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斯撇眼看去,只見那棺材板已經被撬開了,那項鍊消失不見。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就算你得到了這東西,也沒有用處的。”

“當然,閣下。有沒有用,用過之後才知道。而我,喜歡用自己的雙手把握住自己的命運。來這裏,我早已經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哼!希望你不會後悔!”

比斯率先飛了出去,沒有再理會蓋修。

“好一條惡龍,不愧是當初屠滅主城的生物。這氣勢,值得這名。”

蓋修手一揮,那些還活着的魚人頓時都飛了起來,隨着蓋修一起飛了出去。

它們不想在這裏毀滅了這洞穴,還有這女屍。

這裏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

“天吶,剛纔那是什麼?”陳遠山捂着心口,那強烈的壓迫感越到深處越是強烈,到了這裏他剛纔已經雙腿發軟,忍不住想要跪拜下來。

後面的人也都是一身的冷汗,臉色發白,看樣子他們很不好受。

“太恐怖了,那就像……就像……”餘杭想說什麼,可是卻形容不出來。

biliA妹皺着眉頭,顯然也是心有餘悸,看樣子現在很是不安,她的力量最強,感受最強烈。

“就像是龍吟?”

她這話一出,衆人都沉默了。

“走吧,他們快不行了,我們必須找到亡魂花,他們這病可不是那麼容易治的。”蘇瑩看了看他們,她知道這些人是什麼原因,畢竟他們都看見那閃電下的亡魂了。 “好了,快走吧,就在前面了。”葛如龍提着他的大砍刀,在前面不停的催促着。

落羽深深的望了他一眼,道:“隊長,這可和你說的有些出入啊,怎麼看這裏也不是通往e區的道路呀……”

“廢話怎麼那麼多,儘管來,難道我吃了了你們不成?你又不是沒接觸過月鴿,難道你還信不過我?”

……

蒼無惑因爲失血過多而昏迷,在蓋修它們離開不久後他才終於有了些意識。擡起頭,他發現傷口已經開始結痂了。不過失血過多帶給他一股無力感,甚至都不能爬起來。

不過他卻是突然笑了,這樣也算是協助蓋修剿滅惡龍了吧,雖然自己沒有參與戰鬥,但只要有參與這一次行動就可以了,他看了看系統界面,沒有任何提示,不過卻是沒完成狀態。

呼……

他鬆了一口氣,雖然昏迷了,他還是能好受到那洞穴中殘留的威壓,這是多麼強大的力量?

“真是的,什麼事都讓我遇到,現在衣服也沒有了,人也沒有,動都動不了,要是來一條蛇怎麼辦呀!”

話音剛落,他就聽到旁邊傳來嘶嘶聲,瞥眼看去,一條猩紅的蛇正吐着信子,那漠然的眼神一直盯着他。

“不會吧!有沒有人呀!快來救救我!”他大聲呼喊着。

洞穴外。

biliA妹揉了揉耳朵,道:“我怎麼聽到大變態的聲音了,難道是幻聽?”

“哥哥!是哥哥!”香兒跑了出去,她確信那是蒼無惑的聲音無疑。

“喂喂別跑那麼快,萬一有危險呢?”biliA妹提醒道。

轉眼間香兒就跑前面去了,biliA妹沒法,也跟着就跑過去了。

蘇瑩看着他們這樣,嘴角勾起,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

“快走,我們也跟上,解藥就在前方。”蘇瑩說道。

……

“喂!還是沒有人嗎?”看着那越來越近的蛇,蒼無惑都快要哭了。

“老兄,別呀,我不好吃,而且我這麼大的個兒,你也吃不下。看見那邊的藤蔓了嗎?你不覺的它們就像妖嬈的母蛇嗎,聽我的,換換口味……”

那蛇當然聽不懂他的話,依舊吐着信子,離他越來越近。就在蒼無惑以爲它要咬上自己一口時,那紅色小蛇突然扭頭就爬走了。

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他終於鬆了一口氣,這蛇怎麼看怎麼有毒,要是被咬一口不知道得變成什麼樣,這樣被咬,稱號技能也沒用,那被動必須是沒有“施加方”纔可以免疫,也算是有點坑了。

“哥哥我開過飛機,騎過大炮,坐着機槍掃射,從來沒怕過誰,今天要是栽在你這嘴裏,我怎麼對得起我那逝去的青春?”他無恥的這樣說着,卻是被一雙冰涼的手摟住脖子,緊接着就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脖子一疼,就被拖進了棺材。

砰!

