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它被我這搬山卸椎術頂在後背之上的時候,並沒有倒下,而是身子一甩,想把我從它的後背之上甩下去,雙手也反背‘亂’抓。

我忙用手死死地抓住它身上的‘毛’發,一邊注意躲避它的雙臂,以防被掃到,一邊用另外一隻手聚足罡氣,朝着那大猩猩的腦袋瓜子上猛地揮拳就打!

連續、快速的打了幾十拳之後,那個大猩猩一聲怒吼,震得我耳朵腦子都嗡嗡響,一個不慎被它從身上甩了下去,落到地上滾出去好遠。

落地之後,滾動的同時,我一把抓住了地上的一堆雜草,讓滾動的身子停住,之後馬上從地上蹦了起來,準備再和那大猩猩玩命。

可是當我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後,我卻傻了眼,那個大猩猩竟然頭也不會的轉身跑了……

不光是我,剛從樹上下來的老牛也是一臉疑‘惑’。

“老野,你把它打跑的?”老牛看着我不敢相信的問道。

“不是,我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個,估計它太聰明瞭,所以纔會轉身逃走。”我想了想之後,對老牛說道。

“太聰明?太聰明還會跑?”老牛看着我問道。

“對,這些大型動物尋找獵物的時候,若是碰到能讓自己受傷的獵物一般都不會冒險去捕食,因爲就算能把獵物殺死,它們自己也多半也會受傷,在這滿是食‘肉’動物的山林裏受傷,很可能成爲另外捕食者的獵物。”我對老牛解釋道。老牛聽了我話後,也不知道明不明白,點了點頭,便朝着那幾個早已嚇傻的人就走了過去。“喂,我說你幾個?剛纔我們兩個救了你們的命,你們該怎麼謝我們?”老牛看着那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的三男兩‘女’問道。 ?

那幾個人聽到老牛的話之後,半天沒有說話,眼神發直地看着我和老牛兩人。

半響之後,剛纔那個黑臉男人才說道:

“你……你們到……到底是什麼人?”此刻他已經因爲恐懼過頭,嚇得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老牛聽到後,把獵槍背在身上,看着他們說道:

“我們兩個是來拯救世界的……”

我見老牛又要開始吹牛,忙走過去打斷老牛的話,看着那幾個人問道:

那幾個人聽到老牛的話之後,半天沒有說話,一個個眼神發直地看着我和老牛兩人。

半響之後,剛纔那個黑臉男人才說道:

“你……你們到……到底是什麼人?”此刻他已經因爲恐懼過頭,嚇得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老牛聽到後,把獵槍背在身上,看着他們說道:

“我們兩個是來拯救世界的……”

我一聽老牛又要吹,忙走了過去,看着那幾個人說道:

“行了,趁着現在沒什麼東西過來,你們趕緊去,下次沒事兒別到這深山野林裏面,對自己,對家人負點兒責!”

那五個人聽了我的話後,緩了半天,其中那個叫雷子的男人才看着我問道:

“剛……剛纔那是什麼東西?是……是被你們打跑了嗎?”

“我怎麼知道是什麼東西?你們趕緊爬,再不走的話,我估計待會兒指不定什麼來。”我看着他們五個人說道。

“就是,到時候要是來的多了,我和老野應付不了,我們直接就跑。”老牛在一旁拍打着身上的土說道。

這五個人聽到我倆的話之後,相互從地上攙扶了起來,哆哆嗦嗦地收拾起東西了。

見他們在收拾東西,老牛看着我對我問道:

“我說老野,我感覺咱這纔來這裏不對勁啊,剛纔那什麼?過會恐龍都特麼的該出來了!!”

“行了吧,別沒事整天瞎扯,你多大人了?”我看着老牛說道。

就在我和老牛商議下一步應該怎麼辦的時候,那五個人收拾完了東西,朝着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怎麼了? 豪門通緝:逃婚少奶奶 還不走等着被啃成骨頭渣?”老牛看着那五個人問道。

走在最前面帶走的那個黑臉男人吞吞吐吐地看着我和老牛說道:

“這……我……我們……”

“有啥話快說,別跟個娘們似得。”老牛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林立哥,讓我來說吧。”在那個黑臉男人的身後突然站出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

她從那個叫林立的男人身後繞出來,看着我和老牛問道:

“兩位哥哥,我叫王文琪,我能不能和你們商量一件事?”一雙透明的大眼睛一個勁的盯着我和老牛看。

老牛是見了女人腦子短路的主,想都沒想就問道:

“什麼事兒?”

