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捂住鼻子說:“你幹嘛呀,好好的怎麼停了下來?”龍少決轉身看着楊暖暖:“撞的疼嗎?”

楊暖暖移開了捂住鼻子的手,她沒好氣的憤憤回答:“不疼!”

“那,繼續走。”龍少決壓下心裏的慌亂道。

前面的路漆黑一片,龍少決的視力可以看清黑暗中一切,如墨一般的黑暗對於鬼來說,是帶着歸屬感的。

畢竟只有夜色和黑暗屬於鬼。

可現在面對黑暗,龍少決的心中居然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你在想什麼?”走在楊暖暖身後的金俊伸手戳了一下楊暖暖的後背。

金俊的自覺一向神準,自覺告訴他,楊暖暖所想的事情和他有關係。

“沒想什麼,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楊暖暖回答。

“呵呵,你這叫什麼回答,想了就是想了,沒想就是沒想。”金俊輕笑着說道。

……

黑暗中龍少決牽着楊暖暖的手,他拉着她一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楊暖暖以爲金俊在黑暗中也看不到,於是楊暖暖揪着金俊的外套帶領着他。

金俊看着楊暖暖那隻抓着自己衣服的手一路向前走,表情很複雜。

楊暖暖低頭不語,一臉心事。

安靜了許久之後,金俊忽然開口靜幽幽地說:“剛剛我做了一個夢呢,不知道你們睡覺的時候有沒有做夢?”

王奎說:“真巧我也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裏我和我老婆隱居在鄉村,生了一大羣孩子。”

金俊聽到王奎的夢境,忍不住笑着打趣:“老王你做的真是好夢啊,生了一羣孩子,哈哈哈,你家隔壁住着的人家有沒有巧媳婦啊。”

王奎伸腿對着金俊的屁股,重重的踢了一腳:“老子讓你亂說。”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金俊踉踉蹌蹌的往前跌了兩步,他的身體一下子撞到了楊暖暖後背上。

在慣性的作用下,楊暖暖身體也往前倒了兩步。

楊暖暖往前跌了兩步,她的雙手撐在龍少決的後背上楊暖暖扶着龍少決,轉頭瞪着金俊:“幹嗎推我?”眼前是一片如墨的黑暗,楊暖暖看不到近在眼前的金俊。

金俊愣了一下,隨即他憤憤不平的回頭,漂亮的桃花眼怒目瞪着王奎:“幹嗎踢我!”

龍少決轉身拉住楊暖暖,用力一帶,楊暖暖遠離了金俊,與龍少決肩並肩。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他皺眉不悅的說:“鬧什麼鬧。”

龍少決心中不安的感覺越發強烈了,這種感覺很複雜,很糾結狠折磨人。

龍少決一說話王奎不屑的擡起頭,他拉緊了自己身上揹着的揹包,大步從他們所有人身側經過。

王奎一言不發邁着大步,他領頭大步走。

金俊盯着王奎,看了好一會他樂了,金俊笑着說:“老大老王這樣都是你慣的。”

龍少決輕輕嘆了一口氣,他現在壓力好大,心慌意亂,心緒被那種複雜奇怪的感覺完全打亂。

一向自信做事果斷的龍少決居然開始質疑起自己,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把王奎金俊和楊暖暖帶出這座古墓了。

金俊跑着去追趕王奎,沒一會走在最前面的兩個人又開始鬥嘴吵架了。

漆黑如墨的環境裏,王奎低聲的咒罵聲,金俊爽朗的笑聲時不時傳來。

楊暖暖靜靜站在龍少決身邊等待,她現在什麼都看不到,不敢貿然前進。

龍少決現在就是楊暖暖的眼睛。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他細細思考衡量琢磨他們現在可能遇到的險境。

龍少決的掌心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起,龍少決的汗同樣**了楊暖暖的掌心。

楊暖暖好像感覺到不對勁,她想了想,輕聲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了,我怎麼感覺到你很緊張呢。”

龍少決聞聲低眼盯着楊暖暖生動靈氣十足的小臉,他的手更加用力的握緊了楊暖暖的手。

龍少決回答:“沒事,放心,有我在。”

楊暖暖聽到龍少決說話她也沒說什麼,低着頭微微笑了一下。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繼續前進,前方忽然出現一陣急促沉重的腳步聲。

楊暖暖看不見,她聽到腳步聲有些慌亂:“怎麼回事,前面來人是誰?”

龍少決定睛一看,前方道路九曲十八彎,並不是一條筆直的墓道。

腳步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龍少決看不到是誰來了。

“老大,老大,不好了。”金俊氣喘吁吁的出現,他懷裏抱着王奎的揹包。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跑着去迎了兩步金俊。

龍少決問:“發生什麼了,王奎呢?”

