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是站在內場三樓邊緣,整個人處於黃房的正上方。

專心架槍的蘇醒就看到了一顆閃光從黃房內出來。

反應極快的他立馬進行躲閃。

閃光爆開之後,蘇醒又轉頭回來看黃房。

果然!

黃房幾人彷彿魚躍而出,一股腦地沖了出來。

最重要的是!

沒有人發現蘇醒的位置!

「a隊在第一時間給上了外場一線煙,緊接着靠着僅剩的兩個道具就沖入了內場,這一回合他們的經濟並不是很多,所以如果被耽擱了的話,這一回合就無法重新組織第二波進攻了。」

「xyp9x直接從外場滑翔而來,這是蘇醒的個人絕技!但此刻卻被對手玩了起來,電子哥在正門能不能接住?」

「接住了,電子哥毫髮無傷將xyp9x帶走了。」

「xyp9x的陣亡並不能阻止a隊的提速。」

「gla1ve在鐵門將nafany擊殺,這一回合指揮的對槍勝利由gla1ve拿到手。」

「但在黃房這裏,我的天,沒有人搜上面這個位置,蘇醒手中ak開始掃射了,一個,兩個!三個!!恐怖的控槍,蘇醒這一次高到低將黃房裏想衝出的三人全都接住了,黃房門口直接擺滿了屍體。」

「瞬間就剩下gla1ve一個人了!這是什麼展開啊!」

「這就是蘇醒,現在的世界第一突破手!」

伴隨着解說員的聲音不斷提升,場館內的歡呼也在沸騰。

但是回合還在繼續,gla1ve並沒有放棄。

gla1ve直接給上了一顆管道的煙霧,切刀想要往管道下去,嘗試能不能下包。

但是蘇醒將三人擊殺之後,看到了這顆煙霧爆開。

又跳到了黃房上面。

直接將殘血的gla1ve在煙霧裏混死。

「反恐精英勝利!」

蘇醒收穫四殺!

又是一回合的1換4.

a隊的經濟再次崩盤。

dupreeh沮喪的靠着電競椅上,他真的麻了。

device也沒有了再錘顯示器的慾望。

現在他有點暈了。

並不是說他不想要這個冠軍了。

可是看看現在的比分!

9:1.

那唯一的一分還是由魔男沙鷹的精彩發揮贏下的。

在其他的回合之中,他們的戰術和對槍都沒有獲得任何的優勢。

他們的所有戰術,在面對對方僅有的幾套默認,沒有一點成效。

現在他們該何去何從…..

7017k 在鬼門嶺搞出另一個『貢城』,但其實那些人只不過是馬前卒,而那城主背後還有主……」

王榮耀將那天他單獨行動,前往城主住的地方、偷聽到的信息全部告知了余芷書。

當初余芷書上任貢城為地方官,後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收拾了貢城內那些不聽話的人。

有些人直接被除掉了,而有些人被趕出了北境內。

而那些被趕出北境的人,居然聯合起來在沙漠深處的鬼門嶺,搞出了另一個『貢城』,就是王榮耀和余芷書探查到的地方——地下城。

那個地方更隱秘,而且進入地下城的資格更嚴苛。

首先第一次進入哪裡,得有熟人帶著,其次人家還暗中查你有無經濟財力、夠不夠資格進去玩。

那天王榮耀和余芷書兩人,被劉老爺帶進去也是巧合。

那位劉老爺家底雖然夠資格進去,但去了那麼多次,家底玩得差不多敗光了。

同時,他們兩人表現得巨像富家子弟遭了沙塵暴難,又說自己余家是干互市的家族,還是家中唯二的嫡脈。

天下誰人不知干互市的家族,是富得流油!而且做互市生意,不是什麼人都能得到資格,得由朝廷認可指派。

諸多『我超級有錢』的信息,聽在劉老爺的耳朵里,他們兩人就是兩座招財進寶的貔貅!