“我們打算跟着你們,和你們一起出山。”那個叫王文琪的女孩看着老牛說道。

其實從這些人走過來的時候,我就已經猜出了他們的目的,他們一定是怕再遇到類似於剛纔的那種怪物,見我和老牛本事過人,所以纔會選擇和我一起走。

“行啊!”老牛一口就答應了也下來。 ?

(各位,從上一章開始看。)

“哎,老牛你說什麼呢?行什麼行?咱是來幹啥的?”我踢了老牛一腳。

老牛這才反應過來,忙看着那個女孩說道:

“大妹子啊,不是我們不答應你,我們進山還有事,這一段時間都不會出山,你們自己怎麼來怎麼回去。”

那個叫王文琪的女孩聽到我反對,轉頭看着我說道:

“大哥,你發發善心,你不能讓我們自己走回去,要是我們在回去的路上在碰上什麼東西,我們肯定活不了,你就讓我們跟着你們吧,我保證我們不給你們兩個添亂。”

“對!對!我們肯定不會給你們添亂,我們包裏還帶着大量的食物,我們都貢獻出來。”王文琪身後那個叫林立的黑臉男子忙接口說道。

“那也不行,我們兩個是進山尋找藥材的,沒個十天半個月肯定不會出去,你們跟着我們幹嘛?”我看着眼前的那幾個人說道。

“那我們也一起跟着你們去找草藥,而且你也告訴我們你們所找的那種草藥的樣子,我們幫你們一塊兒找,人多力量大嘛,你要是再不答應,我們自己走的話,簡直就和自殺沒什麼區別,你們不能見死不救。”王文琪看着我說道,我能從她的眼神深處,清楚地感覺到一絲恐懼和絕望。

他們現在已經被剛纔所出現的那個巨大黑猩猩給嚇破了膽子,所以把我和老牛當成了他們最後的救命稻草。

本來我是不打算讓他們這些人跟着我和老牛,一來是人多事多麻煩,況且他們的體質肯定不能和我跟老牛比,二來我身上的祕密太多,晚上雲月再一出來,更麻煩。

但是轉念一想,讓他們就這麼走了,的確也不行,若是他們真碰上什麼野獸或者就想剛纔變異的物種,指定死死的。

我就這麼攆他們走,就和逼着他們自個兒去自殺沒有太大的區別,所以我低頭想了想之後,還是決定讓他們一行五人跟着我和老牛,而且他們也能在一路上幫着我們找尋這龍鬚草和雨花木,畢竟多出五雙眼睛來,肯定要比只有我和老牛兩人找,要好上一些。

想到這裏,我便對那個叫王文琪的女孩和她身後的那四個人說道:

“行,你們可以跟着我們兩個,但是!……”

“但是什麼?”那五個人一聽我這話,臉上都帶着喜色,忙一起問道。

“我跟你們說明了吧,跟着我們你們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猛獸,甚至是你們一輩子都沒見過的東西,危險係數肯定很大,在我們兩個都自顧不暇的時候,絕對會棄你們而逃,到那時候你們依舊難逃一死,可考慮好了?”我盯着那五個人問道。

果然,那五個人聽到我的話之後,臉上的表情立刻凝固了,都沒有說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似乎都在猶豫着什麼。

而那個叫王文琪的女孩倒是不太一樣,只是楞了一會兒後,便看着我說道:

“我相信你們肯定不是那種人。”

“哦?你很瞭解我兩個?”我看着她笑着問道。

“不瞭解,但是我感覺你們不會是那種人。”王文琪說道。

“說的再多都沒用,你們考慮好了沒?”我也懶得多說,看着他們幾個問道,反正實話都告訴他們了,怎麼決定是他們自己的事情。

“考慮好了,就跟着你們了。”王文琪當先說道。

“考慮好了,我也跟着你們。”

“我也考慮好了……”隨後那四個人也都先後說道。

“考慮好就行,加入我們,組織不會虧待你們的。”老牛這時候又把部隊上那一套拿了出來,搞得就好像我們求着他們加入一樣……

“那你們把東西帶上,然後我來給你們看看那草藥的樣子,你們記下,一路幫着我們看着。”我說道。

“好咧。”那五個人說着都匆忙回去背自己的行李。

我則趁機從玉佩空間裏把青竹方丈給我的龍鬚草、雨花木的外觀圖拿了出來。

給他們衆人看過之後,他們也記了下去,這龍鬚草和雨花木都有各自的特點,倒是好認,但是好認歸好認,能不能遇到就是另外一碼事情了。

經過這短暫的交流,我也知道了他們五個人那另外兩個人的名字。

除了黑臉男子林立,王文琪、雷子外,剩下的那一男一女,女孩兒的叫丹晶,是一個話比較少的文靜女孩兒,男的叫志鵬,也是屬於靦腆類型的男孩,這麼長時間我都沒見他們倆說過話。

