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你老老實實跟我交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惡狠狠的看着他,若是他不配合我的話,我把他暴打一頓的心都有了。

“怎麼,小梅沒有跟你們說嘛?”表姐夫的臉上更多的是一絲的詫異,既然都告訴了我們他是殺人兇手,可是爲何沒有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

“沒時間了!”楊薇生怕我說出什麼話來激怒了這個殺人兇手在一旁怯生生的說道,隨後又有些不安的看了我一眼。

表姐夫對這個回答似乎還很滿意,他點了點頭,也不管廚房裏面的那些食材,從一旁搬了一個小板凳放在了我的身邊,坐了下來。

“既然是小梅要我告訴你們,那我就一五一十的跟你們說了,哎.”他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隨後從沙發下面拿出了一包煙,要知道表姐夫可從來不抽菸的,想必是生活的苦難把他逼到了這一步。

他拿出打火機將香菸點燃,隨後貪婪的吸上了一口,臉上盡是滿足的神色,隨後將煙叼在了嘴巴上面,跟我們開始講述之前發生的事情。

就在今年的年初,結婚已經一週年的他們又迎來了一個好消息,他們兩個人終於有了愛情的結晶,馬上就要進入到人生中下一個階段了。

沉寂在幸福當中的兩個人並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懷孕竟然成了他們人生中的分水嶺,因爲第一次懷孕經驗不足,再加上表姐的身體一向虛弱,沒有過三個月,表姐意外摔跤之後孩子也就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當時表姐跟表姐夫雖然傷心欲絕,但是孩子已經沒有了,兩個人只得把悲憤化作力量,努力的工作,並且積極地養身體,準備下一個孩子的來臨。

雖然這是一件悲劇的事情,但是活着的人一定要向前看,並不能沉溺在過去所以他們兩個人還是一副積極樂觀的生活,再加上表姐懷孕沒有超過三個月,所以就連表姐的親生父母都不知道這件事的存在。

成年人的時間裏面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事情,漸漸地兩個人把這件事情忘在了腦後,可是沒有想到這纔是所有事情的一個開始。

這天表姐提前的回到家裏,發現家裏一片混亂,所有的東西都被丟在了一遍,表姐還以爲家裏來了小偷,連忙打了報警電話。

可是等警察一來,慢慢的勘察了一遍現場,卻什麼東西都沒有發現,雖然整個屋裏裏面一片混亂,可是什麼東西都沒有丟。

既然沒有丟什麼東西,警察只是做了一個登記就離開了家,表姐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以爲是表姐夫弄得,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把家裏清理乾淨之後,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的。表姐夫這段時間經常

加班,表姐也沒有跟他說這件事。

等到第二天下班的時候,映入表姐眼簾的還是滿地的狼藉,這次表姐學聰明瞭,並沒有報警,反而仔仔細細的搜索起來,跟昨天一樣,這個房子裏面並沒有丟失什麼東西,表姐懸在心口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等到表姐夫回到家之後,被表姐好一頓數落,可是表姐夫卻感覺到莫名其妙,他這段時間起得比雞早,回的比牛還晚,怎麼有心思去做這樣的事情。

表姐夫這樣一辯解,表姐立馬就覺得這個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心裏也慢慢的警惕了起來,但是沒有說什麼,還是把東西收拾了起來。

直到第三天回到家裏,依然是這幅模樣,一向堅強的表姐有些崩潰的感覺,她覺得這個房子不乾淨,裏面肯定有鬼怪作祟。

於是立馬跟姐夫打了個電話,讓姐夫帶個能人異士回來看看風水,可是表姐夫哪裏認識這種人,他覺得表姐有些大驚小怪,可是在表姐的威逼之下,他只得隨便從天橋下面找了一個算命先生回家。

他覺得這些算命的都是騙人錢的,哪裏有什麼真本事,可是這算命先生一進到家裏,臉上就露出一種警惕的神情,在屋子裏面慢慢轉悠了一圈之後,神情嚴肅的問他們是不是家裏曾經死過小孩子。

