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抓狂的說。

現在她寧願與鬼爲伴,也不要和這個難纏的男人呆在一起。

“別鬧,乖,我們回家。”

龍少決大步走到楊暖暖面前說。

他伸手想要摸一摸楊暖暖的臉蛋,楊暖暖條件反射性的躲開。

“別碰我。”楊暖暖警惕的說。

“……”龍少決手上的動作真的停了下來。

他的耐心已經快被楊暖暖耗完了。

“大師,大師,你快帶我走吧,你不能見死不救,救命啊。”

楊暖暖跑到方青山面前,雙手抓着他的胳膊看着他道。

“大師,大師,你快救救我吧,我老婆就是我的命,她要是不跟我回家,我就不活了。”

龍少決也來到方青山面前,他抓住方青山的另一隻胳膊道。

“……”方青山一臉懵逼的看着他們二人。

“你幹嗎學我?”楊暖暖問龍少決。

“因爲你是我老婆,老婆麼麼噠。”

龍少決看着楊暖暖道,他深邃的眼眸裏似乎藏着許多亮晶晶的星星。

楊暖暖嫌棄的看了一眼龍少決,她胃裏一難受,差點吐。

“大師,我不是他老婆,他就是個流氓。”楊暖暖無力的申訴。

“大師他就是我老婆,我們有民政局頒發的結婚證書。”

龍少決說。

“你有本事把結婚證書拿出來給大師看看,我連你叫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是你老婆。”

楊暖暖說。

“你有本事跟着我回家,看看我們有沒有結婚證。”龍少決說。

“大師,我真的不認識他,更不可能是他的老婆,救命啊。”

楊暖暖對着方青山說。

“大師,她真的是我老婆,救命啊。”龍少決說。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楊暖暖說。

“你是,你是,你是,你是,你是。”龍少決說。

方青山被他們二人吵得頭昏腦脹,耳朵打鳴。

他用力的一扯,把兩隻手從他們手裏移開。

現在方青山可以基本斷定,楊暖暖就是龍少決的老婆了。

這倆人也太配了,居然都這麼吵。

“她是你老婆,她生氣鬧脾氣不回家,你不會把她扛回家啊,大半夜的在馬路上吵吵鬧鬧,成何體統。”

方青山緩了一會,他對着龍少決說。

“大師……”楊暖暖剛開口想要否認,話就被方青山打斷。 楊暖暖心裏憋着一口氣,她聽到方青山的話心裏一懸。

怎麼可以,怎麼連高人大師也認我是這個流氓男人的老婆呢?

楊暖暖欲哭無淚。

“大師,我真不是他老婆。”

楊暖暖看着方青山委屈的道。

“你也不要鬧了,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你就原諒他一次吧,是男人就會犯錯,他雖有錯,但罪不至死。”

方青山看着委屈巴巴的楊暖暖,他語重心長的道。

“老婆,大事都這麼說了,我們回家吧,我保證以後都不會再犯錯了,乖。”

龍少決說,說完他伸手寵溺的摸了摸楊暖暖的頭髮。

“別碰我。”楊暖暖躲開。

“唉!”方青山看着他們二人,他長長的談了一口氣。

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想清楚就輕易結婚,結婚之後各種鬧,真讓人步省心。

“姑娘你就別耍小脾氣了,跟你老公回家吧,我看他挺真誠的。”

方青山對楊暖暖說。

“……”龍少決眼底帶着勢在必得的笑意,他默默的看着欲哭無淚的楊暖暖。

看你還往哪裏跑,楊暖暖想逃出他的手掌心,沒門。

不對,應該是連窗戶都沒有。

“我真不認識他。”楊暖暖無力的說。

“好了,好了,別鬧了,快跟他回家吧。”

鬼夫 方青山說着就轉身準備離開。

“啊,大師,你別走啊。”

楊暖暖看着方青山要走,她心一急,怪叫了一聲,她連忙追到了方青山面前說。

“唉。”

方青山看着不依不饒的楊暖暖,他無力的嘆氣搖頭。

“你要走也行,但必須把我也帶走。”楊暖暖說。

沖虛觀的小道士 “你還站在那裏做什麼,還不趕快把你老婆帶回家。”

方青山轉頭,對着龍少決說。

“好。”龍少決點頭。

龍少決小跑着,兩步跑到楊暖暖身邊。

“你想幹嗎,我是不會跟你走的。”

楊暖暖躲在方青山背後,像只炸毛的小貓一樣,她警惕的看着龍少決說。

“別鬧了,我們回家。”

龍少決對楊暖暖說。

“呸,你家是你家,我家是我家,我們不認識。”

楊暖暖說。

“大師,你看這怎麼辦?”

