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她做了什麼好事,積了什麼功德,能改變嗎?”

“可以,把她之前做的惡事抵消,就看她做的善事,功德有多大了。”

馨馨對小女孩說:“還有救,趕緊做好事,聽見沒?”

小女孩啪嗒着眼淚,對馨馨重重磕頭道:“我帶大人去陳皇宮的宮殿的方位,只是宮殿錯綜複雜,還有層層陣法,我也沒進去過……”

“你帶着本殿尋到方位即可,讓本殿節省很多時間。”

“是,大人。”小女孩弱弱的問君凌:“能抵消多少缺損的陰德?”

君凌看了她一眼,:“事情還沒做,你就跟本殿討價還價?”

小女孩又磕頭:“我錯了,求大人饒恕。”

“走到車廂最裏面,站在哪,不準出聲,不準動,你吵到本殿的未婚妻了。”

…………

幾十分鐘後,告別公交師傅,馨馨和君凌,小女孩下車。

公交師傅在車上冒出頭說:“最晚一趟,十點四十,你們要記得。”

馨馨點頭道:“嗯,我記得,我們儘量趕最後一趟車。”

君凌頭都不回,高冷的對師傅說:“不用了,我們自己會回去。”

他拉着馨馨的手,對小女孩吩咐到:“帶路。”

小女孩弱弱的點頭,飄到前面,帶路。

路過一加超市時,一加超市確實在裝修,但是奇怪的是,卻並不見裝修的工人,外面落地大玻璃,已經裝上了,卻還沒上漆。

招牌和燈箱重新做過,還沒裝上。

馨馨沖沖的看了眼,扯了扯君凌衣袖說:“奇怪唉,爲什麼都不見工人。”

“因爲,白天不開工。”

“你是說,這個店子都是鬼在裝修?”

君凌放開她的手,直接攬着她的肩膀:“這整條街都是鬼,所有建築都是鬼造的,不足爲奇。”

馨馨不留痕跡的撫開他的手:“我們早上起來,明明是快墳地,爲什麼下午過來,就成了這樣?”

君凌眉頭微擰,手覆上馨馨的腰,解釋道:“這正是本殿奇怪的,能用鬼力支撐起這一整條北音街,還用活人爲北音街的鬼魂服務,譬如公交師傅,又譬如一加超市的店員你,還有外面許多店子,酒店,金銀首飾店,衣服店……那些店裏店員都是活死人,跟你一樣,魂魄少了幾縷,整個人渾渾噩噩的,至少你還算清醒。”

馨馨把腰間的手弄下:“你的意思是,這條街有很多跟我一樣的無辜人。”

“初步估計,大概三十二人。”

“那這條街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假的,這片本是亂葬崗!不過是鬼力築成的虛幻空間,活人在陰氣極大的鬼魂虛幻空間裏,自然活不了,捱到三個月,時間算長的。”

“還有得救嗎?”馨馨問。

“有,不過他們跟你不一樣,那丟死的幾縷魂,怕是被其他鬼吃掉吸收了,下半輩子也就渾渾噩噩的。”

說着,君凌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腳步。

馨馨奇怪的看他,說:“怎麼了?”

“有陌生人的氣息……”

“誰啊?”

君凌眼睛微眯起,雙目看向前方,劃過一抹凌厲之氣。

他定不會告訴馨馨,寒易也來此處,氣息餘留半個小時,他比他們先行一步。

這個男人對馨馨有目的,絕不能讓他接近馨馨。

“怎麼了?”馨馨看君凌不走,奇怪的說。

不會因爲她不給他摟着肩膀,摟着腰身,就生氣了吧!

鬼太子殿下,也悶小氣了。

在看眼那小女孩,小女孩飄的已穿過小巷隔牆後面,很快就見不到影了。

真生氣了?

馨馨躊躇着,這種地方,她這個戰鬥力五渣,要是沒君凌幫着,隨便來一隻厲鬼,都能把她吞之入腹。

媽噠,不矯情了。

主動伸手,挽着他的胳膊,仰頭對上他:“想什麼呢,走了啊,在不走小女孩就溜了。”

君凌伸手進馨馨的包裏,拿出手機。

看她笑面如嫣,眸色純淨,她臉頰上飛快的親吻了一口。

“我先打個電話。”

熟練的用馨馨的電話,指紋開機一氣呵成,聲音沉冷對說:“過北音街來,你飯碗都快被人搶了,本殿在入口前等你。”

馨馨皺眉,手袖使勁搓着被君凌吻過的地方,一看君凌放下電話,手袖立即放下來,臉像翻書一樣,笑嘻嘻的問君凌:“打電話給誰啊?誰要來?”

