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剛剛那紅衣女鬼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們身邊呢?”

我想了一下感覺也想不通,於是衝着她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咱們還是先將浩浩送回去吧。”

“行!”柳青兒爽快的答應了。 197 院子裏的髒東西

柳青兒嘴上雖然嘟囔了幾句,但是腳步卻也加快了不少,我們兩個回到家的時候,我爸媽還沒有回來呢,按照我爸媽走的時候說的話,她們應該是我看我城裏的姥姥去了,而我則是留下來照顧柳青兒,所以這一連幾天,我家裏都沒有什麼人。

而柳青兒跟着我一起回到了家裏以後,看着我說道:“我要去洗個澡去,明天早上你做飯,我可不管做飯的事情了。”

我想了一下,做飯倒是也沒什麼,跟着點點頭說道:“行了,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明天的早飯我來做。”說完以後我衝着柳青兒揮了揮手。

柳青兒去洗澡了以後,我便把客廳的燈關了回自己的房間裏了,到了房間以後,我打坐了一會,突然間房間裏的燈一下子就黑了。

難道停電了?我下意識的思索了一下,起身走到了牀邊,按了一下開關,發現根本不管用,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一聲“啊”的尖叫聲。

我暗道一聲,糟糕了,柳青兒還在下面呢,於是我想都沒有想便打開房間的門衝了出去,走到了客廳的時候,客廳裏依舊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什麼都看不見,於是跟着大聲的喊道:“青兒,你在哪呢?”

“這,我在這呢!”柳青兒說道。

我循着聲音的方向衝着柳青兒走了過去,走到了柳青兒的邊上的時候,柳青兒一把抓住另外的手,她冰涼的雙手直接抓住了我的手,微微顫抖的說道:“小貴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覺得現在的事情有些蹊蹺了起來,跟着我看着柳青兒說道:“難不成有小鬼嗎?”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對着她說道:“你把天眼打開!”

黑暗中,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以後,便打開了天眼,看了一眼這四周,發現這四周根本沒沒有什麼小鬼,而我自始至終沒沒有看到什麼髒東西,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不對啊,家裏不可能有髒東西的,我家裏供奉這噬鬼菩薩呢,而且還是我師傅當年留下的,現在家裏也有剪紙,按理來說這些髒東西是進不來的。”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彷彿看到了什麼一樣,對着我說道:“小貴哥,你看看院子裏!”

我聽到這的時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院子裏,我去,整個院子裏都是黑色白色的影子,雖然有些縹緲不定,但是他們飄來飄去的樣子我卻看的是非常的清楚,想到這以後我下意識的抓緊了柳青兒那冰涼的小手以後看着她說道:“咱們現在肯定不能出去,只能等到天亮了。”

不過好在今天我爸媽沒有在家,不然他們看到這一幕非得嚇暈不可。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小貴哥哥,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此時眼前的場景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家裏,我也不太清楚,而且還是如此對的鬼,他們似乎是想進來,但是他根本進不來,只要一旦走到門口,彷彿有一股阻力一樣就將他們隔絕在了外面,應該是我師傅的剪紙以及那惡鬼菩薩的作用,否則的話那些小鬼這個時候估計已經進來把我們兩個給吞了。

隨後我回過頭以後看着柳青兒說道:“對了,你剛剛叫喚什麼呢?”

“剛剛房間的燈突然就黑了,我被嚇到了。”柳青兒吐了吐舌頭對着我說道。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咱們現在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你們家爲什麼會出現這麼多的鬼啊!”柳青兒問道。

我想了一下,跟着聳了聳肩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現在肯定是怪相了,畢竟我家之前都沒有出現過這種狀況,不過好在我爸媽沒有在家,不然就真的要出大事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咱們兩個現在肯定不能出去了,出去的話一定會被他們給活吃了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含糊不清聲音傳了過來“小傢伙,以爲我進不來就拿你沒辦法了是嗎?”