這一句話讓他們兩個再也不敢對這個算命先生起任何輕視之心,連忙不停的點着頭,表姐將自己流產的事情毫無隱瞞的告訴了這個算命先生。

這算命先生一聽表姐說的話,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搖了搖頭,看着這個算命先生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表姐夫頓時就着急了,連忙許諾不管多少錢他都願意出,只要幫他家裏除去這一個禍患。

這算命先生當下表示並不是錢的問題,只是跟他們留下了一道符咒,說這道符咒只要在母體上面貼上七七四十九天就沒事了。這一切都是那個沒有出生的孩子的怨念,這個孩子已經投了好幾次胎,可是都因爲各種各樣的理由並沒有留下來,所以他對傷害他的父母越來越怨恨,到了這一次他心中所有的怨恨都爆發了,所以他要報復表姐跟表姐夫。

聽到這道士說的話,表姐跟表姐夫哪裏敢怠慢,於是仔仔細細的將這符咒貼在了表姐的身上。

看到這符咒已經貼好了,這算命先生鬆了一口氣,就要離開,無論表姐跟表姐夫怎麼挽留他在家吃飯,可是他就是不留下來,就連表姐夫給他的錢都沒有收下。

最後架不住表姐夫的熱情,只是象徵性的收取了一百塊錢作爲出診費,當下表姐跟表姐夫還以爲是碰到了前輩高人,對着他千恩萬謝,將他送到了小區門口。

說來也是奇怪,表姐貼上了這個符咒之後,這個家裏並沒有出現怪事了,一切就像之前那麼的平靜,於是他們兩個人放下心來,商定着什麼時候碰到了那個算命先生一定要好好的酬謝他一番。

(本章完) 「外公,我一定會救回你的,絕對不允許你有事!」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帝伯伯,藍姨,阻止他們任何人進來,我要帶外公回空間,必要時就把我給你們的迷藥捏碎了!」墨九狸傳音給帝滄海和南宮藍說道。

「好,我們知道了九狸,你放心去吧!」帝滄海回道。

墨九狸聞言,心念一動,帶著墨景風回到了空間裡面,因為剛才任天嘯來過,所以墨奚程幾人情緒氣憤,倒是一時間沒有察覺到墨景風的氣息消失了……

墨景風被墨九狸帶回空間后,墨九狸就把墨景風帶到了靈果樹林中,時間流速千年的地方,開始為墨景風醫治身體,墨湮也來到了墨九狸的身邊,看到墨景風時微微皺眉……

他對墨景風並不熟悉,因為當初和墨綵衣一起的時候,就知道墨景風身子不好,一直在墨族禁地修養,現在看起來就是在外面的櫻花林吧!

而且,墨湮十分清楚,墨景風對墨綵衣的疼愛,為了墨綵衣幾次墨景風都是不惜損傷自己的身體,為墨綵衣避過劫難!

「九狸,你外公他沒事嗎?」墨湮看著墨九狸問道。

「爹,外公的情況並不好,可能會很麻煩!」墨九狸聞言想了想如實的說道。

「你有把握嗎?」墨湮問道。

「暫時沒有,不過我會儘力的!爹爹,等會兒我把外公放到靈泉池內,然後我要去煉丹,你幫我看著外公!」墨九狸看著墨湮說道。

「好的,放心吧,你告訴我怎麼做就行!」墨湮聞言說道,以前墨綵衣就是一名神醫,因此墨湮對於打下手的事情,十分的熟悉。

那個墨綵衣為人煉丹治病,他都是陪在身邊的,從來都不會讓墨綵衣一個人覺得悶的,他最喜歡看墨綵衣認真煉丹或者救人的樣子!

墨九狸將墨景風直接放置了一個小的靈泉池內,然後在下面放置了很軟的墊子,將墨景風放在墊子上面,懸浮起來剛好不會沉底,這個靈泉池最小,因此墨景風整個人躺在裡面,墊子也不會到處亂移動,靈泉池的水,剛好沒過墨景風的身體……

墨九狸沒有給墨景風服下任何的丹藥,因為墨景風的身體,現在經不起任何的東西,丹藥,藥材的滋養,墨景風的身體太過虧空了,經不起太大的折騰。

所以墨九狸只能先把墨景風放置在靈泉池中,顯然靈泉池內水,溫養他的身體,讓墨景風的身體先微微恢復一點強度,能夠服用丹藥……

「爹,你只要看著外公別碰到岸邊,或者沉底就行了!」墨九狸看著墨湮說道。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在這裡看著就行!」墨湮聞言說道。

