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手機上還在顯示着所有人的位置,乖乖女似乎已經停下了,不知道是被厲鬼追上嚇暈了,還是半路摔倒。

當然,就算她沒事,厲鬼也會撲上去將她打殘!

“真是個笨女人!”野狼冷笑一聲又看向其餘人,發現大家都還在位置上,暫時沒有被乖乖女影響到。

於是野狼又檢查了小鬍子的另外一部手機,發現打不開。

“這部手機應該是他最主要的,上面有遊戲管理方的保護,打不開嗎?”野狼說着看向昏迷中的小鬍子,臉上閃過一絲殘忍的微笑。

打不開?野狼自己自然是打不開這部手機的,但要是小鬍子的話,還不是想打開就打開? 於是野狼乾脆掏出刀子,直接一刀刺在小鬍子大腿上!

“啊!!!”小鬍子昏迷已久,猛然感受到這種疼痛當即甦醒過來。

然後他就看到一個身穿黑袍臉帶面具的人,正蹲在地上觀察着自己!

“這……這……你是……?!”小鬍子努力睜大眼睛,斷斷續續的說。

“嘿嘿嘿,我是誰你自己還不清楚嗎?現在時間緊迫,麻煩你將手機打開吧!”野狼將手機拿到小鬍子面前,陰笑着開口說。

小鬍子聽後一怔,然後憤怒的死死盯着野狼。

“你……休想……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小鬍子再次開口說,彷彿很硬氣。

“喲,這麼有骨氣,好我到要看看,你能骨氣到什麼時候!”

野狼說着再次舉起刀,同時捂住了小鬍子的嘴。但儘管如此,灌木中還是傳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聲,聽得人背脊發涼。

果然沒過多久,小鬍子受不了這強烈的痛苦,立刻改口配合野狼。野狼打開了手機,翻動着裏面的通話記錄。

“哦,這樣呀原來……”他邊看邊說顯然是發現了什麼。

小鬍子的通話記錄裏,絕大多數都是小蘿莉的號碼,不過在其中還摻雜着一個陌生的神祕號碼。

這一定就是醫生的!

“看來我得再去確認一下。”野狼說着看向小蘿莉的方向,走之前又殘忍的一拳打在小鬍子頭上。

小鬍子慘叫一聲,雖然吃痛但卻依然醒着。野狼有些慚愧的笑了笑,又加重力度狠狠給了小鬍子幾拳,最後乾脆拿起石頭向下敲,終於將小鬍子再次打暈。

“沒那麼多時間跟你玩,我還要去找我可愛的小蘿莉呢!”

於是野狼舔了舔嘴脣來到小蘿莉身邊,又拿出刀子對着小蘿莉刺了下去!

過了一會兒,灌木中再次傳來小蘿莉的慘叫聲。不過這聲音和小鬍子相比有些不同,裏面還摻雜着掙扎的“沙沙”聲。

過了一會兒,小蘿莉的聲音也漸漸低下去,野狼笑着從灌木中走出,舔着嘴脣一副滿意的樣子。

方纔野狼也檢查了小蘿莉的手機,發現裏面也同樣有一個神祕號碼,跟小鬍子手機上的一致。

而且這個神祕號碼跟小蘿莉的通話次數,明顯要比小鬍子多。很顯然,在醫生的計劃裏,小蘿莉更受重視。

但這個神祕號碼是誰的呢?這一點野狼同樣也查了出來。

因爲在這些通話記錄中,大約在第一晚結束的時候,還有一個號碼也與小蘿莉通過話。

這個號碼野狼知道,正是這次的玩家之一。

而且這個玩家的號碼,是在與那個神祕號碼通話後立刻出現的,兩者相隔連一分鐘都不到。

“很明顯啊,這是醫生在確認了小蘿莉不是殺手後,跟小蘿莉表明身份。小蘿莉顯然不相信對方的身份,最後對方不得不用自己的號碼打過來,想辦法證明清白。”野狼分析說。

如此以來答案便十分清楚,這個主動與小蘿莉聯繫的玩家就是醫生!