這個熟悉的聲音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許多,這個聲音是鬼王的聲音,鬼王,他怎麼找到我家裏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更加的害怕了,如果我爸媽回來了怎麼辦,這鬼王必須要剷除。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的手捏了捏我的手心,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你別怕!”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深呼了口氣,躲在窗戶邊,悄悄的往出看了一眼,那些鬼還在那裏,還在院子裏來回徘徊呢,根本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但是眼前的這一切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怕,我相信到了天亮他們一定會離開的。”

“可是他們如果明天晚上後天晚上還來的話,怎麼辦?”我心裏此時已經擔憂了起來,這樣的情況必須解決,不然我爸媽回來了他們會有危險的。

柳青兒跟着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你是不是傻了?等着天亮了咱們去找邱爺他們,他們一定會有辦法的。”

我這個時候心裏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剛剛真的是着急,於是我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也對也對。”

替嫁醫妃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伸出腦袋衝着窗戶外邊悄悄的看了過去,只見窗外的小鬼各個都非常的猙獰,而且還在外面飄來飄去的,但是我卻始終沒有看到鬼王的影子,可是我剛剛真的聽到了鬼王的聲音,他到底在哪裏?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在一旁看着我問道:“小貴,咱們總不能這麼一直呆着吧?”

我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你要是困了就先回房間睡覺吧,我在這裏待會,總得想個辦法的。”

“我怎麼回房間啊,回房間還要從院子裏走,再說了,這鬼王的小鬼到了天亮的時候肯定會走的,咱們就別一直在這裏呆着了。”柳青兒說到這以後對着我勸解道:“等着天亮了,咱們去找我師傅和邱爺,他們一定有辦法的。”

說完以後柳青兒還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看得出來這丫頭是真的困了,我本來也挺困的,但是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反而不太困了,心裏更多的是擔心,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她說道:“你去我的房間裏睡吧。”

“可是我害怕!”柳青兒有些害怕的說道。

我心裏有些驚訝,沒好氣的說道:“我去,還有什麼東西能嚇到你?”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柳青兒,她這丫頭天不怕地不怕的。

女主她只想佛系 “可我畢竟也是個女孩子的好不好?”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

我跟着哈哈的笑了一下“我都忘了你是個女孩子的,你要是個男孩子我肯定拉着你跟我拜個把子!”說完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又一次笑了起來。

柳青兒跟着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伸手從我的腰上掐了上去,我同時感覺一陣吃痛,我跟着疼的呲牙咧嘴的看着柳青兒說道:“大姐,你鬆手,疼啊!”

柳青兒這個時候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還亂說不了?”

“不亂說了不亂說了!”我趕忙求饒了一句。

我是真的害怕柳青兒的手了,掐一次疼一次,每次都特別的疼,想到這以後我沒好氣的說道:“你回去睡覺吧!”

“你把我送到房間去,屋裏沒有燈,我害怕!”柳青兒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想了一下,也確實,畢竟她是個姑娘,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柳青兒一起回到了我的房間裏,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間裏的燈還是打不開,想來我現在所處於的這個磁場已經被這些惡鬼用能量給隔絕了,所以我家裏的電器估計都用不了了,我看了一眼窗外面的小鬼,他們還在那裏,始終沒有要離去的意思。

進了房間以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你睡在牀上吧,我睡在地上。”

“好的!”柳青兒一點都沒有客氣的說道。

說着話柳青兒便鑽到了我的牀上去,我從櫃子裏拿出來一副被褥鋪子地上以後,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眼窗外的那些髒東西,他們還在,而躺在我牀上的柳青兒此時已經睡着了。

我跟着也感覺有些疲憊了,隨便了,反正天亮了他們總是要離開的,想到這以後我也安心的躺了下來。

但是當我睡着的時候,依舊是天色微微亮了,我已經困成狗了,沒有什麼想法再去窗戶外面看看了。

一直到上午十點多的時候,柳青兒把踹醒了,是踹醒了,她就站在我的面前,雙手掐腰的看着我問道:“喂,你不是說要做早飯的麼?”

我此時一臉睏意,完全不想起牀,跟着搖了搖頭迷迷糊糊的說道:“你想吃啥自己做吧!”

跟着柳青兒又踹了一下我的被子說道:“不行,你快點起來,待會還要去找邱爺和我師傅呢,你別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啊!”

