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開車去了這家咖啡廳,點了一杯咖啡慢慢地喝著。

口袋裡也只剩下了一杯咖啡的錢了,樂天毫無知覺,他已經窮習慣了。

李光明來了,他看了看樂天,好一會沒說話。

地址給的是這個地址,可是人為什麼不是?

「坐。」樂天看著李光明。

李光明一動不動。

「就是我啊……坐下說。」樂天壓了壓手。

李光明驚訝的看著樂天的臉。

「你怎麼變樣了?做眼皮提拉術了?打玻尿酸了?」他問道。

樂天靠了一句。

「你家的眼皮提拉術能有這效果?再說了……哥可是真正的雙眼皮,不用割!」他哼了一聲。

李光明的眼睛幾乎離不開樂天的臉了,要不是說話聲音一樣,自己還真會以為見了鬼。

「我的錢只夠一杯,你要喝的話你自己花錢買啊。」樂天提醒道。

李光明無語。

「那我就不喝了,一會要吃午飯喝咖啡對身體不好。」他說道。

樂天無所謂的點點頭。

「找我有什麼事?」李光明問。

樂天沒有回答,他拿起桌子上的一根牙籤,然後慢斯條理的剃著自己的手指甲,李光明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你喊我出來就是為了看你剃手指甲?」李光明無語的問。

「當然不是!你急什麼?」

樂天將手指甲里的點點粉末剃了出來,他小心地用一旁的抽紙包好,遞給了李光明。

「什麼意思?」李光明接了過來。

「馬上回去幫我化驗一下成分!」樂天說道。

李光明看了看,點了點頭。

「好了,你可以走了,對了……見過我的事要嚴格保密!」樂天叮囑。

「蘇隊也不能說?」李光明問。

「能!但是最好不要說!說得越多……錯的越多。」樂天看著他。

李光明離開了,樂天喝光了咖啡,感覺肚子有點餓了。

可現在他的樣子誰都不認識,上哪去蹭飯吃呢。

樂天離開了咖啡廳,蹲在路邊,看起來就像是個民工。

「啪!」

一個經過女孩的錢包突然掉了,樂天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面前的錢包……

這特么……老天爺開眼了?

樂天撿起錢包,看了看已經走遠了的女孩。

他打開錢包看了看,卻傻眼了,錢包裡面一分錢沒有,有的只是一些收據和銀行卡,銀行卡這個東西沒有密碼就等於是廢物啊。

「喂! 神婿 那是我的錢包!」

一個聲音在樂天的頭帶上響起,樂天抬頭看了看,正是剛剛經過的姑娘。

「你怎麼證明這是你的錢包?」樂天反問。

「這就是我的!裡面有我的身份證。」姑娘說道。

她伸手想從樂天的手裡搶回錢包,樂天縮回自己的手。

他剛剛可是看過錢包的,裡面並沒有身份證。

「你看清楚了,裡面沒有身份證,不好意思……這錢包我不能給你。」

女孩愣住了,她仔細地想了想,這才想起自己昨晚好像用身份證開過一次房,然後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裡。

她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果然從裡面找到了身份證。

「你看看!這就是我的身份證,可以將錢包給我了吧?」她看著樂天。

「你是不是當我是傻子?你的身份證是從你的衣服裡面拿出來,又不是錢包里拿出來的,憑什麼就能證明錢包是你的了?你喊它一聲……它能回答嗎?」樂天哼了一聲。

女孩愣住了,是啊……

「唔……錢包裡面還有一些收據,沒有現金,有三張卡,兩張農業銀行的,一張交通銀行的!如果你還不信,我可以帶你去旁邊的ATM機查詢一下,我知道每張卡的密碼。」她急忙說道。

樂天不說話了,錢包肯定是這個姑娘的無疑,他就是想蹭頓飯。

「你還不信嗎?這錢包真的是我的。」女孩都急出汗了。

「即使這個錢包是你的,現在我撿到了……你不給個百八十的我吃頓午飯也好。」樂天慢慢的說道。

倒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自己也算變相幫了你的忙了,你給自己報酬也是應該的。

姑娘愣了一下。

她打量了一下樂天。

「你沒錢吃飯?」她問道。

樂天點點頭。

「那正好!我帶你去吃飯。」女孩熱情的說道。

樂天一愣,奇怪地看著這個姑娘。

「不過我可告訴你,我這頓飯可不是白吃的,你要幫我演場戲!」姑娘神秘兮兮的說道。

「我不會。」樂天回答。

「有什麼不會的,你就當做是我的哥哥就好了嘛!實話告訴你……我一會要和一個有錢人吃飯,我也沒別的意思,你也看到了,我也窮的很,弄到的錢我們二一分作五!」姑娘看著樂天。

樂天驚了,這特么居然還是個騙子?

