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臉色一變,不敢怠慢,以他們三兄妹,就算對方只有一人,也不是他們能對付得了的。

「弟弟,記住,你是一個男人,如果哥哥不在,一定要保護好妹妹。」說著,林峰拿出一塊烤肉弟給林銳道:「你們在這裡等哥哥,餓了就吃點烤肉,千萬別出聲。」

說完,不等林銳回答,林峰便跳出了土坑,然後將土坑周圍的雜草弄來將土坑遮住,這才急忙向黑夜中奔去。

「哥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好妹妹的。」直到等林峰消失不見,林銳才淚流滿臉的小聲說道,然後將林峰遞給他的那塊烤肉放好,輕輕的將旁邊的妹妹抱在自己懷中。

「二哥我怕。」小月爬在文銳的身上,抖著身體說道。

「小月不怕,有二哥在。」雖然林銳的身體也抖得厲害,但他仍然忍著心底的恐懼,哄著妹妹。

「二哥,媽媽和哥哥還會回來嗎?」小月看著文銳問道。

林銳身體一顫,大世家出身的他比普通小孩知道的多得多,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讓他知道有人要對他們不利,而離開的媽媽和哥哥都是為了保護他們才離開的。

「會,肯定會。」林銳非常肯定的對著小月說道,同時卻在心底祈禱著:「媽媽,哥哥你們千萬不能有事啊。」

林峰離開土坑,在黑夜中急速竄行了數十米,這才停下,而此時,那些黑衣人已經離土坑只有三四十米了。

林峰心中一急,不知道該如何才能將那些黑衣人引開,突然腳下一滑,踩到一塊石頭上了。

心中一動,林峰趕緊的撿起那塊有碗口大的石頭,然後使出全身之力,向遠處丟去。

「啪。」石頭落地,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那些正向土坑圍去的黑衣人頓時一驚,其中一人當即驚呼道:「在那邊。」

果然,隨著那人的聲音響起,所有黑衣人分散著向石頭落地的地方奔去。

聽著黑衣人的腳步聲向這邊跑來,林峰拔腿就跑,瞬間就跑出數十米,這才停下來。

剛停下來,林峰就聽到那些黑衣人的聲音傳來:「這裡沒人,肯定跑了。」

「就算跑,也跑不遠,大家給我散開了搜,一定要將他搜出來。」

「是……」

然後,林峰就聽到那些黑衣人的腳步聲分散來了。

由於擔心弟弟、妹妹,林峰根本就不敢遠離,整個人就像是一隻夜貓一樣,靜靜的爬在草叢之中,聽著那些搜索自己的黑衣人的腳步聲。

兩分鐘過去,一個越來越清晰的腳步聲向著林峰這邊走來,並一路上帶起『沙沙』的草聲。

很快,一個模糊的人影出現在離林峰十米遠的地方,人影一邊走,還用手上的武器不斷的在草叢中拍打著。

「該死的。」看著越來越近清晰的人影,林峰心中忍不住怒罵一聲,身體也在草叢中爬得更低,同時,手中那柄短劍也被他握得更緊。

五米,四米,三米,

看著那不斷接近自己的黑衣人,林峰額頭布滿冷汗,身體都有些顫抖起來,就在那黑衣人離林峰只有兩米時,他一咬牙,整個人猶如一隻獵狗,一閃而出,手中短劍更是毫不猶豫的刺向了黑衣人的胸口。

黑衣人就這麼愣愣的看著突然襲向自己的人影,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那冰冷的利劍便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將所有黑衣人都嚇了一跳,同樣,林峰也被這聲慘叫給嚇著了,心中一顫,抽出短劍,那滾燙的熱血射了他一臉,不過此時,林峰根本不敢多想,拔腿就跑。

一直奔出十幾米,慌亂中,林峰被雜草絆了一下,直到這時,他才緩過氣來,發現那些黑衣人並沒有追自己,而是朝著被自己殺的那人圍過去,這才鬆了一口氣。

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發現有些粘,又伸舌頭在嘴邊舔了一下,發現味道似乎不錯,有了第一次殺人經歷,林峰發現殺人似乎也挺簡單,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並且還挺刺激。

感受到心中那般興奮,林峰那稚嫩有臉上露出與他年齡極不相符的陰森笑容。

「既然你們讓我家破人亡,我又怎能讓你們輕鬆。」

身體一躍,林峰一下子站了起來,然後貓著腰,像一隻靈狐般鑽進了草叢中。

悄悄摸到一個黑衣人前方十米處,林峰在草叢中靜靜的爬著,等待著對方的到來。

果然,兩分鐘后,那名黑衣人搜索到了他的面前,在黑衣人離他兩米遠時,他再次暴射而起,手中劍利狠狠的向著對方的胸膛扎了進去。

「啊。」

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有了上次的經歷,這次林峰並沒有害怕,而是熟練的拔劍而出,快速的向著遠方閃去。

