:“細算下來。你活了一萬年,本神同樣存活了一萬年。荒天帝那個老東西死了。你們人族還有誰可以阻擋本神進入天庭的步伐?”

“你若是可以殺我,何必等到現在?封印我數千年就是爲了磨滅我的獸性和神力,成爲你的坐騎。”

“然而本神不是獸,而是神。你的伎倆,本神早已看破。”

“我殺不死你?”

小師叔說完擡步走向饕餮,每行一步,便如一個球體落向了地面,整個九州大地震盪。饕餮露出了凝重之色,立即舞動手裏的荒塔。想要鎮壓小師叔。

荒塔宛如一顆域外星辰飛來,轟開了天地。

“你自稱爲神?神棍的神嗎?讓你雙手。”

小師叔揹負雙手行走,根本不在意轟擊而來的荒塔。他行走之間,便如神王臨塵,身上光華暗涌。

這些光華並不是刺目不可見。而是柔和聖潔,令人臣服敬仰。

荒塔要落下之際,卻是離奇地定在了虛空之中,無法動彈。

小師叔擡起右腳,不急不慢地朝着饕餮踹去。

一腳之威,足以滅星辰。

饕餮周身的虛空全部禁錮。使得它無法躲避。小師叔的腳落在了饕餮的頭頂。

轟隆隆……

一聲巨大的聲響,饕餮整個身軀轟然倒塌。被小師叔踩在腳下,無法動彈。

昔有墟子一腳踩穿大地一州。今有小師叔一腳鎮壓兇獸饕餮。神墟威名,人間之最。

腳下的饕餮承受着恐怖的神威,它是身體正在慢慢毀滅消失。饕餮發出了恐懼的吼叫:“小師叔。饒我一命,我立誓不會屠戮世間。”

“你心已壞透,再給你數千年何用?”小師叔靜靜道。

都市之不死天尊 眼見饕餮就要消亡之際。天空忽然衝來了五道身影,都是僞聖境界的恐怖強者。爲首的,正是先前和天機老人大戰的魔宗消瘦老者。這些人聯手控制荒塔震動,逼得小師叔後退一步。然後這些人並未出手,而是全部飛入了饕餮的口中,成爲了饕餮的補品。

饕餮的氣息瞬間大漲。綻放恐怖的氣息,衝破蒼穹。

“處子之血在此。”

魔一知道此時是生死存亡的時刻,容不得半點疏忽。他單手抓起蕭宓。瞬移到饕餮的頭頂。然後猛力將蕭宓扔入了饕餮口中。

這是瞬間發生的事情,蕭宓還沒有回過神來便被被饕餮吞食。

四大宗師之一的蕭宓,乃年輕一輩修行至強者領軍人物。她的一生,就這樣悲哀的終結。關大家,齊婉兒,冷雨看到這一幕沉默無語。

即便曾經有過過節。即便曾經生死而戰。現在看到蕭宓宛如魚肉,任人宰割而死。 墨唐 她們心中升起了莫大的悲哀。

這便是修行者的世界。任何頭銜。都只是身外之物。只有強大的實力,才能讓自己活下去。

饕餮吞食了魔宗幾乎全部的底蘊。然後被宗師境界的處子之血點燃了僞聖血肉聖威。饕餮的氣勢短暫之間達到了巔峯。

蕭宓死都沒有想到,從魔族的牢獄走出,進入了魔宗,並不是走上了修行界巔峯之路。只是成爲了別人手裏的一劑藥罷了。連棋子都算不算。

饕餮不敢久留,手持荒塔轟開了小師叔禁錮的空間,然後逃之夭夭。

魔宗數千年計劃得逞,去也是付出了慘重代價。魔宗之人,多半是兇獸的後代,或者是繼承了獸血的人族。魔宗唯一的任務便是找到饕餮被封印之地,然後想辦法救出。

小師叔看着饕餮逃走,沒有追趕。他現在只是一道殺念,無法存在太久。走出了這片山脈,離開了自己佈置的封印陣法,想要禁錮饕餮誅殺,很難做到。

小師叔發出一聲嘆息,最後消失於虛空之中。

“小師叔消失了……”

賀蘭山衆人有些失落和感慨。他們的心情非常複雜。一方面,饕餮逃走,他們擔憂末世提前到來。若是小師叔在,饕餮不敢來犯。由此,他們都希望小師叔活着。另外一個方面,他們又不希望小師叔活着。

一萬年,才能成就一位天帝。有時候並非他人資質不夠。而是天地之間的極道之物,都被天帝所用而耗盡。是以,天帝不死,後面的人根本不可能成就帝位。

無路如何,昔年那個丰神如玉的神王去世了。無論他當初多麼輝煌,多麼無敵。現在英雄早逝,歸於黃土。

關大家和林楓看着小師叔消失之後,良久無語,心中悲傷。這是屬於他們神墟的小師叔,卻不知道爲何戰死。

林楓沙啞道:“師姐,我們走吧。”

“恩。”關大家點點頭。

兩人正要離開之際,身後傳來了喝聲:“哪裏走?”