金俊雙手抱着王奎的揹包,樣子很狼狽。

“前面有東西。”金俊沒頭沒腦的回答道。

此時的金俊頭髮凌亂,潔白如玉的臉頰上掛着好幾條血痕。

楊暖暖連忙追問:“前面有什麼東西?”

龍少決語氣也染上了一絲焦急:“王奎呢?”

“老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拖走了,那東西速度很快,邪氣十足,像我和王奎這樣的人都不是它的對手。”金俊回答。

金俊在說那句‘像我和王奎這樣的人’的時候,刻意加重了語氣,意思就是他們不是人。

金俊繼續說:“只是短短的一瞬間,王奎被它打翻摔倒在地,我的身上臉上被它抓傷。

在背抓傷之後我立刻就反擊,而那東西速度極快的拖着王奎就消失了。”

龍少決在心裏暗呼了一聲糟了,他把楊暖暖的手遞給金俊。

金俊看到龍少決遞過來的手,他眼睛一亮,立馬抽出手抓住了楊暖暖的手。

“你們在這裏老實的呆着,我去救王奎。”龍少決說着就大步朝前跑。

金俊大聲道:“老大,小心!”

金俊拉着楊暖暖的手,把楊暖暖帶到牆角,兩個人背靠着牆壁,金俊紊亂的呼吸節奏很快的就調整過來了。

楊暖暖背靠着牆壁,面無表情,沉默不語,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睜着,眼前是如墨的黑暗。

楊暖暖睜着大眼睛,她什麼都看不到。

那麼現在問題就來了,王奎金俊龍少決這三個人在沒有任何光線的情況下是怎麼看清周圍的場景的?

金俊半天沒聽到楊暖暖的動靜,他以爲楊暖暖是害怕了,於是金俊主動開口安慰道:

“楊暖暖你別怕,老大不會有事的,老王也不會出問題。”

他們幾個已經是死人了,一般的情況下還真沒有什麼野獸能夠將他們再次殺死,直到毀滅。

楊暖暖想了想,她扭頭擡眼對着金俊聲音來時的地方說:“我沒有害怕,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什麼疑惑,你說出來,說不定我可以爲你答疑解惑哦。”金俊吊兒郎當的笑嘻嘻的說道。

楊暖暖盯着金俊,她是憑聲音判斷金俊所在的位置。

“既然你說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不如我們往前走一段路。”楊暖暖提議道。

金俊想了想他爽快的答應了:“好啊。”

楊暖暖不留痕跡的往旁邊移了半步,她舉起手,特意把自己的手放在與金俊相反的地方。

楊暖暖說:“這裏太黑了,我什麼都看不到,你拉着我走吧。”

金俊點了點頭:“恩。”

金俊準確無誤的拉住了楊暖暖纖細無肉的手腕,他單挎着揹包,拉着楊暖暖朝前走。

在金俊抓住楊暖暖手的時候,楊暖暖的心咯噔一下涼了半截,他能看到。

在這麼黑的環境裏,金俊能夠看到,他的視力不受光線的影響。

不!不是的!準確的說應該是他們都能看到!

金俊,龍少決,王奎他們三個都能夜視。

這裏只有楊暖暖一個人是睜眼瞎。

他們這些人究竟是什麼身份,他們就是是人……還是鬼……

楊暖暖越想她的手腳後背冷汗直冒,阿king之前已經對楊暖暖坦白了。

楊暖暖邁着呆滯的腳步,黑暗中她臉色慘白。

楊暖暖似乎已經習慣了身邊有鬼怪的存在,現在的她只是有點震驚,一點都不覺得害怕。

阿king曾直接了當的告訴了楊暖暖他不是人。

不僅是這樣,阿king還說顧栩也不是人。

如果阿king說的是真的,顧栩不是人,是鬼的話,那與顧栩最熟悉的江華卿還能是人嗎?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現在身處於這座古墓總的人當中,楊暖暖和王奎不熟,是一點都不熟悉。

她和金俊也是很熟悉,只是見過面交流過而已。

雖然楊暖暖喊遲緣姐,但她與遲緣也已經很多年沒見了。

楊暖暖對遲緣起了疑心,她差不多已經看清楚遲緣的本來面目了。

阿king是鬼,他認識他們所有人,他毫不忌諱自己的身份。

就連曾經短暫出現這這裏的顧栩,楊暖暖和他一起工作,對於顧栩還是一無所知。

現在細細的回憶起來,楊暖暖好像只知道顧栩姓顧,名栩,就連他的家鄉準確的年齡,她楊暖暖都不知道。

這樣一番比較下來,這些人當中楊暖暖最熟悉的人就是龍少決了。

楊暖暖知道龍少決的家,知道龍少決的爺爺,知道他還有一個弟弟。

龍少決在楊暖暖面前並不是一張透明的白紙,他有立體的形象,他有頭有臉有身份。

金俊拉着楊暖暖走了一會,他停下腳步,一雙盈盈流波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金俊的心裏忽然出現一股畏懼和急躁煩怒的感覺,他感覺到有東西正在朝自己慢慢靠近。

來者不善,那種畏懼與生俱來。金俊有些害怕,他警惕的注意前方,不留痕跡的把楊暖暖護在身後。

是金俊的天敵出現了嗎?