“鍾毓,半個小時後會到,我們去入口等他。”君凌,視線落在馨馨臉上被搓紅的地方。

馨馨笑開花:“誰?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鍾毓,啊哈哈哈哈哈……校草他要來,跟我們一起,太棒了。”

君凌雙手環胸,俊面森冷,看着樂瘋了的林馨馨。

小女孩從圍牆外面,露出一個頭:“姐姐,快點走啊,別跟丟了。” 小女孩說完後,看陰風颼颼的,氣溫好冷,鬼王大人氣息好陰沉,煞氣很重。

通常這情況下,會大開殺戒,方圓十米內的鬼魂無一敢靠近。

可是哪位姐姐,又蹦又跳的在幹嘛?

還這麼歡樂,沒感覺到危險靠近嗎?

小女孩對馨馨招手道:“姐姐,快跑啊……”

“喂,姐姐,大人發火了。”

“姐姐還不走?鬼王大人會殺了你的。”

馨馨看見小女孩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她纔回過味來,偷偷的看了君凌一眼,發現他面色陰森森的,眼睛冷颼颼的,像盛了只冰垛子,冷的能凍死人。

看見到君凌那殺人的眼神,馨馨撒腿兒就跑。

她剛纔幹嘛了?

不就是鍾毓要來,樂呵壞了嗎?他這麼生氣幹嘛,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等等,不會是因爲她太高興,把他惹毛了,所以生氣了吧。

鍾毓是他自己大電話喊來的,關她什麼事?

這都吃醋。

鬼太子殿下的脾氣也太大了!

艾瑪,趕緊開溜!

馨馨尾隨小女孩一路狂奔,在山陰小道里狂奔了十幾分鍾,回頭一看,蜿蜒小道沒了君凌蹤影,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扶着一棵大樹氣喘吁吁,熱汗淋漓。

喘了好一陣後,往前看了眼,前面的小女孩沒等她,直接跑沒影了,留下她一人站在的老樹下面。

一道陰風颳過,她打了個寒顫,突覺溫度變冷,又回頭看了眼,君凌並沒有在小道上。

等等……

這地方是亂葬崗,北音街都是那女鬼幻化構築的。

馨馨猛地一擡頭,天上並沒有看見陽光,陰沉沉的陰雲壓頂,那種暴風雨來臨的天色。

天色大黯,卻沒有下雨。

在看進來的那條小道,馨馨突然發現小道不見了,什麼都沒有,滿曠野的雜草和樹木叢生,完全沒小道的影子。

就連馨馨扶着的老枯樹,變成了一塊高聳的墓碑,墓碑年代久遠,頭頂斷了一截,中間裂開,碑文已模糊不清。

馨馨啊的一聲,立即放手。

這樣的地方她原本就離不開君凌,現在還和君凌走散,她後悔了!

完了。

就在她素手無策時,跑遠的小女孩不知從哪個角落裏冒出來,看她在原地發呆,安慰的說:“姐姐,您不用擔心,大人會尋來的。”

馨馨擡頭,看見小女孩走近,笑眯眯的:“姐姐,我們走吧,這裏到處都是古怪,小心跟着,別走散了。”

回頭看一眼,小道里草叢越來越深,君凌還是看不見身影,前面道路倒是蠻清晰。

小女孩回頭對她笑:“姐姐,不用擔心了,大人非比常人,會尋來的。”

君凌說在陵墓入口處的燈鍾毓,馨馨對小女孩說:“在入口外面一百米等他,別靠的太近。”

“嗯,好,姐姐你跟着我來就行了。”

小女孩在前面走,馨馨跟在後面。

大概走了十分鐘,馨馨感覺到很不對勁。

四周越來越陰森,氣溫越來越低,混合着腐敗的泥土味道,但是四周草叢綠樹不減。

天空,昏暗,明明是下午的天氣,變成夜幕降臨,走的小道都快看不清。

馨馨不得已把手機被燈打開,照在地上。

腳下,有一風吹落的殘花朵兒,馨馨一腳踩下去。

咔嚓……

那花骨朵兒發出聲音,好像石頭還是骨頭踩裂的聲音。

她穿着輕便的帆布鞋,鞋底有明顯的隔閡感。

越來越不對勁!

風一吹來,嗚嗚嗚的響,像風吹洞穴的感覺,而不是在曠野上。

馨馨毅然停住腳步,質問前面的小女孩,說:“停下,你到底帶我去哪裏?”

“姐姐,還有幾分鐘,我就帶你到洞口前面一百米了,爲什麼不走了。你不找大人了?”

