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飛的腦袋頭痛欲裂!他閉上了眼,他真的不想如此艱難的去選一個自己完全不想得到的選項,這一刻的他真的好想放棄思考,就這樣安靜的沉淪。

就在沈飛已經快要放棄的時候,沈飛的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他似乎想起了什麼。那是一個面無表情的紫發少女,她不斷地對著自己進行著非人的訓練,每次訓練之後沈飛都是精疲力竭,全身劇痛,沈飛雖然怨叫連連,但他卻毫無反抗的手段,只能任其擺弄。這絕對算不上什麼開心的回憶啊,然而此時的沈飛想到這時,臉上卻帶上了無比興奮的色彩!

「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我當然選擇全要!」

沈飛的氣勢在這一刻猛的一變,而隨著沈飛的這氣勢一變,原本沈飛在做自由落體的身軀,竟然詭異的在空中發生了偏移,這個偏移的角度並不大,但就是因為這麼一個小小角度的偏移,原本應該三條巨大觸手抽擊在沈飛身上的,卻讓兩條巨大觸手抽空了,唯有一條觸手重重的抽擊在了沈飛的身體之上!

少了兩條觸手的抽擊,沈飛的情況無疑是應該慶幸許多了,可這唯一一條抽擊在沈飛身體上的巨大觸手依舊讓沈飛傷得不輕!只聽得『噗』的一聲悶響,沈飛的身體如同像被人用力擊出的網球,朝著遠處的江面飛速的倒射了出去。而就在剛才沈飛停留住的地方,猛然出現了一團血霧,顯然正是沈飛剛才硬抗了巨大觸手的一次抽擊,而受的內傷噴出來的血霧。

沈飛被抽得倒射出去的身子飛行速度很快!眼見就要與江面發生劇烈的撞擊然後再次沉入江中。可就在這時,沈飛的身子竟然詭異的停留在了江面之上!沒錯!他沒有落入江中,也沒有站在水面上,他而是在距離江面還有著兩米高的距離懸停在半空中。

沈飛看著遠方還在不斷揮動的觸手,剛才這一下,自己竟然直接別抽到了百米之外,如此強大的衝擊力,讓自己原本就受了內傷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此時沈飛就連每一次呼吸都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在顫動!可是懸立在半空中的沈飛他抹去嘴角的血跡,相比較於渾身的劇痛,此時的他,更是充滿了無以言語的興奮:「啊!多麼美妙的感覺!」

沈飛緩緩伸展了一下手臂,只見在沈飛伸展開的手臂之後,兩扇巨大的漆黑羽翼在黑夜中緩緩扇動! 童言忙着與五護法廝殺,根本沒有留意下方的聖門門人。這麼一個疏忽不要緊,沒想到那聖門門人非但取下了面具,還把被斷的雙腿重新給接上了。

就是這麼神奇,被斷的雙腿剛剛接上,這聖門門人就從地上站了起來,好像從未被斷過腿一般。那一臉的眼睛全部歹毒的看向了半空中的童言,彷彿恨不得將童言吃了似的。

童言對此毫無所覺,仍舊全心的與五護法對決。不得不承認,這五護法的實力的確很強,幾乎強大到一種變態的程度。

童言手握藍魄劍連續出劍,可這五護法竟然僅憑自己的手指就能抵擋藍魄劍的鋒芒。一時間“叮叮噹噹”之聲不絕於耳,童言看似僵持不下,實則已經落入下風。

藍魄劍雖然沒有泰山刃那麼鋒利,可也是神兵利器,甭說這五護法的兩根手指,就算是魔獸的利爪恐怕也無法招架。但偏偏這五護法就這麼輕鬆的給擋下了,強橫的肉身已然顯露無遺。

“臭小子,就只有這麼點兒本事嗎?如果真是如此,那實在太讓人失望了。本座以爲你能帶來更大的驚喜,現在看來,你與那些低等的魔人怕是沒有半點兒分別!哦,對了,你不是想救你的朋友嗎?他們都被本座關起來了,除了本座之外再沒有人知道他們的下落。快點兒打敗本座,只有這樣,你才能救他們。如果晚了,他們會變成什麼樣,本座怕是都無法掌控了。哈哈……”