柳青兒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頓時腦袋就清醒了許多,我跟着一下子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看着柳青兒問道:“窗戶外面的東西都走了嗎?” 198 魂飛魄散的女鬼(上)

“早就走了不好不好?”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快點起來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穿好了自己的外套,起身看了一眼窗戶外面,結果外面又開始下雪了,而且那些髒東西也都不見了,想來應該是已經走了,但是我現在得趕緊跟我師傅他們說一聲了,畢竟這個事情也不算是個小事情了。

我剛剛下了樓的時候,柳青兒走了過來,看着我說道:“剛剛三爺打電話了,說是讓咱們兩個人過去呢。”說到這以後柳青兒去沒好氣的說道:“都怪你,現在連早飯都吃不上。”

我一聽這句話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昨天答應做早飯的人是我,結果早晨一覺睡到了上午,想到這以後我訕笑了一下說道:“改天,改天,改天我一定親自給你做。”

“算了,待會出門的時候買點早飯吧。”柳青兒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便和柳青兒我們兩個人一起出了門,剛剛走出門的時候,外面地上已經鋪上了一層厚厚的雪,周圍還瀰漫着一些霧氣,這冬日的早晨讓我冷的有些受不了。

我和柳青兒在村子裏的早點攤隨便吃了點飯便直接去了茅草屋。

到了茅草屋的時候,我走進去以後,柳三爺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啊?”

我師傅也在一旁跟着點了點頭說道:“昨天睡覺太晚了是嗎?”

柳青兒這個時候看着我師傅說道:“邱爺,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們準備休息的時候,小貴家的院子來了好多好多的鬼,還有那鬼王的聲音,好像就是衝着我和小貴哥哥來的。”

我師傅聽到這的時候當即驚坐了起來“什麼?你是說昨天晚上有小鬼去了小貴家裏?”

我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而且還不少,很多,大概有十幾只的樣子,而且我還聽到那鬼王的聲音,大概是衝着我來的。”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不過好在之前師傅你在我家裏放了剪紙和那惡鬼菩薩的剪紙,那些惡鬼沒有進到屋子裏來。”

我師傅的臉色此時有些難看了起來,他看着柳三爺說道:“老柳,這個事情拖不得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小貴,你爸媽知道這件事情嗎?”

我想了一下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我爸媽去城裏看望我姥姥去了,估計要一個星期才能回來呢。”說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現在怎麼辦?”

我師傅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今天不能耽擱了,必須消滅了那紅衣女鬼,然後把鬼王找出來。”

柳三爺在一旁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老邱,你也別急啊,你可能忘了昨天是什麼日子了,昨天是十五,那鬼王肯定是出來吸收日月精華了,他今天晚上一定還會出現的,咱們就直接在月圓這倆日解決了他應該就沒問題了。”

我師傅在一旁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和柳青兒開口說道:“小貴,你和我去解決那紅衣女鬼,青兒你跟你師傅去準備晚上需要用的東西,就準備在小貴家裏。”

“爲什麼在我家呢?”我愣愣的問了一句。

我師傅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那鬼王明顯是衝着你來的,今天晚上一定會去你家的,所以今天晚上我們就要在你家解決了他,不然你爸媽回來了,到時候更不好處理,明白嗎?”

我跟着哦哦了一聲以後衝着我師傅點點頭。

柳三爺在一旁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和我師傅說道:“行了,咱們兵分兩路吧,現在是冬天,天黑的比較早,晚上五點之前在小貴家集合!”

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看在了柳三爺說道:“好,那咱們就各自忙活吧!”