是鬼怪們的天敵出現了嗎?

楊暖暖站在金俊身側,她秉着呼吸認真聆聽。

身邊的金俊沒有發出一絲動靜要不是現在金俊正拉着楊暖暖,只怕楊暖暖到死都不注意到自己的身邊還站着一個人呢。

不,是不是人楊暖暖現在不敢篤定。

說不定他們都是鬼呢。

楊暖暖忽然開口:“金俊。”

注意力高度集中的金俊被嚇了一大跳,他身體一抖轉頭看着楊暖暖問:“怎麼了?”

楊暖暖笑了笑:“我也特別想知道你怎麼了。”

“恩?”金俊疑惑不解。

“這裏可真黑啊,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我的眼睛只能是擺設,我,什麼都看不到。”楊暖暖靜靜的開口道。

金俊被楊暖暖安靜的語氣唬的一愣,這楊暖暖怎麼了,突然間抽瘋了嗎?

……

金俊沒有意識到楊暖暖話裏的另外一層含義,他沒有及時的開口解釋。

見金俊不說話,楊暖暖繼續說:“在這樣的黑暗中我什麼都看不到,而你們一個個的,卻在夜色中暢通無阻,悠閒自在,猶如人漫步在春日的午後一般。”

金俊忽然想明白楊暖暖怎麼了,他嘴角一抽,表情有些不自在。

還好楊暖暖看不到金俊不自在的表情和眼神。

奈何相思訴不盡 金俊說:“楊暖暖這大半夜你抽什麼瘋啊,在黑暗中能看清方向很難很牛很了不起嗎!”

“是!對於人來說在黑暗中能夠看清眼前的所有事物就是很牛逼,很了不起!”楊暖暖穩穩的高聲道,說話時口齒清晰,態度嚴統。

……

金俊不言,心裏一個勁的呼喊老大老王你們快回來吧,我快承受不住了。

金俊不是一個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他更不是一朵純純潔潔的小白花。

如果對面不是楊暖暖這個女人,隨便換一個人來,金俊分分鐘就能口吐蓮花,滿嘴跑火車。

可,面對楊暖暖時,金俊總是抹不開臉,更編不好瞎話。

金俊對待楊暖暖時的反應絕對不是因爲喜歡,或者夾雜着很多個人的情緒在裏面。

只是因爲楊暖暖對人坦誠,毫不保留自己的想法和內心,所以金俊纔會對她例外。

金俊一直都是你對我好一分,我對你好一分,你對我惡,那我就十倍奉還咯。

楊暖暖說完上句話之後停頓了許久,她才緩緩的繼續道:

“但是,如果你們不是人,而是鬼的話,在黑暗中嫩辨清方向那就太小菜一碟了。

所以,金俊,不如你實話實說吧,你,究竟是人是鬼?”

金俊從楊暖暖的嘴裏聽到‘鬼’這個字,他反而平靜了下來。

金俊盯着眼神熠熠生輝,表情嚴肅認真的楊暖暖,他盯着她看了許久,忽然低聲笑了起來。

楊暖暖聽到金俊的笑聲,忍不住蹙起眉頭:“你笑什麼?”

金俊笑聲越發爽朗了,他笑看着楊暖暖,眼睛裏都快笑出淚花了。

楊暖暖問:你是人是鬼?

我是人是鬼呢,我當然不是人是鬼了!

我一出生就是鬼,我從來沒做過人,我和他們都不一樣,他們的腦海中都有活靈活現的生前記憶。

每次當他們回憶起自己是人的生活場景時,他們就能在自己爲人的記憶裏反覆的品嚐我做人的那些年。

可是我,我沒有活過,我從有記憶開始就是鬼,一直是鬼,可能我的父母都是鬼,所以我纔會出生就是鬼。

想到這裏金俊笑的越發用力,這樣哄騙小孩子的說法已經無法自圓其說,自我欺騙了。

金俊知道,他知道兩隻鬼在一起是不可能有孩子的!

“你到底在笑什麼?”楊暖暖問。

“我笑你傻。”金俊瞬間停止大笑,他沙啞着嗓子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