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欲退出去,但是這時,門口處陰風陣陣,一大羣鬼突然涌了出來。

“完了,被堵住了……” 第二百九十一章:

濃密的樹林中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一抹藍衣女子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之中還沒有看清楚女子的面容身影一晃就消失不見了蹤影緊接著就聽見一聲驚天獸吼驚的周圍的樹葉都跟著沙沙作響一頭三米多長的九階烈炎豹帶領著五隻略小一些的八階烈炎豹奔跑者追了上來。

烈炎豹一般都是風火兩種靈根,又是屬於群居妖獸,速度和攻擊相輔相成在修真界里都屬於實力強悍,不可招惹的妖獸種族之一,在這裡又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儘管妖獸沒有經歷過雷劫的洗禮同階修為的實力與外界妖獸實力稍遜一籌,但是正是因為它們在這千月秘境中沒有雷劫反而存活下來的族人越多這不一不小心蕭楠只有逃跑的份了。

說來也是蕭楠的運道太差,本來只是看到了三株萬年竹葉草用來煉製元嬰期服用的嬰靈丹,哪裡知道這三株竹葉草竟然是有主的守護靈藥的妖獸就是一隻七階的烈炎豹烈炎豹的速度是快,可是蕭楠瞬移的速度比之更快,在察覺到四周沒有別的妖獸存在之後,蕭楠因此也沒有放在心上,本想著此處有三株竹葉草,蕭楠也不貪心,也沒想著自己獨吞,哪裡知道,這才剛剛把烈炎豹震開,竹葉草還沒有到手,就倒霉的被修為更高的烈炎豹圍了上來,蕭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三株竹葉草全都搶了過來,也就有了後來的大逃亡。

在這妖獸眾多的叢林里,也不知道暗處隱藏著多少危機,雖然這裡不像其他秘境一樣禁止高空飛行,但蕭楠也不敢直接御劍飛行,免得成為妖獸攻擊的靶子,要知道,光是隨處一片區域就碰到了一個實力強悍的妖獸族群,要是再招惹到翼族一群,陸空兩處夾擊,那死的的就更快了,只是這樣一來,速度就慢了一些,剛剛與身後的烈炎豹保持平衡,想要擺脫追擊難了些。

蕭楠一邊往前飛奔,同時神識大開,不忘注意四周的環境,以免慌不擇路在招惹其它妖獸,左方向三百里有一頭八階的風林獸,正在逃亡中不可招惹,正前方有一群雪狼,情況更加危險,倒是右側方向是一片藤林,目前為止到沒有發現什麼妖獸,可是神識掃向那邊的時候,只見拳頭粗壯的藤枝盤根錯節的纏繞在一起,把整個藤林的光芒都遮擋住了,明明外邊亮如白晝,藤林里反而像是夜幕黃昏,再加上四周寂靜的環境,總有種令人毛孔悚然的感覺,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

蕭楠一路引起的動靜,早就不知道傳出去了多遠,眼看著左方和前方的妖獸都有為過來的趨勢,身體的本能轉向了右側方向。

蕭楠一個瞬移扎進了藤林,身後的幾隻烈炎豹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了進來,蕭楠見此,心中禁不住咯噔一下,妖獸對於危險向來感應靈敏,尤其是沒有開啟靈智的妖獸,要不是察覺到那一瞬間的停頓,還有先前心中莫名的不安,蕭楠還真當此處不過是一片普通的藤林了,可是如今已經進來了,身後又有追兵,也只的小心謹慎一些了,也因著烈炎豹這一絲遲疑,雙方的距離有三十米拉長了一百米。

蕭楠神識大開,直到進入藤林深處,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心中莫名,難不成真是自己想多了?就在這時,一聲破空聲在身後響起,隨即就是一聲伴隨著慘叫聲音的獸吼,一股濃烈的血腥氣飄散開來,蕭楠注意到身後動靜的時候,整個人都不好了。

只見那原本靜逸的藤林想突然活過來一般,一根根粗壯的藤枝如毒蛇般扭動攀爬著,原本追逐者蕭楠的幾頭烈炎豹

除了一頭八階的烈炎豹被抽了一下重傷以外,其它幾頭都被這些揮舞扭動著的藤條一圈圈的圍在了中間,層層疊疊的藤條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牢籠,把幾頭烈炎豹死死地困住。

