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難堪地低下了頭,她剛才只是沒忍住而已!

很快,婚禮結束了,橙子也鬆了口氣,立即緊跟著喬語來到了婚宴上!

一到宴會上,大家就隨意了許多,有熱情交談的,有安靜地坐著休息的,而喬語,一向是宴會上眾人結交的人物之一,所以被人們包圍的喬語漸漸地就顧不上橙子了,橙子撇撇嘴,只好一個人來到角落的休息區,拿著一塊蛋糕,就獨自看著賓客發獃!

「哎,你們看,那個小可憐就是梁家收養的女兒吧?你們知道嗎?剛才,她看著人家新人的戒指竟然大驚小怪的,真是沒有一點大家之氣!」

「還大家之氣,那是要從小培養的好嗎?哪是半路上就可以學到的!」

「話也不能這麼說,你看人家喬總裁,不也是普通人家出身,可是你看人家,那風度,那裡像是平凡家庭的人,所以要我說啊,這風度也是看人的,這人不好了,你就是穿上龍袍也不像太子啊!」

「哈哈哈,是啊,還是你說得對!」

那些小姐們就坐在橙子的對面,這些話又沒有故意背著她,所以都讓她聽了個正著。橙子委屈地咬了咬唇,眼睛期冀地看著周圍,書上不是說了嗎?這個時候都會有個又帥又多金的男人來給落難灰姑娘解圍的!

可是,看了一圈都沒有這樣的人,橙子只好失落地低下了頭,任由那些小姐們奚落!

「哎,你們看,她還眼睛四處亂瞟,你們說她是不是想找個金龜婿啊?」

「哼,就她,男人要眼睛瞎了才能看上她吧,不對,眼瞎了也看不上!」

「呵呵呵,對啊,真是,浪費了梁家這麼好的資源!」 夏熏染不甘心,她全心全意的做著這件事,將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問得事無巨細,每天晚上加班到十一二點,為的不就是希望能夠做得比夏熏溪好一點!

她要證明夏墨寒的眼光是錯的,他不應該相信夏熏溪,而應該相信自己!

她會證明自己不只是一個花瓶而已!

可是……

夏熏染有些頭痛的看著面前的一大疊的離職書,這些人基本上都是公司的高層,他們一走,這個公司還怎麼撐下去!

看著上面一個個的名字,夏熏染忍不住動手將那些辭職信全部給揉成一團丟了滿地都是!

木雲菲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她正在發脾氣,不由的嚇了一跳!

「我的寶貝。你真是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

「還有誰,還能有誰!還不是那個夏熏溪,人都離開了,還陰魂不散,帶走了蕭大哥不說,現在就連這個員工都要離職了!」

「怎麼了!他們這是對我的管理不滿了?是不是想要上演什麼忠誠戲碼。還以為夏熏溪會回來嗎?我告你,只要我在的一天,她就休想回來!」

「好了好了!」

木雲菲有些無奈的拍了拍夏熏染的肩膀,讓她消氣的同時,將那些文件又全部撿了回來,收拾好!

看著那一疊的辭職信,原本還想要再勸的木雲菲忍不住也黑了臉!

下面那幾家人都盯得緊,如果一時間這麼多人全部離開的話,染兒這個總裁的位置能不能坐得穩還真的不好說!

「好了!不就是幾分辭職信嘛!放心,我搞定!」

「媽!你打算怎麼做?」

「公司可是有保密協議的,總是不能讓他們將公司的內部秘密帶走的!」

木雲菲冷冷的一笑,跟夏熏染對視一眼,隨即露出了一絲得意的表情!

「這是秦嫂燉的蓮藕湯嗎?」

「是啊!我女兒每天這麼辛苦。怎麼能夠不多補一補呢!」

「還是媽媽最疼我!」

「對了!蕭閻雲呢?你可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公司,忘記那個男人,你知道,就算是你坐上夏氏總裁的位置,都沒有當上蕭家少奶奶來的划算!」

「我當然知道,媽,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

「知道就好,我就是聽說他也離開了,有些擔心而已!」

夏熏染狡諧的一笑,得意的挑了挑眉頭看著木雲菲說到:「沒事!這樣更方便以後去找他!」

「你自己清楚就好!」

木雲菲總算是滿意了,對於這個女兒,真的是怎麼看怎麼順眼,一想到夏熏溪,不免有些心塞!

不過很快就將那個讓她心塞的人給忘記了,而是拿起自己的包包站了起來說到:「我下午約了柳阿姨做臉,我先走了,你也不要忙到太晚!」

「知道了!」夏熏染甜甜的一笑,看著木雲菲的背影,忍不住有些不耐煩的皺了一下眉頭,終究是將滿心的不甘給隱了起來!