童言聽此,惡狠狠的道:“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

五護法嘿嘿一笑道:“做了什麼?只不過小小的研究了一下,本座這一生向來喜歡研究各種新奇之物。好不容易捉住了一頭玄武神獸,不把它的殼給剝下來,本座又豈知這玄武神獸的身體構造?對了,還有那兩頭魔獸,也是難得一見的上階魔獸,估計體內都有了魔丹。等本座回去之後,一定剖開它們的肚子瞧瞧,看看這魔丹與妖丹是不是大同小異。哎呦,跟你說了這麼多,本座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了。算了,既然你不願意竭盡全力,那本座就不陪你浪費時間了。活捉了你,也一併剖開瞧瞧。嘿嘿……”

捉了玄墨和筱輝他們,竟然只是爲了好奇,竟然只是爲了研究。這畜生視世間生靈於草芥,實在該死。

童言徹底的被他激怒了,可想擊敗他,似乎只有太極吸真訣可用。

管不了那麼多了,若是繼續跟這傢伙糾纏下去,玄墨和筱輝他們只怕是有生命危險,無論如何,童言都必須搏一搏。

不曾遲疑,童言當即使出移形換位,就要逼近這五護法。

可是他移形換位剛剛使出,豈料這老畜生竟然一眼識破,一掌拍出,正中他的胸口。

身形還未再現,胸口就遭到重創,他當即忍不住的噴出一口鮮血來,而身體也重重的摔在了牆外的街道之上。

這是他從未遇到過的情況,他的移形換位可以暫時隱匿身體,但是……但是這老畜生到底是如何洞悉一切的呢?難道……難道這老畜生的眼睛有特殊的能力?

好在有天魔骨鎧護體,他雖然重重落地,可身上並沒有受太重的傷勢。

他這邊掙扎着剛要起身,那五護法已經在他的面前兩米處飄身落了下來。

“如果本座沒有看錯的話,你剛纔所用的是移位之術吧?讓本座猜猜,你這移位之術可是跟那傢伙學的?他叫什麼來着,對了,他叫紫一真人。你是紫一真人的徒弟嗎?”

紫一真人的確精通移位之術,但童言所施展的是移形換位,兩種神通雖然大同小異,可叫法還是有一點兒區別的。只是讓童言沒有想到的是,這老畜生竟然認識紫一真人,看樣子,紫一真人在這阿修羅道還是頗有威名的。

“呸……”童言將嘴中的血水吐淨,然後狠狠地道:“你猜錯了,紫一真人雖然是前輩高人,可卻不是我的師父。我若是得到紫一真人的真傳,你又豈會是我的對手?不過就算如此,你今天也拿不住我,不爲別的,單憑那邪不壓正四個字,你就必敗無疑!”

五護法一聽此言,當即哈哈大笑起來。“邪不壓正?你可真是天真!難道你沒聽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嗎?你以正道自居,就註定了你的失敗。小子,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如此也能少吃一點兒苦頭。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在本座這裏,實在算不得什麼。”

童言冷哼一聲道:“是嗎?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高招,想讓我束手就擒,簡直就是妄想。”

說到這裏,他不再使用移形換位,因爲施展了,也對這老畜生無用。那他要用什麼呢?風凌腿!

風凌腿雖然不如移形換位那麼快,可憑藉八八六十四卦位,也足以讓這老畜生摸不着套路。

身形一閃,他當即身形遊蕩起來,看似速度不慢,卻是人影重重,貴在巧妙。

被他這麼圍着走,老畜生立刻嘖嘖稱奇起來。“不錯,好一個腿法,暗合八卦之位,確實難得一見。不過嘛,這種神通對本座卻是根本無用。因爲本座的實力遠在你之上,任你使出什麼神通,也終究無法跨越你與本座之間的鴻溝。小子,這場無謂的較量,現在可以結束了!”

話聲剛落,就看這老畜生突然身形一閃,緊接着,他竟然……竟然憑空的消失了。

“移位之術?這老畜生難道也會移位之術?”

童言心中震驚不已,趕忙加快腳步。可就在這時,他突然覺得背後一疼,隨之發出一聲慘叫。

老畜生在他的身後現出身來,抓住了他背後的一隻翅膀,竟然就這樣硬生生的撕了下來。

童言背後的翅膀都是骨頭所化,被撕掉一隻翅膀,就如同從他體內拽出一根骨頭,這樣的劇痛,堪比撕心裂肺,只叫他苦不堪言。

“哈哈……還不束手就擒嗎?那本座只好把你這背後的翅膀全部扯下來了,小子,你這就叫自討苦吃!”