或許是蕭楠的修為太低,讓它們沒有感覺到危險,也或者是體型與烈炎豹相比差太多,沒有它們的血肉滋養大補,盡然大部分的藤枝都是沖著那幾頭烈炎豹去的,只餘下幾根不太粗壯的向著蕭楠周身纏繞而來。

蕭楠前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和許多女孩子一樣,最害怕的就是一些蛇蟲鼠蟻之類的動物了,到了這裡也一樣,其中最最不想見到的妖獸就是蛇類了,儘管現在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但是那種心裡上的懼怕只是輕了一些,最多面對的時候不在顫抖,敢於反抗,但那也只限於形單影隻的軟體妖獸,蕭楠看到那藤枝不管是靈活度,還是藤枝幹枯的外形上,猛一眼看去,簡直與蛇類生物一般無二,尤其是一下子看到這麼多藤枝亂舞,感覺就像是自己掉進了蛇窩一般,看著不斷扭動著的藤枝,心中除了噁心,只剩下後背脊樑發寒了。

眼看著藤枝就要落在身上,那一下子就能抽的八階妖獸皮開肉綻,這要是落在自己身上,那還不得抽成兩段?

身體對於危險的本能,讓蕭楠很快的適應了眼前的情況,只見一道劍光閃過,那藤枝並沒有被斬成兩截,而只是在藤枝上留下一道淺痕,見到如此情形,蕭楠更加不想戀戰,自從煉製了本命法寶之後,靠著這把鋒利的利器,一路上一往無前,還真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就是碰到七八階的妖獸,也是一劍斬之,而如今只是破除了藤枝的一層薄皮,由此可見這藤枝的堅韌程度有多強了,要是取下一支作為煉器材料煉製鞭子和防禦法寶的話,最低也能是個極品法器,可惜……

神識大開,一步踏出,踩在空間節點之上,蕭楠的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蕭楠消失的瞬間,原本站立的地方,藤枝狠狠的落下,掀起一片塵土,緊接著有一息的時間,相繼又有數十根藤枝相繼落下,原本平整的地面被這些藤枝砸出了數十米深錯落不一的深坑。

就在蕭楠瞬移離開沒有多久,透過藤枝織成的牢籠閃出一陣紅光,只持續了一刻鐘左右,散發著瑩瑩翠綠夾帶著血紅色的藤枝一根根的慢慢抽出,很快全部都散了開來,地面上只餘下一些散亂的白骨和地上的一攤血跡,只見到那最粗壯的藤枝往上一揚,掀起一層塵土,藤枝又往地上的白骨一扒拉,白骨就被扒拉到身邊的坑裡,非常不浪費的成了花肥。

蕭楠一路也不知道瞬移了多少次,每一次一出現,就有幾十根藤枝圍上來,手中的劍不知道揮舞了多少次,劍身上更是附著一層混沌之氣,這才堪堪擋了下來藤枝的每一次的攻擊,也因著如此,有一些纖細的藤枝被一劍斬斷,粗壯的藤枝被砍斷大半,這才險險的沒有受傷,可是混沌之氣本就是五行靈力凝結而成,每每使用一絲,就需要十倍的靈力才行,這次對付的又不是普通的妖獸,每一劍揮出,消耗掉的靈力更多,本就是一路逃亡,身體內的靈力消耗了不少,這樣幾次抵擋之下,身體內的靈力幾乎消耗掉了七成之多,再這樣下去,或許不需要多久,再抵擋個三五次,身體內的靈力將會消耗殆盡,到時候,在這個危險的看不到盡頭的藤林之中,則是更加危險。 林柔目光灼灼的看着黑色的洞口,她伸手捏了捏胸前的璞玉,嘴角露出邪笑。

“就讓我看看裏面有什麼東西。”

她說完,體表涌起一陣寒意,寒意形成的冰霜將她整個人覆蓋,隨後跳入洞口。

最低級的陰魂鋪天蓋地而來,不過還沒靠近林柔,便紛紛變成冰霜,她不急不緩的走着,突然走到一扇被鎖死的門口。

“當年,這裏以研製化工產品爲幌子,事實上確實研製那麼瘋狂的東西,最終的東西,應該留下來了吧?”林柔說着,拿出一串鑰匙。

“父親,你死的太突然了,留下來的東西我直到這些日子才懂,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

林柔臉上涌起猙獰的神色,她打開面前的大鐵門,轟隆隆一聲悶響,多年塵封的鐵門終於打開。

林柔深吸一口氣,密室裏面一片黑暗,她拿着手電筒,向前一照,地上一堆早已白化了的枯骨。

面對這些枯骨,她毫不畏懼,走了進去。

這裏面是一大堆的瓶瓶罐罐,幾乎都是實驗用品,隨後目光一轉,看向桌上的一大堆文件。

林柔也不仔細看,她手上白光一閃,這堆文件都被她收入璞玉,看得出,這枚璞玉不是簡單之物。

最後,林柔的目光看向面前的一個保險箱,她呼吸急促起來,“這裏就是那個東西嘛?”