一個女騙子?

這老天爺看起來依舊沒開眼,自己這運氣看來一點也沒好轉。

「我能不能拒絕……我從不騙人,會坐牢的。」樂天看著這個姑娘。

「做什麼牢?我們這也不算是騙人……那個有錢人喜歡我,你是我哥哥,順理成章的要點好處不是應該的嘛?大不了……我就陪那個有錢人睡幾晚不就得了。」姑娘滿不在乎地說道。 想練這種陰陽眼,就要顛倒陰陽。

那什麼是顛倒陰陽?爲什麼要顛倒陰陽?

其實所謂的陰陽眼,使人看到鬼的並不是眼睛,而是靈覺,眼睛只是一個媒介,爲什麼小孩子能經常見到奇奇怪怪的東西?有人說小孩子心靈純淨,其實說的通俗點,就是因爲有些小孩子體內的陰陽平衡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先天的靈覺還沒有消失,慢慢長大後,體內陽氣越來越盛,這種情況就會消失了。

所以我要說的這種方法,就是通過後天鍛鍊,打破人體內的陰陽平衡,重新開啓已經消失的靈覺,道家常說的開天眼,其實就是這個意思,只不過難度更高。

在說練眼睛的方法之前,我先講講幾個必要條件。

大家都知道陰陽眼是通靈眼,那是先天體質的因素,而我這種方法,就是利用人們先天的一些缺陷,努力去達到陰陽眼的效果,這就是練眼睛的先天優勢,也就是說,如果你天生就有這樣的毛病,又十分感興趣,那麼就可以試一試,如果不是的話,還是別禍害自己了。

而且先天的陰陽眼,其實只是具有通靈的能力,說白了就是能見鬼,但我這種方法練出來的眼睛,比先天的陰陽眼作用還要更大,這個後面再說。

那麼,要有什麼先天缺陷才最適合練這個陰陽眼呢?很簡單,你的眼睛在視力上有缺陷,輕的比如高度近視,散光,弱視,重的比如完全喪失某一隻眼睛功能,還有眼球壞死,眼角膜壞死,凡是這種情況,都屬於先天的優勢條件。

所以說,你要是沒有這些毛病那就別去練,會把自己練出毛病的,或許這就是想要看到另一個世界,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吧,因爲如果不是先天條件的話,那就只有死物才能看見死物,剛纔說了,將死的人能看見鬼魂,就是這個道理。

這個沒辦法,畢竟很多人不是先天陰陽眼,後天想要得到,就必須付出代價。

所以,這個辦法說是練陰陽眼,倒不如說是練死物眼,因爲當你練成之後,一隻眼睛就等於是廢了,我不想害人,大家千萬別拿自己開玩笑。

但是我的情況不同,我先天一隻眼睛就看不見東西,現在我的左眼白天跟瞎了差不多,只有一點模糊的視力,但是到了晚上,兩個眼睛就顛倒過來了。

而且這種練眼睛,一定要有師傅教,現場教,亂來的話多半都會出問題,遇到倒黴的事情更是沒人救你,因爲要知道,這個時候可是在和靈體打交道。

說到這裏,可能很多人不相信,說我在扯淡,我只說一句,狗的耳朵能聽見人類聽不見的聲音,熱成像,紅外線成像,能看到肉眼看不見的東西,這些都已經是科學。

要知道,在這個宇宙裏,人類並不是萬能的,我們的眼睛看不見的東西,未必就不存在,縱觀人類的科學發展,其實就是一個不斷推翻的過程,無數個歷史告訴我們,今天科學說沒有的東西,很可能明天就有了。