就這樣,林峰利用黑夜和那些黑衣人沒有點火把為依仗,僅僅半個小時,弱小的他居然靠著突然的偷襲,就滅殺了五名黑衣人。

而這時,黑衣人似乎也查覺出不點火把對他們不利,一下子就燃起了二十多個火把,把方圓百米都照得一片明亮。

知道在這種情況下自己再難得手,而且林峰也明白,以自己的實力除了靠偷襲,根本就拿這些黑衣人沒有半點辦法。

而且這裡已經離弟弟、妹妹藏身的土坑有數百米遠,這些黑衣人肯定不會再搜回去,弟弟、妹妹安全了,林峰自然也不願意再去冒險。

趁著黑衣人不注意,林峰悄悄的向後退去,一直跑了兩里多路,幾乎已經看不到那些黑衣人的火把,這時林峰才坐在草叢中不斷的喘起氣來。

雖然剛地殺人挺刺激的,沒覺得怎麼危險,可是現在想來,林峰都忍不住全身一陣顫抖,如果自己剛才出點什麼問題,弟弟、妹妹怎麼辦?

想了想還在土坑中的弟弟、妹妹,林峰覺得自己不能再冒險了,而此時的他在經過一夜的逃命,也疲憊不堪。

反正那些黑衣人還在那裡搜尋著自己,此時根本不可能去找弟弟、妹妹、文昊決定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再說。

十幾分鐘后,林峰在一個斜坡上找到了一個小山洞,山洞很小,只能讓林峰貓著腰進去。

新人新書,還請大家多支持,幫忙收藏一下,順便給張票,萬分感謝,也管不了那麼多,林峰爬進山洞,找了一些石塊將洞口堵起來,然後便靠在山洞裡睡了過去。

新人新書,還請大家多支持,幫忙藏一下,順便給張票,萬分感謝。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熟睡中的林峰突然身體一顫,眼睛猛的睜開,看著從石縫中照射進來的陽光,臉色大變,連忙手忙腳亂的將石塊拿開。

出了山洞,林峰小心的看了周圍一眼,並沒有發現那些黑衣人的蹤跡,雖然沒有了危險,但他卻並沒有因此而輕鬆,心裡反而更加沉重了。

因為此時,他已想到那還在土坑中等著自己的弟弟、妹妹,現在已是紅日當頂,時間過去這麼久,也不知道他們是否還安好。

正要向那個土坑奔去,可是此時,林峰悲哀的發現,自己居然不知道那個土坑在哪個方向了。


昨晚漆黑如墨,連半點星光都沒有,他全是在黑夜中摸著前進,再加上後來又伏擊了幾個黑衣人,東轉西轉的,此時的他哪還記得方向。

不過還好,他記得自己離那個土坑不太遠,也就兩三里左右,這樣尋找起來雖然範圍比較大,但總還可以承受。

雖然沒有再發現黑衣人,但是林峰還是不敢太大意,整個人貓著腰,不斷的在雜草叢中穿梭著,儘可能的用利雜草將自己身體遮擋起來。

此時,林峰那只有一米四幾的身體就顯示出了它的優勢,此地雜草普通都有一米二左右高,林峰只要稍稍的彎著點腰,身體便能完全被雜草遮擋。

轉眼兩個小時過去,林峰找了不少地方,但總是沒有找到弟弟妹妹藏身的那個土坑,心中也越發的著急。

而一路上,林峰偶爾也能看到一些變成赤色的血跡和零星的黑衣人,這讓他心中更是不安起來。

轉眼又是一個小時過去,林峰又來到一顆大樹前面,看著眼前依稀有些熟悉的大樹,文昊心中一喜:「終於找到了。」

按照腦中的記憶,林峰飛快來到大樹後面,將那一堆雜草拔開,裡面果然有一個土坑。

只是林峰看著那土坑,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整個人也像是被抽幹了力氣,一頭栽倒在地上。

「銳兒,小月,你們在那裡?」林峰發了瘋般的爬向土坑,看著土坑中除了自己交給弟弟的烤肉孤零零的落在那裡外,其它什麼都沒有了。

弟弟不見了,妹妹也不見了,林峰腦中還記得在母親離開時,自己向她的保證。

「不……」林峰仰天怒吼一聲,那歇斯底里的聲音在樹林中不斷的回蕩著,其中的怒意,讓人聽了都不自覺的身體一顫。

「我林峰在此發誓,要是銳兒和小月有一絲損傷,我滅他九族,雞犬不留。」

林峰的怒吼,立即驚動了那些還在搜尋的黑衣人,很快就有數人向著林峰所在飛竄而來。

「為了銳兒、為了小月、為了報仇,我不能死。」林峰赤紅著雙眼,看著從遠處飛奔來的黑衣人,沒有絲毫的猶豫,轉身便向遠處跑去。

大世家的孩子,教育方法與普通人有著很大的區別,普通人可以義氣,可以憑著一股狠勁和人拚命,但大世家卻不能,他們必須以大局為重。

因為他們所代表的不是他們一個人,他所代表的是一個世家,成千上萬人的世家,他們的一個不慎,就可能連累整個家族成千上萬人送命。

林峰從小也是受這種教育的,所以在此時,他並沒有被仇恨沖昏了頭,而選擇了暫避,因為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對方一個手就能輕易的將自己斬殺,自己只有躲起來先增強實力,只有實力強了,才能找到弟弟、妹妹,才能找到家裡的其它親人,才能給那些死去的人報仇。