循着父親給她的密碼,她果斷打開密碼箱,裏面是兩支藥劑。

也就在這時,一個蒙着臉,穿着皮衣的人突然從黑暗中衝出,他一拳朝林柔砸出,林柔汗毛倒豎,扭頭一道陰寒氣息涌出。

“砰!”

對方打出一道精神力,林柔眉頭一挑,居然是高手。

對方的目的很明確,直取林柔手中的藥劑,林柔豈會讓他得逞,她開山刀劈出,對方速度很快,伸手一握,將林柔手中的藥劑打出,隨後抓住一瓶,正欲抓另一瓶的時候,林柔嬌喝一聲,璞玉中陰冷氣息越發濃郁,整個地下室都開始結出寒霜。

因爲寒冷,男子感覺自己動作都慢了幾拍,隨即連忙退出,從始至終他沒有說一句話,最後冷冷的看了林柔一眼,消失在洞口。

林柔瘋狂的拿着開山刀一陣亂劈,隨後把僅剩的一支藥劑收好,聞着空氣中的味道,她冷冷說:“別讓我知道你是誰?”

她走了出去,聽到張小凡的吼聲,心中一動,連忙跑了過去。

張小凡面前,這些鬼顯露出死時候的模樣,幾乎都是渾身潰爛,全身流膿,好幾個鬼眼珠子聳拉着一旁,噁心至極。

張小凡知道,這些鬼都是當年死在這裏的工人,這麼多年過去,怨言很深,他如今雖然不同以往,但是這些鬼數量實在太多了,而且都是死亡時間很長的鬼。

無奈之下,他只得放出熊熊烈火灼燒,但是以他目前的烈火,對鬼造不成多大傷害,因爲目前他的火只是最普通的火。

“小凡,快衝出來。” 誘歡成婚 這時候,遠處林柔大喊,她扔出兩張高級符紙,只見上面畫着三。

用過幾次符紙的張小凡知道,這是三級符紙,威力不俗。

“砰砰砰。”

幾聲爆響,鬼怪被轟開一條路,張小凡手持桃木劍大喊了一聲,發出幾道精神力,一些低級的鬼接觸到頓時發出淒厲慘叫,最終消散不見。

和林柔匯合後,兩人不顧一切衝了出來,看着工廠內部的一片鬼哭狼嚎,林柔冷冷的說:“這家工廠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

張小凡也不知道她說着什麼,拉着她坐回車上。

“郭斌和孫志勇也都死了。”張小凡喘着粗氣說。

“哦。”

“你現在似乎膽子大了許多。”張小凡詫異的看着林柔,記得那一次她還被黃凱健欺負來着,現在沒想到,氣質這麼冷。

“人……是會變得。”林柔說完,車輛行駛了出去。

“這一次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可惜沒發現殭屍。”張小凡嘆氣說。

“沒事,我有辦法。”

“需要幫忙的話……可以找我。”

“你說的……”

將張小凡送回學校,林柔一溜煙開着車跑了,看來是有急事。

第二天的時候,張小凡召集了蘇倩倩,沈峯幸,黃凱健,張花等人,隨後再一次來到那個賓館。

在劉玉的操作下,鬼賓館裏面所有的鬼都被劉玉解決。

這也是張小凡事先預料到的,在這裏劉玉的實力可以說是最強,而且那些鬼生前都是被劉玉殺死,所以對劉玉都有種天生的畏懼。

隨後,幾人紛紛給包蕾發去信息。

張小凡也發了過去。

張小凡:我任務已經完成了,要不要檢查一下。

包蕾:不用了哦,僅僅這麼幾天就完成了任務,果然不錯,張小凡,你果然是好同學,好了,完成時間越短,獎勵越豐盛哦。

待我查收。

眼前一晃,手中裝着鬼的小瓶直接消失。

劉玉的身影也開始變得黯淡,張小凡深吸一口氣,忙給包蕾發:劉玉和那些鬼,最終會被送去哪裏?