朱門庶女謀 話聲未落,劇痛再次襲來,童言背後的翅膀又被硬生生的扯下了一隻。

在劇痛的侵襲之下,童言只覺得頭暈目眩,竟然險些昏死倒地。

不過就在他頻臨昏厥之前,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

究竟是誰來了呢? 擁有一雙翅膀,能夠僅僅依靠自身的力量翱翔於天空,就像一隻鳥兒。這種想法,想必大家都曾經幻想過。可是人類始終是人類,就算現在人們能夠依靠現代科技上天入地早已不再是什麼難事,可要想僅僅只依靠自身的力量而飛翔上天空,這卻只能成為人類的奢望。

但是現在,感受著身後那切切實實在緩緩扇動的羽翼,感受著地心引力對自己無奈,這一切是那麼的夢幻,又是那麼的讓人興奮。一直以來心中那不切實際的願望居然實現了,這種滿足,甚至差點讓沈飛忘記了此時楚洛洛依舊還處在危險之中。

好在,隨著前方不斷翻騰的巨大觸手,沈飛總算是沒有被興奮沖昏了頭腦,記起了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巨大觸手的每一次抽擊都是威力十足,正如之前沈飛所想的那樣,如果剛才那三條觸手都打中了自己,此時的現在自己肯定已經完全喪失戰鬥力了。

不過在沈飛的臨時起意之下,他只變化身體的部分,躲過眼前的危機,再保持戰鬥力,繼續營救楚洛洛,這是沈飛在這危機時刻能想出最合理的解決辦法了。

於是乎,一種生長得有翅膀的人類這種動物出現在了沈飛的腦海中,沈飛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夠完成這次前所未有的變化,但無論怎麼說,終歸還是有著值得一試的價值,而顯然,沈飛成功了!

在成功的變化出了翅膀,改變了下落的軌跡,躲過了其中兩條巨大觸手的攻擊,如今僅僅只是被其中一條觸手抽中的沈飛,雖然他的傷勢變得更加重了,但卻沒有讓他完全喪失戰鬥力,只要沈飛還能動,那麼沈飛就好保留著救下楚洛洛的希望。更何況,現在的沈飛還擁有了飛行!

哐哐哐……

不遠處的江面上傳出了一連串的響聲,沈飛趕緊將目光望去,只見那一隻破洞的遊船,因為進了不少的水,已經開始傾倒翻沒了,而就在那船的下方,突然之間冒出了好幾條巨大的觸手,他們緊緊的扒在遊船上。就在其中一條露出水面的巨大觸手上,沈飛敏銳的視力,看見了在一條巨大觸手中被卷著的楚洛洛了。

楚洛洛的狀態看起來已經十分不妙,她的腦袋耷拉著,顯然是已經暈過去了。沈飛也不再逗留了,他的腦海中剛剛出現要立馬趕過去的念頭,只感覺自己後背的羽翼像是感受到了自己的想法一般,竟然猛地扇動了一下羽翼,忽然耳邊風聲大起!沈飛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平白無故的多了一股壓在自己身上的力量,讓自己竟然喘氣都有點費勁。如果要細說這種奇怪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坐在一輛汽車中,因為汽車的突然加速,而人被用力的壓在座椅上的這麼一種感覺。

這股突生的壓迫感讓沈飛並不太適應,而不適應的還有身旁這些飛速倒退的影子。

以前沈飛也曾駕駛過汽車或者摩托車,雖然其次數不多,但他每次駕駛的時候速度很少會超過八十碼,當然,這其中也有著沈飛想著安全第一的想法,但另一個原因就是,一旦速度過快,沈飛便會生出對這種速度缺乏的操縱感,這種感覺讓他並不怎麼習慣。

而現在,沈飛感受著周圍飛速倒退的影子,他感覺到自己在空中飛行的速度應該已經超過一百碼了,並且,這種速度顯然並非自己的極限,因為他感覺自己若想再快一點,自己的速度還能能夠再次拔升。但沈飛因為才使用這種能力,並且第一次以這樣一種姿態出現,沈飛對這種狀態,以及速度都缺乏信心的操控,所以他實在不敢冒然提速。

小心翼翼的操縱著自己的身體,沈飛很快便接近到了大章魚的範圍,一百多米的距離,沈飛飛過來,也僅僅只是用了三四秒的時間。而就是這三四秒飛行的時間,沈飛感覺到了自己對自己身體的操控能力,更加的出乎自己的意料,如果非要形容一下,那就好比自己若想飛到哪,那自己就能飛到那,若自己想要提速,身體自然就會加速,反之亦然!

