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衣老者出言道。

天策侯搖了搖頭,目光中滿是悲涼之意。

“不行的,這一次,國王陛下是鐵了心,要定我的罪。最爲關鍵的是,污衊我的是四大公府的人。”

“我們天策侯府雖然厲害,但是四大公府在王都也是數百年大世家,他們聯合起來,國王陛下,自然會大大的偏向四大公府的人。 前夫想吃回頭草 我已經派遣密使去了王宮,可是陛下根本不見呀!”

“我現在,才知道,四大公府的人,估計是做了萬全的準備!”

天策侯嘆息道。

橙衣老者似乎知道一些內幕。

“可惡,難道,就是因爲上一次,四大公府提名想要當王都城衛軍,四大區營的指揮長。被您給駁斥了一番,他們就要下如此狠手?”

橙衣老者,憤怒地說道。

天策侯微微頷首:“是這樣的,只是沒有想到,時隔十多年了,他們還是如此懷恨於心。”

“那次辛虧陛下聽了我的勸諫,沒有把城衛軍的權利交給那四大公府。”

“砰!”

門被推開,一名兵卒來報。

“侯爺,你快去外面看看吧,弟兄們快要頂不住了!”

兵卒驚慌失措地道。

“阿王,你去保護靈悅,到了生死關頭,我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靈悅活着帶出侯府!”

天策侯,拍了拍橙衣老者的肩膀,鄭重地叮囑道。

橙衣老者渾身一凜,當即跪倒在地上,對着天策磕頭:“請侯爺放心,老奴來侯府二十多年了,天策侯府就是老奴的家,靈悅郡主,是老奴願意用生命去保護的人!老奴向侯爺保證,一定會把郡主安全帶出去。”

天策侯這才臉色有些緩和。

“百年門閥,百年侯爵,我天策一脈,今天要栽在我手上了。不過,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四大公府,那些混蛋們,好受的!”

天策侯憤怒地說道。

二度婚寵 天策侯轉身向侯府的大門走出。

此時此刻,侯爺已經被包圍得水泄不通。

總裁,吻你上癮 在偌大的侯府外牆上,站滿了侯府的私兵。

這些私兵,渾身上下都是血跡,許多人都受了重傷,眼看着,是要堅持不住了。

天策侯昂首挺胸,打開侯府大門。

森然的兵戈,一望無垠的軍隊,殺氣逼人的,正對着天策侯府。

爲首的赫然是,四個大公。

連武公爵,紅山公爵,陰智公爵,火雲公爵。

這四個公爵,都是王國裏頭,數一數二的高手。

任何一個人,都擁有着五級鬥王以上的實力。

連武公爵獰笑地,看着天策侯:“天策,你小子,謀反國王,罪大惡極,還不速速投降!”

天策侯神色不變,正氣凜然地道:“我天策一生忠肝義膽,沒有叛國!”

紅山公爵啐了一口:“你還狡辯什麼?你在王國南域的二十萬天策侯府嫡系常備軍團與沙湖王國的私通信件,還有一系列的人證,我們都蒐集好了。國王陛下,已經下令撤掉你的職位和爵位!”

天策侯之所以被稱爲法蘭王國的最強侯爵,不僅因爲天策侯在王都勢力大。

更因爲,天策侯自己早年就在王國南域歷練,創建了一支嫡系軍團。

礙於王國的律法,這支軍團,不能夠帶到王都來。

所以,天策侯的二十萬常備軍團,就常年駐紮南域。

整個王國南域一百多城市,都基本上,在天策侯的掌控下。

但是,南域距離王都,尚且有數千裏之遙。

遠水解不了近渴,天策侯在王都真正能夠依仗的,還是他的私兵,還有西區營的五萬城衛軍。

天策侯冷冷一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陰智公爵皮笑肉不笑地道:“侯爺,你有這個覺悟就好。只要一死,王都的二十萬城衛軍,就要被我四人瓜分了!”

天策侯眼中,露出一絲決然的神色。

“今天,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的。今天,我天策一脈,要爲陛下,盡最後的忠心,將你們四個奸佞小人,全部斬殺殆盡!”

天策侯大吼一聲。

火雲公爵,哈哈一笑:“天策侯,你還在白日做夢了!我四位公爵聯手,加上十萬禁軍,還有十萬私兵,你拿什麼跟我們鬥!”

“不要跟這個必死之人,囉嗦了!來人,給我殺!”

連武公爵,一聲令下!

天策侯也是早有準備。

他那西區營五萬城衛軍,埋伏在侯府外頭,可以策應自己的侯府私兵,裏外合擊!

“殺!”

天策侯的實力,全部爆發了出來。

直到此刻,許多人,才發現,原來真是小瞧了天策侯!

天策侯竟然是一個巔峯的二級鬥王!

只差一步,就可以登臨一級鬥王!

“殺!”

四大公爵聯手,只能夠和天策侯,堪堪打成平手。

“天策,沒有想到,你隱藏得太深了!”

陰智公爵,內臟震盪,在四大公爵裏頭,陰智公爵的實力,是最爲弱的,只有五級鬥王的修爲。

“拿命來!”

天策侯,也是鐵了心,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拉上幾個墊背。

天策侯一拳揮出,直擊陰智公爵。

“天策侯爺,束手就擒吧!”

法蘭禁軍大將軍古利特,出手了!

現在,五個鬥王一起出手。

五大斗王中,以火雲公爵修爲最強,火雲公爵的修爲,已經達到了二級鬥王。

同爲二級鬥王,火雲公爵給了天策侯,很大的壓力。

漸漸地,五大斗王,步步緊逼,招招致命,天策侯開始處於下風了。

“魔法師出擊,將天策侯府,夷爲平地!”