再加上,劉老爺聽到一千萬兩黃金報恩費,腦子已經被一千萬兩黃金砸懵,根本想不到這其中有沒有問題。

而且之後,兩人是以同行的下人,一起進入的地下城。

那些玩樂地方的老闆,都是曾經在貢城見過余芷書,所以余芷書不得不裝病,不怎麼出客棧,到了晚上才出去熟悉地形。

直到她和王榮耀熟悉了地下城的全部地形,王榮耀才開始接近城主所住的地方。

結果那一晚,他運氣好也不好。

運氣好、是因為他剛好探聽到了一個重要消息;而不好、是因為他沒聽懂人家說的話,還被人家發現了,又受了傷。

王榮耀一邊回想,一邊複述那天他偷聽到的域外話。

而他模仿複述了好幾遍,才讓余芷書大概聽懂了什麼意思,然後她摸索著翻譯成中原話。

「可塔塔親王、逃了、在北境、北漠?一定要找到她、怕什麼、打就是……」

王榮耀把自己記得詞,全說了一遍。

而余芷書驚訝,這些短句和詞,都是般羅國語,她能知道,也是因為她曾經在鎮北王顧淵身邊,充當下屬、處理政事。

北境因為有互市,有很多域外各國進入北境互市經商。

所以鎮北王顧淵要處理的政務,非常多且繁雜,還會牽扯很多域外各國的商戶、解決他們的麻煩。

語言不通就不好辦,所以總得懂一些。

身為鎮北王,哪有那麼多時間專門學各種域外語,而底下的人想要得到重用,就得替掌權人多想想。

余芷書當時作為女子,得比其他人付出更多,才能被看見、被重用,而學域外語,能幫上顧淵、能被顧淵看到並且重用,所以余芷書直接學了很多域外人語。

現在倒是又被她用到了。

「般羅國這幾年在域外,勢力擴張得很快呀。」余芷書順嘴提了一句。

十年間,般羅國從一個一般大的國家,在洪武帝期間,得到北國支持后,他們的皇權便開始轉移給當時的太子,也就是當初跟北國聯姻的那位王子。

待那位王子拿下王位后,鎮北軍便帶著約定好的『出兵費』,回了北國。

至此之後,便沒有再關注般羅國。

不過直到北國將北漠打下,變成北漠屬地后,域外的諸國就開始同氣連枝,生怕北國會劍指向他們。

可惜那時候,北國並沒有對付他們,反而又陷入中原內亂中。

這期間,域外各國也不太平。

而起因,皆是因為怕北國揮師域外,眾域外國聯合一事上。

聯合不是那麼好聯合的,如果有外敵,眾人當然能放下成見,先對付外人。

奈何北國沒有朝他們出手,他們聯合就像一場笑話。除了像一場笑話,還有別有用心之人,在決定合作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時,在那個時候突然報起了私仇。

畢竟那個時候,大大小小的國王都聚攏一堆。

有仇的,都不用跑去別人的國家,直接就地把人搞了,國王都死了,之後還能收了別人的地盤。

當然,一開始只是小國之間這樣自相殘殺,後面演變成大國侵吞小國而出手。

直到幾年後,般羅國就在其中逐漸擴大勢力與疆土。

到如今,般羅國已經是域外強大國之一,勢力如同當初的漠國一樣。

而王榮耀聽到的話,跟般羅國之間有什麼聯繫呢?

因為他記得的話太少,所以余芷書一時間還想不出,但就短短的這幾句和詞,就能令余芷書敏感到,事情不會簡單了。

所以接著,余芷書立馬安排了人,前去探查關於可塔塔親王、和般羅國之間的聯繫。

這一查,可不得了!

根據般羅國商人的八卦,說可塔塔親王還是般羅國的親王呢,而且還是一位女親王。

域外各國與中原不同。

中原女子地位比較低下,即使是公主、郡主都不可能成為親王,只有池魚千年來、唯一一位特殊的,不僅能當攝政王,還能做女帝!

。「你是不是脖子以上的部分不太好?」

趙文這聲大哥,把我嚇得不輕。

以往,他都是一口一個老大哥,怎麼今兒個變成大哥了。

「大哥,你現在可是做大了,咱們這麼多兄弟,我不能搞特殊呀。」

……

《控魂》第三百二十八章裝修費 蕭言也沒有拒絕,上了床,將人抱在懷裡。

鄭樂樂汲取著蕭言身上的暖意,沒過幾分鐘,睡意襲來,便沉沉睡了過去。

蕭言一直很有頻率的拍打著鄭樂樂,等鄭樂樂徹底睡著了,才小心翼翼的起身,生怕一個不注意將人吵醒了。

武城已經回來,帶回來的還有一個男人。

管家對著蕭言和武城點點頭,一揮手,就有人接手了武城手裡的男人,然後幾人齊齊朝著莊園的後面走去。

「這裡安靜,姑爺在這裡問問題就好。」

這是一個草棚子,但荒廢了很久,周圍很空曠,幾乎沒有死角,所以一旦有人出現,絕對會第一時間被發現,這種的安全性甚至比封閉的環境更好一些。

而這四周全部都是莊園的地盤,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進的來。

蕭言對著管家點頭致謝,管家便離開,只剩下蕭言武城,和趴在地下的人。

那人呻吟著,身上明顯有不少的傷痕。

武城的手上也有傷痕,明顯是搏鬥的時候動了手受了傷。

「怎麼動手了?」

「他有槍。」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把手槍,裡面明顯是滿彈夾。

蕭言緊蹙著眉。

「下次遇到危險,哪怕把人放過也不能受傷。」

武城一臉不解的看向蕭言。

「為什麼要放過?又不是抓不住。」

蕭言淡淡瞥了武城一眼,「那受傷了,自己去找你姐解釋。」

武城一噎,頓時說不出話來。

以鄭樂樂的性格,若真的受傷了跑回來,下場真的很有可能會慘慘的。

在鄭樂樂眼裡,不管是什麼,都沒有他們的安全重要。

「恩,知道了,下次會注意。」

武城應了下來,但至於做不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蕭言接過武城手裡的槍,打開彈夾看了看,這種槍型是最為普遍的那種,這種東西在M國不難搞,到一時間不知道來源。

但,就算M國沒有禁槍令,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帶槍上街,而這個人明顯是沒有持槍證的,所以這把槍的來源倒是可以追蹤一下。

而這也更加確定了,這個男人的身份不簡單,參與到唐人集團的遊行中來,肯定是別有用心。

「我已經搜過他身了,再沒有什麼問題。」

因為兩人是用華語交流的,所以地上的男人一直茫然的看著他們,嘴上還念叨著兩人最好把他放了,不然他絕對讓他們好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