青雲門太上長老出現,擋住了林楓的出路。他道:“早就發現了你不凡,林楓顯出真容來。”

青雲門太上長老說完長袖一揮,一股霸道威能波及之下。林楓施展的易容神通被迫,露出了真正面容。

“交出首山銅鼎,饒你不死。”青雲門太上長老威嚴道。

賀蘭山,李靖,火脈,武皇,蠻王,墨憑欄,鬼圖等人聽到首山銅三個字,瞬間臨近,圍住了林楓。

而今饕餮逃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屠戮大地生靈。若是有帝器在手則很不一樣了。林楓手裏的首山銅是目前世間唯一有希望鍛鍊成帝器的天材地寶。

林楓和關大家並肩而立,冷冷地看着衆人。

武皇道:“交出首山銅鼎。”

“憑什麼?難道你的屁股比其他幾個白點?”林楓冷笑。

“小子,就是你穿梭在風國和大唐壞了寡人的大計,受死。”

武皇說着朝着林楓揮出一擊重拳。大量的元氣涌動聚集,發出龍吟之聲奔向林楓。林楓哪裏可以抵擋,只能祭出首山銅鼎。

關大家出手,身着黑玉幻夢裙,手持聖劍神遊。她的氣息忽然間瘋狂地提升,使得聖甲黑玉夢幻裙吞吐大量黑色的氣息,濃如夜色,大如山嶽。

武皇立即收手,若不是收手及時,自己的拳頭就被關大家削掉。

武皇吃驚道:“你竟然達到了傳奇境界。”

此話一出,賀蘭山,火脈等人都有些吃驚。而齊婉兒,冷雨則是震驚。

林白之後那一代的修行者,關大家是第一個走入傳奇境界的,已經可以比肩諸位掌教,將齊婉兒和冷雨遠遠地甩在後頭。

賀蘭山也是不由讚賞:“原來四大宗師之中,神墟選擇了你。世人都言,四大宗師之中,關大家最弱。現在看來深藏不露。”

“多謝誇獎。”關大家莞爾一笑。她雖然進入傳奇境界不久,無法和賀蘭山這些老輩人物比拼。但是在仗着聖甲和聖劍之威,足以硬抗一位掌教人物。

武皇道:“神墟的人,果然個個不凡。但是你一人能阻攔我們所有人嗎?”

關大家此時的身份大家都知曉,她道:“或者說大家要和神墟爲敵了?”

此話一出,諸位掌教人物陷入了沉默。墟子如青天,一腳可以踩踏一州之地。誰敢與之叫板?可是放着首山銅不管不顧,心有不甘。

鬼圖陰森開口:“諸位不用擔心。墟子早已不知所蹤。我鬼宗斷定,墟子不在這片天地之間。”

“那他去了哪裏?”武皇看到了苗頭,立即問道。

鬼圖道:“目前還無法確定。但是可以肯定不能回到這片天地。”

火脈此時開口:“就算墟子不在。神墟還有大先生。諸位可知道大先生境界如何?”

賀蘭山衆人彼此互看,卻是無人回答。世間只有大先生之名,可是大先生從未露面過。

鬼圖又道:“大先生修行不過百年時間。縱使神墟掌握着無上資源,縱使大先生天資驚人,也不能百年成聖。他最多也只是傳奇。只是比我們要厲害一點的傳奇罷了。”

聽到此話,衆人心安。算上獨孤破,神墟而今只有三位傳奇人物而已,和大門大派的底蘊差不多。

林楓看着衆人虎視眈眈,個個想要出手,小聲道:“師姐,你不是很能說的嗎?趕緊攪和他們,別讓他們出手。拖拖時間也好。”

關大家卻道:“師弟,打不過才費口舌。打得過何必多言呢?”

“啊?怎麼打?師姐,你該不會一個要打十個吧?” 青雲門太上長老出手,擊向關大家。關大家身着聖甲,手持聖器,頭頂一片洞天迎戰青雲門太上長老。

兩人激烈大戰,其他之人,除卻掌教這些傳奇人物之外,他人根本無法靠近。恐怖的元氣波動不停散開,毀壞着山河。

吼……

青雲門太上長老開啓了青雲門異象。一匹山嶽高大的巨大白馬從天而降,壓塌了山峯,發出驚天的吼叫。

白馬綻放大道之音,璀璨奪目。在白馬的體內,可見一個太極圖案浮現,牽着這大地陣勢。

關大家和巨大的白馬大戰,身上的聖甲震動閃爍,令關大家倍感壓力。自己只是剛剛步入傳奇境界不久,若非靠着兩件聖器,恐怕難以抗衡青雲門太上長老。

關大家吐出一口精血,落在聖甲和聖劍之上。黑玉夢幻裙徹底復甦,盪漾出來太多的黑色威能,擴散到方圓一里之地。關大家遊動在夜色之中,行蹤詭祕不可尋找。

“鬼魅邪氣,難道關大家來自鬼族?”賀蘭山沉吟道。

李靖看向鬼圖:“若是說這是鬼道手段,鬼道友最清楚不過。”

鬼圖點點頭:“她確實是在動用鬼道氣息,而且頗爲精湛。”

