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詹砼恍然大悟,立即點了點頭。

“賢侄啊!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分清主次!”毛渠予語重心長地說。

“師叔教訓的是!”毛詹砼恭敬無比地說,但是心中卻十分不痛快。

他嗎的!你這個老東西,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甩我面子。

你等着,老子當了家主,一定要你好看!不但把你老婆睡了,還要把你女兒和兒媳婦睡了。

不過這老傢伙的老婆年紀太大了,和她辦事還要抹潤滑油,實在是有點虧啊!還是算了吧!

更何況我也不能讓我的子子孫孫死在又老又臭的地方,總要給他們找個好一點的墓地啊!

“詹砼,你試一試,這鬼農傳承是不是真的!”毛渠予根本不知道毛詹砼心裏面在想什麼,依舊對毛詹砼推心置腹,將他當成好賢侄。

毛詹砼點了點頭,拿出七張符紙拋向天空。

符紙飄到最高處後,失去了向上的動力,猶如天女散花般落到了毛詹砼的腳下,形成了一個北斗七星的圖案。

看到毛詹砼漏出了這麼一手,拍馬屁的傢伙們紛紛喝彩。

毛詹砼心裏面雖然非常滿足,卻裝出無所謂的樣子,抽出桃木劍邁開七星天罡步,踩着北斗七星的圖案,大聲吟念起咒語: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九陰玄機,鑑別真假!”

當咒語唸完後,毛詹砼大喝一聲,將劍平平刺出。

桃木劍劍尖立即飄出九道黑色的氣息,慢慢地鑽進玻璃罩中,融進了綢緞書中。

毛詹砼這是借用九陰之氣鑑別鬼農傳承的真假。

“哇!這就是九陰之氣啊!”

“毛少爺威武!毛少爺霸氣!”

“……”

拍馬屁的傢伙們不失時機地抓住每一次機會,大拍特拍。

“怎麼樣?是真的嗎?”毛渠予緊張地問。

“師叔,是真的!”毛詹砼收起桃木劍,激動無比地對毛渠予點了點頭。

聽到毛詹砼的話,毛渠予興奮地拍了拍手:“太好了!沒有想到果然是真的!我們這次可真是雙喜臨門啊!”

毛渠予覺得拿下鬼農傳承對他們毛家來說簡直易如反掌。

而且帶走鬼醫也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他卻根本不知道,秦巖也是鐵了心要得到鬼農傳承,而且他想帶走的鬼醫正是秦巖。

“各位,這本鬼農傳承我們毛家要了,到時候希望各位能支持我們!”毛詹砼大聲說。

他這樣做,一是告訴大家這是他們毛家的東西,二是告訴大家趕快來抱大腿。

我靠美貌征服娛樂圈 “我們絕對支持毛少爺!”

“對!我們支持你!”

“……”

拍馬屁的傢伙們紛紛大聲附和。

在毛詹砼鑑別鬼農傳承的時候,鬼市管理者的密室內,一個臉上蒙着面紗,並且閉目養神的人突然睜開了雙眼。

在睜開雙眼的那一刻,他眼中寒芒閃爍,自言自語地說:“九陰之氣?有意思!九陰之人也來了,這一次可真是太好玩了!”

鬼農傳承就是這個人的東西。

他這次將鬼農傳承帶來鬼市,是因爲他聽好朋友說,鬼市在昨天來了一個身負九陰九陽的少年。

他的好朋友不是別人,正是鬼市管理者。

鬼市管理者名叫徐旺,乃是一名鬼靈,他在這裏開鬼市已經有幾十年了。

徐旺此刻正坐在密室之外的會客廳。

秦巖就坐在徐旺的身邊。

“前輩,我想知道,那本鬼農傳承是誰的?我想買下來!”

“這是我一位好友的!他託我在這裏拍賣,價高者得!所以不能賣給你啊!你如果想買只能參與競標。”

“前輩,你能不能幫我轉告一聲,他如果賣給我,在我有生之年,無論他得多少次鬼疾,我都幫他免費治療!”

聽到秦巖的話,四周的人紛紛動容。

無論得什麼鬼疾都免費治療,這可是帝王般的待遇啊!他們想請秦巖治療一次都要千恩萬謝。

與此同時,他們也終於明白了,這鬼農傳承絕對是好東西,否則秦巖不可能這麼在乎。 徐旺嘆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鬼醫大人,實在不好意思,我朋友將鬼農傳承留下就離開了,我無法轉告!”