一聲厚重的聲音傳來,那巨大的棺材板一下扣了上來,棺材中冒出了紅色霧氣,很快就充滿。

……

陳遠山等人再一次被震驚了,沒想到這裏居然有如桃花源一樣的世界。不過。更多的還是那牆壁上巨大的洞,前面混着葉片的碎屑,應該是不久前才被破壞的。

“這裏死了好多的魚人,它們好像被類似火焰一樣的攻擊襲擊了,成了焦塊。”餘杭看着這一地的屍體,眼裏生出了警惕。

“大家小心些,這裏可能有埋伏!”陳遠山也提醒到。

他們開始找掩體,躲了一會兒卻是什麼都沒有看到。

“香兒,怎麼了?”biliA妹看着香兒,她似乎有些驚慌,似在擔憂什麼,手都抓緊了。

眼裏已經是滿了淚水,她道:“哥哥,哥哥他不見了!”

biliA妹摸了摸她的腦袋,道:“怎麼這樣說呢?”

“剛剛我還感應到了的,突然就沒有了,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biliA妹無奈,她不知道香兒怎麼感受蒼無惑的,卻是在心裏對孫洛罵了一千遍,這個胖子在蒼無惑主動離開時他就跟着離開了,他說要去救蒼無惑。

“真是愚蠢!到現在也沒有他的消息。”

蘇瑩率先走了出去,攤開雙手,卻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都出來吧,沒有埋伏,這裏的人應該都離開了。”

陳遠山等人走了出來,看向了小島中的那紅色的東西。

“那是什麼?”羅兵問道。

“不知道,但是他們有救了,看到了水裏那荷花一樣的花嗎?給他們吃下去,他們就沒事了。”

羅兵看了蘇瑩一眼,將羅傑輕輕放到地上後,就去摘了幾朵,先是自己吃了一口,過了好一會兒發現沒事之後就弄碎混着水餵給羅傑吃了。

不多時,羅傑的眉頭舒展開來,臉上的表情也放鬆了,他睜開了眼。

“這花有效!”羅兵陰沉的臉終於開心的笑了。

陳遠山等人趕緊給黃敏她們餵了下去,不多時她們都醒了。

“這,這是哪裏?”羅傑揉了揉頭,很是頭痛,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待會再給你說。”

而這時候這裏早已經少了一個人,蘇瑩。

在他們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羅傑等人身上時,她早就靠近了那口水晶棺材。

蘇瑩眼裏放着光,目不轉睛的盯着那水晶棺材,就像看到了絕世巨寶。

“它們應該是去外面爭奪,我還以爲要花費很多手腳呢,沒想到全都死在了這裏。很好,這東西就是我的了。”她貪婪的爬在了水晶棺材上,裏面卻是什麼都看不清了。

“怎麼會和說的有些不同?難道我被騙了嗎?”蘇瑩臉上浮現疑惑,眉頭皺得深深的。

“算了,不管了,先打開再說!”

她手裏出現了一個撬子,是事先準備好的。

“她在幹什麼?”餘杭看着蘇瑩,她正費力的想要去打開那古怪的紅色東西。

“喂,蘇瑩!這裏好像也沒有出口,我們怎麼到e區?”陳遠山大喊着,他覺得自己被騙了,從頭至尾。

“哈哈哈哈,所有人放下武器!這裏——已經被包圍了!”後面傳來一個聲音。 葛如龍帶着一行人全部都走了進來,手裏拿着槍,全部都是警戒着。

“是你!葛如龍!”蘇瑩有些驚慌。

葛如龍大笑着,對着蘇瑩比了一箇中指。

“沒想到吧,賤人,我也知道這個地方!”

“不不,不可能!我記得把那資料全都毀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葛如龍的到來,臉色發白,心道這一次已經死定了,這葛如龍的實力的強大,無可爭議。

落羽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這裏就像發生了大戰一樣,到處都是屍體,到處都是碎石。

“隊長,看樣子這裏可沒有出路,你帶我們來這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你來一下子,我念一輩子 “你先別急,等我把話說完!”葛如龍瞪着大眼,走到了池塘邊,對着蘇瑩依舊嘲諷道:

“沒想到吧,撬不開?爲什麼撬不開呢?真是讓人着急!”