賀蘭山忍不住道:“關大家來自鬼族,傳聞獨孤破來自魔族。神墟倒真是什麼人都收。”

黑玉夢幻裙乃鬼族祕寶,而今徹底覺醒之後,抵禦了青雲門太上長老神通攻擊。關大家混跡在夜色之中,步法詭異不定。不時地神出鬼沒。

青雲門太上長老躲避不得,不斷遭受聖劍刺傷,身體開始流血。已經不是關大家的對手。

蠻王道:“他不行了。賀道友若是借出聖器給他用,或許還能力戰。”

賀蘭山猶豫了片刻之後道:“神墟出來的弟子果然不凡,修爲精進速度匪夷所思。我來會會她。”

賀蘭山若是借出了聖器。擔心遭到其他人以聖器擊殺自己。他手持青雲鼎加入到戰局之中。兩位傳奇境界巔峯強者擊打關大家一人。關大家只能靠着黑玉夢幻裙的不凡之處躲避,暫時沒有辦法出手迎敵。

關大家被人牽制以後,蠻王忽然探手,抓向林楓。

“想要我的鼎,誰敢來去?”

林楓冷笑,然後瞬間開啓了自己的修爲。然後噴出一口精血落入噬血鼎之內。這是噬血鼎第一品嚐了林楓的精血、

寶物吞食了林楓的精血之後。便預示着成爲了林楓的本命法寶。因爲林楓的血脈之力發揮更爲強盛的威能。不過林楓的修爲和噬血鼎相比相差太多,無法起到加持噬血鼎的作用。

令人稱奇的是,噬血鼎和林楓心靈融合之後,和林楓體內的石珠同時吞吐混沌氣。

此時,白馬奔來。一頭撞擊在噬血鼎之上,直接將林楓帶人帶鼎撞飛。

林楓噴出了一口鮮血,骨頭斷了數根。他起身看向不遠處的關大家,道:“師姐,你不是說一個打十個嗎?現在才拉了兩個過去,還剩下好幾個呢。我可是一個也對付不了。”

此時,天空轟隆隆作響,不盡的濃雲滾滾而來。佈滿的天空。

而噬血鼎此時吞吐濃烈的血色光芒和尖銳的轟鳴之聲。這些轟鳴,甚至慢慢蓋過了天空之中的雷鳴。

“怎麼回事?”蠻王停止了出手。

忽然,天空落下來閃電。紫色的閃電擊打在噬血鼎之上。發出了驚天動地的聲響。

“紫色雷劫。這鼎要成爲聖器等級了。”蠻王吃驚道。

大周武皇不由讚道:“果然不愧是鑄造帝器的天材地寶。在這個小子手中,這麼短的時間就要蛻變成聖器。”

大周武皇還有一些話沒有說出口。林楓只是聞道中期,就能令首山銅提升到聖器等級。若是被自己持在手中鑄造,豈不是有可能成爲帝器?

紫色雷劫,又號稱聖人劫,無人敢靠近。躲避都來不及。

林楓站在噬血鼎之下,承受着紫色雷霆餘威。吸收雷電精髓。化作自身的修爲。他的修爲也在慢慢提升,朝着大師境界衝擊。

此時。隨着嘿嘿叫聲。小天鑽了出來,也小心翼翼地吞食黑色雷霆餘威。

大概一炷香之後,林楓的修爲突破到了大師境界,便難以寸進。林楓是單純依靠恐怖的修爲衝上來的境界,未獲取大道修爲加持。此時,他若是感悟天道,便可以踏入宗師境界。

林楓沒有選擇感悟天道。即便進入宗師境界,對於如今的戰局也是於事無補。大家全部手持聖器,非傳奇境界無法一戰。

噬血鼎在紫色雷霆之中搖搖欲墜,竟然被紫色雷霆劈碎。不過噬血鼎之上的紅光仍在,使得噬血鼎重組在一起。然後又被擊碎,如此周而復始。

噬血鼎想要往聖器蛻變,紫色雷劫要滅了這等逆天的存在。

“蠻王,你不是想要我的噬血鼎嗎?拿去。”

林楓頂着噬血鼎朝着蠻王奔去。蠻王哪裏敢讓聖人劫靠近,那定然灰飛煙滅。他想都不想,撒腿就跑。

“林楓,你別過來。”

“不給你的時候,你來搶。給你的時候,你不要。”

林楓停了下來,感到有些快意。想要追上蠻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暫時嚇嚇他。林楓舉目四望,看到了大周武皇:“武皇,噬血鼎,你想要嗎?”

“寡人……”武皇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吞吞吐吐,哪裏有半點人皇的風範。這鼎,送你了。”

林楓說着又頂着噬血鼎朝着武皇飛去。

“別過來,走開。”

武皇慌忙躲避。他身上可沒有帝器的天材地寶抵禦聖人紫色雷劫。只能急速逃離。

“你也不要。”

林楓再次停了下來,然後看到了鬼圖:“是你這個鬼東西,還我師尊的元神。”

林楓頂着噬血鼎追趕鬼圖。鬼圖森然冷笑逃避。這一次林楓並不是隨便追追做做樣子,而是不達目的不罷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