前面就是大章魚的觸手領域了,這隻大章魚觸手的速度沈飛是感受過的,不過現在自己有著翅膀的速度加持,自己的移動速度更是猛地提升了一個檔次,現在這些觸手的攻擊在沈飛的眼中可以說已經是零威脅了。只是讓沈飛感覺到比較棘手的卻是那章魚難纏的巨力,以及觸手無比強韌的韌性。沈飛能夠輕易的突破大章魚觸手的所造就的觸手陣地,可是那是當沈飛再次來到楚洛洛的面前又要如何將楚洛洛從大章魚觸手手中解救出來呢?

沈飛現在雖然多了一雙翅膀,可自己的變化僅僅只是在速度上有了變化,而之前自己也已經試過了,自己的力量根本沒辦法將楚洛洛從這隻怪物終於手中解救出來。

「如果現在自己手中有著利器該多好啊!雖然我不可能徒手將這隻怪力章魚觸手掰開,但是可以給他切了啊!」沈飛焦急無比,看著眼前被大章魚卷在觸手之上而動彈不得昏迷不醒的楚洛洛。

沈飛的想法很不錯,可是在這茫茫的江面,自己又在哪裡去尋找這個利器呢?總不能現在自己馬上飛到別人的家中或者路邊小店,去打劫一把菜刀回來吧。若真是這樣,那等自己回來,估計連一根楚洛洛的頭髮都看不見了!

「md!」沈飛真的是想罵娘了,這tm的鬼章魚是在哪裡來的。

看著那一隻大章魚開始爬進這個遊船被撞出的巨大窟窿中,沈飛真的是感覺頭皮發麻。

窟窿?沈飛看著眼前那一隻被撞出一個巨大窟窿的遊船,他的目光忽然猛地亮了起來。

也許,沈飛已經想到解決的辦法了! “大膽孽障,竟敢在此害人,該當何罪?”

聽聞此聲,五護法立刻扭頭循聲看去。 這一看之下,他那醜陋的臉上隨之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哈哈……我當是誰,原來是紫一道兄啊!不知今兒個是颳得什麼風,怎麼把你這位大仙給吹來了呢?”

請注意,此刻的五護法不再自稱本座,而改成了我。足見紫一真人道行極深,令人敬畏。

沒錯兒,來者不是旁人,正是紫一真人。雖不知道他爲何會突然到此,可這卻讓頻臨昏厥的童言,心裏生出了一絲暖意。

紫一真人還是內着紫色長衫,外披白色大袍,樣貌依然出衆,氣質依舊非凡,不過他現在的臉上卻沒有半絲笑容,一雙劍眉微微皺起,一雙眼中滿是寒意。

“邪魔歪道,不思進取,卻在這兒殘害百姓,濫殺無辜。今天被本仙撞見,定將你打得元神俱滅,叫你永世不得超生!”

瞧,紫一真人竟然自稱本仙了。要知道他之前與童言相處時,都說我,可是在這五護法面前,卻一下子把地位擡高,看來這自稱也是分人的。

五護法聽此,雖然臉色稍稍一變,可還是裝模作樣的大笑道:“紫一真人,你管的是不是太寬了?這裏是阿修羅道,與你有何關係?哦,我知道了,你是爲了這小子來的吧?好,我給你一個面子,這小子就留給你了。不過至於這一城魔人的死活,我勸你最好還是不要過問。我也是奉命行事,而非一時興起。如果你要追究,就去鬥天國找我們門主大人吧,我想他一定很期待跟你再見。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後會無期吧!”說着,他身形一閃,就要離開。

可紫一真人卻沒有放過他的打算,他這邊身體剛剛消失,紫一真人便一掌猛地拍出。

就聽到“啊”的一聲慘叫,那五護法直接被打翻在地,狼狽至極。

“惡賊,我徒兒已被你捉去,不把它放出來,你以爲本仙會饒過你嗎?”

五護法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惱羞成怒的喝道:“紫一,你休要咄咄逼人。我已經給足你面子了,若是再敢不依不饒,可別怪我跟你拼命。至於你說的徒兒,他們就在城北的一個山洞裏。想救他們就自己去找吧,再敢找我晦氣,我一定讓你後悔!”

