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柏的話,無比認真,這讓劉飛一愣,也知道楊柏的倔脾氣,九頭牛都拉不回。

「行,行,你別這麼看我,怪嚇人的。」劉飛有點忐忑,而這時候趙艷紅已經拿著飯盒過來,看著劉飛的樣子,十分尷尬的看著自己,弄得趙艷紅再次臉紅起來。

「楊柏,你,你怎麼生氣了?跟劉飛?」趙艷紅穿著農場工作服,是連體衣服,戴著草帽,白皙的脖子上,掛著乾淨的毛巾。

看到楊柏的汗水,趕緊拿下自己的毛巾,遞給楊柏。

「真香!」

楊柏火熱的目光,拿起毛巾上面有趙艷紅的芬芳。

「別瞎說,後面這麼多人呢。」趙艷紅低著頭,都不敢看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卻哈哈笑道:「姐,我說飯香!」

「你,討厭!」

趙艷紅打開飯盒,裡頭紅燒肉燉干豆角,還放著兩個雞蛋。這是專門給楊柏準備的。

楊柏是真的餓了,忙乎半天。找了一棵梨樹,就坐在樹下。趙艷紅脫下草帽,就這麼蹲在楊柏的旁邊,給楊柏扇風。

「楊柏,南果梨真的能夠賣錢?這幾天,村民都瘋了,都在摸王八,可是拿到縣城,都沒有賣上價錢,大家都在傳,說你那天摸的是河神,那幾個王八,都是被河神附體,你的五萬塊,是河神的買命錢。」

趙艷紅的話,讓楊柏噗嗤一下就笑了出來,大米粒都留在嘴角。讓趙艷紅心疼的拿出手指,輕輕摘了下來,未等拿回手指,楊柏突然伸出舌頭,包括手指,都舔了一口。

趙艷紅羞臊無比,趕緊拿了回來,緊張的回頭張望,看到有沒有人看到。

「姐,沒事的,沒人看到。放心,什麼河神,那些王八,都是喝了葯才這樣的。就讓他們瞎傳。」

「恩,就是跟南果梨一樣的葯。姐,知道,慢點吃。」趙艷紅幸福的笑著,這幾天在農場當中,趙艷紅也進去過梨樹的中心,那裡有將近十畝南果梨,都結著大大的南果梨。就憑著樣子,一看就是精品南果梨。

楊柏已經是農場主人,劉四叔只是負責那幫工人,已經開始聯繫買家。金鯉農場的改變,都是靠著眼前的男人,也就是自己未來的男人。

「楊柏,一會村來客人,縣城酒廠的張國喬,那可是酒廠老闆,準備弄果酒。裕隆酒廠,可是很有名的,你說我們有沒有機會,找張老闆,好好談談?」

劉四叔一路小跑的,跑了過來。而趙艷紅已經躲在一旁,溫柔的看著楊柏。

「裕隆酒廠張國喬?那當然好了,他怎麼上塘子村了?」楊柏還是知道裕隆酒廠的,裕隆酒不光在縣城好使,在市和省裡頭,也是名牌企業。

「綠風農場請來的!」

劉四叔的話,讓楊柏就是一愣,好笑說道:「那個韓龍?」

金鯉農場的後方,是龍首山余脈的荒山。農場的隔壁有個國道,而國道的另一邊,就是綠風農場。這幾天楊柏才明白,那個綠風農場就是韓龍的,其實兩個農場相鄰很近。韓龍的農場主要都是綠色食品,韓龍畢竟是農大畢業生,在市裡有老師幫襯,有了一定的關係,農場中的產品,都賣的不錯。

「是,韓龍去年也承包了山林,裡頭種著櫻桃什麼的,說什麼車厘子,扯淡,還不就是以前的大櫻桃。」

劉四叔相當不忿,明明就是櫻桃,可是賣出去,轉頭就說是什麼引進什麼國的車厘子。扭頭還真的賣錢,當初劉四叔的南果梨都賣不動,而旁邊的綠風農場,一輛輛卡車進出。綠風農場的工人,沒少鄙視金鯉農場。

「韓龍請來的客人,能夠讓我們談嗎?」這時候旁邊的趙艷紅也是擔心的問道,畢竟前幾天楊柏把韓龍給揍了。

「是啊,艷紅說的對,看來我是老了。唉,要是能夠把張國喬請來,讓他看看我們的南果梨,聽說裕隆酒廠的南果梨可是在全國都有名的。」

「四叔,別著急。我們在想想,對了,艷紅姐,你讓工人,把庫房那幾筐南果梨,都放在農場路口,你們就在那吃。」

「什麼?」趙艷紅一愣,而劉四叔也疑惑的看著楊柏。楊柏卻笑了笑,淡淡說道:「我怎麼記得,要想上旁邊的綠風農場,肯定會經過咱們農場的路口。我就不信了,我們的梨王的香味,能不能釣來那個張老闆。」