要知道,以前的她也有時間逛街買衣服做美容,可是現在……

夏熏溪最近總是出現失眠的狀態,每一次閉上眼睛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過著落魄生活的蕭閻雲!

她以為夏熏染對蕭閻雲還是不錯的,即便是為了氣自己,但是怎麼說也是自己好好對待的人。總歸是不一樣的!可是……

她沒有想到,自己一走,不只是公司的高層,就連下面的藝人跟導演都是能走的斗走了!

以前的星辰娛樂老大林炫淂更是直接高調得跳槽到對手的公司,這對於夏家無疑是多麼重大的打擊!

隨著公司內部大換血,夏家的股票處於猛跌的狀態,一時間怨聲載道,夏熏溪根本就不敢看網上的消息!

為了讓自己不要回去。她們也真是做足了戲碼啊!

夏熏溪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雖說的不再過問以前的人和事,可是還是忍不住點開了手機!

那一刻她甚至是看了牆上的陳菲德照片一眼,默默的解釋了一句,她只是不想跟世界脫軌而已!

到底心裡怎麼想,也只有自己清楚!

蕭閻雲離開星辰打算息影的消息總是那麼惹人眼。根本就不用刻意去搜,就可以看到各種小道消息!

有消息稱他是因為被現在的夏總包養了,決定隱居身後,又有人說,他是覺得自己的存在讓夏總為難了,為了自己愛的人,主動退讓!

不管是哪種猜測,都跟那個女人離不開!

夏熏溪無力的一笑,總覺得自己總是時不時額想到那個人關心那個人是在自找苦吃!

明知道他的名字永遠不可能跟自己放在一起的,為什麼一定要看!

翻一翻以前的新聞,不管是他的還是自己的,永遠都不可能有聯繫,即便是有聯繫的,也不過是之前鬧緋聞的時候,大家猜測夏熏染挖牆角而已!

看著看著,夏熏溪忍不住關上了手機,那一條猜測蕭閻雲是因為要跟夏熏染結婚才退出演藝圈,打算進去商業界的消息卻揮之不去!

他總是對夏熏染不同的,這種猜測也許並不只是猜測吧!

所以夏熏染說他以後可能是我的妹夫了,還真的就有可能了!

呵……

蕭閻雲啊,蕭閻雲,沒有想到你竟然可以為她做到這種地步,我還以為你一直都是那個脫俗於世外的隱士之人呢!

雖然很不甘心,但是夏熏溪知道,就算是再不甘心又有什麼辦法,自己在他的心中又留不下一點痕迹的!

那年的春節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如今想起來,竟然都覺得是那麼的不真實!

夏熏溪愣愣的看著牆上笑得溫柔陳菲德,輕聲的低語到:「我只要有你的笑容就足夠了。只要有你的笑容……」

心在痛,在不安在彷徨嫉妒,可是……

她要笑著無所謂的活下去,愛情不是生命的全部!

一夜無眠,好不容易有點睡意的時候,鬧鐘卻響了起來!

夏熏溪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還是一翻身就坐起來洗漱整理東西!

這個小城鎮跟那些大城市不一樣,這裡趕集是要分單雙日子的,一般到了雙數的日子,集市上的人流就會幾倍的增加,這是她補充家用的好時候! 聽到這裡,橙子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這是她第一次這麼清楚地認識到自己與這個階層的差距!

她想大聲的反駁,可是她不敢,這些人她一個都不敢惹!

「橙子,抬起頭來,別忘了,你是我們梁家真正承認的大小姐,欺你就是欺我們梁家!」突然,橙子的頭頂上傳來一個冷厲的聲音,她驚訝的抬起頭,只見喬語嚴厲的掃視了一眼對面的女人們,就見那些女人神色一僵,尷尬的笑了笑就趕緊起身離開了!

那一刻,橙子有點崇拜喬語了,就一個眼神,就將人嚇跑了,太厲害了!

喬語看著橙子那可憐的樣子,嘆了口氣,再怎麼樣,橙子代表的還是梁家,於是,她坐了下來,撫了撫橙子的頭髮,柔聲道:「橙子,你要記住,你是梁家的小姐,別人欺到你頭上了,就狠狠的反擊回去,這是我們梁家人應有的底氣!」

說到底,那些人其實就是嫉妒橙子的好運,被梁家收養,還看起來很得寵,怎麼不讓他們嫉恨?