紫一真人冷冷的道:“讓本仙后悔?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兒!”說到這裏,他竟然又要出手。

五護法雖然嘴硬,可明顯是怕了。

不過就在這時,那自己接上雙腿的聖門門人卻突然從一側衝了出來。

就看他一臉的眼睛連續閃爍各色光芒,紫一真人不敢直視,立刻再出一掌。

但很可惜,這第二掌卻拍了個空,那五護法和那滿臉眼睛的聖門門人趁此機會早已逃之夭夭了。

紫一真人向着空蕩蕩的街道看了一眼,這纔將注意力放在了痛苦倒地的童言身上。

他飄身落到童言身旁,隨手便從袖間取出一枚丹藥塞入了童言的嘴中。

服下丹藥之後,童言的臉色這纔好了一點兒,連視線也變得清楚起來。

“紫一前輩,多謝……多謝你出手搭救。如若不然,只怕是我……我要着了那老畜生的道了。”

紫一真人聽此,微微一笑道:“你沒事就好,不用擔心其他。你這一對翅膀是不能再接上了,不過對你沒有影響。我已經給你服下了生骨療傷丹,不出三日,你那失去的一對翅膀就能重新長出了。來,我扶你起身!”

說着,在紫一真人的攙扶下,童言這才站起身來。

“紫一前輩,大恩不言謝。我……我給你磕頭了!”

“別,這可使不得。我爲你所做的,只是爲了報答。你若是給我磕頭,我哪裏受得起呢?走吧,我們現在去北邊的山上找找看,或許筱輝他們就被囚禁在那兒。”

紫一真人的丹藥實在神奇,童言服下之後,之前那刺骨的疼痛感已經不是十分明顯了。救人心切,兩人立刻動身向着城北的山林趕去。

有紫一真人在,一切都變得十分簡單。僅僅用了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十分隱蔽的山洞前。

紫一真人向裏面看了一眼,然後說道:“筱輝應該就被關在裏面,你跟緊我,也不知道這洞中是否布有機關!”

童言輕輕的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跟着紫一真人走入漆黑的洞中。

這洞內的確被那老畜生布下了歹毒的機關,先是毒霧,爾後又是鋒利的箭矢。不過有紫一真人這麼一位高人在,這些機關根本算不得什麼。

童言現在是對這紫一真人越發的崇拜了,能夠輕鬆的擊敗強大的五護法,又能輕易的找到筱輝等人的被關之處。這紫一真人的真正修爲,恐怕已經靠近五仙之中的天仙境界了,就算沒有成爲天仙,想必也是半隻腳踏入其中。不然的話,那五護法見了他,又豈能如老鼠見了貓一般,未打先慫了呢?

說到底,還是實力問題,童言若是達到了這樣的高度,想必那五護法也不會如此囂張了。

兩人一路向前,不一會兒工夫就來到了山洞的最裏面。

擡眼一看,裏面有兩人被釘在石壁上,周身都被佈下了禁制,難動分毫。

帝少的億萬啞妻 仔細辨別,這兩人不是旁人,正是筱輝和溫蒂。可是玄墨去哪兒了呢?他怎麼沒有被關押在這兒呢?

紫一真人大袖一揮,筱輝和溫蒂周圍的禁制立刻去除,兩人也隨之睜開了雙眼。

“筱輝,你還好嗎?爲師來晚了,讓你受苦了!來,我這就放你下來!”

筱輝看着自己的師父,立刻不爭氣的哭了起來。“師父,我……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您老人家了。是徒兒沒用,讓您老人家費心了。”

紫一真人直接將被釘入筱輝體內的釘子拔了出來,又去解救溫蒂。

直到給二人服下了療傷丹藥後,他這才輕嘆一聲道:“你們平安無事,比什麼都重要,爲師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他剛剛說完,一直眉頭緊鎖的童言便隨即開口了。

“筱輝,玄墨兄弟呢?他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嗎?他怎麼沒有在這兒?”

筱輝聽此,有些不忍的道:“玄墨兄弟他……他死了,就連屍體也被人帶走了!”