相互認識之後,準備了一會兒,我們一行七個人便準備朝着這密林外面走去,因爲剛纔的關係,這裏絕不能多待。

走之前,我讓林立他們幾個人把他們行李中換下來的衣物拿出來,味道兒重的襪子等也一併拿了出來,我把這些衣服留在附近,讓它們做我們的掩護分身。

弄好這一切後,我們便朝着密林外面走去,走到密林外,我低頭看了看手錶,這才發現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忙招呼衆人找個地方坐下,吃些東西。

找到一塊兒空地之後,我和老牛席地而坐,吃着他們送過來的牛肉乾和麪包,他們之前因爲剛剛吃過烤肉,並不餓,所以他們都沒有吃東西。

估計他們是擔心食物不足而節約。

吃過東西之後,和衆人一起休息了一會兒,恢復了一些罡氣,找定一個方向,我們一行人便趕了過去。

雖然這春天的綠色讓人心情不錯,到處鳥語花香,但是越往深山裏走,路越難行,荊棘叢生,地勢險要,根本無路可尋,再加上一路都要留意龍鬚草和雨花木,所以我們衆人行路十分緩慢。

大約走了五六里路,前面突然出現了一個陡峭的崖壁擋住了我們的去路,左邊則是一條死路,右邊是一條湍急的河流。

看着眼前陡峭高聳的崖壁,和左右無路的困境,老牛停下腳步回頭對我問道:

“老野,怎麼搞?咱們爬過去還是繞過去?” ?

我聽到老牛的話之後,擡頭看了看這陡峭崖壁,心裏想道,要是我和老牛爬上去肯定沒問題,但是身後的那幾個指定不行,所以爬上去幾乎不可能,現在只有一條路,就是徒步過河,然後繞過去。。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過河,繞過去,然後找個地方把衣服烘乾休息,正好天‘色’也不早了。”我對老牛說道。

等到我們幾個來到這條河流邊上才發現,這條河流雖然水流湍急,但是並不算深,徒步走過去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想到這裏,我忙對衆人說道:

“咱們徒步走過這條河流,然後去對面找個地方紮營休息,順便烘乾衣服。”

衆人也都同意我的觀點,但是爲了保險起見,我從‘玉’佩空間裏拿出了一捆登山繩,讓他們自個把繩子綁在自己的腰上。

其實要是隻有我和老牛兩個人的話,完全不需要這種繩子,直接御氣幾個起跳,便跳到了河對面。

但是現在多了他們五個人,所以不得不用這個辦法,這樣有人在過河的時候,哪怕一個沒站穩,被河水沖走,我們也能把他跟拉回來。

繩子都綁好之後,我每個人都檢查了一邊,然後讓衆人把揹包舉過頭頂,一起朝着這條河流裏面走了過去。

雖然已經是初‘春’,但是河水依舊冰冷刺骨,我和老牛倒是沒什麼,回頭一看身後的那幾個人,男的好還好一些,就是那兩個小姑娘不行,在河水裏凍得瑟瑟發抖,臉‘色’發白,嘴‘脣’發青,一個勁的哆嗦。

我見此後,便對老牛喊道:

“牛總,在過河的時候,您給我們幾個高歌一曲,壯壯豪情怎麼樣?”

老牛一聽,忙回頭笑着說道:

“老野,你這個建議好!到位!那牛爺我就給你們免費唱一曲青藏高原吧。”老牛說完後,就開始嚎了起來。

“是誰帶來遠古的呼喚,是誰留下千年的祈盼……亞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

老牛唱到高音的時候,我能明顯地看到河流裏不少魚都翻了肚皮,這殺傷力……

果然老牛這一嗓子喊出來,那兩個‘女’孩的注意力多少被老牛吸引過一部分來,只有她們注意力被分散,身體的各種感官纔會降低,身體就不會覺得那麼冷。

這就是爲什麼關羽刮骨療傷的適合,需要下棋的緣故,主要就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決不能集中。

不過關羽的確是個鐵漢,要不怎麼可能是五虎上將?估計換成咱,別說下棋,看島國電影都受不了。

就在老牛的歌聲唱完的時候,眼看就要走到了對面,突然我聽到身後一聲‘女’孩的喊叫:

“啊!救命!”

我忙回過頭看去,只見那個叫王文琪‘女’孩被湍急的河水給沖走了,不知道爲什麼她身上竟然沒有綁着繩子!