包蕾:放心,這些鬼對我們沒用,他們會去他們該去的地方。

張小凡:嗯,你別騙我。

說完,他擡頭看向劉玉,兩人合作了這麼長時間,現在驟然分離,說實話,還是有些不捨得。

劉玉微笑說:“小凡,真的很高興認識你,要不是你幫我報了仇,我可能現在還是一個孤魂野鬼,到最後被道士所殺,所以真的謝謝你。”

“嗯,劉玉,再見……”

鬼魂消失在眼前,張小凡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叮!

包蕾:不錯,鬼的種類雖然低了一點,但確實是三級的,獎勵一萬冥幣。

張小凡看了看後臺,如今有一萬六千多冥幣了。

包蕾:另外,鬼賓館最重要的鬼是被你抓到的,所以也要給你獎勵,獎勵五千塊。

其餘人沒有功勞,不過看在你們辛苦的份上,每人獎勵一千。

黃凱健皺眉罵道:“曹,就這點。”

沈峯幸臉色也比較不好看,說:“打發叫花子呢。”他看向張小凡,冷冷說:“被你佔走大便宜。”

蘇倩倩說:“沈峯幸,話別說那麼難聽,沒小凡的話,我們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張花摟着周立平說:“算了,反正老孃沒冥幣也一樣強大,走了。”

摟着周立平走了,畫風很怪異。

沈峯幸看了張小凡一眼,沒說一句話直接走了,心中估計還不爽着。

和張小凡有過矛盾的黃凱健更是不敢說什麼,一溜煙也跑了。

“這些忘恩負義的東西,小凡,他們難道不知道要不是你,我們搞不好還要死人嗎?”

“算了,如今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冥幣對於我們的意義,可以說冥幣比錢更加珍貴,若是沒有我幫助你們,你們搞不好也能拿到一萬,如今只能拿到一千,有些怨言也算正常。”

“嗯,不過我沒事。”蘇倩倩揚了揚手機,嬌嗔說:“你猜我要買什麼?”

說着,把手機遞過去給張小凡看。 第二百九十二章: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楠也不記得自己瞬移了多少距離,是不是越來越深入藤林的原因,身後四周的藤蔓越來越堅固,藤蔓的根枝越是粗壯,相對的是藤蔓不像一開始時的密集,這樣一來,蕭楠瞬移的時候閃躲的空間更大了。

與此同時,蕭楠也不是個肯吃虧的主,在躲避圍攻的同時,也不忘抽冷子的反攻一下,剛開始的時候,一劍下去,並沒有對藤蔓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火克木這一天然的優勢,無論藤蔓修為再高也避免不了的,於是,蕭楠嘗試著調動木靈力凝結成針,針對性的先是在藤蔓枝椏分叉或者藤蔓的節點上留下一點痕迹,然後緊隨其後的火靈力有木靈力助燃,原先還堅韌無比的藤枝誰知道內里卻很脆弱,這樣一來,「堅不可摧」的藤蔓餘下一片坑窪不平燒黑的痕迹,這樣一番折騰,雖不至於直接斷掉藤枝,但藤枝上面的留下的傷口讓藤枝如群蛇亂舞,疼的不停的翻滾,有些地方甚至被這一擊截成了兩節,這樣一來,也就顧不得蕭楠這個罪魁禍首了,讓蕭楠壓力大減,好在蕭楠有《五行輪轉決》打底,對靈力之間的轉換和控制力非常精準,絕不浪費掉哪怕一絲一點,後來,蕭楠更是放棄了瞬移,而是選擇了一路奔逃,單手就能掐成法訣,更是一心二用,騰出來的另一隻手就手執靈劍,緊隨其後在傷了的藤枝上又補了一劍,一陣風過後,地上留下不少燒焦的枯枝。

身體內的靈力越來越少,前面還是一望無盡看不到盡頭的藤林,蕭楠直到身體內再沒有一絲靈力,這才閃身進入了空間,一進入空間,整個人都虛脫了,直接癱倒在了地上不想再動彈。

大約過了半刻鐘,損失掉的體力才恢復了一些,蕭楠趕緊起身修鍊,隨著功法的運轉越來越快,空間內濃郁的靈力越聚越多,爭先恐後的湧入身體,原本乾涸的丹田一點一點慢慢的被靈力填滿。