一聽此言,童言禁不住的全身一顫。

“死了?他可是玄武后裔,他怎麼就死了呢?你告訴我,那捉了你們的老畜生到底對他做了什麼?我一定要替他報仇!” 沈飛加快了速度,全力朝著大章魚沖了過去。大章魚似乎也感覺到沈飛的過來,它也發現了沈飛給自己的危險感覺,於是他連忙調轉其自己的幾條巨大觸手一陣揮舞打算將沈飛攔在自己之外。

現在的沈飛有著翅膀的速度加持,即使大章魚的觸手在空中揮動得很快,可是很顯然,這個速度還不算快!只見沈飛心念微動,控制著自己的飛行方向,輕而易舉的便穿過了大章魚觸手揮動的陣地。

沈飛來到了大章魚的跟前,這隻大章魚實在是太大了,光它的一個腦袋就有著兩三層樓那麼大,看著這麼大的一隻章魚沈飛竟然從心底生出了一絲噁心。

沈飛冒著危險突破這麼多大章魚觸手,他可不是僅僅就是想來近距離的看一下這隻巨大章魚到底章長什麼樣子的。此時大章魚正在將他的身子縮進這個被撞出了一個巨大窟窿的船體中,沈飛並不知道他為何要鑽進去,出於章魚喜歡鑽洞的天性,還是為了獵食裡面被困的人類?但,沈飛並關心這隻大章魚的意圖,他之所以靠近這隻大章魚,來到大章魚所在的這個窟窿旁,他只是為了取一片利器!

遊船因為被貨船在側面撞擊出了一個巨大洞口,原本完好的船體破裂,而這時,那些破裂的船體有的便斷裂在了外面,沈飛的目標,便是這些被撞成了鋼鐵碎塊的船體了。

沈飛在窟窿邊找到了一塊邊緣比較鋒利的船體鋼片,這塊鋼片約有著一本英語書的大小,它的厚度有著大概兩厘米多的厚度,整塊鋼片的重量大約有著十幾斤的樣子。沈飛之所以找到這塊鋼片,就是因為這塊鋼片在經過與貨船相撞的拉扯中,它的邊緣已經變得薄而鋒利,而且還有著鋸齒的形狀,若是用它來當利器,那是再合適不過了,而且這一塊剛鋼片雖然還和船體連在一起,不過因為之前的撞擊,整塊鋼片已經接近脫落的狀態,那麼只要沈飛稍微用點力,應該便是能夠將其扯下來的。

一手抓住鋼片,沈飛兩腳瞪著窗體,隨後他開始用力。別看這塊鋼片已經快要接近斷裂脫落了,可他畢竟是鋼材,就算是連接得有一點,要想將其弄斷扯出,那都是有著不小的困難的。好在,現在的沈飛早已並非普通人的行列,有了紅霧能量的作用,他的力量足足高出了以前的自己三四倍。在反覆的摺疊了三四次之後,隨著『咔』的一聲脆響,沈飛總算是將這塊鋼片給從遊船船體上分離了下來。

扯下了鋼片,沈飛便立馬朝著還卷著楚洛洛的那條巨大觸手沖了過去,也許是這隻巨大章魚忙著鑽進破洞窟窿的船體中,現在的它並沒有急著進食,所以楚洛洛雖然還被他卷在觸手中,不過卻也暫時沒有什麼巨大的生命危險。

沈飛是手拿鋼片,翅膀扇動,幾乎轉瞬之間,他便來到了卷著楚洛洛的那一根巨大觸手旁。沒有多餘的動作,沈飛直接拿著鋒利的鋸齒鋼片便直接用力切在了這章魚的巨大觸手上。

可是,沈飛顯然還是低估了這隻巨大章魚觸手的韌性了,即使沈飛用足了力氣,而且還用著比較法鋒利的鋼片來進行切割,但是他這一下切下去,鋒利的鋼片卻僅僅只是卻到了這巨大觸手三分之一的深度,沈飛甚至連一下子將其切斷都未能做到。

一下切不斷,那我就切兩下三下!沈飛還不信這個邪了,於是他手持鋒利鋼片,用力打算繼續朝著剛才的切口切下去!