林峰在前面飛奔,黑衣人在後面猛追,轉眼就跑出數里,幸好這裡雜草叢生,使得黑衣人他們根本就發揮不出多少速度,否則恐怕早就追上了林峰。

「小雜種,給我站住。」

「該死的小雜種,讓我抓到,我非撕了你不可。」

「……」

不管後面的黑衣人如何威脅、咒罵,林峰如耳旁清風,根本不予理睬,一轉眼,又是數里過去。

在雜草叢中奔跑,遠比在路上艱難、費力,十來里路跑下來,林峰已經累得臉色慘白,全身大汗淋漓,衣角都在往下滴水,呼吸更像是鐵匠的風箱,呼哧呼哧響個不停。

而在林峰身後的黑衣人同樣也好不到哪去,雖然他們比林峰的實力強不少,但他們的身體高大,奔跑起來在草叢中受阻更大。

此時的他們同樣渾身大汗,喘息如風,剛才還呼喊、咒罵個不停,現在也全都閉上了嘴,偶爾還能看到他們俯下身,像土狗似的伸長舌頭不斷的喘息著。

又往前跑了兩三里,前面的林峰突然停了下來,蹲在地上不停的喘息起來,看到這一幕,後面追來的幾個黑衣人立即來了勁。

「小雜種,你終……終於受……受不了了吧!」

然而當幾個黑衣人來到林峰面前時,頓時都傻了眼。

此時林峰已順過氣來,一臉冰冷的站在一個懸崖邊上,那冷冽的寒風吹得他身上的麻衣幾欲欲飛,他那弱小的身影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隨之赴義的勇士。

「想抓我?」林峰看著追來的黑衣人,滿臉嘲諷道:「下輩子吧!」

隨著聲音的落下,林峰整個人猶如一截木頭,向著懸崖之下墜去。

「該……該死的!」幾個黑衣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跳下懸崖的林峰,好半天才忍不住咒罵一聲。

然後,幾個黑衣人更是爭先恐的跑到懸崖邊上,看著崖下那湍急的河水,哪還有半點林峰的身影。

「這下麻煩了,老大可是說了要活的。」一個黑衣鐵青著臉說道。

「我們有什麼辦法,他要跳崖,我們也阻止不了。」另一個黑衣無奈的說道,他的臉色同樣不好看。

「走吧,再看下去那小子也不會出現。」又是一個黑衣人搖頭說道。

眾人全都無奈的搖了搖頭,垂頭喪氣的轉身離去,誰能想到,自己等人累死累活的追來,最後居然空歡喜一場。

新人新書,還請大家多支持,幫忙收藏一下,順便給張票,萬分感謝 清水鎮,天武帝國境內為數不多的巷口小鎮,由於這裡交通便利,四通八達,即有巷口又有平坦的大路,所以異常的繁華,

說是小鎮,其實那只是人們習慣上的稱呼而已,這個鎮常年居住的人口就超過三十萬,遠比一些小的城市都多,更別說那些車水馬龍的商人和傭兵。

清水鎮之東,是被天武國稱為母親河的天武河源頭,天武河的水正是從這裡匯入大海之中。

此時,正有一個中年男子在這裡急疾,此人身著緊身衣,臉如圓盤,眉如利劍,高高的鼻子有點微微向下彎曲,一頭黑色長發束在腦後,尤其是那雙眼睛,就像是一對雄鷹之眼,不時閃出道道精光,似乎能將人看穿。

急疾中的男子突然頓了一下,然後身影一轉,向著天武河邊奔去。

片刻之後,男子來到河邊,突然停了下來,此時,在他身前的河岸邊上,一個十一二歲的小男孩,面色慘白,身前粗布麻衣,身上還帶著血跡,躺在那裡不知是死是活。

「咦?」男子看著小男孩,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隨即走到小男孩身邊,彎腰在小男孩身上擦看了一翻。

「除了身上有些擦傷,其它地方都沒有問題,而且筋骨都不錯。」男子臉上露出一絲動容的表情。

然後,握著小男孩的手,一道帶著淡淡生命氣息的綠色勁氣順著兩人的手緩緩流進小男孩的身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