那滿臉鬍子扯動着,露出一排大黑牙,如果有人在旁邊一定會被他的口氣給薰死。

“你動了手腳?”

“我的小姑奶奶,我都沒來過這怎麼動手腳呢?你這人唯一一點不好就是有時候太自以爲是了,自以爲是那就會搞錯事!”

“哼!我都打不開,你有什麼辦法!”

“那可不一定喲。”

葛如龍拿出了一顆手雷一樣的東西,直接把它扔到了洞穴上方。

“快,躲開,哥哥。”羅傑雖然甦醒了,不過身體還是很虛弱,不能快速移動。

雖然不知道那手雷一樣的東西是什麼,但本能還是讓下面的人躲開了。

“你要幹什麼!”

那手雷一樣的東西瞬間爆炸,天上灑下了無數亮晶晶的粉狀東西,爆裂得滿洞穴都是,這裏一下就變得晶瑩剔透了。

“花費了老子2000的驚魂點,這高級的渾身無力散d級之下,無不可中毒之人。哈哈哈哈!”葛如龍笑得更歡了。

沒想葛如龍有如此強力的東西,事情太突然,他們都沒防備,頓時全部都中了招,就連上方都掉下來無數的蛇。

他們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地上。

“我早覺得你不對勁,沒想到你還是出手了,只是沒防備你有這手段……”落羽靠在岩石上,他的速度最快差一點就跑出了洞穴,不過還是慢了一點,此刻無比的虛弱,動一動手指頭都困難。

“沒想到?你這自以爲是的傢伙,你真的以爲你在這隊伍裏面無所不能了嗎?”葛如龍一腳踢在了落羽的身上,將他踢倒在地。

又踢了幾腳,落羽頓時噴出了鮮血,受了內傷,葛如龍渾身都顫抖了,激動道:“你也有今天!老子最討厭誰壓我頭上!”

“葛如龍,我不知道你有什麼辦法可以打開這棺材,我們做個交易如何?”蘇瑩不能動彈,聲音有些虛弱。

“交易?得到了這東西難道我還需要交易?”他一臉的不屑。

“別忘了我是什麼身份,過了新手區,你連死怎麼死的都不知道!”看着他那樣子,蘇瑩很是厭惡,乾脆就不和他談了。

“老子纔不和你廢話!”

葛如龍拿出了一個大桶,走道羅兵旁邊惡狠狠的道:“你們這裏誰是覺醒了的?”

羅兵冷眼看着他,沒有回答,他的旁邊是羅傑,被他抱在懷裏。

“呵,有意思,居然到這時候了還不回答我!”

葛如龍一刀砍在了旁邊的巨大岩石上,那岩石直接就爆開了,化作漫天的粉塵。

“想必你懷裏的人是你很重要的人吧?”他把羅傑扯了過來,提着他的衣服,那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已經出現了一道血痕。

失去力量的羅兵憤怒的看着他,牙關咬得緊緊的,道:“放開他,我說!”

“這樣就好嘛,我其實也不喜歡動粗,爲什麼你們就是喜歡讓這電影裏面的情節出現呢?”

羅傑被扔在了地上。

“我,餘杭,陳遠山,還有那個女人,目前就這麼多了!”羅兵眼裏已經動了殺意,羅傑是他的禁忌,誰都不能動他,否則誰都不會放過。當初爲了救羅傑,他都能向蒼無惑下跪,由此可見一斑。

“真是患難見真情,人心就是這樣。”他大笑着,拉住了羅兵的手腕。

“你要做什麼!住手!”蘇瑩有些焦急,說到底她的心裏還是有些愧疚的,她想利用這些人來給她爭取時間,那她得到棺材中的那樣東西的機會就更大了。可事發突然,沒有想到的是這裏魚人被消滅了一大半,而且金色魚人蓋修也不見了。

“呵呵,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葛如龍用那大刀一刀就割破了羅兵的手腕,鮮血頓時順流而下,被接在了桶裏面,本就虛弱的羅兵就更加的虛弱了。

接了很多血,羅兵的臉色有些蒼白了。

葛如龍興奮的又走向了biliA妹。

“不要過來,否則我電死你!”