還沒等待沈飛再次用力,忽然沈飛感覺到了這隻被自己切了一個口子的巨大觸手開始瘋狂的甩動了起來,顯然剛才自己在這條觸手切出這麼一條口子還是讓這隻章魚感覺到了疼痛,現在它瘋狂甩動起來,似乎是想要將自己甩出去。

沈飛怎麼能夠讓它遂其心愿,於是他單手摟著這條巨大的觸手不讓自己被甩飛出去,然後另一隻手繼續用著鋼片用力切割大觸手。不過因為觸手的劇烈晃動,沈飛本想繼續沿著之前的切口切割下去,但是因為晃動,沈飛根本沒辦法準確的切割在之前的切口上,所以沈飛雖然連續的用力切了好幾次,即使在這條巨大觸手上已經留下了好幾條深深的斷痕,不過他還是未能成功切斷卷著楚洛洛的那一截觸手。

章魚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觸手中傳來的一陣陣劇痛,它發出著奇異的叫聲,整個身子以及幾條觸手都瘋狂的甩動了起來,然而此時沈飛卻反而像是一隻八爪魚一般死死的粘在章魚的觸手之上不斷地用手中鋼片切割。感覺到無法將沈飛甩出去,章魚開始變換著法子了,它不再將觸手在空中亂揮,而是將觸手使勁的砸入水中,想在水下將沈飛溺水,不過他顯然低估了沈飛的能力了。被溺入水中的沈飛早已憋了一口氣,雖然在水下自己確實不再這麼好用力了,但他依然還在不斷的切割這大觸手。

果然,大章魚感覺到就算將沈飛溺入水中也沒有多大效果,於是他重新將觸手從水中伸了起來,然後他的其他幾條觸手開始朝著依舊死死扒在觸手上的沈飛打了過去。

沈飛的注意力早已高度集中了起來,如此明顯的動作,沈飛如何會沒有察覺到,只見在一條觸手朝著自己抽打了過來的時候,沈飛果斷放棄繼續切割卷著楚洛洛的那條觸手,然後手持著鋼片嚴陣以待,準備迎擊著那條朝著自己揮打過來的觸手。

眼見觸手就要打中自己了,沈飛臨危不亂,他右手緊緊拿緊鋼片,然後橫空一甩,一道寒光在空中咋現,那條朝著自己揮打過來的觸手竟然直接被沈飛切了兩截!

看著掉落在江水中的一截觸手,以及自己手中鋼片上布滿的淡藍色液體,沈飛忽然感覺這鋼片好似還挺順手的。

沈飛之所以能夠順利的切斷那條揮打過來的觸手,一個是因為那一截被自己一鋼片切成兩截的觸手比自己抱著的這一根觸手要小得多,而且加上那條觸手甩過來的力度,和自己揮動鋼片的速度,能夠順利一切為二,就顯得正常許多了。

觸手的斷裂,劇烈的疼痛再次刺激著這隻詭異出現的大章魚,它似乎也發現了眼前這一個人類似乎是一個並不好惹的存在,於是他再次開始揮動著那條卷著楚洛洛的大觸手,然後猛地朝著遠方甩了出去。沈飛本以為這發章魚想用這種辦法將自己甩出去,於是他用力的抱著更緊了,不過讓他沒想到是,就在觸手將速度加持到最大的時候,原本那捲著楚洛洛的觸手忽然將被卷著的楚洛洛鬆開了,它居然將楚洛洛像保齡球一樣擲出去。 沈飛完全沒有防備到這一點,等看見楚洛洛已經朝著遠方被拋飛了出去的時候,沈飛這才意識到了,反應過來。

大章魚將楚洛洛拋出去的地方正是江岸的方向,看這樣子,它似乎是打算將楚洛洛送回岸上。 美人蛇蠍 可是沈飛可不領它的情!這傢伙一甩之下,用力極大,雖然此時兩人距離岸邊有著接近一百來米的距離,不過依據這大章魚將楚洛洛扔出去的速度和力度看,這章魚扔出去的力量足以將楚洛洛扔到江邊的岸上。

主動放棄了困住的楚洛洛,還將她送回了岸上,沈飛還真得謝謝它啊!!!md!以這個力道重重的摔到岸邊,和tm從三十樓跳下又有啥區別呢?!沈飛真是氣得艹它祖宗!眼見楚洛洛像是一顆炮彈一般朝著岸邊飛了過去,沈飛哪還有心思再和這大章魚『纏綿』。他鬆開了緊緊抱住的大章魚的觸手,然後翅膀使勁扇動,飛快的朝著已經飛出去已經很遠的楚洛洛追了上去。

沈飛的眼中全是還在空中飛行的楚洛洛,他努力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限,因為大章魚將楚洛洛扔出去的時候,速度並不慢,而且當大章魚將楚洛洛扔出去的時候,沈飛也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所以當楚洛洛已經在空中飛行了一段時間之後,沈飛這才反應過來然後提速追趕了上去。