“這不是原路,你到底帶我去了那兒。”

“姐姐,你原來感覺到了?嘻嘻……”

她回過頭,對馨馨陰惻惻的笑着,笑容跟那個小女孩的差距很大。

小女孩雖爲厲鬼,但是開心時大笑,還帶着幾分孩童的天真,而這面前的小女孩,完全是另一種感覺,陰戾深不可測。

馨馨從懷裏掏出寒易送給她的附身符,夾在雙指中,對她說:“你到底是誰?說?回答我!爲什麼要把我騙來這裏?”

小女孩嘿嘿的陰笑了兩聲,雙手環胸,全完是一副大人的語氣,陰陰的說:“小姑娘,只能怪你命不好了,小茹是我養的鬼嬰,她每天坐車出去,爲我尋找魂魄,上供給皇后娘娘……”

“原本呢,皇后娘娘要殺你,想取了你的命,但我麗姬要在皇后眼皮子底下留住你,因爲我看上你這張小臉蛋了,雖然貌不其楊,但能蠱惑到鬼太子殿下,定有你的過人之處,皇后打壓了我幾百年,很快,我就要翻身了,哈哈哈哈……”

小小帶着童音,哈哈的猙獰猖狂大笑,詭異刺耳,聽得馨馨毛骨悚然。

她說:“不用害怕,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保證你死時不會有一點痛苦。”

啥?死!

聽了她半天廢話,到頭來,還是要殺自己?

“等等?”

女鬼難道真不怕君凌報復。

她死了,君凌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麗姬像看出她的心思般,一下飄到半空中,雙手猛幻化出黑色鬼氣,對馨馨哈哈的笑:“你還真以爲,有鬼太子殿下保護,我就不會動你……哈哈哈,真是天真!”

她雙手靈光落下,馨馨手機背景燈照耀下,她終看清楚了。

這不是什麼曠野,也沒有什麼山間小道,什麼花草樹木,更是沒有……

這是在一山洞裏,山洞黑漆漆的,陰冷潮溼,而山洞一她腳下,並不是碎石,而是大大小小的枯骨,鋪滿洞穴!

最主要,山洞裏沒有任何的出口,是一個死洞。

她進來的路,被女鬼徹底的封死了。

馨馨滲出一身冷汗!

那女鬼,又說了一令人更絕望的消息:“你不要妄想鬼太子殿下來救你,既然能從他眼皮子底下把你弄來,我就能將你的氣息,弄消失的乾乾淨淨,令他尋不到。”

“好好待着,別妄想出去,山洞結界包裹,佈置了陣法,不要白費心機你是出不去的。” 她在空中向馨馨詭異一笑,六歲的小孩子,皮笑肉不笑,看起來很違和,也非常瘮人。

她露出那一抹笑容後,化成一縷黑色霧氣,消失在山洞內,沒了蹤跡!

她什麼意思,把自己虜來這裏,沒有立即殺死,而是關在這裏?

山洞裏面有細小的風口,呼呼的吹出來,像小孩子嗚嗚哭泣。

婚嫁總裁 不知哪裏還滲着水,嘀嘀嘀的,從山洞頭上落到石臼裏,滴了很多年,一滴水落,整個山洞都聽得見。

馨馨站在原地,陰氣,屍體,風聲,水生……

手機背景燈往地上一傾斜,鋪滿地上的無數人和動物的碎骨,手機燈光正面,正拍到一個白森森的骷髏頭,從眼眶裏爬出一隻偌大的蜈蚣。

那蜈蚣很粗大,有食指這麼長粗,兩排密密麻麻的蜈蚣腳,往骷髏頭的眼框子裏爬。

“啊……”

馨馨尖叫一聲,抓着手機就往進來的方向跑,跑了十幾秒,不但沒有出去的路口,反而覺得山洞越來越深,兩邊的場景好像沒有變過。

咔嚓……

腳下踩到一樣小東西,馨馨用手機一朝,幻化成小花的碎骨,被她又一腳踩下去,踩碎變骨粉。

當下,馨馨蹲下來,頓在地上,把包放進懷裏。

完了,徹底完蛋了,她好像遇到鬼打牆,根本就找不出出去的路。

遇到鬼打牆,人說用陽氣重的男人尿撒一泡,能解開。

可馨馨是女的。

如果晚上遇到,第二天天亮會自動解開。

可,今天是下午,陽氣本來就很重,那隻鬼的鬼力太強大了,能在陽氣最強大的大白天,讓她捆在這裏。

怎麼辦?

早知道就不離開君凌,都是自己慫的,君凌生氣歸生氣,還能吃了她不成?

她相信小女孩也不相信君凌。

她知道自己錯了,現在後悔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