「爹,這個裡面的靈泉乳液,如果我三個月還沒出來的話,你就把這個一滴滴的餵給外公,喂下一滴就過幾天再喂第二滴!」墨九狸說著,拿出一個瓷瓶遞給墨湮說道。

「我記住了,我會小心的!」墨湮說道。 「那我去煉丹了!」墨九狸又仔細看了眼墨景風,發現沒有什麼問題,這才看著墨湮說道。

「嗯,去吧!」墨湮說道。

墨九狸這才轉身離開,她沒有去煉丹房,而是想了想直接去找了紫夜,墨九狸來時,紫夜正在睡覺,墨九狸猶豫著要不要喊醒紫夜的時候,紫夜便起身睜開了眼睛。

「怎麼了?」紫夜看著墨九狸問道。

「紫夜,我找到我外公墨景風了,但是他的情況很不好,身體幾乎虧空全無,我想……」墨九狸看著紫夜說道。

「想用你的血液是嗎?」紫夜聞言臉色微變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是的,我知道自己的血液可以救外公,也知道我這麼做可能會,所以我很擔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想聽聽你的意見!」墨九狸看著紫夜如實的說道。

「如果我說不可以,你會怎麼做?」紫夜沒有回答墨九狸的問題,而是反問墨九狸道。

墨九狸聞言猶豫著沒有回答,她真的很想救墨景風,因為她很在意墨綵衣,也知道墨景風為了墨綵衣做了多少事情,更知道因為墨綵衣,和自己,墨景風才會變成現在這樣的……

所以,她不想看著墨景風隕落,那樣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墨綵衣和墨奚程!

「九狸,你很清楚你的身份,你也該明白你的血液給了墨景風,後果是什麼!你確實可以用你的鮮血救活墨景風,但是他最後很有可能會因為對你血液的貪婪,而成為你的敵人!

難道你只是寧願讓墨景風活著,最後跟他舉劍相對嗎?想看到他因為貪婪,而非要殺你不可嗎?你很清楚擁有你血液的人,完全無法抵抗你的血液帶來的好處,甚至會一點點讓他們是去良知和感情!最後你要麼殺了對方,要麼被對方所殺,這是你要的結局嗎?」紫夜看著墨九狸第一次語氣微冷的說道。

墨九狸被紫夜的話震的倒退一步,她知道,但是她沒想那麼多,她只是想救墨景風,但是她猶豫,所以她來找紫夜,希望紫夜給自己一點兒勇氣。

卻沒有想到紫夜狠狠拆穿了一切,她要那樣的結局嗎?用自己的血液救活外公墨景風,也等於為自己培養了一個強敵,還是不死不休的哪一種……

「紫夜,對不起!我……」墨九狸看著紫夜慚愧的說道。

「唉……九狸,墨綵衣和墨景風父女為了你,確實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救他們就要救的徹底,而不是一時救了他們,最後卻害死他們,你確定最後你逼不得已殺了墨景風,墨綵衣就會不難過?你心裡就能不自責嗎?你有寶寶,寧兒和小澤在,難道為了變成瘋魔的墨景風,你要丟下孩子們嗎?」紫夜看著墨九狸輕嘆一聲的說道。

「紫夜,我知道錯了,是我想的太簡單了,我只是太心急想要就外公了,我……」墨九狸看著紫夜說道。

「我知道你的心情,算了,這個拿去吧!」 很多事情並不像是他們兩個人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表姐夫漸漸地發現,表姐表現的似乎有些異常起來,比如說似乎特別喜歡生吃食物,之前表姐對三文魚這些東西都表現的異常的反感,可是沒有想到現在突然喜歡上了。