「可是,嫂子,我不敢,我怕給家裡惹來麻煩!」橙子膽怯道。

上次的慈善拍賣會她被梁景銳狠狠的給教訓了一頓,讓她再也不敢頂著梁家的頭銜出來胡亂招搖了!

喬語笑道:「橙子,我們不刻意炫耀,但也不能任人欺到頭上,只要你是對的,梁家就是你的後盾,我們也會為你討回公道的,這就是家人的意義!」

橙子看著喬語溫柔的眼神,心中一酸,這麼多年,她獨自一個人在陌生的國外,從來都是自己一個人,沒有人告訴她,有家人為自己出頭是什麼感覺,現在即使到了梁家,可是太突然了,她一直融不進去,而現在,她才終於有了自己是這個家的一份子的感覺,她的心裡酸酸漲漲的,讓人只想哭!

「好了,可千萬不要再哭了,不然妝花了就不好看了,去衛生間收拾一下吧,回來了我帶你去認識幾個人!」

「嗯,好,嫂子!」橙子的這一聲嫂子叫得誠心誠意!

看著橙子的背影,喬語嘆了口氣,只希望橙子能真正明白過來,然後不要再做傷害梁家的事了!

橙子從衛生間里出來,也許是內心覺得有了依靠,她的神色不再慌亂,腰背也挺直了,再配著一身俏麗的禮服,瞬間彷彿換了個人,有了一絲千金小姐的氣質!

橙子一回來,就不由自主的吸引了一些年輕男人的注意,等看到她坐在了喬總裁的身邊,而

喬總裁又看起來很疼愛她的樣子,眾人眼睛一轉,心裡有了計較!

橙子剛坐下,喬語就驚訝的看著她,笑道:「沒想到打開心結的橙子這麼漂亮,這才對嘛,繼續保持這樣,相信橙子很快就會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的!」

橙子聞言,立即羞澀的低下了頭,害羞道:「嫂子,你在說什麼呀!」

喬語笑笑,正在兩人談笑時,突然,一個年輕的男聲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我可以榮幸地請你跳支舞嗎?」

橙子立即抬起頭,就見面前一雙乾淨的男人的手掌,她轉頭看了看喬語,喬語鼓勵地點了點頭,橙子立即道:「當然可以!」

於是,兩人牽手滑入了舞池!

等到橙子回來,喬語看到她臉頰通紅,眼睛發亮,笑道:「這就對了,橙子,你記住,只有我們家好了,我們一家人團結和睦,那我們的日子會越老越好的!」

「嗯,我知道了,嫂子!」梁橙興奮地點了點頭!

這次的宴會讓橙子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來,她迫不及待地想找個人宣洩一下,可是她在這裡熟一點的就是路靜了!

坐在咖啡館里,路靜優雅地喝著咖啡,她的眼中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橙子已經說了半個小時了,一直在說宴會的事,彷彿說不夠似的,可是路靜煩了!

路靜放下手中的咖啡,笑著打斷了橙子的話:「橙子,你不覺得喬語說的太好聽了嗎?就像是在那個心靈雞湯上的話,而且這麼情真意切的話她不在私底下說,為什麼要在公共場合里說,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橙子一愣,吶吶道:「這個還有什麼原因嗎?」

「你個傻橙子,喬語這麼說是做給外人看的啊,看她是多麼的賢惠,多麼的善良,他們梁家對你是多麼的好等等,反正我是不相信,你都那樣對她了,而且她也心知肚明,可是,她不但一點都不怨恨你,反而看起來處處為你著想,為梁家著想,倒顯得你小人之心似的!」

路靜說完,還不屑地撇了撇嘴!

橙子一愣,她細細地想著路靜的話,心中猶豫不決,遲疑道:「可我看喬語這人不錯啊,看起來很大度的!」

路靜切了一聲,冷笑道:「好,你不信我的話也行,反正你看著吧,將來有你好受的!」說完,拿起自己的包包離開了!

橙子獨自坐著想了好久,還是覺得不能接受路靜的話!

橙子回到家,正好趕上晚飯,梁母立即招呼她過來吃飯,橙子就坐在雙胞胎身邊,默默地吃會飯,然後偷偷地看看喬語,接著發一會兒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梁景銳看到她的表情,眉頭一皺,警惕地看著她,防著她又打什麼壞主意!

「媽媽,我要吃肉!」突然,身邊的小左左指著離自己遠的一盤獅子頭喊了起來!

橙子下意識的為左左夾過來,左左高興地說道:「謝謝姑姑!」就要大口咬下,然而坐在他旁邊的喬語一筷子攔了下來,生氣道:「給你說了,你不能再吃肉了,你又想獨自漲了嗎?」

最近左左有點積食,喬語控制著他的飲食!