總裁boss,放過我 我見此後,吃了一驚,忙囑咐老牛繼續帶着剩下的人上岸,我則解開繩子去救那個王文琪。

就這耽誤一會兒的功夫,王文琪已經被湍急的河水衝出去十多米遠,我心裏一急,直接御氣起跳,從河水中跳了起來,快速地朝着她掠了過去。

幾個起跳,追到了王文琪的身後,一伸手直接把她從河水中拽了起來,夾在左臂上,御氣起跳,跳回到了對面的岸邊。

好在這條小河並不深,否則就剛纔那一下子,就夠王文琪嗆死好幾次了。

我夾着王文琪到岸邊的時候,老牛也帶着衆人走上了岸,他們上岸之後繩子都顧不得解開,便朝着我們這邊着急地趕了過來。

其中那個叫雷子的男人一直對王文琪噓寒問暖,滿臉關心之‘色’,看得出他們兩個若不是男‘女’朋友,便是在追求她。

其實我從一開始救這個叫王文琪‘女’孩兒的時候,我心裏就一直在懷疑,我懷疑她身上綁着的繩子是她自己故意解開的!

因爲之前爲了安全,每個人綁在腰間的繩子我都檢查過,很牢固,除非自己解開,否則繩子的結釦肯定不會自己打開。

但是爲什麼她會故意把身上的繩子解開?讓自己陷入這如此險境之中?這點兒是我最捉‘摸’不透的。

“老野,你在想什麼呢?都英雄救美了,怎麼還一副苦瓜臉?”這時老牛拿着已經收起綁好的繩子走過來對我問道。

“沒……沒啥。”我對老牛說道,或許是我多疑了。

“那沒什麼,咱趕緊找地方安營紮寨吧,現在這天說黑就黑下來了。”老牛把手裏的繩子遞給我了。

我接過後,直接放進了‘玉’佩空間裏,反正那些人已經知道我和老牛身懷絕技,所以對於我手裏的東西突然出現或者消失,並沒有多問。

“行,找地方。”

天暗之時,我們七人已經圍坐在篝火旁烤着換下來的衣服,吃着麪包罐頭,身後也支起了簡易的帳篷。

烤衣服的同時,我看了看錶,已經是傍晚七點多了,過一會兒,天徹底暗下來的時候,雲月就該出來了,不知道她看到多了這麼多人,會有什麼反應。

“張大哥,牛大哥,你們兩個是不是會氣功啊?這麼這麼厲害,一跳就是好幾米高!”在我對面的那個叫雷子的男人看着我問道。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指着老牛說道:

“這種問題,還是讓你們牛大哥跟你們說吧。”

這一路下來,我和老牛,跟他們這幾個人關係拉近了不少,說說話,開開玩笑也是常有。

“我們這不是氣功,我們這是罡氣,罡氣你們懂不懂?”老牛打開了話匣子。

衆人搖頭。

“反正說了你們也不懂。”老牛說道。

“那牛大哥你給我們講講你們以前發生過的事情,我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林立看着老牛說道。

其實這林立都三十出頭了,不過他一直叫我和老牛大哥,我們也就由他去了,有便宜不佔,傻瓜王八蛋。

老牛聽到之後,接着便開始添油加醋的對那幾個人講起我們之前所經歷的一些事兒。

我則是隨他去,在一旁點上了一根菸,也跟衆人一起聽着。

而就在這個時候,坐在我身旁一直沒有說話的王文琪突然朝着我靠過來,在我耳邊低聲問道:“張大哥,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

我聽到王文琪的話之後,眉頭就是一皺,這‘女’人咋回事?怎麼會在這種情況下,問我這種問題?

“有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我回答的同時,也朝着四周看去,發現其他的人都在聽老牛吹牛,並沒有注意到王文琪和我這邊。

“哦,那你喜歡她嗎?”王文琪繼續低聲問道。

“很喜歡。”我答道。

“哦,那她可真幸福。”王文琪說到這裏,眼神中帶着一絲沒落,便沒有再和我說話。我也是一笑而過,只當王文琪剛纔和我開了個玩笑,並沒有太在意。“那種哭聲聽的我和老野汗‘毛’都立了起來,我們倆個往窗外一看,m的!魂兒差點兒嚇飛了!你們知不知道那屋外面的院子裏有什麼東西?”這時老牛一副神祕兮兮的樣子,看着那早已聽傻的四個人問道。

“有什麼?”雷子和志鵬聽上癮來了,馬上問道。

“牛大哥,你別講了,這大半夜的嚇死人了!”丹晶有些害怕,雙手都搓到了一起。

“哎,沒事兒,咱這裏這麼多人,你怕什麼?讓牛大哥繼續講。”黑臉林立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