並且表姐的行蹤也越來越詭異了起來,之前表姐每天只是上上班,其他時間都待在家裏,做做家務或者看看電視劇,是一個十足的宅女,可是現在卻十分喜歡外出。

起先表姐夫還因爲表姐變得開朗而開心不已,可是次數多了之後,也不免泛起了嘀咕,但是也沒有往心裏去。

再失去了第一個孩子之後,表姐心裏始終是有一塊疙瘩,臉上的笑容也少了,現在看到了表姐的轉變,姐夫也沒有多說什麼。

可是直到一通電話才讓表姐夫感覺到有些不安,這通電話是表姐公司打來的,說是表姐今天都沒有來上班,這時才讓姐夫的心裏不停的泛起了嘀咕。

他跟表姐公司道歉之後,就踏上了尋找妻子的道路,他去了很多妻子平時會去的地方可是還是一無所獲,並沒有什麼人看到表姐的身影。

一直找傍晚,表姐夫才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準備隨便吃點東西再繼續的去找表姐,可是沒有想到一進屋表姐正斜靠在沙發上面看電視。

“你到哪裏去了?”看着安然無恙的表姐,姐夫的心裏總算是出了一口氣,可是隨即另一個念頭又出現在他的腦海裏面,他連忙追問道。

可是表姐卻沒有理會姐夫語氣中的焦急,淡淡的回到道:“我上班了,你怎麼了,疑神疑鬼的!”

“你公司剛剛打電話過來,說你根本沒有去上班,你跟我說清楚你到底哪裏去了,是不是在外面有了人!”聯想到這幾天表姐不正常的表現,表姐夫頓時有些氣急敗壞,將他的懷疑全部說了出口。

表姐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出,拿着遙控的手明顯了停頓了兩秒,但是又毫不在乎的說道:“我早上有些事沒有去公司,下午纔去的,你不要瞎想好不好!”

看着表姐這無所謂的態度,表姐夫只覺得一股無名之火頓起,他越來越感覺到表姐在外面肯定有個男人,只不過現在並沒有找到證據,他決定先忍氣吞聲,等找到什麼證據再跟表姐攤牌。

這件事就在兩個心事重重的人身上慢慢的掩蓋了過去,這一晚上表姐夫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挨着表姐睡覺,反而將自己的鋪蓋放在了沙發上面。

第二天一早等表姐出門了,姐夫迫不及待的跟公司請了一個假,隨後跟着表姐的步伐準備看看錶姐最近異常的緣由。

也不知道是表姐早就有準備還是什麼原因,表姐夫跟蹤了一天,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情況,只是正常的上班下班。

就這樣跟蹤了幾天,表姐並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正當表姐夫覺得自己多心並且又重新跟表姐

睡到一張牀上面的時候,異變又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的水喝多了,這天晚上表姐夫不斷的起夜,可是就當晚上三點鐘的時候,又一陣尿意弄醒了正在昏睡中的表姐夫。

沒有辦法他只得起牀,就在這個時候,表姐夫突然感覺到一陣異常,他往身邊摸去,可是並沒有摸到我表姐的身體。半夜時分也讓這個壯漢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他顫抖的聲音喊着表姐的名字,可是這個屋子裏面除了他的回聲之外並沒有聽到其他的聲音。

這大半夜的表姐究竟會到哪裏去了?表姐夫百思不得其解,他突然想到這一切異變的開始就是因爲表姐的身上貼上了那個符咒,是不是一切都是那個符咒弄得鬼了。

想到這裏,表姐夫的腦袋越來越清醒,他上完廁所之後,在牀上不停的輾轉反側並沒有睡着,他的腦袋裏面不停的來回滾動着這些天發生的所有事情。

而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陣開門的聲音,看樣子這是表姐回來了,他馬上閉上了眼睛裝作並沒有醒過來的樣子,不知道爲何,他現在有些害怕睜開了眼睛之後他不知道怎麼面對着這個最爲熟悉的陌生人。

可是表姐並沒有向他想象中的睡覺,反而站在牀頭不停的盯着他看,隨後一隻冰涼的手撫摸上了他的臉龐,讓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現在裝睡也裝不下去了,他索性睜開了眼睛盯着表姐。

“你在幹嘛啊!大晚上的不睡覺摸我臉幹嘛?”表姐夫強裝鎮定的看着表姐,也許是黑暗掩蓋住了他臉上的表情,所以表姐對此並沒有起任何的疑心,只是笑笑的看着他,並沒有說話。

