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起彼伏的慘嚎聲中,一個個沙漠之狼的戰士都紛紛倒在了地上,濃郁刺鼻的血腥味道瀰漫在了整個軍事基地內部,聞嗅著這股刺鼻的血腥味道,會讓人恍惚之間彷彿是置身於那冰冷而又深沉的地獄修羅場中,足以讓人為之顫抖戰慄!

沙漠之狼的戰士紊亂了陣腳,這一層樓的戰士幾乎是被殺得片甲不留,因此後方的其他小支隊也全都沖了進來,緊接著,由銀狐與幽靈刺客她們率領著的三百多名國際殺手聯盟以及刺客聯盟的人員也全都殺入了軍事基地裡面,開始橫掃整個軍事基地。

極限武主 方逸天與銀狐、幽靈刺客這兩大暗黑世界中的頂級刺殺高手匯合,銀狐與幽靈刺客都顯得殺氣騰騰,她們在後方進行火力支援的時候都可以通過狙擊槍的十字準星看到她們手底下的人有些都倒在了對方的槍炮之下。

對此她們都無能為力,不是說她們的能力不夠,而是敵軍一枚炮彈轟下來,就算是她們有著通天的本領也是無力回天。

雖說這一次攻進來方逸天他們這邊整體的傷亡人數並不多,但是每一個人都是銀狐與幽靈刺客手底下的部下,她們自然是愛惜,看著部下任何一個人死去,她們也會難過,也會憤怒。

但她們也知道有戰爭那麼就會有傷亡,這是不可避免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將那憤怒的殺機宣洩在敵軍身上,殺對方一個片甲不留!

「沙漠之狼軍隊的首領阿瑟夫就在樓層上面,我們需要分成兩撥人殺上去。一撥人直取阿瑟夫,另一撥人趕去這個軍事基地的控制室,控制下這個軍事基地的樞紐,防止最後阿瑟夫抱著與我們同歸於盡的反撲。那時候倘若阿瑟夫下令朝著整個軍事基地發射來十幾二十個炮彈,那麼我們所有人都難逃一劫!」

方逸天對著銀狐與幽靈刺客沉聲說著。

銀狐與幽靈刺客聞言後點了點頭,銀狐與幽靈刺客隨後便是安排了人手,足足有兩百米精銳的殺手聯盟以及刺客聯盟的高手朝著控制室殺了過去,而方逸天他們則是朝著樓層上面繼續殺去。

終末之龍 整個沙漠之狼的軍事基地有七層樓高,戰爭爆發到現在,沙漠之狼的軍隊約莫只剩下幾百號人,這些人數對於方逸天他們來說自然是不足慮。

方逸天擔心的是倘若整個軍事基地的控制室沒能夠迅速的拿下,那麼阿瑟夫進行最後的反撲時候會採取同歸於盡的極端作風。

所以,目前來說,時間對於方逸天他們最重要!

只有爭分奪秒的殺上去,迅速的佔領整個軍事基地的控制室樞紐,殺光沙漠之狼的戰士,擒獲阿瑟夫,那麼這一戰也就結束了。

方逸天他們朝著樓層上面衝殺了上去,在二樓中遇到了一股火力的攻擊,對方顯然是埋伏好的。

然而,在方逸天他們這些頂尖高手面前,對方的埋伏形同虛設。

銀狐與幽靈刺客兩個人宛如幽靈般悄無聲息的閃動著,在前面方逸天他們的火力掩護之下她們出其不意的殺入了對方潛伏著的士兵當中,一場緊身搏殺的殺戮便是就此展開。

剎那間,方逸天他們蜂擁而上,手起刀落間,血光乍現,敵軍士兵身上一股股艷紅的鮮血噴薄而出,一具具屍體直接倒在了地上,根本無法阻止方逸天他們的腳步。

與此同時,一部分殺手聯盟的殺手以及刺客聯盟的強者已經是衝殺上了第三層樓,他們行動敏捷,反應靈活,暗殺、刺殺的技巧更是出神入化,宛如一群行走在人世間的地獄天使,一路殺上去可謂是所向披靡,所到之處片甲不留,殺得一乾二淨。

