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殺,殺!”

印王的殘兵只有七八萬了。

當然,七八萬人當中,還是以黑甲戰士爲主

畢竟,黑甲戰士的戰鬥能力強,身上的盔甲也是防禦力驚人在太陽彈,激光大炮的轟炸中,才幸運的活了下來。

七八萬印王軍隊與幾十萬俘虜軍隊展開了激烈的搏殺。

刀光劍影,血雨腥風!

七八萬印王軍隊,也着實厲害,硬是和幾十萬俘虜大軍打得不分上下。 正所謂是,哀兵必勝。

印王的殘兵敗將,已經知道失敗是不可避免的了。

所以,戰鬥起來,格外的兇猛!

這羣黑甲戰士常年被印王祕密操練,腦子裏頭都是極端思想。

南天收編的俘虜軍隊,勝在士氣比較高漲。

但是,真打起來,也是遇到了頑強的抵抗。

“砰砰!”

“噹噹!”

俘虜軍隊平均每十幾個人才能換取一名黑甲戰士的性命。

當印王的軍隊被徹底打光了。

俘虜軍隊也是所剩無幾了。

在一旁潛伏的異地探子們,盯着這裏四處觀看。

源源不斷地情報,被經過他們的手被傳送了出去。

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徹底的驚訝到了異地的這些探子們。

黑甲戰士的出現,讓探子知道了,多年來,積貧積弱的印王,原來如此底蘊深厚,十餘萬黑甲戰士,可以征戰萬里!

印王以此在三等諸侯王中,也算得上流水平了!

但是,憑空崛起的,一直不被各路諸侯王看好的,飛王,烈王,卻是更加的變態。

他們似乎掌握了一種神祕的武器。

一艘怪異的鐵甲飛船。

騰空之於天際,飛船張“口”,就可以噴射出許多怪異的東西。

這些怪異的東西,可了不得了!

“嗖嗖!”

“轟轟!”

就能夠把城牆堅固無比的印王都城,新德俟給炸成了廢墟。

頃刻之間,幾十萬軍士,彈指灰飛煙滅!

只要,鐵甲飛船在!

飛王,烈王,在混戰國度,就無人敢侵!

………

南天與印王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

印王的軍隊全部被誅滅。

孤身寡人一個的印王,雙目血紅的朝着南天走來。

“就是你,就是你,害的本王,城破人亡!本王與你不共戴天,本王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印王猙獰地大吼道。

南天冷冷地擺了擺手:“休要給我滿口仁義,大道理!印王你,平日裏頭在南方大地,作威作福,不知道誅殺了多人!更不知道攻破多少低級諸侯王們的領土!你讓他們家破人亡,可曾想過今日之下場!”

“論天地浩渺,渺滄海一粟!泱泱天下,弱肉強食,自然界之法則也!”

南天冰冷地說道。

印王不禁苦笑,在生死之際,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繼位爲諸侯王,一路血腥的一幕幕。

這個時候,苦行僧——瓦克,也是悄然出現在南天身後。

瓦克背靠南天,如今,印王淪落如此,已經是必死無疑。

瓦克不禁有些洋洋得意。

“大膽,印王,還不快快跪拜南天大人!”

“說不定,南天還會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瓦克狐假虎威地斥罵着。

印王面色鐵青,睚眥欲裂。

“好你這個吃裏扒外的叛徒,還敢這樣跟我說話!我殺了你!”

印王暴怒而起,一品武尊的實力,全力爆發!

印王雙拳筆直的打向瓦克。

瓦克並不懼怕!

因爲,他背後有南天呢!

瓦克心裏頭,認爲南天會幫其出手。

瓦克還在夢想着,日後美好的生活。

“轟!”

瓦克中拳,腦漿都被印王打爆掉了。

直到臨死之際,瓦克都不相信,自己會這樣!

“怎麼,南天大人沒有出手?”

這是,瓦克臨死之前,腦海之中,最後的思緒。

南天自然不會出手了!

瓦克這樣貪生怕死之徒,南天怎麼會用其下屬。

被印王殺了,正好,一了百了!

“好了,該殺的人,你都殺了!現在,輪到你我之間,把矛盾給解決一下了。”

南天緩緩地說道,語氣平淡。

南天本以爲,印王作爲堂堂三等諸侯王,麾下子民數百萬的一方豪雄,不管怎麼樣,也要有點骨氣,會與自己死戰一場。

這樣,南天也能練一下手,淬鍊古武修爲與機甲修爲。

不料,印王卻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

“南天大人,饒我一條小命吧!我現在的軍隊都被你全滅掉了,都城也是殘破不堪,已經什麼都不是了!您就可憐可憐我吧!”