喬語說完就將那塊獅子頭夾著放在了空著的碗碟里!

橙子見了,筷子一頓,她總覺得,那是喬語嫌棄是自己夾的,所以才不讓孩子吃的,原來,一涉及到她的底線,她就暴露出了自己的真實心意,她果然還是看不起自己的!

橙子努力咽下眼中的淚,覺得自己果然傻,還想將他們當做家人,路靜說的對,一切都是假的!

吃過飯回到房間,橙子就給路靜發了信息,將剛才的事說了。

「所以,你還是不要抱著幻想了,你是收養的,他們又怎麼會真心拿你當一家人呢?」路靜挑撥道。

「路小姐,你說得對,我還是太天真了!」

「所以,我要報復他們,既然他們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了!」

橙子放下手機,心裡劃過一絲狠意!

心中發狠的橙子彷彿一頭潛伏在暗處的惡狼,一直在尋找著機會,可是,她卻不知道要怎麼做?

「橙子,你能不能將雙胞胎帶出來?」有一天,路靜暗示道。

橙子一聽,立即搖頭,道:「雙胞胎在暗處有兩個保鏢,是最難的!不過~」橙子受到路靜啟發,道,「雙胞胎帶不出來,可以換個人!」

「誰啊?」路靜問道。

「我媽?不不不,不行!」橙子搖頭,她還知道,梁母是真心對她好的人,她做不出來這種事!

「那只有喬語了!」路靜道。

橙子想了想,還是否定了:「喬語一天基本上都和孩子待在一起,沒有機會!」

兩人合計來合計去,突然,路靜看著面前的橙子,笑道:「這不是有一個現成的嗎?」

「哦?誰?」橙子奇怪道。

「你呀!」路靜笑道。

橙子恍然一笑,道:「對呀,我怎麼把自己忘了!」說完,兩人得意的相視一笑。

今天,梁家,大家都在安靜地吃飯,偶然會聽到雙胞胎的童言童語,逗得大家哈哈笑了起來!

梁景銳吃完,放下筷子對母親和喬語道:「媽,小語,明天我要去F國出差,大概要一個星期的時間,這段時間你們要小心,出去的時候讓零一和零二跟著,不要單獨行動!」

梁母點點頭,喬語笑道:「你就放心吧,家裡還有我在!」

橙子一聽梁景銳要出差,立即高興起來:「機會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梁景銳就讓司機送去了機場,他走了,家裡好像也沒什麼變化,不一會兒,橙子也上學去了!

家裡,喬語和梁母安心地照顧著孩子們,只見左左坐在搖搖馬上,得意道:「騎馬,騎馬,駕~」

右右見了,不屑地撇嘴道:「真是傻孩子!」

右右的話逗得大家哈哈笑了起來,梁母抱起右右,笑得眼淚都下來了,喘著氣道:「小右右,難道你不是傻孩子嗎?」

「我才不是,我是最尊貴的公主殿下,將來是有王子保護的!」右右得意地小下巴一抬,媽媽講的故事裡,都是王子保護公主的,才不是公主自己去衝鋒陷陣的!

喬語笑道:「可是右右,也有公主是自己保護保護自己的,因為有時候王子會不在,那公主遇到危險怎麼辦?」

一長串的話將小右右繞暈了,只見她小眼睛骨碌碌一轉,然後大聲道:「那就公主自己保護自己!」

「好,有志氣!」梁母大聲道。

眾人齊聲笑了起來,突然,客廳的電話響了起來! 以前總覺得擺地攤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如今做起來,竟然也覺得沒有那麼困難了!

夏熏溪看著蹲在自己面前的小女生,不由的勾起了一抹淺笑!

自己以前是女孩子的時候也是很愛美的啊!只是那段時間實在是不能出門見人,竟然少了少女該有的少女情懷!

還記得那個時候自己好像是連鏡子都很少看吧!也是後來認識陳菲德的時候,聽到他認真的說:「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目光,那樣自己活在自己給自己設定的牢籠里!」

是啊!

那個時候的自己已經手術成功了,根本就看不出來自己有做過整容手術,更不會有人知道她是誰!

她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在人群中,以另外一個人的身份好好的活下去,可是……

夏熏溪嘆了一口氣,終究這一張臉不是自己的,所以每一次看到鏡子的時候,那種陌生害怕的感覺一點都不會少!

那段時間自己基本上每天晚上是整夜整夜的睡不著。也是那個時候,她跟陳菲德兩人的友情才那麼堅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