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我已經吩咐村裏人了,沒我的命令,村裏人誰都不許去動那棺材。”說到這以後村長嘆了口氣說道:“這次還真是碰巧,碰上了您。”

我師傅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看着村長說道:“可能是殭屍,如果真的是殭屍的話,怨氣不化,屍體不腐,你們燒不了他,而親仁很有可能將鎮着他的符紙給燒了,到了那個時候的話,如果真的是殭屍,那麼村裏就真的遭殃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跟着頓了一下,看着村長繼續說道:“這樣,今天晚上我就在這裏住下了,晚上你跟着我一起過去看看去,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殭屍。”

村長聽到這以後臉上有些感激的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了點頭,我師傅看到村長這幅激動的神色以後,衝着他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說道:“不礙事不礙事,我這次下山就是想看看村裏現在怎麼樣了,既然讓我碰見了這個事情,那麼就說明我遇上了,我和你有緣。”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的語氣頓了一下看着村長笑了笑說道:“所以呢,你也不必跟我客氣了,給我們師徒倆安排個住的地方就行了。”

村長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要是兩位不嫌棄的話,就直接住在我家吧,我家樓上還有兩間房間呢,反正也都是空着呢,邱爺住在這裏的話,村裏有個什麼事情我也方便通知你們。”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點點頭說道:“這樣也好。”

村長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們說道:“走吧, 我先帶你們去安頓下來去。”

我心裏一邊是好奇,一邊是埋怨,本來這馬上就要回家了,村裏又出了這麼一檔子的事情,怕是一時半會又走不了了,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我師傅回過頭瞅了我一眼說道:“我們修巫術的人,遇緣不化,則視爲逆天行事。”說到這以後我師傅便不再繼續說話了,跟着村長上了樓。 147 歸途(6)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有些無奈的點頭說道:“行了,師傅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以後,對着我說道:“行了,趕緊睡會吧,到了晚上咱們還要去看看那山洞裏的東西呢。”

我哦了一聲以後便閉上去睡覺了,許是忙活了一天,我閉上眼睛沒多久就睡着了。

到了晚上大概六七點的時候,村長將我們叫醒了,我和我師傅也都起牀了,在村長家裏吃了點飯以後,我便想着出去上個廁所去。

我師傅也沒有說什麼就讓我出去了,我走出村長家的時候發現外面已經飄飄灑灑的開始下起了雪花,這雪花看着異常的唯美。

只是不知道這雪會下多久,晚上還要去山洞,想到這以後我便快步的走向了廁所,上完廁所以後我就回到了村長家裏。

上了樓以後發現我師傅的手上正攥着一支硃砂筆,邊上有一盤紅色的硃砂,而桌子上還放着的就是一些剪紙,也不知道我師傅在畫什麼呢。

我走過去以後,我師傅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這剪紙是需要用硃砂筆來加持的,上面要寫上經文,等你這次回家以後,我會慢慢教你這些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你以後也要慢慢的學習這些,知道嗎?”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擡起頭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剪紙是什麼作用啊?爲什麼還要用經文加持呢?”

我師傅頭也沒擡一下,繼續低着頭畫着經文,嘴裏卻對着我漫不經心的說道:“這剪紙和道家的鎮屍符是一樣的作用,如果這剪紙做好了以後只需要貼在殭屍的背後,這剪紙就不能再動了,咱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將這殭屍消滅了。”

我跟着哦了一聲以後,看着我師傅繼續問道:“可是,萬一不是殭屍怎麼辦?”

“如果不是的話就好說了,用咱們巫族的噬鬼菩薩就可以解決掉,或者用六道娃娃這些,都是針對一些比較簡單的活屍的。”說完以後我師傅看了我一眼“你去休息會吧,等着我畫完了以後咱們再過一個小時就出發去山洞。”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坐在了牀邊,沒有說話,就是靜靜的看着我師傅做剪紙。

弄完了這一切的時候我師傅伸了個懶腰,看着我說道:“走吧,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我師傅一起下了樓,到了樓下的時候,村長看見我們下來了,趕忙走了過來,對着我們說道:“邱師傅,邱師傅,需要我陪着你們一起去嗎?”