“劉姨啊劉姨,想不到醫生竟然是你!你一直不顯山不露水,將自己隱藏的這麼深!”野狼冷笑着說。

野狼很失望,他對劉姨可沒什麼興趣,畢竟野狼也像絕大多數男人一樣,始終非常專一的愛着二十多歲的少女。

“切,還以爲今晚能夠再享受享受呢,真是倒黴。”野狼罵罵咧咧的拿出手機,翻出殺人遊戲應用,在羣聊裏提醒所有殺手。

“醫生已經找到,是劉姨。我這就去對付她,你們也快點開始行動吧。”

藍海辰等人立刻收到這條信息,嘴角都露出一絲微笑。

“終於成功了,那麼我們就開始行動吧!”藍海辰回覆道。

於是他站起身來,有些警惕的看向來時的方向。一旁已經是驚弓之鳥的廚娘嚇得一哆嗦,連忙也站起身來。

“怎麼了……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廚娘問。

“恐怕危險了,做好準備隨時逃跑,恐怕計劃有變!”藍海辰嚴肅的回答說,頭也不回,一直牢牢盯着那個方向。

就像野狼與乖乖女的版本一樣,沒過多久一隻厲鬼便出現在他們面前,兩人各自逃命,很快便分散開。

於此同時,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蜜蛇與丸子的身邊。並且她們還進一步行動,將幾乎所有玩家的組合全部打亂,整個隊伍立刻崩潰,不復存在!

只有劉姨所在的隊伍例外,劉姨是野狼的,這個殺手一樣的傢伙自然是殺劉姨的最好人選。

藍海辰等人完成任務後紛紛在羣聊裏迴應,能夠成功破解醫生的計劃,大家都很開心。

“太好了,這下我們就可以不受限制的行動了。還有丸子,你的嫌疑也大大降低,現在小蘿莉那邊最懷疑的是青衣。”藍海辰在羣聊裏說。

雖然小蘿莉他們遇到了襲擊,但在他們看來,這是因爲殺手設下的無線攝像機過多而已,與青衣的身份無關。

“是啊,這樣我也暫時安全了,蒙面你的計劃真是天衣無縫!”丸子高興的回覆道,擔心了這麼久的問題終於得到解決。

“野狼你快一點,我怕醫生反應過來。”蜜蛇提醒說。

“放心,正在過去的路上,她跑不掉!”野狼信心滿滿的回覆道。

藍海辰看後微微一笑,同時眼睛往手機上的時間看去。折騰了這麼久,時間已經到了半夜3點。

“哼,3點鐘到了呢,一切都與計劃中的一樣。現在野狼已經往醫生那邊趕去,是下一步計劃開始的時候了!”藍海辰心想。

於是他又翻出一個號碼,編輯了一條信息發出去。在做完這一切後,藍海辰才收起手機,悠閒地坐到地上,等待着接下來的發展。

“接下來我爲你們準備了意想不到的驚喜哦,好好享受吧!”藍海辰笑着說,還悠閒的翹起了二郎腿。

於此同時,野狼也已經漸漸接近醫生的位置。他還不知道藍海辰的計劃,還以爲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殊不知這時候,整個事情已經開始向另一個方向發展,快到野狼根本來不及反應! 野狼一步步向劉姨的位置逼近,他拿着小鬍子的手機,隨時觀察着上面的位置變化,生怕錯過什麼重要的改變。