「楊柏,你,你這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劉四叔一拍腦袋,興奮的看著楊柏。

「哈哈,四叔,我這是穩坐釣魚台。我們的南果梨,還怕賣不出去嗎?就算那個張老闆不來,等我們南果梨出來,也可以主動找他們酒廠。

「楊柏,你真厲害!」

趙艷紅此時看著自信的楊柏,特別的開心。尤其楊柏的雙眼,越來越明亮了,火熱的時候看著自己,趙艷紅都覺得渾身發熱。

「好,就按照楊柏說的辦。劉飛,你們快過來!」

劉四叔已經開始準備了,或許一會張國喬就能夠來。

眾人搬了四筐南果梨,劉飛這個胖子,找個板凳,聽說讓自己就在這裡吃梨,不用幹活,可高興壞了。

有幾個工人也是發愣,不過看到劉飛都在吃,那自己也嘗嘗。

「真好吃,真的是我們農場的南果梨?」這些工人可沒吃過,光看過。這麼大的南果梨,上面的緋紅已經化為通紅,雖然還未到最紅的時候,可是吃起來,也是酒香撲鼻,甘甜可口。

就在眾人吃的時候,從前方綠風農場那裡,開出一個五菱宏光,韓龍領著農場的工人,就在這路口等著張國喬的到來。

「這麼香?南果梨?」韓龍就是一愣,還不知道旁邊的農場已經成了金鯉農場,被楊柏承包下來。

「一個月後,這個農場就是我的了。上次要不是楊柏,表哥早就給我弄下來了。」韓龍心思一轉。原來劉飛被人坑,就是韓龍弄得,就是為了弄得劉四叔的農場。如果兩個農場能夠合起來,就會成為七里八鄉,最大的農場。

「劉飛,吃什麼呢,給我來一個?」韓龍輕蔑的看著胖子,也看到框里那麼多精品南果梨,再次一愣。

「眼瞎?南果梨?不認識?憑什麼給你?」胖子劉飛也不傻,總覺得自己賭博的事情,肯定被人坑了,早就懷疑這個韓龍。

「南果梨,從哪買的?」韓龍懷疑的看著劉飛,而劉飛就這麼吃著,根本也不搭理韓龍。那幾個工人也是,就是一個勁的吃。

「吃,吃死你們,你們幹嘛呢?」韓龍的話,讓劉飛猛的站了起來,滿嘴的果肉,大吼道:「姜太公什麼釣魚,什麼上鉤,你懂個屁。」

一個屁字,讓韓龍滿臉都是果肉,韓龍的臉已經開始鐵青起來,就在韓龍動怒的時候,身後的工人喊道:「經理,張總的車來了。」

遠處塵土飛揚,一輛豐田霸道,朝著路口疾馳而來。 「但是!但是她她現在就在公司樓下,她是親手到現場來送的請帖,你要不要見她」

姜辰再一次沉默了起來,沉默了良久之後微微開口道!

「還是不用了吧!」

正說著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只見一個和夜歌公主長得無比像的妙齡少女一席白色牛仔包裙出現在姜辰的面前,她變了,變得比以前更加成熟漂亮了。

「安嵐你怎麼上來的?」

黎胖子立馬走過去笑嘻嘻的當著和事老,因為黎胖子還是一個能察言觀色的人,他看見了蘇安嵐此刻的表情好像不對,表情充斥著憤怒心寒。

「好久不見?」

此刻人都在面前了,姜辰急忙站了起來,走上前去伸出手,想來一個禮貌性的握手,但是看著蘇安嵐冷冷的站在那裡,沒有絲毫回應,姜辰便把手又給收了回來。

「這麼久你死哪兒去了?」

蘇安嵐開口了,聲音沙啞哽咽,而且眼睛也有些微微發紅。

「我!」

姜辰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因為這個說出來1是不知道蘇安嵐到底信不信,還有這個沒有個一天一夜是說不完的,所以姜辰只是用簡單的出國去了來解釋。