小刀、劉猛、張老闆、雷蒙他們也聯合在了一起,他們早已經是殺紅了眼,身上沾滿了敵軍士兵的鮮血,看上去更是顯得猙獰可怖,手中握著重型武器,衝殺而上,槍口中掃射而出的炙熱彈流橫掃一切,無人可擋。

方逸天與銀狐、幽靈刺客也是隨之沖了上去,每層樓上都會存在著敵軍的士兵,然而在方逸天他們這一撥將近五百人組成的強大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虛設,一切都是毫無例外的被瞬間摧毀格殺。

至此,方逸天他們早已經是成為了專為殺戮而生的惡魔,一個個身上沾滿了鮮血,恐怖猙獰,成為了一支帶來死亡與殺戮的軍隊。

最終,方逸天他們掃蕩一切,一路殺了六樓。

再往上一層就是第七層樓了,前面的六層樓中找不到阿瑟夫的身影,那麼可以肯定阿瑟夫肯定就在這第七層樓中。

同樣的,這第七層樓也將會是最難攻下的樓層,不過方逸天他們已經是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對他而言,不管面前擋著的是什麼,他都會將之送下地獄,一路殺到阿瑟夫的面前,讓這個沙漠之狼的軍隊頭目顫抖的跪下來求饒! 婚途有坑:老公乖乖跳 進去之後,韓楉樰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面,等著她的容初璟,他今天穿了一身紫色的衣袍,用的是金絲繡的邊,衣服上面綉著暗紋。

整個人看起來威嚴英俊,讓人不可侵犯,韓楉樰都有些微微的閃神,不顧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容初璟在看到韓楉樰出現的那一瞬間,眼裡的愉悅是那樣的明顯,只是,一想到她來的可能的目的,心中的高興,又淡去了幾分。

「楉樰,你來了,快坐。」

不管怎麼說,韓楉樰能來,容初璟還是很高興的,他嘴角含笑的招呼著她坐下。

韓楉樰也沒有喝容初璟客氣,自己找了個合適的位置,就做了下來,然後看著定定的看著他。

「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容初璟明白了韓楉樰的意思,揮了揮手,就讓在大廳里伺候的人,都先離開了。

對於容初璟這樣的配合,韓楉樰還是很滿意的,心裡的怒火,就小了一些。

休掉億萬總裁 看今天容初璟的樣子,因該不像昨天那樣,隨便的就會發火了,韓楉樰心裡稍稍的斟酌了一下,就開口了。

「容初璟,你將林大哥給放了,我們的事情,和他沒有關係的。」

聽到韓楉樰說「我們」,容初璟還是很高興的,這樣,至少林浩峰是被排除在外的。

不過一想到,韓楉樰這樣早早的趕來,全都是為了林浩峰,而且一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他,心裡的怒火就馬上燃起來了。

「怎麼沒有關係,他都敢輕薄你,敢對我動手了,難道還想讓我放過他嗎?」

說著,容初璟就想到了那天,他看到的,林浩峰放在韓楉樰腰上的那隻手,此刻真是恨不得,立刻就將那隻手給砍下來。

韓楉樰本來還想著,好好的和容初璟說說的,能和平的讓他將林浩峰放出來,還是很不錯的,現在看他這個樣子,根本就不可能了。

而且看容初璟那語氣里,對林浩峰那咬牙切齒的樣子,韓楉樰就害怕,他已經對他做出了什麼傷害了。

「容初璟,你有沒有講林大哥怎麼樣?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傷了他,我不會原諒你的。」