隨後鑽到被窩裏面,也不知道是表姐夫的錯覺還是怎麼回事,他似乎聞到了表姐身上那若有似無的血腥味。

很快身後傳來了表姐的鼾聲,但是姐夫卻翻來覆去怎麼也沒有辦法安然入眠,此時的他只有眼睜睜的看着太陽從東邊升起。

他覺得表姐肯定有什麼事情在瞞着他,可是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麼問出口,只有把疑惑深深的埋在心裏的最深處。

好不容易盼到了第二天晚上的降臨,表姐夫早早的就上了牀睡了一覺,他準備等到表姐晚上偷偷出門的時候跟着她,看這個自己心愛的女人究竟是在玩什麼花樣。

等到晚上兩點鐘,果然自己的身邊出現了窸窸窣窣的聲音,表姐夫立馬打起精神來,這代表着表姐要起牀了。

果然沒有過多久時間,就傳來了關門的聲音,表姐夫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從牀上一躍而起,跟着表姐的腳步走了出去。

雖然是晚上,但是路邊的燈光還是把路照的跟白天一樣的明亮,姐夫藉助着燈光遠遠地跟在了姐姐的身後。

只見表姐似乎沒有目的的向前方走去,不過走一步停兩步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表姐夫不緊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後倒是沒有被她發現。

“喵

嗚!”只聽到一陣貓叫劃破了夜的寧靜,表姐是像找到了什麼東西一樣,興奮的朝着這個聲音飛奔而去。

姐夫沒有想到姐姐的動作這麼快,反應慢了兩拍,很快表姐就消失在姐夫的視野當中,就在表姐夫幾次搜索都一無所獲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的耳邊傳來了一身若有似無的慘叫。

他順着這聲音的來源慢慢的靠近,就在花壇的後面他看到了他這輩子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他深愛的妻子居然拿着一把尖刀,噬無忌憚的分割着着貓的屍體,臉上還帶着一股殘忍的笑意。

表姐夫沒有想到他面對的居然是這樣的局面,一時之間他都有些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在他心中賢良淑德的妻子居然會變成一個劊子手。

“王王梅你怎麼會這樣!”此時表姐夫再也忍受不住心裏的壓抑,直接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

看到表姐夫突然的出現,表姐的手明顯的停頓了一下,但是並沒有停止,反而更快的開始解剖這隻貓。

看的變成如此陌生的表姐,姐夫只感覺一陣噁心感涌上了心頭,他忍不住對着牆角嘔吐了起來。

終於表姐解剖完了貓,此時她拿着明晃晃的尖刀來到了姐夫面前,表姐夫還以爲他是要殺了他滅口,剛剛閉上了眼睛準備等待最後的時刻,可是沒有想到,那把尖刀遲遲都沒有落下來。

只聽到尖刀落地的聲音還有表姐的哭聲:“高磊,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做這件事的,我我是爲了我們的孩子啊!”

表姐一邊哭着一邊講述了事情的原委,自從她貼上的符咒之後,家裏的確是平靜了不少,可是很快一個小人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她的夢裏,跟她哭訴着。

表姐被這個夢所困擾,可是一時半會都找不到人來傾訴這件事情。只怕說給表姐夫聽又增加他的心裏壓力,所以她只有找當日幫助他們的算命先生。

在多方打聽之後她終於找到了算命先生,那人似乎是早就知道表姐要來一樣,一點都不驚訝,反而說說了困擾她多日的症狀。

表姐一聽連忙點了點頭,並且問起破解的辦法起來,可是這算命先生不停的搖頭,似乎對這個事情有點忌諱一般。

在表姐的再三懇求之下,這算命先生才告訴她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是表姐打掉的孩子不甘心被自己的父母所驅除,所以回來找她得母親報仇。

爲今之計只有這個怨靈的親生母親攢夠九條生命這才能換取這個嬰兒轉世投胎的機會,表姐本來就可憐這個沒有出生的孩子所以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可是沒有想到這九條生命要求十分的苛刻,必須是不同的生靈,並且像是昆蟲這種東西都算不得,並且最後一條命必須爲人命。