隨後柳青兒跟着柳三爺走出了茅草屋,也不知道他們去忙活什麼了,而我和我師傅則是在屋裏準備了一些剪紙以後,我便跟着我師傅一起走出了茅草屋。 199 魂飛魄散的女鬼(下)

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的那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那女鬼突然周身充斥着一股黑色的氣息,這是怨氣所形成的氣息,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不禁有些心驚,還好我那天將這女鬼嚇跑了,如果單純的讓我和這女鬼拼上一把,我怕是抵不過這女鬼。

就這女鬼身前所席捲出來的怨氣就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對抗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甚至還有些後怕呢。

而那女鬼這個時候突然衝着我師傅衝了過去,伸出尖銳的爪子,嘴裏時不時發出怪異的叫聲,而我則是站在一旁一句話不說的看着這女鬼。

我師傅跟着掏出手裏的剪紙以後,跟着嘴裏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轉過身衝着那女鬼的身上扔出一道剪紙,這剪紙貼上去以後,那女鬼嗷嗚的叫了一聲,我師傅看到她那尖銳的指甲伸向他的時候,跟着我師傅猛地往後退了幾步,躲開那鋒利的指甲。

跟着那女鬼也感受到我師傅剪紙的厲害了,衝着我師傅再一次撲了上去,而我師傅剛剛退後幾步以後,擡手又是一道剪紙扔了過去,這剪紙扔過去以後,那女鬼彷彿學聰明瞭一樣,閃過身子以後,一下子就躲開了那剪紙,跟着那剪紙便落在了地上,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看到這一幕幕的時候我想出手幫我師傅,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幫他,只能站在原地乾着急,因爲我現在的剪紙造詣對付那女鬼怕是沒什麼可能性,甚至能不能傷害到她都是個問題。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跟着看了我一眼說道:“小貴,踏起太極步,待會你拖住她,我來施術。”我師傅的語氣有些焦急,看樣子我師傅是打算跟這女鬼速戰速決了。

我跟着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以後,雙手捏訣,腳下跟着輕輕一搓,然後便開始踏起了太極步,其實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此時的太極步到底能不能對付這女鬼。

我趁着我師傅還在對付那女鬼的時候,腳下的太極步儼然已經踏出一半了,跟着就在這太極步即將完成的時候,我師傅突然對着我大吼一聲“小貴,小心!”

我聽見我師傅的這聲嘶吼聲以後,下意識擡起頭看了一眼,那女鬼已經衝了過來,但是我的太極步馬上就要完成了,不能在此時中斷,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心一橫,腳下繼續踏着太極步,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胸口一陣撕裂一般的疼痛。

那女鬼的指甲已經插進了我的肉中,好在不深,我只是感覺到了一陣疼痛,跟着我猛地一步走上前,太極步已經踏完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眼神之中閃過一絲不忍,我跟着擡手衝着那女鬼就是一拳上去了,這太極步踏出以後,我的力量順勢增幅了許多,雖然很輕柔的力量,雖然不至於殺死這紅衣女鬼,但是拖延一陣還是可以的,跟着我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發現自己的胸口已經開始流血了。

那女鬼被我一拳打飛出去了以後,我衝着我師傅嘶吼道“師傅,快點施術。”

我師傅衝着我狠狠的點點頭,嘴裏跟着叮囑道:“你要小心應對!”

我嗯了一聲,就在這個時候那女鬼彷彿已經知道了我師傅要做什麼了,跟着她再一次衝着我師傅那邊就飛了過去,我看到這一幕以後,當即快步竄了上去,伸出手一把就將那女鬼抓住了,而那女鬼被我這麼一抓突然就惱怒了,一臉怨毒的樣子對着我低聲的說道:“我要殺了你!”

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那紅衣女鬼一臉怒髮衝冠的樣子衝着我的脖頸處就抓了來,我跟着一把就將她的手腕抓住了,隨後,還沒有等她回過神的時候,我跟着直接就將這女鬼甩飛了出去。

那女鬼跟着就被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跟着一個箭步過去,如同一個小超人一樣,再一次拎起來那女鬼,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那女鬼伸出尖銳的指甲抓在了我的手臂上,我感覺手臂一陣火辣辣的疼痛,跟着我低頭一看的時候,手臂上已經被這女鬼抓出了幾道抓痕。

шшш Tтkā n c ○

看到這觸目驚心的傷痕以後,我跟着使出全身的力氣衝着這女鬼一拳就打了上去,而這女鬼似乎感受不到疼痛一樣,還拼命的像我衝了過來,我深呼了口氣,猛地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我回過頭看了一眼我師傅那裏,他的施術應該快要結束了。