蕭楠在空間里修整好,這才出了空間,隨機又是一場無休止的「追殺」,蕭楠也在這些藤蔓的「□□」下,不管是瞬移閃躲的速度,靈力的控制精度,還是劍法的攻擊,都有一定的提升,原本剛進入元嬰期的境界更加穩固,也算是沒有白白的逃亡這麼長時間。

一陣奔逃過後,蕭楠終於來到了這藤蔓得深處,看著前方不遠處散發著濃郁葯香的小池子,蕭楠終於明白了為何這裡的藤蔓堅韌的原因,這裡竟然有一方天然形成的葯池。

走近一看,這方不大的葯池裡只有三十厘米的深度,成碧綠顏色,看著煞是好看,越是靠近,葯香越是濃郁,但卻不難聞,還有一股清香在裡面,在葯池的中間時不時的有細碎的氣泡冒出,仔細觀看,竟然是一方泉眼,由此可見,周圍不遠處或者是地下,必有靈藥出現,這才機緣巧合日積月累之下,有了這方葯池的形成。

蕭楠走近池邊,拿出一個玉瓶往裡灌了一些藥水,先是拿到鼻尖聞了一下,只是辨別出了其中十幾味藥材,還有幾十中藥材不知道是什麼,而且這十幾種藥材它們的藥效和蕭楠猜想中的一樣,大都具有煉體的功效,這裡四周沒有防護,藥效難免有些揮發,因此,越是接近這裡的藤蔓,枝條越是堅韌,有著化神修為修士都沒有的防禦,但是有些遺憾的是這些藤蔓並沒有生出靈智,蕭楠一開始還以為遇到了生了靈智的妖植呢,不過葯池也不錯,這些天然形成的葯池也不知道經過多少年的沉澱,才有今日的這半池藥液,再一次心中感嘆,不過今日卻便宜了自己,心中這樣想著,手下的速度卻不慢,把周圍的空間鬆動了以後,直接把整個葯池都收進了空間,只留下地面上一個大坑。

蕭楠並沒有刻意煉過體,但是因為有著混沌之氣的淬鍊,比一般的修士強上那麼一些,同階修士算是無敵般的存在,但是再與大一個境界的修士相比的話,兩者之間的差距並不明顯,要是在經過葯浴煉體一番的話,那麼,身體的韌性更加強大,這樣一來,每一次瞬移的時候,身體在空間穿梭承受的壓力更大,瞬移的距離將比現在更遠,到那個時候,或許速度不比化神期的修士慢,要是修為再比現在更進一步的話,那麼,放眼整個華冥界,有誰還能趕得上自己?

蕭楠越想越覺得有理,迫不及待的閃身進入了空間,找了個浴桶出來,就把藥液整個倒入了其中……

酆都城內戒備森嚴,時不時的走過一隊執法堂的修士,大街上的修士不見了往日的悠閑自得,一個個的疾步匆匆面容嚴肅,往日生意一般的商鋪,這些天一來生意空前火爆,尤其是雲家的符菉生意,幾乎清空了原來的庫存。

除了雲家的符菉之外,其次就屬南宮家的煉器閣生意最好,原本生意一直很好例屬於葯宗的百草堂,在這酆都城內突然出現的濟仁堂之後,生意暗淡了不少,尤其是聽說了濟仁堂身後的東家是個八階煉丹宗師一流世家蘇家的蘇清明,並且人還在酆都城之後,求葯的修士更是差點擠破了濟仁堂的大門。 張小凡湊過去一看,居然是一枚玉一樣的東西,價格還是挺貴的,有好幾千。

看上面的介紹,是符文術大全。

蘇倩倩得意的說:“那一次買了金剪刀之後,我就想買這東西了,不過沒冥幣,差幾百塊,這一次得到獎勵,終於買得起了。”

說着,點擊了購買,手上赫然出現了玉。

玉出現後,瞬間化作流光,進入蘇倩倩腦海,她捂着頭叫了幾聲,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

“太好了,我記憶裏有好多關於符文術的知識,現在能夠憑藉我手裏的剪刀,能夠大量製作了。”蘇倩倩高興的手舞足蹈的。

這一點張小凡也挺爲蘇倩倩高興的。

兩人回到學校,望着如今空曠的班級,他嘆了一口氣,其餘的班級天天上着課,而他們班級哪怕是沒有一個人過來,也無人問津,顯然,這些都是鬼造成的。

嫡女蓉歸 他們這個班級此時已經如同過客,在整個校園的人看來,這個班級沒有人,是正常的,這個班級死了人,也是正常的。

就連以往其他班級經常給蘇倩倩送情書的男生,現在也已經沒有了,這一點,讓張小凡很奇怪。

“也許我們,真的陷入了一個詛咒當中,我們變成了這個世界的空氣……”