龍少決表情苦兮兮的看着方青山問。

“扛走,扛走,扛走。”

方青山不耐煩的對着龍少決揮手道。

“……”龍少決對着方青山點頭。

他一把抓住楊暖暖,手用力一扯,楊暖暖就被他帶到自己面前。

“你要是敢對我動手動腳,我是不會客氣的。”

楊暖暖還在做一些無畏的反抗,說一些不痛不癢的廢話。

“老婆,有什麼手段,回家慢慢來。”

龍少決對楊暖暖說。

龍少決一隻手抓住楊暖暖,另一手扶着她的肩膀,然後用力一掀。

楊暖暖只感覺雙腳騰空,然後她整個人都離開了地面。

“大師,救命啊,我真不是這個人。”

楊暖暖被龍少決扛在肩膀上,她擡頭看着立在原地的方青山呼喊。

“大師謝謝了。”龍少決轉身,對着方青山說。

龍少決一轉身,憑楊暖暖如何用力的掙扎,亂動,也是無法看到方青山一眼的。

“走吧,走吧,不必客氣。”

方青山對龍少決揮手。

他們若還在他耳邊吵一會,方青山只恐自己這幾十年的修爲都一夕煙消雲散。

“放開我,放開我。”

龍少決扛着楊暖暖,大步大步的離開。

他肩膀上的楊暖暖,雙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着他,嘴裏有氣無力的說。

走到車前,龍少決單手扛着楊暖暖,另一隻手拉開車門。

“砰”的一聲,楊暖暖把龍少決塞進了車後座。

楊暖暖身體一着地,她立馬狼狽的坐好。

“你想幹嗎?”

楊暖暖慢慢的往後挪動位置,她雙手護在胸前,警惕的看着龍少決問。

“呵呵,你說呢?”

龍少決勾脣挑眉,反問楊暖暖。

“……”楊暖暖不語,她的心沒出息的劇烈跳動起來。

龍少決看着她緊張到手足無措的可愛表情,他忽然玩心大起,他彎腰作勢要坐進車裏。

楊暖暖看着他,連呼吸都不敢用力。

難道楊暖暖躲不開今晚了嗎?

“……”楊暖暖心劇烈的跳動着。

龍少決臉上帶着邪魅的笑意,他單腿壓在車座上,他半個身體已經進了車裏了。

不管了,逃不了就逃不了,老子不怕!

楊暖暖心一橫,她看着龍少決,護着胸的手微微鬆動。

“小寶貝,你準備好了嗎?”

龍少決笑着問。

“來!互相傷害!”

楊暖暖張開雙臂,對着龍少決大吼。

“……”龍少決表情一僵,往她靠近的動作也戛然而止。

“來啊!互相傷害!”

楊暖暖看他不動了,就主動往他那邊挪動位置。

她一臉挑釁的看着龍少決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楊暖暖倒要看看who怕who!

“這麼迫不及待啊。” 美味仙姬 龍少決看着她,笑說。

“……”楊暖暖沉默。

看他這樣,莫不是要當正人君子了?

“呵。”

龍少決看着她不說話,他好玩的笑出聲,然後慢慢的離開車裏。

楊暖暖看着身形修長高大的龍少決,步伐優雅閒適的繞過車,來到了駕駛座。

大尾巴狼,大尾巴狼,大尾巴狼,這個男人就是純種的大尾巴狼!

楊暖暖心裏連連感嘆。

龍少決發動了車子,他低下眼睛,看了一下時間。

凌晨3:28分,距離天亮還有不到三個小時。

龍少決真的沒有時間了,他討厭太陽!

“你怎麼了?”楊暖暖看着他的後腦勺問。

這個男人,可不像肉到嘴還不吃的人。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急着帶你回家見家長,洞房花燭隨時都可以,不急。”

龍少決透過後視鏡,看着楊暖暖回答。

“見個屁!”楊暖暖道。

“……”龍少決笑而不語。

沒等楊暖暖坐好,他一腳油門踩到底。

白色的小汽車,如同離弦之箭,一下子衝進了未知的前方。

“啊!”

“砰!”

楊暖暖的尖叫聲,以及楊暖暖頭撞到車座發出的聲音。

兩種聲音很快就消失在夜色裏……

龍少決車子開的極快,後座上的楊暖暖頭髮凌厲,眼神呆滯。

她現在頭暈腦脹,已經不知天地萬物爲何物了。 楊暖暖頭昏腦脹的坐在後面,她雙手緊緊抓住車座墊,胃裏翻江倒海。

她不敢說話,生怕自己一開口就吐了。

她的雙手不敢有一點點的放鬆,她害怕自己一放手小命就不保了。

龍少決透過車的後視鏡看着楊暖暖,不知爲何他看着她那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心裏居然有一點不捨。

龍少決緊踩油門的腳稍微有點放鬆,他在猶豫要不要放棄今天帶楊暖暖回家。

絕戀情遊 現在時間已經很緊迫了,多一天少一天對於龍少決來說似乎沒有什麼區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