其實鬼農傳承擁有者此刻就坐在密室中。

看來只能出高價買入了。

秦巖非常遺憾,在心中嘆了口氣。

不過對於鬼農傳承,秦巖勢在必得,無論出多高的價格他也要買到。

“鬼醫哥哥,我支持你!我和媽媽會將家中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給你!”狐小媚眼神清澈地看着秦巖。

“鬼醫大人!我也支持你!我這裏還有一些冥金,請您收下吧!”鯉魚精當即慷慨解囊。

其他人、鬼、妖也紛紛解囊,有送冥金的,有送法器的,也有送鬼花鬼草的。

不一會兒,李天霸的懷裏面又多了好多寶物。

看到大家這麼支持自己,秦岩心中十分感動,當即拿出幾十張通信符,在上面做了標記:

“多謝各位雪中送炭,剛纔凡是資助我的朋友,我每人再送你們一張通信符。不過這張通信符和以前的不一樣,這是一張治病符。只要你們的親戚朋友生病了,只要你們點燃這張通信符,我隨叫隨到!”

聽到秦巖這樣說,衆人立即轟動了。

“什麼?不是吧!居然免費爲我們治療!”

“真是太好了!鬼醫大人高義啊!”

“……”

讚美和奉承之聲頓時在房間裏面響起。

秦巖抱拳拱了拱:“各位,那我就去拍賣臺了!”

“鬼醫大人,我們跟你一起去!”

秦巖的追隨者,跟着秦巖一起走出房間,向高臺走去。

在秦巖離開房間的那一刻,徐旺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當秦巖走到高臺下面的時候,看到了毛渠予、毛詹砼等毛家人。

毛渠予他們也看到了秦巖等人。

嗯?毛家人怎麼在這裏?難道他們也是爲了鬼農傳承而來。

秦巖想到這裏,突然想起來毛詹砼是九陰之體,也可以繼承百鬼傳承,雖然不像他那樣順利,畢竟可以繼承。

咦?秦巖怎麼在這裏?難道他也是爲了鬼農傳承?肯定是這樣,秦巖是九陰九陽之體,自然也能繼承鬼農傳承。

只是怎麼沒有看到馬騰飛他們?

想到這裏,毛渠予等人忍不住向人羣中望去,想看看馬騰飛等人在不在。

當他們看到馬騰飛、馬澤洪等人不在後,立即鬆了口氣。

“毛少爺,這就是那個傻缺鬼醫,你趕快收了他吧!”

“對!收了他吧!這傢伙太囂張了!居然騙我們的禮物!”

“……”

追隨毛家的無恥者們看到秦巖後立即恨得牙癢癢,紛紛大聲尖叫起來。

什麼?秦巖就是那個鬼醫?這也太離譜了吧!秦巖什麼時候變成鬼醫了!

嗎的,鬼醫的傳承應該是我的纔對!

毛詹砼在心中憤恨地想,他覺得整個世界都應該圍着他轉纔對,他纔是這個世界的中心。

毛渠予眯起了眼睛,滿眼寒光地看着秦巖。

秦巖這個傢伙之前還不是鬼醫,爲什麼突然就變成鬼醫了,莫非我們分開之後他得到什麼奇遇了?

不行!今天說什麼也必須讓他死在這裏,一旦他回到馬家,馬家的實力就會憑空增強。

毛渠予的想法一直都是,自己無法得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

更何況秦巖還是他們毛家的死仇。

毛宮羽看到秦巖後,同樣在心裏面暗罵起來。

嗎的,居然在這裏遇到這個煞星了,我還是趕快跑吧!他們想送死讓他們去死吧!

想到這裏,毛宮羽慢慢地退出人羣消失在鬼市中。

雖然毛家有十幾個人,綜合實力比秦巖他們強大,但是毛宮羽之前遇到一個陰陽鬼算,說他的剋星是秦巖,以後無論在哪裏遇到秦巖,都要退避三舍,否則有血光之災。

那位陰陽鬼算十分厲害,毛宮羽對此深信不疑。

“你們這些敗類!居然還有臉提禮物的事情!要不要臉了!”

“是啊!這些人真是無恥啊!尿出去的尿都想重新吸回去,真是厲害啊!哈哈哈!”