就是如此苛刻的條件在表姐的再三思索之下也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今天殺的這隻貓已經是第八條命了,只差最後一條人命就可以讓這個嬰兒功德圓滿了。

(本章完) 「雖然有丹方,但是藥材還有你能否煉製出來,就看墨景風的造化了!這個丹藥目前為止,還沒有人煉製出來過,應該說神也沒有煉製出來過……」紫夜遞給墨九狸一張丹方說道。

「混沌歸元丹,你怎麼會有?」墨九狸接過來紫夜給的丹方,看完之後震驚的看著紫夜問道。

紫夜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紫夜,難道那時候救我的人是你?」墨九狸忽然間想到什麼的問道。

「是的。」紫夜笑著說道。

墨九狸聞言詫異不已,沒有想到那麼早紫夜就救過自己!

守望軍魂 「快點去吧!」紫夜看著墨九狸笑著說道。

「好,紫夜,謝謝你!」墨九狸看著紫夜說道。

紫夜微微笑了笑,墨九狸拿著紫夜給的丹方,去找了小書,混沌歸元丹是神丹,是真正的讓人起死回生的丹藥,只要一個人死去不超過三天,一枚混沌歸元丹足以讓對方活蹦亂跳……

「主人,你要煉製混沌歸元丹?」小書聞言震驚的看著問道。

「是的,只有混沌歸元丹才能救外公!」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但是,主人,混沌歸元丹你應該知道的,據說世間至今無人能煉製成功的,而且煉製混沌歸元丹需要混沌之力的,主人你也沒有混沌之力,怎麼煉製?」小書看著墨九狸無力的說道。

它心裡很希望自家主人能夠煉製出混沌歸元丹,但是希望太過渺茫了!畢竟混沌歸元丹從未被人煉製出來過,只因混沌歸元丹太過逆天了……

能讓人起死回生的逆天丹藥,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煉製出來!

「我有混沌之力,只是還缺少一樣東西罷了!」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主人,那你還少什麼?」小書聞言眼神一亮的問道。

「回仙草,五百萬年的回仙草!」墨九狸有些無力的說道。

「五百萬年的回仙草,年份倒是問題不大,大不了放到空間最深處,沒多久五百萬年就到了!但是,空間裡面卻沒有回仙草,主人那裡有啊?」小書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蒼穹界青蓮山!」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那我們就快點救出主人娘親,去蒼穹界就好了,反正只要主人外公在空間裡面是不會有事的!」小書聞言說道。

「外公等不到我去蒼穹界的,所以現在救娘親的事情可以放一放,但是混沌歸元丹煉製的事情,卻不能等!」聞言皺眉說道。

「主人,之前我和雪封在打聽消息的時候,不是跟你說過,華族在尋找一些難找的藥材嗎?我似乎聽他們提過葯谷,就是之前你和主人舅舅說起時用到的地方。

既然主人舅舅聞言都沒懷疑,是不是說這九州天界真的有葯谷存在呢?」雲夏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一愣,倒是覺得有道理,她之前讓帝滄海說他們來自葯谷,也是因為這名字雲夏提起過,而且墨九狸覺得很適合,才會告訴帝滄海的。 聽了表姐講述的這一切,姐夫只當她在說胡話,怎麼會有這麼陰邪的事情,但是是爲了自己的孩子,姐夫也不好再說什麼,將表姐帶回來了家好好勸慰了一番。

他決定一大早就去找當初那個算命先生,自己家變成如此的模樣都是那個算命先生搞得鬼。

可是還沒有等姐夫找到那個算命先生,那個人就已經找上門來了,看到這個害自己老婆變得這幅模樣的人,表姐夫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當場就要跟這個算命先生一決雌雄。

可是這算命先生的一句話就讓他停了下來:“你想不想救回你的老婆?”他說完了這話淡淡的看着表姐夫。

此時表姐夫哪有心情去管其他的只要能救回我姐他什麼都願意去做,立馬問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救我姐姐的。

只見這個算命先生又掏出了一張符咒放在了表姐夫的手上,看着姐夫嘆了一口氣隨即說道:“如果你愛人想要把你當做最後一條命,你就把這個貼在她的身上!”說完之後就搖了搖頭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