韓楉樰這樣的反應,更加的刺痛了容初璟的心,他一下將放在手邊的茶杯給摔到了地上。

「韓楉樰,你就那麼在乎林浩峰那個混蛋嗎?」

「王爺。」

這個時候,外面聽到了屋子裡響聲的伺候的人,小心翼翼的在外面喊著,就怕自己的主子,在裡面出了什麼意外。

「滾,這裡沒你們的事。」

容初璟對著外面吼了一聲,外面就消停了,只是,他的眼睛,還是一直看著韓楉樰的。

韓楉樰不甘示弱的回視這容初璟,冷冷的笑了一聲。

「你憑什麼這樣說林大哥,我看,真正混蛋的人,是你才對吧。」

容初璟不可置信的看著韓楉樰,為什麼從她的嘴裡說出來的話,回事這樣的傷人呢。

「我看,你也不用借著被人生氣了,你真正想要說滾的人,是我吧,今天算是我來錯了,我馬上就走。」

話落,韓楉樰就起身,毫不留念的想外面走去,容初璟見到的,就只剩下一個背影了。

容初璟想到自從聽到了下人來稟告,說韓楉樰來了的時候,心裡的高興,這會兒,怎麼可能讓她離開了,恐怕她現在走了,他們就再也沒有機會和好了。

想到將會和韓楉樰徹底的分開,容初璟的心就慌了,身體比思維更加迅速的行動了。

容初璟幾步上前,就拉住了韓楉樰往外走去的身體,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不過,他並不後悔。

「楉樰,對不起,我剛剛說話有些不好,你別生我的氣了。」

對上了韓楉樰那冰冷的眼神,容初璟就算是再多的責備,也說不出口了,開口說出的話,就是希望她能原諒自己的。

韓楉樰靜靜的看了容初璟一會兒,讓他都有些忐忑的時候,她才冷靜的,平淡的開口了。

「容初璟,你現在清醒了嗎,能好好的說話了嗎?」

剛剛韓楉樰是真的想走了算了的,不過,容初璟拉住了她,她又想著,她來這裡目的還沒有達到,就這樣走了,那不是功虧一簣了嗎。

索性,就在留下來看看,若是容初璟願意就這樣放了林浩峰,那就好,若是他不願意,那她就只能在想其他的辦法了,總之,韓楉樰是不會讓他就這樣被他給囚禁了的。

「是的,楉樰,我很清醒了,我們好好的說說話吧。」

難得韓楉樰還願意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容初璟當然是要好好的把握住了,連忙拉著她走到剛剛的位置坐下來。

容初璟這個時候,也不回到剛剛那個裡韓楉樰很遠的位置了,就在離她比較近的地方,找了個椅子,就坐下了,然後就定定的看著她。

「楉樰,對不起,那天的事情,都是我混蛋,是我不好,我當時是被氣的狠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就原諒我吧。」

容初璟知道,韓楉樰一直是在意那天自己對她做的事情的,他也知道,那天確實是自己傷害了她,想要讓她就這樣原諒自己,是很難的。

韓楉樰見容初璟又提起了那天的事情,眼神黯淡了一下,雖然很快的就恢復了平靜。

不過還是讓一直注意著她的容初璟給發現了,他的心裡一緊,就知道,韓楉樰果然是在意的。

「容初璟,我們之間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你應該知道,我最討厭的是什麼。」

容初璟當然知道,韓楉樰最討厭的,就是背叛和不信任,他那天,就是不信任她,所以才做出了那樣的事情來的。

「楉樰,我,我,不是不相信你,我那天,見到林浩峰對你動手動腳,還說了那樣的話,我才。」

容初璟想要和韓楉樰解釋一下,他並不是不信任她,但是卻又覺得,自己的解釋太過於蒼白。

「算了,容初璟,我們之間的事,不關林大哥的事,你應該知道,我一向只是將他當哥哥的,你放了他吧。」

可是,他卻並沒有將你當成妹妹啊,容初璟很想向韓楉樰咆哮一聲,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這樣火上澆油了,索性沉默了下來,不再說話了。

韓楉樰沒有等到容初璟的回答,就知道他是不肯讓步了,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終究還是她想的太好了。