「能趕上的!」楚洛洛雖然被扔出去的速度很快,但是和沈飛的飛行速度相比,顯然還是沈飛的速度更快一些,所以沈飛簡單的計算了一下,自己完全是能夠在楚洛洛落地之前追趕上她的。

雖然全神貫注著前方楚洛洛的身影,可是身在空中飛行的沈飛卻還是感覺到了一股怪異的感覺充斥在心。是什麼呢?對!岸上的人慌亂成了一團,他們像無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竄,尖叫哭喊,絕望而慌張。但又不對!沈飛還是感覺到那股怪異感覺繼續的存在。他的餘光掃視了一下四周,江面並不平靜,無數的氣泡從江底冒了上來,此時的江河就像是一條被煮沸了的大江!

對了!就是這種怪異感!整個江面出現了無數的氣泡,這些氣泡又並不像那一般的水泡,他們從江底浮出水面,可是出現在江面的時候,他們並未消散,依舊凝結漂浮在江面之上。氣泡之中有著黑影晃動,伴隨著黑影的晃動,氣泡竟然全都緩緩地朝著江兩岸移動了過去,這就是沈飛心中那股詭異之感的源頭?

也許是吧,沈飛也不能完全確定,但無論怎麼說,這樣的場面確實讓人覺得詭異與害怕。不過現在的沈飛顯然首要的事情並不是去想這些突然冒出來的氣泡到底為何物。

隨著沈飛的全速飛行,此時的他已經接近到了楚洛洛的身邊,沈飛一把拉住楚洛洛的身邊,將她抱在了自己的懷中。可就在他打算馬上調轉方向,朝著上方飛去的時候,沈飛突然意識到糟了!此時的兩人已經接近了江岸,沈飛成功的將楚洛洛在即將砸到江岸的時候截住了下來。 撿我 原本若是自己一個人以這種速度衝擊了過來,那麼只要自己心念一動,自己完全可以在身體即將砸上江岸的時候,將自己的身體拔升起來,沈飛雖然沒有做過這種飛行,不過他心中的第六感告訴他,這種操作他完全是能夠做到的。

沒錯!沈飛也是這樣意識的,然而當沈飛抱著楚洛洛的身子,打算以同樣的辦法將身體拉升起來的時候,沈飛意識到自己犯下的嚴重錯誤了!自己之前的考慮,僅僅只是計算了自己一個人的重量,而完全沒有考慮若是自己在負重的情況下,還能做出這種極限的操作嗎!

當沈飛抱著楚洛洛的身體,心念一動,打算朝著上空飛上去的時候,沈飛只感覺到自己的雙臂像是托著一座泰山一般沉重,而自己背後的那一雙黑色羽翼也是感覺到像是變成了一雙鑄鐵雙翼一般,每一次扇動都極為的費力。

沈飛的身體在艱難的爬升,可是就僅這點爬升的力度,那實在是杯水車薪了,沈飛為了在楚洛洛砸中江岸之前快速的接近她,若說之前沈飛飛行的速度是一百碼,那麼此時沈飛的速度肯定超過兩百碼了,速度是之前的一倍。這樣的速度之下,沈飛不能及時的拉升自己的身體,飛向天空,那麼後果是什麼?

兩百碼的速度,以人身撞擊在江岸台階之上?

說實話,沈飛雖然知道此時自己的因為吸收了紅霧能量的關係,身體的強度早已高過了從前。可是要說自己以兩百碼的速度去撞擊江岸,沈飛就算是知道自己的身體強度得到了增強,可也不太相信自己的身體能夠承受這種力道的衝擊。

現在似乎又有一道選擇題擺在了沈飛的面前,要麼兩人雙雙撞擊在江岸之上,要麼沈飛拋下楚洛洛,獨自扇動羽翼上飛逃生。

這又是一道多難做的選擇題,而且這道選擇題,更是沒有任何給沈飛思考遲疑的瞬間,因為馬上兩人就要雙雙撞上去了。

正是如此,沈飛確實連思考的瞬間都沒有,此時的他就好像只是剛剛看了這道選擇題的題目,就連選擇題的答案都還沒看完,但他的試卷卻已經開始上交了。

要放棄楚洛洛獨自逃生?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也許早就這樣做了……。沈飛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何,無論處在什麼情況下,自己總是會下意識的保護她!而這種保護,有時卻是連沈飛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