通過手機,野狼發現此刻已經有不少玩家開始卸載手機上的追蹤軟件,上面可以跟蹤的目標正在一個個減少。

很顯然,在受到攻擊的情況下,不少人對於醫生的計劃已經不再信任,所以慢慢開始有人試圖脫離這個軟件的掌控。

“沒有關係,現在你們卸載不卸載已經沒有意義。反正現在我已經找到了醫生,只要殺了她,今晚的目的就算達到!”野狼心想。

目標已經近在眼前,野狼再次舔了舔自己的嘴脣,每次有什麼讓他興奮的事發生,他總會下意識的做這個動作。

但就在這時,野狼突然發現手機上代表醫生劉姨的光點有了變化!那個光點開始飛快向某個方向移動,看樣子似乎是想躲開什麼。

“嗯?看樣子這傢伙還挺警覺的嘛,她已經知道我要過去對付她了?”野狼皺眉看着手機心想,顯然此刻劉姨已經意識到了危險,正在全力躲避將要來臨的追殺!

“不能再耽擱了,她是醫生,我必須立刻追上去將她弄死!”野狼說罷收起手機就要行動。

但下一秒,他自己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野狼皺眉打開手機,發現是一條新的信息,號碼有些熟悉,似乎正是劉姨用來跟小蘿莉聯繫的那個。

“計劃已經失敗,此刻監控掌握在殺手手中。請大家速將手機裏的監控軟件刪除,以免被殺手找到!”

“劉姨啊劉姨,沒想到到了這種時候,你還在想着給我添亂!”野狼陰沉着臉關掉信息,並快速將手機裏的監控軟件刪掉,這纔再次向劉姨所在的方向追去。

此時藍海辰等人也都收到了這條信息,大家紛紛將監控軟件刪除,有人歡喜有人愁。

到了這個時候,醫生的整個監控體系都已經被殺手毀掉,就連小蘿莉用來確認指紋的電腦,也被野狼徹底摧毀。

可以說醫生劉姨的整個計劃已經完敗,此刻唯有努力保住自己的性命這一個選項。

野狼快速向劉姨的方向移動着,哪怕此刻已經沒有了手機定位,哪怕劉姨距離野狼尚遠。但這都阻擋不了野狼的追殺,畢竟這傢伙對於叢林的瞭解遠超劉姨,兩者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所以沒過多久,野狼便漸漸找到了劉姨的蹤跡,兩者之間的距離飛快縮短!

劉姨聽到背後的聲音,慌張的回頭看了一眼,她加速向前跑去,卻無論如何都擺脫不了野狼的追殺。

仙界聊天群 下一秒,一道銀光突然從後方射向劉姨,劉姨猝不及防背部被打個正着,慘叫一聲摔倒在地。

她飛快的爬起身來,但背上的疼痛讓她的行動明顯遲緩起來。臉上的五官擠在一起,豆粒大的汗珠不斷從額頭上落下,顯然想逃跑已經不太可能。

野狼悠哉悠哉的從後面走出,看着劉姨這副樣子,野狼鄙夷的“切”了一聲。

“真醜啊,真是讓人一眼都不想多看呢!”

野狼走到劉姨面前,二話不說就召喚出厲鬼,想立刻了結劉姨的性命,但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地上的一樣東西所吸引。

那是一個注射器,一看就是遊戲管理方配發給醫生,用來爲死者注射用的那種。

此時那注射器裏空空如也,但通過月光,可以隱約看到周圍剩下的小水珠。很顯然,這裏面曾經是滿的。

“切,你已經給自己扎過針了嗎?!”野狼氣憤的問道,還不忘在劉姨的臉上狠狠踹上一腳。

“哈哈哈哈,怎麼樣,你殺了我呀,你倒是對我動手呀!”此時的劉姨披頭散髮,近乎瘋狂的對野狼喊到。但野狼知道,此刻自己已經殺不了這個女人了。

醫生若是想救自己,必須在殺手動手之前給自己扎針。這樣即使殺手將醫生殺死,醫生也會再次復活。

因此劉姨此刻已經處於無敵狀態,野狼不能在她身上浪費這次寶貴的殺人機會。

“反應還真是快啊!我讓你得意!讓你得意!”野狼氣憤的蹲下身,抄起一塊石頭不斷虐待着劉姨。但劉姨始終在笑,似乎是在嘲笑野狼的無力一般。

這時野狼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野狼坑掉手裏滿是血的石頭,對已經昏迷的劉姨吐了一口口水,這才查看起手機來。

“野狼怎麼樣了,醫生殺掉沒有?”是蜜蛇在羣聊裏問他。

“沒殺成,這個女人警覺性太高,早就給自己扎針了。”野狼回覆道。

蜜蛇等人看後無不氣惱,整個計劃到最後居然功虧一簣!