秦巖的追隨者立即反擊。

秦巖沒有想到他和毛家的人沒有幹起來,自己的追隨者和毛家的追隨者居然幹起來了。

聽到秦巖追隨者的話,那些無恥之徒雖然有點臉紅,但是依舊紛紛破口大罵起來。

嘴裏面就像塞進了大便,簡直臭不可聞。

秦巖的追隨者不甘示弱,也紛紛破口大罵起來,而且罵的話也不堪入耳。

不一會兒的功夫,鬼市裏面飄起了各種污言穢語。

你麻痹,你爹蛋這種罵人的詞就像子彈一樣,從所有人的嘴裏面“噠噠噠”飈出去。

而他們的嘴就像機關槍的槍口。

“咳!”

就在這時,一聲乾咳從高臺上響起,徐旺站在高臺上向下俯視過來。

看到鬼市管理者出來了,人們的叫罵聲才慢慢停下來。

“各位,拍賣從現在正式開始,希望大家踊躍競價!”

“等一等!”毛詹砼大聲吼起來。

“道友有什麼意見嗎?”

“我要借貴地殺了他,還請你推遲拍賣活動!”

毛詹砼這樣做是爲了剔除競爭對手。

薄情首席:調包夫人難馴服 如果秦巖死了,在場的人肯定不敢和他們毛家競價,到時候他們毛家就可以以最低的價格拿到鬼農傳承。

可以說是一箭雙鵰的好買賣。

其實秦巖也是這樣想的!

如果毛家的人被他幹掉了,絕對沒有人敢和他競價,他也可以用極低的價格拿到鬼農傳承。

“好啊!我奉陪!”

秦巖剛纔權衡了一下自己這邊和毛家的實力。

嬌妻女王 毛家雖然有兩個天師級別的高手,但是李天霸一個人絕對可以擋下。

至於其他那些道尊和道師,雖然人數比自己這邊多,不過他有一批死忠追隨者。

這些人、鬼、妖團結起來所爆發出來的實力,絕對可以輾軋毛家的道尊和道師。

至於毛家的那些追隨者,在秦巖看起來,那就是一些牆頭草。

別看現在鬧得歡,但是真的爆發了大戰,他們絕對比兔子都跑得快。

爲了小小的禮物都能三番兩次的改口,他們爲了自己的小命就可想而知了。 看到雙方主角槓上了,雙方的支持者也跟着槓上了。

“毛少爺,殺了他,我們支持你!”毛詹砼的支持者囂張無比地叫囂起來。

“鬼醫大人,弄死他們,我們支持你!”秦巖的支持者不甘示弱,跟着大聲嘶吼起來。

“大家靜一靜!大家靜一靜!這裏是鬼市,不是角鬥場!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請大家不要鬧事!”徐旺大聲叫起來。

但是毛詹砼根本不給徐旺面子。

在毛詹砼看來,徐旺只不過是一個鬼市的管理者,給他提鞋都不配。

“秦巖,受死吧!”毛詹砼大喝一聲,念動咒語拿出桃木劍向秦巖衝去。

其他毛家的年輕一輩也紛紛拔出桃木劍、棗木劍,向秦巖衝去。

慕容雪菡、狐小媚等人、鬼、妖紛紛擋在秦巖面前。

李天霸微微蹲下身子,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站到了毛渠予和毛振寧面前:“我陪兩位玩一玩吧!”

毛渠予和毛振寧深知李天霸的厲害,他們不敢怠慢,左手摸出符籙,右手抽出桃木劍,警惕地看着李天霸。

“轟!轟! 皇上你後宮該裁員了 轟!”

毛詹砼等毛家弟子紛紛和慕容雪菡,以及秦巖的支持者交手,爆發出劇烈的鬥法聲。

但是毛詹砼等毛家弟子不敵,紛紛被擊退,雙方人馬再次分成了兩個陣營,對峙起來。

秦巖原本準備出手,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根本不用他出手。

毛詹砼沒有想到秦巖的凝聚力這麼厲害,居然有這麼多人、鬼、妖爲他賣命。

哼!你以爲你有人支持,難道老子就沒有人支持嗎?

毛詹砼轉過頭,對他的支持者大聲說:“兄弟們,跟着我一起上,幹掉這個無恥的鬼醫!”

“毛少爺威武,幹掉鬼醫!”

“毛少爺霸氣,幹掉鬼醫!”

“……”

聽到這麼多人、鬼、妖響應,毛詹砼得意無比。

秦巖,看到沒有,老子的支持者也不是吃素的,而且比你的支持者還多。你就等着受死吧!

“殺!”毛詹砼大喝一聲,帶着毛家弟子向秦巖他們衝去。

但是當毛詹砼衝到一半的時候,發現除了他們毛家弟子外,他的那些支持者並沒有跟上來。

毛詹砼詫異無比,轉過頭大聲說:“來呀!衝上去殺掉他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