有軍中將領,喊道。

這一次,四大公爵他們,可是帶了幾十個魔法師。

最差的都是初級魔法師,領頭的魔法師,更是火雲公府的客卿長老,資深高級魔法師坦炳!

“釋放法術!”

在坦炳的帶領下,幾十個魔法師,爆發出強大的殺傷力。

“轟隆!”

“轟隆!”

天策侯府,雖然修築的時候,花費了大量的金幣,裏頭的建築物,都是十分的堅固,但是這些建築物,哪裏能夠抵抗住魔法師的遠程攻擊。

大地震動,塵土瀰漫。

在一個輪次的轟擊中,天策侯府有三分之一的地方,都變成了廢墟。

許多兵卒被擊中,痛苦地哀嚎着。

侯府內,靈悅郡主也是慌亂神。

“王叔,我父親呢?”

靈悅郡主顯然還不知道,爲什麼,有人會突然進攻侯府。

在靈悅郡主的心裏頭,她清楚得記的,自己家的天策侯府,可是王都一等一的大勢力,自己的父親,天策侯,更是被譽爲最強侯爵。

怎麼,現在卻是被人進攻了?

侯府裏頭,還死了那麼多人。

橙衣老者臉色慘白,拉着靈悅郡主:“小姐,時間不多了,老夫帶你從地道出去,然後殺出重圍!”

說罷,橙衣老者又轉頭,對着身後一百多個黑衣人道:“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黑衣人們齊聲道:“準備好了!保護小姐,萬死不辭!”

這些黑衣人,都是天策侯府平日裏頭,培養的忠心耿耿的死士。

“出發!”

說着,橙衣老者帶着靈月郡主,進入了地道里頭。

“王叔,快點告訴我,外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靈悅郡主,大聲地問道。

橙衣老者苦笑道:“小姐,我們趕快出去吧!離開了侯府,老奴,再跟您詳細地說!”

“你不說也行,但是告訴我,我父親再哪裏?”

靈悅郡主,追問道。

“小姐,侯爺他…….”

“他在府邸外殺敵!”

橙衣老者憋了一口氣,這才道。

“什麼,在府邸外殺敵?敢動我們天策侯府的除了國王下令外,別外他人!父親,要一人與整個王國對抗?不行,這太危險了,我要去和父親在一起!我不能看着父親……..”

靈悅郡主,哭泣地說道。

到了現在,靈悅也不傻。

靈悅也隱約間,猜出了些,這一次,天策侯府,顯然是遇到了滅頂之災難了!

別說話,吻我 侯府的存亡,危在旦夕!

“我要去找父親!”

靈悅郡主說着,就要跑出去。

橙衣老者,一把將靈悅郡主攔住!

“小姐,請你冷靜一些!現在,你出去的話,根本是幫不了侯爺的,反而你在,還會成爲侯爺的累贅。侯爺是在給我們拖延時間,我們必須要安全離開,不能讓侯白白犧牲!”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有機會去報仇!”

橙衣老者鄭重地說道。

靈悅郡主搖了搖頭:“不,如果,父親沒了,我卻不在,連最後一面,都見不上,我活着又什麼意思?”

靈悅郡主堅定地要出去。

橙衣老者搖了搖頭:“小姐,老奴得罪了!你們把小姐帶着,我們快走!”

橙衣老者一聲令下,兩名死士將靈悅郡主,按住了,強行帶着了。

“王叔,王叔!放我走!王叔,放我走!”

橙衣老者回頭看了一眼,心中悲痛無比。

“侯爺,侯府,老奴,有罪呀!”

橙衣老者嘆息着。

穿過地道,衆人來到了侯府的對面一條街市上。

可是奇怪的是,原本應該人流很多的街市,此刻卻是一個人都沒有。 “噠噠!”

一陣馬蹄聲傳來。

從街市的四面八方,涌出來一大隊騎兵。

騎兵的數量很多,瞬間,就將橙衣老者,靈悅郡主等人給圍了起來。

“有埋伏!”

橙衣老者,也是反應過來了!

“保護小姐!”

橙衣老者,護在靈悅郡主的前頭,手持長劍。

四個錦袍大少,走了出來。

這四人依次是:卡洛斯·威拉德,菲利普·巴尼,阿爾瓦·華萊土,埃迪·加布裏埃爾。

他們四人,依次是:連武公府,紅山公府,陰智公府,火雲公府的接班人。

阿爾瓦冷冷一笑:“父親大人,說得沒錯。天策侯寧願自己死,也不會讓自己的女兒,在這裏喪命。”

“你們果然是從地道里頭出來了,我們可是等你們等了很長時間了!”

阿爾瓦,猙獰地說道。

四大公府裏頭,就屬陰智公府最善於用權謀,一些奸詐之術。

橙衣老者面色冰冷:“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天策侯府的地道在這裏?”

卡洛斯撇了撇嘴巴,搶先道:“我們四大公府,既然敢對你發難,自然是做了萬全的準備。這些年,我們四大公府,在你天策侯府裏頭,安插的間-諜,多了去!”

橙衣老者心下一咯噔,這一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安全地護送小姐離開!”

第一姝 橙衣老者心裏頭,堅定了這個信念。

“你四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也想留下我等嗎?”

橙衣老者,冷喝一聲。

“老傢伙,殺你,我們四人還不夠嗎?”

火雲公府的埃迪,怒喝一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