“算了,你快離開吧,不要浪費那一次殺人機會。我們知道了醫生的身份,已經算是勝利了。”蜜蛇又說。

“明白了,我立刻走。”野狼表示。

野狼收起手機,頗有些無奈的嘆了一聲,看來今晚的對決到此已經告一段落。

但野狼不知道的是,此時此刻,在某個角落裏,正有一個人拿着一臺相機,悄悄對着野狼按下了快門鍵!

隨後,一張照片出現在相機屏幕上,野狼的臉透過面具顯現在屏幕之上!

照片中野狼的表情陰森而放肆,真的像一匹侵略性十足的狼一樣。拍照片的人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心裏已經笑開了花。

“殺手啊殺手,終於確認了你的身份!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帶領所有平民將你投死!你等着,今晚就是你的死期!”警察心想。

警察居然不知何時,已經悄悄埋伏在周圍,拍下了野狼的照片!野狼恐怕做夢也不會想到,自己螳螂捕蟬,居然真的有一隻黃雀在後面跟着,在關鍵時刻將了他一軍。

過了一會兒,藍海辰也終於收到了回信。他打開新收到的信息,裏面明確告知了他警察的行動。

“警察已經成功驗到野狼,今晚將會聯合平民將其投死。醫生還活着,殺手還有殺人機會。”

藍海辰關上手機,笑着擡頭看了看天,心中的石頭終於慢慢放下。

“一切都在按照計劃進行,沒有任何意外!” 野狼收起手機,觀察了一下四周便悄悄離開。

隱藏在周圍的警察見狀也不再停留,等野狼一走遠便也轉身離開。

這名警察找了個安全地點,停下來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喂,一切順利,成功拍到殺手的照片了!”警察開口說,並將野狼的身份說出。

“是嘛太好了,如此一來我們的目的就已經達成。你快點回到原本的位置,不要引起別人的懷疑!”電話裏又傳出另一個聲音,只是經過了變聲,聽不出是誰。

“好的沒問題!”警察說罷收起手機,小心翼翼的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同時另一邊,污妖王掛掉電話微微一笑。沒想到居然這麼簡單就掌握了殺手的身份,真是幸運!

污妖王想了想,最後又編輯出一條信息,發給江雨煙。

“成功找到殺手身份,一切順利。我們今晚會想辦法將他投死,到時候還需要你的幫助。”

江雨煙收到信息同樣一笑,心想這幫傢伙還以爲自己佔了大便宜,殊不知接下來就是他們倒黴的時候!

於是江雨煙也同樣編輯了一條信息,發給藍海辰!

“警察已經成功驗到野狼,今晚將會聯合平民將其投死。醫生應該也還活着,殺手還有殺人機會。”

藍海辰收到信息,心裏明白前面的鋪墊已經完成,如今已經到了收網的時候!

野狼之所以會被警察發現,進而暴露自己的身份,背後的原因當然是藍海辰的設計!