「既然,你不願意將林大哥放了,那你帶我去見見他吧,我總想知道,他有沒有受傷的。」

既然容初璟不肯放人,那韓楉樰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聽了韓楉樰的要求,容初璟沉默了一會兒,覺得她不信任自己,可是,是他犯了錯在前,現在也不好多要求她了,最終點頭同意了。

「那好,我就讓你去見一見他吧,不過,只能一會兒。」

容初璟在沒有喝韓楉樰和好之前,是不會將林浩峰給放回去的,免得他又在他們中間,攪合他們之間的關係。

接下來,容初璟就領著韓楉樰去看了林浩峰,關押他的地方,在王府里一個很偏僻的柴房裡,門口有連個守門的人。

「楉樰,你怎麼來了?是不是容初璟威脅你,將你給抓來的?」

一看到韓楉樰出現在這裡,林浩峰就很是激動,就怕她是被容初璟給脅迫了,才會到這裡來的。

林浩峰被綁起來了,不過,韓楉樰見到他除了狼狽了一些,說話這樣中氣十足的樣子,就知道他沒有受傷,

不過還是不放心,依然上前給他把了脈,才真的放心下來,確實沒有任何的問題,韓楉樰的心裡,對容初璟的憤怒,也消散了一些,至少,他沒有傷害林浩峰。

「林大哥,你放心,我不是被抓來的,我就是不放心你,來看一看你的。」

到了這裡之後,林浩峰已經知道了容初璟的身份,剛剛知道的時候,他也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只是,再沒有吵著讓他放了自己了,林浩峰很清楚,堂堂的一個王爺,想要自己的命,那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楉樰,你能來看我,我很高興,只是,你還是快回去吧,好好照顧自己,也照顧好小貝。」

林浩峰知道,容初璟現在對自己沒有打罵,卻也不會就這樣放了自己的,他不希望連累了韓楉樰他們。

「楉樰,我們還是快出去吧,人你也看過了。」

見韓楉樰對林浩峰流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容初璟馬上就想要將她給帶離開他的面前了。

韓楉樰已經算是達到了自己的另外一個目的的,對於容初璟的話,也就沒有反對,跟著他離開了這裡。

「楉樰,我上次和你說的,讓你和小貝搬到王府里來住,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見過了林浩峰之後,容初璟就覺得韓楉樰好像又什麼心事似的,他不想她的心裡想著的是另外的一個男人,就沒話找話的和她聊著。

「我不會來的,小貝也不會來的。」

韓楉樰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容初璟的提議,她是不會住到這個,看似豪華壯大,實際就像是一個大牢籠一樣的地方來的。

「楉樰,你在考慮考慮吧,我上次小貝說,他都是很想來的,我還說,等幾天就回去接他到這裡來玩,他都已經同意了。」

沒有想到,容初璟居然已經做通了韓小貝的工作。

韓楉樰想著,最近這段時間,韓小貝和容初璟的關係確實是不錯,他會做這樣的決定,也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在韓楉樰的眼裡,容初璟的動機,就不是那樣的好了。