言歸正傳,這種陰陽眼需要顛倒陰陽,第一步就是練習散瞳。

如果你是先天一隻眼睛就視力有問題,那麼恭喜你,你已經跳過了這一步,但正常人的話,就得把要練的那隻眼睛用眼罩遮起來,三個月不見光,什麼時候練到瞳孔散而不聚,看東西模糊重影,這第一步就算練成了。

動物園養成遊戲 所以我說,這辦法的確是禍害人,而且這只是第一步,後面能不能練成還不一定,不過我想也不會有什麼正常人來練,畢竟三個月一隻眼睛不見光,基本沒有人能夠做到,更何況還得把這隻眼睛練廢了,據我所知,除了那些專門搞邪道的人,還真沒這麼幹的。

當然,先天眼睛就有問題的除外,比如我這樣的,所以,我當初練的時候也是跳過第一步,直接進入了第二步。

不過說句實話,有陰陽眼真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對人的精神和身體都是一種折磨和傷害,甚至會把自己搞的陰氣森森,嚴重的還會折陽壽,關於這個,還是後面再講。

第二個步驟,有點可怕了,因爲不是先天陰陽眼的人,需要有一個斂陰的過程,也就是用眼睛來聚集陰氣,來達到陰陽眼的效果,這個方法,比第一步還要折磨人,一旦練成了,那隻眼睛就算壞死了,但是跟普通陰陽眼不一樣的是,你練成的這個眼睛,不但能看見鬼魂,而且能護身。

在說具體方法之前,我要先說一下斂陰的地點,這可不是坐在家裏隨隨便便就能聚集到陰氣的,那什麼地方最適合呢?

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墓地,原因就不解釋了,大家都知道,墓地陰氣重啊。

而這個斂陰的方法,大致分爲兩種,方法不同,成眼之後的作用也不同,選擇一定要慎重。

這裏我先只說第一種方法吧,這個比較簡單,也不算殘忍,而且練成了之後基本只有護身能力,不能對人進行攻擊,我練的就是這種。

有人可能納悶了,陰陽眼還能攻擊人?呵呵,先天的陰陽眼自然不能,但是後天練的就沒準了,但是那個折陽壽,損陰德,如果不是特殊原因,練了一輩子後悔。

這種簡單的斂陰方法,時間最好是選擇晚上的零點到一點,或者凌晨四點到五點,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野外和墳地最佳,切記,天上最好要有月亮,道理很簡單,月亮是太陰,古代有狐狸對月修煉,要練陰陽眼,也得這麼幹。

剛纔說了,要練的那隻眼睛三個月不見光,但到了第二步,就要反過來,斂陰的時候要把正常的眼睛罩起來,用練的那隻眼睛看月亮,但記住不要眨眼睛,讓自己流眼淚,有的人說不眨眼睛忍不住,那你就用膠布把眼皮拉開粘住,而且眼淚還要收集起來,後面有用。

這個過程很痛苦,所以我說沒有絕大的毅力不要練,最後練的亂七八糟自己找罪受。

每次斂陰的時間就是一個小時,堅持住,而且如果斂陰的地點正好有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這個過程中你就能看見它們,但是別害怕,這個時候它們對於你而言只是一個個模糊的虛影,跟霧氣差不多,而且你只要不主動招惹它們,基本什麼事都不會有。

這個也要練幾個月吧,看個人的體質不同,還有前面散瞳的程度,另外最好不要中斷,如果有幾天斷了沒練,那前面就白練了,還得重新去斂陰。

而且這個練的時間越長,練成後的效果越好,只不過當你練成之後,這隻眼睛基本就完全壞死了。

還是那句話,正常人別練,其實多數人也練不了,都是有家有業的,你爹媽不揍你,你老婆也得收拾你,搞不好還得被人送去精神病院,畢竟這個要是不經歷的話,沒幾個人信。

這裏還有個注意事項,斂陰的地點,雖然在野外墳地比較好,但是也有一定危險性,相對安全一點的地方就是現在的商業墓地,那裏的鬼魂基本也都是有家有業的,孤魂野鬼很少。

我現在就在一個墓地裏工作,白天看墓地,晚上練眼睛,一舉兩得。

其實這也是緣分吧,我練眼睛的方法就是在墓地學的。那時候我因爲找不到工作,只好經人介紹去守墓,結果就意外的練了這個,也算是陰差陽錯,這個提起來還有一段嚇人的故事,後面再講。