想到這以後我剛剛回過神的時候那女鬼又一次衝着我飛了過去,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跟着擡手趁着她還沒有過來的時候,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天道的力量,在剪紙上加持了一道經文,我也不知道這樣管用不管用,畢竟我也沒有這樣對付過紅衣女鬼。

很快,那紅衣女鬼馬上到我身邊的時候,我跟着就將自己的剪紙默唸了一句口訣以後,順手扔了過去,那女鬼一下子就被這剪紙貼住了,跟着“嘭”的一聲巨響,那女鬼整個人飛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一陣安西,看來還是管用的,不過這樣也好,畢竟依靠蠻力我是無法將這女鬼消滅的,而這女鬼根本沒有我想的那麼簡答。

果然,那女鬼雖然被我的剪紙傷害到了,很快就再一次站了起來,她身體裏那股黑色的怨氣此時更加暴虐了起來,而那女鬼的眼珠子此時也變成了血紅色。

周圍颳着一陣陣的狂風,這不是自然現象,怕是和這女鬼有關,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擡手衝着女鬼的的身上就是一道符紙扔了過去。

但是這次我的符紙沒有那麼好使了,果然,那女鬼順勢躲開了我的符紙。

而那女鬼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她伸出那尖銳的指甲衝着我的身前就抓了過來,我看到這一幕以後,準備再一次拿出來剪紙的時候,我師傅突然對着我說道:“小貴,引她過來!”

我跟着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以後,轉過身衝着我師傅那邊就跑了過去,果然,那女鬼是徹底的恨上我了,衝着我就追了過來。

我跑的速度也非常的快,很快就到了我師傅的身前,而我師傅這個時候跟着已經準備好了要施術了,那女鬼剛剛過來以後。

我師傅跟着嘴裏大喝一聲“巫薩阿曼,劫術,上蒼破天,開!開!開!”

我聽到這句口訣的時候當即愣了一下,這是巫術裏的劫術,之前柳三爺也跟我說過,我再後來的日子裏也瞭解過這劫術,這劫術雖然是最快解決紅衣女鬼的辦法,但是一旦使用了劫術是會遭到天道的反噬,因爲劫術本身就是逆天的術法,天道不允許的存在,所以當我師傅念出來這道口訣的時候,我再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而據我所知用過劫術的人一個是我師傅,還有一個人就是我師祖。

當我師傅的口訣唸完了以後,周圍頓時形成了一股圓形的狂風在不停的旋轉着,而那女鬼就被這劫術所造成的狂風困在了中間,絲毫不得動彈。

就在這個時候那女鬼臉色變得異常陰毒“即使我今天魂飛魄散,鬼王也不會放過你們的!”

我師傅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眼前咆哮的紅衣女鬼嘴裏淡淡的說道:“也是因爲鬼王,所以你沒有機會投胎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女鬼仰天嘶吼了起來,那嘶吼的聲音聽着異常的詭異,我聽得都心裏一陣陣的發毛,這女鬼的鬼叫聲實在是太詭異了,我終於明白了什麼叫驚天地泣鬼神了,而這女鬼的聲音就有如此的造詣,甚至讓我感覺如同一根根針扎到耳朵裏的感覺。

我師傅此時臉色通紅,好像受傷了一樣,甚至我感覺我師傅像是憋着一口氣一樣,就在這個時候那女鬼被這狂風席捲了一陣的時間,靈體也變得越來越飄渺了起來,看起來好像馬上就要魂飛魄散了。

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嘴裏淡淡的說道:“小貴,看好了!”

我跟着點點頭,沒有說話。

我師傅跟着腳下猛地一跺腳,嘴裏大喝一聲“劫術,破天,破!”

跟着那股狂風如同形成了實質化一樣,“嘭”的一聲巨響,那狂風就如同玻璃一樣碎裂開來,而站在中間的紅衣女鬼這個時候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獨家蜜愛:顧少甜寵迷煳妻 我回過神的時候,周圍非常的安靜,而那狂風也停止了,紅衣女鬼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我看着我師傅此時的樣子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趕忙快步走上前一把就將我師傅攙扶住了,我師傅跟着嘴裏“噗”的一下子一口膿血就吐了出來。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裏有些難受了起來,我師傅之所以會吐血便是因爲遭到天道的反噬了,所以五臟六腑都被震到了,而吐血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了。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關切的問道:“師傅,你沒事吧?”