“讓我活命吧!”

“只要大人,不殺我,我願意給大人做牛做馬!”

印王跟一個癩蛤蟆一樣,匍匐於地,嘶聲力竭地哀求着,想要活命!

南天啐了一口濃痰,在印王的臉上。

印王絲毫不以爲恥,還把濃痰給舔吃掉了。

“多謝南天大人,賞痰!小王不勝感激!”

印王“變-態”地作着揖。

南天眉頭大皺,沒有想到,堂堂三等諸侯王印王,竟然如此不堪!

可以想象,這些年來,印王封地當中的百姓,過得是怎樣的水深火熱!

又可以想象,周邊的低級諸侯王,又受到了怎樣的欺辱!

“你想要活命?”

南天故意問道。

印王跟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是是,大人,只要您讓我活命,放了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印王說道。

“真的是任何代價?”

南天反問道。

印王連連點頭:“嗯,願意!願意!”

“你怎麼證明給我看?”

南天問道。

印王思忖了一會兒,便笑了笑:“南天大人,可以等我一刻鐘嗎?”

南天微微頷首:“諾,自然是行的。”

印王退下。

南天在印王身上安裝了一個追蹤器,也不怕印王逃跑。

一刻鐘後,印王如期趕來,這一次他背了一個大麻袋。

麻袋的口子有一大灘血跡。

血跡斑斑,顯得非常恐怖。

南天有些好奇地問道:“這麻袋裏面裝的是什麼東西?”

“我打開給大人,您看看!”

說罷,印王打開麻袋。

麻袋裏面裝的都是血淋淋的人頭。

“南天大人,這些都是我宮殿裏頭的嬪妃還有我的一些兒子女兒。我剛纔回到宮殿,就是把他們全部殺了。以此來表達,對南天大人。無比的忠誠!”

印王解釋道。

南天臉色發黑,甚爲憤怒。

“什麼表示忠心,就這樣表示?”

這個印王,簡直不是人,他比畜牲都要壞!

這樣的人,就是殺他一百遍,也不爲過。

想到此處,南天也不願意讓印王再多存活一秒鐘。

“斬!”

因爲印王已經投降,對南天毫無防備,南天流星寶劍一砍,就把印王的腦袋給砍掉了。

“叮!”

“支線任務:吞併印王!完成!(獎勵:神奇稻米種子一袋,已經放入儲物箱!)”

武神系統發出了清脆地提示音。

也是在這一刻,一個偉大的時刻誕生了!

混戰國度,南方大地,威名赫赫,惡貫滿盈,十惡不赦,兇惡恐怖的印王被誅滅了。

埋伏在一旁的其它各國探子都是,迅速地傳送着消息。

“印王死了!”

“印王死了!被一個年輕人殺掉的。”

“這年輕人是飛王,烈王的師尊!”

探子們認真地,記錄着情報。 幹掉了印王,印王的封地徹底易主了。

“變天了!”

“變天了!從此以後,印王的封地就是飛王和烈王的了!”

“這兩個草莽大王,佔領了印王的封地,從此以後也是一躍成爲了高級諸侯王!”

那些異地探子們心中,暗暗地想着。

南天居高臨下,掃了掃周圍,一些隱蔽的地方。

或許別人,看不見,但是,南天何等人物,梟雄氣息,畢露無疑。

南天敏銳地感知到了,外面許多探子。

南天冷冷地道:“你們都給各自的主子,傳個話!從今以後,飛王,烈王,將要崛起於混戰國度,他們若是不想被滅掉,最好主動來朝拜,否則,定不輕饒!”

“還有,我最討厭,別的人來監視我等!你們這些探子都給我滾!立馬滾!”

南天怒吼一聲,腳下微微一跺。

大地震動。

那些探子不約而同,被塵土濺了一身。

探子們大驚失色。

這些探子都是各地的精銳,擁有很深厚的匿藏手段。

他們萬萬沒有料到,自己的偵探小手段,全部被南天給弄得清清楚楚。

現在,南天略微施展小手段,就是要他們知道自己的厲害。

不過,大多數探子也是憤怒無比!

什麼,叫傳話給各自的主子,讓主人們都要向飛王,烈王朝拜?

開玩笑,剛剛打下印王的封地,也損失了這麼多俘虜大軍,難不成還想一舉攻下整個南方大地?

南方大地高級諸侯王上百,哪一個不是豪雄?

南天目光一凝,冷哼一聲:“你們這些人還不給我快點滾蛋!”

“在哪裏拖沓什麼呢?或許是我對你們太溫和了吧!”

南天話音一落。

腳尖再次往大地上,狠狠地一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