張小凡嘆了一口氣,接下來的時間中,他一直消化着郭斌的那本書。

這本書叫鬼圖,裏面描繪了108個鬼的特徵。

當然,在這個世界上,鬼有很多,遠遠不止108種鬼,但是這上面描繪的,都是排名在108位的鬼。

比如紅衣女鬼,排名89,比如青面厲鬼,排名73,這些都是比較強大的鬼。

至於之前鬼工廠的那些陰魂,後山上幫助張小凡嚇唬人的女鬼這類,則是屬於無主遊魂,他們沒什麼攻擊力,也就只能嚇嚇人。

這期間,除了看鬼圖,他每天幾乎都沉浸在古鏡中修煉,錦衣青年還是那樣強大,每一次張小凡都被狠揍。

入夜,張小凡結束了被打的修煉,無奈對古鏡說:“魔剎,你以前那麼強大,一定有很多功法吧?要不給點我練練?”

“哼,我倒是想,不過你們這裏沒有一點精神力,怎麼修煉?”

“那我怎麼變強?”

“這樣吧,如今你最大的敵人是鬼,就從道士一脈開始修煉吧,不過這類垃圾的功法我可沒有,你在你那個淘寶商城上買吧。”說完這句話,魔剎直接不說話了。

張小凡那個無奈,這完全就是當甩手掌櫃的節奏,我就想不通了,難道在她那個世界不用抓鬼?

隨後找了很久,張小凡確認了一本叫木劍術的書。

這木劍書正好可以配合自己的桃木劍,而且價格不是很貴,也就一千冥幣,張小凡挺滿意的,於是買下來修煉。

連續修煉了好幾天,好幾個同學都陸陸續續回來了,這一天,蔣介偉和顧塞靈依次回來,他們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後來一講,原來他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也遭遇到了背叛,好在最後力挽狂瀾,活了下來,不過看他們的樣子,顯然都有些收穫。

離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幾天了,羣裏的同學們紛紛說着自己的歷險過程,大部分都完成了任務。

張小凡心中一動,林柔也不知道完成沒有,他雖說已經確定和她分開,永遠不會在一起,但是這女的畢竟那一次幫助過自己,而且連續好長時間她都沒有音訊,所以他覺得要問一下。

於是發去信息問她任務完成沒有,沒想到林柔說早已經完成了。

“林柔居然已經完成了。”張小凡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終於,一個月時間到達,包蕾終於在羣裏發了公告。

叮!

包蕾:同學們很不錯,活下來的人都完成了任務,不過這一次只是小考試哦,經過測驗,你們很棒。目前倖存者四十四人。

“什麼時候不玩這種遊戲?”

“是啊,我們不要再自相殘殺了。”

“我現在只想好好學習。”

“瑪德,老子完成的任務居然只有三千冥幣?”

一大通牢騷之後,包蕾繼續說:我說過了,不想玩遊戲的話,可以自殺。

另外,明天繼續紅包遊戲,遊戲將會升級,拭目以待。

張小凡這時候發信息:包蕾,以前都是同學,你現在雖然是鬼了,但是有必要這樣對我們嗎?

包蕾:你不覺得很有趣嗎?

張小凡:我會找到你,親手收了你。

包蕾:別以爲你學會了一些法術就厲害了,你那些身手,連厲害一點的鬼都對付不了呢。不過呢,你既然這樣說了,以後我會關照你……

蔣介偉和胡小天在宿舍裏唉聲嘆氣,說張小凡不應該這樣得罪包蕾,張小凡倒是覺得沒事,他不信這個包蕾會殺他,據他這些時間的觀察,這個包蕾只是一個命令的發佈者,真正的幕後黑手,在後面。

中午的時候,張小凡約上了胡小天,蔣介偉,顧塞靈三人去外面喝了頓酒,三人都講着沒玩紅包羣以前的事。

四人的關係現在可以說越來越好,吃完了飯,蔣介偉約上了孫麗麗去逛街了,胡小天和顧塞靈也各自約了女友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