「你是想用小貝來威脅我?」

韓楉樰惡狠狠的瞪著容初璟,就好像,只要他敢說一聲是,她就馬上會對他不客氣一樣。

「楉樰,在你眼裡,我就是這樣的人?」

容初璟原本只出於一片好意,想要和韓小貝好好的相處,沒有想到,在韓楉樰的眼裡,就是他故意的脅迫她。 宣南城內,車水馬龍,人聲鼎沸,一片太平盛世的景象。

三個不平凡的人在城內街上漫步走著。

商加路的好奇心超乎常人,似乎路遇一切有點意思的東西他都頗為感興趣。

若是看見有長相容貌美艷的女子,商加路亦都想上前與她說上兩句話,可謂是極盡風流。

李成會戴上了一副面具,顯得格外突出,路過的人都對他投來了疑惑的眼光,但為了免生事端,他還是選擇了避人耳目,不以真面目示人。

影兒則跟在李成會身邊寸步不離,她和李成會的感情正到了最火熱的時候,兩人都如膠似漆。

李成會從小到大從未受過這種目光,他很不適應,不停擺弄著臉上的面具。

商加路見到他這般不適應,把扇子壓在面具上笑道:「李少俠,特殊時期,你就克服克服,等一切塵埃落定,自然不需要遮遮掩掩。」

李成會點點頭道:「只要沉冤昭雪,我何嘗不願意。」

商加路笑道:「那就好,不過眼下商某尚有一事不知,李少俠才氣逼人,影兒姑娘天資聰明,望二位能給在下指點迷津。」

李成會的面具後傳出一陣爽朗的笑聲,他笑的前仰後合,戲謔般看著商加路問道:「天下間還有你商大俠不知的事嗎?」

商加路抿了抿嘴,把扇子轉了兩圈,指著前方的一條路道:「前面就是南坪街,不過楊南天那老狐狸只告訴我們銀兩在這裡,卻沒有說具體的位置,也無人帶我們去,就請二位猜猜銀兩在哪裡。」

李成會道:「難不成是他想為難我們一下,讓我們自行去尋找這筆銀兩?」

商加路笑道:「有這個可能,這條街上並無青燈會分號分舵。」

李成會道:「依我看,楊南天是想收買你,誰不想多個支持者,銀兩是死物,懂方法就能賺不盡,但多個盟友卻比多個對手要來的好些,而且還是個武功卓越的盟友。」

商加路點頭道:「李公子說的頗有道理,影兒你怎麼看?」

影兒說道:「依影兒看,這有何難?莫不是有哪個建築上掛著青燈便是地點了。」

商加路一拍扇子,高興說道:「還是影兒姑娘有見地,古書中說,青燈起,魂歸故里……」

李成會道:「我倒是覺得以楊南天的性格,八成還會找個人來迎接你。」

三人七嘴八舌說著話,就踏入了南坪街里。

剛進到街里,三人就感覺有些不尋常。

和宣南城裡的繁華格格不入,南坪街卻顯得冷清了許多,不過卻也有著別樣的寧靜舒適。

影兒指著一處院子道:「你們看,那裡正有兩盞青燈,定是我們要找到地方了。」

李成會一臉驚訝說道:「果然被你說中了,真無愧聰明伶俐。」

商加路面露壞笑,二話不說一個輕功飛去,率先到了院門,只聽得院內傳出陣陣古琴音。

李成會和影兒也到了院前,見院門大開,對視了一眼,都看向商加路。

商加路笑道:「你們聽這琴音,若我猜的不錯,定是位姑娘彈奏。」

李成會一臉驚訝,不可置信看著商加路問道:「商大俠是如何得知的?」

商加路笑道:「琴聲中帶著三分悲傷,三分無奈,三分喜樂,如我猜的不錯,這還是位好看的姑娘。」

面具后的李成會發出一聲驚呼,他簡直不敢相信商加路的話,連忙追問道:「單憑這琴音,你又是如何得知?」

商加路神秘一笑道:「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影兒道:「商大俠是想說,內里撫琴的女子有滿腔的思念,那我們冒然進去,是否合適。」

商加路徘徊了一刻,一拍扇子,踏入了院內!

且看院內古樸典雅,雖不算龐大但應有盡有,正如商加路所說的,流水鳥鳴古琴和一個姑娘。

見有姑娘,商加路大步流星走了過去作揖問道:「敢問姑娘,這裡……」

話只說了一半,琴聲戛然而止,姑娘抬起頭對視上他,商加路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他以為影兒已經算是有傾城之美了,沒曾想,眼前的女子竟然比她不曾多讓。

一切都正如商加路所說,她的容貌可謂是驚為天人,說她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渠出鴻波也不為過,閉月羞花容貌中帶著幾分憂慮,眼中淚光點點,令人心生憐愛。

「公子!商公子!」

一雙玉手在商加路眼前晃動,商加路這才發覺自己頗為失禮,他竟看的愣神了。113小說

商加路一拍扇子說道:「你叫在下什麼?姑娘既然認得商某,那看來商某沒有走錯地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