「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不聯繫我?為什麼要讓外界知道你已經死了?為什麼?」

蘇安嵐情緒失控抓住姜辰的衣領就吼了起來。

「嫂子!嫂子!呸!不安嵐安嵐你冷靜點,這是個誤會,說實話我們也沒有想到的誤會」

黎胖子趕忙去拉開蘇安嵐。

「你走開!我要他說我要他告訴我,他憑什麼可以說走就走,說拋棄就拋棄,就算別的不說了,你回來了這麼久了,一個電話,一個消息都沒有通知我,我不知道你在逃避是嗎?你是很討厭我嗎?」

情緒失控下,蘇安嵐淚如雨下。

「老公她是誰啊?」

就在這時門口再次響起聲音,只見夜歌站在門口有些詫異的詢問道!而當看見蘇安嵐回頭的時候,她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為眼前這個女子和自己長得完全太像了,感覺像是雙胞胎一樣。

很多時候只是別人說你和某某某很像,但是當你自己都覺得自己很誰很想到時候,那可能是真的像了。

而蘇安嵐看著夜歌的時候,也是瞬間一愣,她都有些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

「咦!夜歌姐你也回來了啊!這是誰啊?老公?和夜歌姐也太那個了吧?」

這個時候晚霞也進入了辦公室,因為姜辰和這兩個女子也差不多已經有三天沒見面了,因為他們每天回的是給他們虛擬的那個家庭,但是今天萬萬沒想到兩個女人會同時回來,還恰好撞見了這一幕。這一下姜辰的頭是徹底爆炸了,他不知道怎麼去解釋。」

「你們喊他老公?」

這個時候蘇安嵐率先開口,看著夜歌和晚霞指了指身後的姜辰道!

「對啊!是我們老公啊!我們可是舉行了盛世浩大的婚禮的,有問題嗎?」

「沒問題!恭喜你們,嫁給了我這輩子最想嫁的男人!」

說著臉上燙著淚水的蘇安嵐捂著即將哭出來的節奏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姜辰的辦公室。

「安嵐!安嵐!」

黎胖子趕忙追了出去,但是卻已經進入電梯沒了人影兒。

「姜辰你未免太心狠了一點吧!」

回來之後的黎胖子看著姜辰抱怨了起來。

「人家馬上都要結婚的人了,我不心狠點還能怎麼樣,未必還要跟他私奔,不打擾就是我最後的溫柔懂不懂?」

「隨你便吧!你自己的事情我管不著,」

說著黎胖子便準備離開。

「別走!留下來陪我喝一杯,忙了這麼久了,好久沒清閑過了,加上夜歌和晚霞也回來了,叫上高娃一起吧!」

說著姜辰便率先朝著外面的空中花園走去,坐在搖椅上,叼著了一支雪茄倒了一杯威士忌抬頭仰望著蔚藍的星空不知道腦海在思考著什麼。

兩個女孩兒也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安靜的走了出去陪在了姜辰的身邊,很快高娃也來了,黎胖子在外面小聲的給高娃訴說了幾句,高娃點了點頭便也走了進去。

「怎麼今天辰哥請喝酒啊!好久沒有一醉方休過了,今天可得好好喝喝」

說著高娃便坐了下去,而這個時候菲律賓女傭已經準保一車美味佳肴推了上來了。

「其實我覺得啊!辰哥這麼做是對的!這個世界上有一句話怎麼說,叫做有緣無份,你們雖然有緣在今生相見,但是卻無那個緣分能夠最後走在一起,而你和這兩位嫂子,那可是緣分濃烈啊!你看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都把人給帶回來了,而且還這麼優秀」

聽著高娃的話,姜辰微微笑了笑,然後端起一杯酒便直接一飲而盡,沒有說話又給自己滿上了一杯。

「大哥你別這樣,這可是威士忌烈酒啊!你當喝啤酒呢?」

黎胖子趕忙阻止道!

「沒事兒!我的酒量夜歌和晚霞是清楚的,在天下大陸那些獸人族的酒鬼都不是我的對手」

「沒事兒!讓他喝吧!畢竟心碎的人喝不醉,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剛才那個女孩兒應該是你之前所說的那個蘇安嵐吧!其實我有些不理解,因為我能夠感覺得出你還是愛她的」

「我哪裡愛啊!我愛她可能早就和她結婚了」

姜辰又一杯酒下肚擦了擦嘴笑道

「你騙得了別人,你騙不了我們,因為我們是你最親的人,作為你的女人,我多多少少能夠抓住一點你的七情六慾,就如同你曾經自己所說的一樣,當我在通靈鏡裡面求救你的時候,你看見我第一眼的時候,你就覺得我就是蘇安嵐的前世今生,你就是因為救我彷彿在救蘇安嵐一樣,才來到這個水深火熱的世界的,如果是個男的你自己都說了,還不一定會不會來呢?」