其實早在野狼找到劉姨之前,藍海辰就收到了江雨煙的信息。

“有一名警察目前就在這段路的中後段,那裏有一棵很大的樹,你應該記得。”

利用警察們的信任,江雨煙已經事先掌握了一名警察的位置。江雨煙將那名警察的位置告知藍海辰,就是爲了幫助藍海辰完成這個計劃的關鍵一步。

“明白,你是怎麼得到這條消息的,有沒有讓他們警覺?”藍海辰收到後回覆。

“放心,是污妖王主動告訴我的,她只是告訴了我大體位置,而且也沒有告知我對方的身份,不會有問題的。”江雨煙回答說。

“很好,接下來就看我的了,等你得到確切的消息後,再通知我就好。”藍海辰放下心來,然後回覆說。

於是,藍海辰又用備用手機編輯了一條對於整個計劃至關重要的信息,併發給了醫生劉姨!

“你的隊友現在已經被殺手抓住,監控用的手機也已經落入他們手中。此刻他們已經查出了你的身份,正向你這邊找來,企圖殺死你。

前來的殺手有豐富的叢林生存經驗,你絕對躲不過去。所以爲了保住性命,我建議你趕快往相反的方向跑。

知道這段路中後段的那棵大樹嗎?往那裏跑,一旦被追上建議用針扎自己,但一定要快。”

劉姨收到了信息,背上立刻驚出一片虛汗。她不懷疑這段話的真實性,小蘿莉的電話現在打不通,對於這個結果,她心中已經多少預料到。

所以劉姨二話不說,立刻向所有人發了一條信息,讓他們卸載手機上的軟件,然後向那棵樹的方向狂奔而去!

接下來的一切都順理成章起來,當野狼追上劉姨的時候,兩人距離那棵樹已經非常之近。追逐的聲音很快吸了在那個方向的警察,並最終暴露了野狼的身份。

一切都是藍海辰的設計,爲的就是在不知不覺中,告訴警察野狼的身份,並最終將野狼殺死!

“接下來就是那個警察了!”

藍海辰說罷轉頭看向醫生所在的方向,邁步向那邊走去。誰都不知道,其實就在剛纔,藍海辰已經偷偷潛入到醫生附近。

既然警察已經悄悄來到這附近,藍海辰又怎麼能放過這個機會,不偷偷觀察一下呢?

越接近醫生的位置,藍海辰就越是小心。他放慢速度,時刻注意着周圍的動靜。

終於,藍海辰聽見前方不遠處傳來隱隱約約的“沙沙”聲,他微微一笑,俯身慢慢向那邊接近。

漸漸的,藍海辰看到一個身披灰袍的人。這人的個頭不高,舉手投足間也有些拘謹,似乎不是男性。

他們就這麼一前一後的行走在林間,相互間都不敢發出太大聲音,生怕被人發現。

終於,在行進了一段距離後,那名警察終於感覺差不多了,於是便蹲在角落,偷偷將自己身上的灰袍子揭下!

藍海辰躲在暗處,悄悄觀察着這一幕。在警察將灰袍揭下的那一刻,他睜大眼睛,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嬌小的身形,有些閃躲而又羞澀的目光。這名“算計”了野狼的警察,居然是那個之前看上去很老實的乖乖女!

不,就算是現在,她看上去還是很乖很可愛。只是這並不代表她笨,也不代表她不敢行動。

“居然是她呀,還真是全靠演技,恐怕在所有人裏,她是最不惹人懷疑的吧。”藍海辰心想,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而且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女孩似乎跟野狼是一組的。殺手和警察居然捱得如此之近,也正是有意思。”藍海辰又想到。

此時乖乖女已經換完衣服,並小心的將自己的灰袍收起。爲了不引起大家的懷疑,現在她要回到一開始停下的地點,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繼續扮演她的小無辜。

此時此刻,整個大部隊的情況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而且,有一個天大的難題橫在衆人面前。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限制殺手的監視體系已經土崩瓦解,現在他們已經沒有任何自保手段。

而更麻煩的是,還有一條難以跨越的河流橫在大多數人面前。要想順利過河,就必須至少兩人相互協同,並且還要暴露在森林之外,沒有任何遮擋。

也就是說,這時候如果殺手想殺人的話,被選中的目標幾乎是必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