我師傅此時臉色非常的蒼白,如同一張白紙一樣,他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死不了。” 鈞天圖 200 我揹你回去

我看到我師傅這一幕的時候心裏多少有些不忍,跟着關切的問道:“師傅,你可以不用劫術的,這紅衣女鬼你若是想要除掉,必然不在話下的。”

我師傅一臉虛弱的樣子靠在了一棵大樹下面,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這紅衣女鬼馬上就要變色了,你可能沒有注意到她的紅裙有呈現黑色的狀態,一旦她變成了黑色,我們在想馬上除掉她,就更難了,所以也就只能除此下策了。”

我看到我師傅臉色蒼白的樣子,在心裏暗暗的嘆了口氣,當即我深呼了口氣看着我師傅問道:“可是,師傅,你這樣的狀態,我們晚上怎麼對付那鬼王啊?”

我師傅稍稍思索了一下,衝着我笑了一下“沒事,晚上還能堅持一下,而且還有你柳三爺呢。” 日本娛樂家 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將我攙扶起來,咱們走吧,這紅衣女鬼也已經除掉了。”

我點點頭以後將我師傅攙扶了起來,而我師傅剛剛站起來的時候,險些倒在地上,好在我手疾眼快,一把將我師傅扶住了。

我師傅這個時候淡笑了一下,臉色有些虛弱的說道:“真的是老了。”

Wшw▪ttk an▪C○

我看到我師傅這個樣子,心裏有些難受,緊跟着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揹你回去吧!”

我師傅趕忙搖頭擺手道:“你扶着我就好了。”

但是看着我師傅此時虛弱的樣子,扶着他他也要難受上一段時間,於是我想都沒有想,彎下來身子,回過頭對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揹你吧,別猶豫了。”

我師傅跟着嘆了口氣,突然笑了起來“真的是老了,以後都得你來揹着我了。”

我跟着沒好氣的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你就別廢話了,趕緊的吧!”

我師傅跟着趴在了我的背上,我便揹着我師傅一起往回走了,一邊往回走,我師傅一邊對着我說道:“小貴,今年過了年你就17歲了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說道:“虛歲18,週歲17。”一邊說着話我一邊揹着我師傅往回走。

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對着我繼續說道:“現在爲師就希望你能快點成年,早日可以獨當一面。”

我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師傅,又您在呢,我獨擋一面幹啥,又你就行了唄。”

我師傅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語氣哀傷了許多“爲師和柳三爺不會一直陪伴着你的,遲早有一天你們也要自己長大, 自己面對一切的,現在你還小,很多事情你不會明白的,等你長大了,你就會發現很多事情和你想的是不一樣的,天不遂人願的。”

聽到我師傅這句話的時候我總感覺怪怪的,外加我師傅那傷感的語氣,想想之前的事情柳三爺對我說的那些話,我總感覺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好像有什麼事情瞞着我,但是他們卻又不肯告訴我,所以不管我怎麼問,他們都是不會說的。

想到這以後我一邊揹着我師傅往山下走,一邊問道:“師傅,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呢?”

“沒有,你怎麼會這麼問?”我師傅趴在我的背上問道。

我跟着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沒事了。”說着話我便揹着我師傅快速的往山下走了,直到將我師傅背到茅草屋的時候,我依稀看見了柳三爺和柳青兒兩個人,他們不知道坐在那裏幹什麼呢。

當柳三爺和柳青兒看到我揹着我師傅回來的時候,柳三爺率先起身了,而柳青兒也跟着起身了,柳三爺走到我面前的時候,一把就抓住了我師傅的手腕,摸了摸以後,一臉嚴肅的看着我師傅說道:“你用劫術了?”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沒辦法了,我如果不用劫術,那女鬼一時半會根本除不掉,如果晚上對付鬼王的時候那女鬼在出現的話,會影響到咱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