「其實剛才那個女孩兒很好啊!和夜歌姐就跟孿生姐妹一樣」

晚霞也在一旁發表著自己的言論,雖然只是一句簡單的話,但是明眼人也能夠一下聽清楚,意思便是如果姜辰真的要娶她回來的話,晚霞也是不會反對的,和她在一起生活,就好像和夜歌在一起生活一樣。 「周陽,好好說話!」旁邊的顧忘不滿的說道。

「哦。」周陽立馬回答。

幾個人簡單的說了幾句,顧忘便直接離開了。

病床上的黛兒還在不停地工作著,看起來很是忙碌。

山貓拿起旁邊的暖瓶去了水房,此時,病房裡只剩下周陽和黛兒兩個人。

「黛兒小姐,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周陽直接問道。

「沒想怎麼樣。」黛兒低聲回答,連看都沒有看周陽一眼。

「不是,你什麼意思啊?無視我是不是?我告訴你,顧忘是趙以諾的,你別想接近他!」周陽突然大聲說道。

周陽這是瘋了吧!都什麼時候了,自己哪還有心思接近顧忘?

「我沒有。」黛兒反駁道。

「有沒有,你心裡最清楚!」周陽毫不示弱的回答。

真是一個倔強的人!黛兒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埋頭繼續工作著。

黛兒從來不認為自己對顧忘的追求是不正當,因為顧忘和趙以諾並沒有復婚!

「你們倆又在吵什麼呢?周陽,你就不能少說兩句?人家黛兒小姐才剛醒過來。」山貓一邊說著一邊為黛兒倒著水。

「不能!」突然,周陽轉過身子,沖著山貓大聲吼道。

這個臭山貓,現在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了!周陽惡狠狠地瞪著面前心愛的人,氣勢很是強大。

看著面前如此憤怒的面孔,山貓知道,周陽是真的生氣了。

「好好,你最大,你說了算。」山貓立即跑過去,緊緊地抱住周陽,低聲說道,又輕輕親吻了她的頭髮。

旁邊的黛兒,選擇了無視。

不知道過了多久,黛兒放下手裡的平板,閉上了眼睛,試圖休息一會兒。

為了能夠早一點見到趙以諾,顧忘特地趕了個早,直接開車回了家。

「你怎麼回來這麼早?」林夫人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低聲問道。

「我回來換衣服。」說著,顧忘便直接跑進了房間。

可是他並沒有看見趙以諾。

「夫人,以諾去哪裡了?」顧忘邊換著衣服邊問道。

「嗯?她昨天晚上回來了啊。」林夫人疑惑的說道。

「可能是她今天走的早吧!」林夫人繼續說道。

顧忘看了看手錶,這才不到七點,天氣又這麼冷,以諾怎麼這麼早就去上班了?

「我走了。」顧忘邊說著邊走出客廳。

「哎,你還沒吃早餐呢!」背後,林夫人大聲喊道。

「不吃了!」

沒有任何猶豫的,顧忘開車直接去了影樓。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顧忘,突然特別想念趙以諾。

可是顧忘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在影樓門口看到非常狗血的一幕。

「趙以諾,你想好了么?」天翔冷冷的問道。

「嗯,想好了。」趙以諾沉聲回答道。

「然後呢?」天翔繼續問道。

「我拒絕你。」趙以諾堅定的回答道。

很好!趙以諾竟然敢拒絕自己!這世界,不知有多少女人在排著隊等著被自己寵幸,面前的她竟然選擇了拒絕他,而且還不顧顧氏的生存!

「你確定?」天翔問道。

「我非常確定。」趙以諾認真的回答道。

就在天翔轉身要離開的時候,通過前邊大玻璃的折射,他突然看到背後顧忘的身影。

「趙以諾。」天翔突然喊了一聲。

而後,天翔玩味的笑了笑,緊接著將面前的趙以諾緊緊的摟進自己的懷裡。

站在不遠處的顧忘,只感覺心裡有一團火在燒。

「天翔,你在做什麼!你放開我!」趙以諾不停地掙扎著。

「我在做什麼,你還不清楚么?我告訴你,這輩子,你都休想擺脫我!」天翔趴在她的耳邊,輕聲回答。

他是瘋了么!陳菲才剛剛去世啊!

「天翔,你這樣,陳菲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不會原諒你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