另外,剛纔說的第二步斂陰練成的標誌,就是喪失眨眼睛的功能,你的眼睛看上去會有點嚇人,不過這對於我來說沒什麼,我這眼病是天生就有的,一直就不受人待見,我也都習慣了。

說到這裏有人可能又要急着問,那練成之後,見到的鬼到底是啥樣子?鬼都穿什麼衣服啊,平時燒的紙錢它們都能收到嗎? 樂天看著這個姑娘,面無表情。

陪人家睡幾覺?你一個小處女你會簡簡單單的陪人家睡幾覺?傻子才會信……

這就是一個騙子。

「怎麼樣?就是一頓午飯的時間……願意就願意,不願意就拉倒。」姑娘看起來也不耐煩了。

樂天將錢包還給了這個姑娘。

「你叫什麼名字?」她問。

「我現在用的名字叫……欣怡!」姑娘笑呵呵的回答。

樂天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是個假名字了。

「我叫什麼?」他看著這個姑娘。

「你叫什麼你問我?你是不是傻了……」欣怡打量著樂天。

這個人雖然是坐在路邊,但是身上的衣服還算是乾淨,雖然不是什麼名牌,但是看起來倒是挺符合氣質的。

「我傻還是你傻?你叫欣怡,那我是不是該叫欣強?」樂天哼了一聲。

欣怡愣了一下,她看了看樂天。

「欣強這個名字土了點,要不然叫欣勝!」她提議。

樂天是無所謂的。

「那就叫欣勝!」欣然拍手定了下來。

她拉著樂天就走了,樂天看了看自己的車子,只能無奈的選擇步行。

好在路並不是太遠,在一個比較高檔的西餐廳裡面,欣怡向著一個打扮得體的男人走去。

樂天自然是拖后了一些,他是不爭氣的哥哥……來要錢的。

透過玻璃,樂天看到欣怡和那個男人點好了餐,兩個人開始慢慢的吃著,樂天就知道……自己該上場了。

他走進了西餐廳,慢悠悠的走到了欣怡的面前。

「喲……又釣了一個凱子啊?弄了多少錢?」樂天看著欣怡。

欣怡的臉色「唰」的就紅了,她頗為尷尬的看了看樂天,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

「你誰啊?」

對面的男人皺眉看著樂天。

樂天的樣子就像是一個地痞流氓,他一眼就看到了樂天手上的一個小刺青。

這其實根本不是什麼刺青,這就是一個樂天剛剛閑著沒事,用樹枝的汁液在手上畫的一個塗鴉。

「你怎麼找到我的?你先離開行不行……我現在真的沒錢了,我的錢不是都給你了嗎?」欣怡馬上進入了狀態。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裝模做樣的姿態,他對女人的認知馬上就提升了一個新的高度,這女人騙起人來,簡直就跟真的似的。

「沒錢?沒錢你特么還出來給人白睡啊?跟我回家。」

樂天伸手拉著欣怡的胳膊。

「放手!」

這個時候按照常理,一般的男人都是忍不住的,對面這個明顯也是一樣。

樂天鬆開了手,他看了看這個長相斯文的男人。

「你特么誰啊?我管我妹妹關你什麼事了?」他囂張的問道。

這個男人明顯一點也不懼怕樂天的樣子,他拍了拍手,旁邊兩個男人突然站了起來,這兩個壯漢站在樂天的身邊,樂天馬上老實的許多。

「幹嘛?以為你有保鏢就了不起了?你敢動我一下試試……躺地上就不起來。」

樂天梗著脖子堅持著。

這特么賺點錢的危險性也太大了吧。

「哥!你到底想怎麼樣?」欣怡叫道。

「我就是想要點錢……你知道我的,要是那個犯了,我死的心都有……」樂天嬉皮笑臉的看著欣怡。

對面的男人一聽,冷冷的一笑,原來是個癮君子。

「你不就是要錢嗎?拿著……馬上給我滾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