“省省力氣吧,蠢貨!”

biliA妹慘叫一聲,昏迷在了地上。緊接着陳遠山和餘杭也被這樣弄走了很多的鮮血,桶裏已經是大半了。

蘇瑩閉上了眼,不忍再看。

“呵呵,四個人了,加上我們隊伍裏的兩人,剛剛好六個,這是天意呀!”

落羽眼中沒有憤怒,他依舊笑着,就如同他的id一樣,是個十分燦爛的人。

“哈哈哈,你最好現在就幹掉我,否則你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落羽的話語很是平靜,甚至有點略微的笑意。

“外面驚天動地的戰鬥就要開始了,我可不想再這裏被波及,老子本想處理掉你們再走的,可沒有這個時間!”

不多時,六個覺醒了的人的血液就被他收集完畢,他激動的去了小島上。

“這混合的血液可以打開這棺材?”蘇瑩不解。

“你得到的資料可不完全,蠢貨!居然想去撬開,笑死我了。”

蘇瑩惡狠狠的看着他,心想等她出了新手區,怎麼也要讓他好看。

蓋修也準備抓六個有異能之人,不過蘇瑩這裏剛好有一個蒼無惑,所以便放棄了他們,帶一個人上路可簡單多了。

蒼無惑就悲劇了,本來要六個人的鮮血纔可以打開這棺材,活活的注了自己大半的鮮血,要不是自己身體強壯可能直接就失血過多而死了。

“這東西就是我的了!”他大笑着,瘋狂的把混合後有一股奇異力量的血液注入了那棺材當中。 蒼無惑感覺脖子一涼,一雙手環繞了上來,巨力拖動着他,下一刻就來到了那水晶棺材當中。

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俏麗而高貴的臉龐就距離他不到兩公分。

她塗着鮮豔的口紅,眉間有一淡藍色的水滴標誌。

難道說剛纔把他拖進來的就是她?一想到這樣蒼無惑頓時感覺頭皮發麻,可現在又是全身無力,除了嘴皮子和眼睛能動之外,他真的束手無策了。

這女人到底死了嗎?蒼無惑感覺她的小腹微微起伏着,第一次和一個女人赤身這麼近的距離接觸,他還真的不適應,一種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

“雖然我很被眷顧,但也不能都是女屍吧?蒼天真是待我不薄。”蒼無惑無奈,只能這麼幹瞪着她。

這女人屍體渾身冰涼,蒼無惑本就失血過多,能撐到現在靠的就是一股毅力。此刻他感覺自己的體溫大量的流失,恐怕再過不久他又得陷入昏迷當中。

“天啊,有人能來救救我嗎?”蒼無惑悲劇,心裏想着蘇瑩。這個女人他早就懷疑她了,首先是時間的問題。她說三個月就會有百鬼夜行,了到了這終點了纔過去一個月,剩下那麼點隧道他覺得再怎麼也不會要兩個月的。其次,這個女人有意或無意的把他們帶向危險的地方,想想哪一次他們沒有遇到怪物,或許這裏面有偶然的因素,但他還是懷疑她。最後,當所有人在屋裏奮戰的時候,這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卻是早早的就離開了房間,在外面被一個極其強大的怪物追殺着,因爲躲着蒼無惑沒有看清它那具體的樣貌,但那股強大的氣息到現在他還刻骨銘心,感覺無力抵抗。

當時他就想拒絕蘇瑩的提議,不過他就喜歡刺激,想看看她玩什麼花樣,結果蘇瑩一路上硬是沒有露出任何可疑的舉動,這讓蒼無惑很無奈。在路上他必須佔據主動了,他開始主動接近所有人,想要獲得他們的主導權,剛好發生幻獸一事,他就故意躲着,在最好的時刻出現,他成功了。

可惜,不知道爲什麼香兒會突然就反了,不再跟着他,似乎還對biliA妹說了什麼,導致她對蒼無惑怒目相視。

“這人的意志就是太弱小了,怎麼都那麼容易被人隨意左右啊……”蒼無惑想要笑卻是突然笑不出來了,只好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吹開了那女屍額間的一縷頭髮。

“是呀!”

“對吧,我就說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