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書琮心如止水的教。

而我則是心亂如麻的學。

以至於一個小時學下來學了個啥完全不記得。

除了滿腦子都是沈書琮的聲音以外。

誒。。。

讓他來教我簡直就是找虐。

這道理就好比跟他一起吃飯每次都吃不飽一樣。

因為只要他在旁邊,我的心思就難以放在吃上。。。

所以關於吃飯的問題,幾次折騰下來我就自己給自己找到了出路——

那就是要麼盡量別跟他一起吃飯,要麼就是事後再給自己加餐一頓!

絕不能虧待了自己的肚子!

所幸沈書琮現階段的共情技能還沒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所以不知道我腦袋裏現在想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呵呵。。。

要是被他知道還得了。。。

我在他面前還在怎麼混?

但是撇開這些不談,沈書琮教我教的其實很仔細。

關鍵的點全都講到了。

不得不說他真的是個稱職的好師父!

思路清晰!

邏輯通暢!

穩紮穩打!

細緻耐心!

都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後面的事情還得我慢慢消化。

大約晚上九點過後,沈書琮教學完畢后才回去。

出門前沈書琮提醒我:「明天帶沈繡球去遊樂場,早上別忘記起來。」

「。。。」

我在心目中感情是有多懶。。。

需要被他這般念叨。

「嗯,我會定鬧鐘的。咱們幾點見啊?」

「最遲九點出門,宿舍樓下見,不能再晚。」

「好,那就九點。」

因為我不認為我自己有早起的自覺。。。

結果沈書琮前腳剛回去,我後腳就抓住沈繡球嚴加審問。

「你今天去哪兒了?給我老實交代~~」

言下之意就是剛才那套說辭你娘我不信!

沈繡球磨磨唧唧的戳戳小手指道:

「娘親,我被因緣司叫去喊話了。」

「因緣司是啥?」

沒有聽過。

「管理因緣際會的神仙。」

沈繡球閃爍其詞。

「哦?那人家,不,是仙家都說了啥?」

「因緣司告訴我要注意時間。還說這是最後一次機會。」

「最後一次?難道前面還有好幾次嗎?」

「嗯。」

沈繡球難過的點點頭。

「前面已經用掉了五次機會,這是最後一次了。」

「。。。」

「那前面五次是啥?平行時空?無盡輪迴?」

原諒我腦迴路了寒蟬鳴泣之時跟未來日記的輪迴體。。。

「差不多就是娘親猜的那樣,有前世有今生。只是每次都是因為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

沈繡球表示心累。

自己辣么小就要經歷辣么多的辛酸事。。。

人家還只是個寶寶啊。。。

「但是這一次的娘親真的很棒,娘親你沒有像之前那樣妥協,也沒有像既往那麼脆弱。所以現在的娘親是我遇見的最棒的娘親!」

沈繡球的這一波捧殺還真是。。。高啊。。。

「哦?是嘛?」

我心裏挺開心。

因為沈繡球誇我!

「不過娘親一定要提防那個叫江紫顏的人,之前就是他害的娘親和爹爹。」

「他到底做了什麼?」

其實早在逛商場的那天我就好奇為什麼沈繡球對江紫顏的敵意那麼強烈。

可是沈繡球剛要義憤填膺不吐不快的時候,他的小嘴卻像是被膠水黏上了似的,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只見沈繡球一個勁的齜牙咧嘴在跟自己較勁,可是憑他怎麼努力,就是蹦不出來一個字。。。

「娘親,系統機制問題不讓我說。。。」

「。。。哦,還有這個機制。。。」

防劇透機制嗎?

真可惜。。。

「那這一次咱們這個難道還設有時限?」

虧我還跟沈書琮放話說了十年之約,看來得趕緊改口才行。。。

要不改成十個月?

不然就打臉了。。。

「有。」

「你之前咋不說?」

「那是因為我也不知道。不過娘親你也許已經發現了。」

「發現了什麼?」

「我現在的休眠時間越來越多。」

確實,原來沈繡球可是697選手!

現在是997。

「不是因為你人小所以需要充足的休息時間嗎?」

「不是。」

沈繡球搖搖小腦袋說道。

「我在這裏呆的越久,消耗就會越大,身體也會越虛弱,所以我不能等太久。娘親,你要抓緊時間哦。」

沈繡球可憐巴巴的望着我,希望我能救他一命。

沒想到還給我整這一茬。

虧我還設身處地想着如果天有不測風雲還要將沈繡球過繼給沈書琮來着。

誒。。。

人算不如天算。。。

此路不通。。。

還需另找出路。。。

因為我不能讓沈繡球對我失望!

我鼻子一酸抱緊自家沈繡球,害怕有朝一日他會就這樣消失掉。

畢竟相處久了我對沈繡球還是很有感情的,會擔心他吃不飽穿不暖,還會擔心他被欺負。

「娘親你怎麼了?」

沈繡球眨巴眨巴眼睛問我。

「小繡球,娘親會保護你的!」

「娘親不會讓你有事的!」

「嗯~娘親你一定會成功的。」

沈繡球覺得我一定可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