我師傅想了一下,還是衝着村長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和我徒弟去就行了,再說那山洞我之前已經去過一次了,大概方向還是認得一些的,你們在家呆着就行了。”

村長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沒有繼續說出來,我師傅跟着看了一眼村長說道:“那我們就先去了,晚上我們還會回來的,村長記得別把門鎖了就行,要不然我和我徒弟就得在外面過夜了。”

村長跟着哈哈的笑了一下對着我師傅說道:“哈哈,邱師傅,您說笑了,您放心吧,這點事情我還是會記得的。”

我師傅嗯了一聲以後便不再繼續說什麼了,跟着我們兩個人就走出了村長家。

到了外面的時候,雪花已經鋪滿了一地,白雪皚皚的一片,如同整個村長都裹上了一層厚厚的銀裝,看着煞是有些風景的味道。

我跟着我師傅踩着雪地走在去山洞的路上,一邊走,我師傅一邊對着我問道:“小貴,看你穿的那麼單薄是不是有點冷啊??”

聽見我師傅這幅關切的語氣以後,我心裏稍稍一暖,隨即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師傅,我不冷,咱們還是快點走吧!”

誰知道這句話剛剛說完我就忍不住一個噴嚏打了出來。

我師傅看了我一眼,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披在了我的身上,看着我說道:“行了,咱們走吧!”

我此時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我師傅一起上山去了,這一路上我和我師傅都沒有說話。

走到了山洞門口的時候,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把手電拿出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把自己包袱裏的狼眼手電拿了出來遞給了我師傅,我師傅將手電打開了以後,我們便進了山洞,這山洞裏黑漆漆的一片,如果沒有手電的亮光,怕是什麼都看不到的,我和我師傅往裏面走的腳步也非常的慢。

此時也不能走太快,如果真的碰到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猛地來一下子,我和我師傅肯定會被打的猝不及防的,所以我們的腳步相對來說很慢,只是爲了安全起見。

走到了山洞深處的時候,我師傅的手電往前晃了一下子,我依稀看見了什麼東西,一個黑漆漆的棺材角,我跟着開口說道:“師傅,這棺材好像就在前面。”

我師傅點點頭以後對着我說道:“我看見了,走,咱們繼續走!”

說着話我師傅的腳步比之前快了很多,我也跟着加快了腳步,此時已經確定了,這棺材還就真的在這山洞裏面。

當我們走到盡頭的時候發現這裏除了一口棺材,旁邊還有一具白骨,這白骨着實嚇了我一跳,我師傅倒是一臉淡然的樣子對着我說道:“別怕!”

跟着我點點頭以後,嚥了口唾沫,沒有說話。

我師傅走到那白骨的身邊的時候,看到那白骨的旁邊還有一把劍,這劍看樣子有些念頭了,我師傅下意識的摸了摸那把劍以後,突然之間那白骨“嘩啦”一下子直接散了。

我師傅跟着把那劍拿下來以後,看着我說道:“這劍你拿着。” 名門富少:老婆,我錯了 說着話我師傅就把這已經生鏽的鐵劍遞給了我。

我跟着接過這鐵劍以後,發現這鐵劍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但是這鐵劍上面還透着一股古樸的氣息,隱隱之中我感覺這把鐵劍怕是承載了不少故事,而那具白骨應該就是這把鐵劍的主人,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是什麼劍啊?”

我師傅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道家人用的,回頭可以問問柳三爺。”說到這以後我師傅在這山洞的盡頭四處轉了一下。

發現這牆壁上都是經文和一些看不懂的圖畫,這些圖畫有的圖案猙獰,有的愉快輕鬆,看起來很是詭異,我緊跟着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這些圖畫是什麼圖啊?”

“人間煉獄圖。”我師傅說道。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一驚,這人間煉獄圖我是見過的,之前好像就聽我師傅提起過,但是這人間煉獄圖爲什麼會被畫在這個破舊的山洞呢?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疑惑,想問我師傅,但是看我師傅也是一臉疑惑對於樣子,怕是他也不知道吧。

緊跟着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要不要打開那個棺材啊?”說完以後我指了指旁邊的棺材。

雖然跟我師傅一起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了,但是我看到這棺材的時候心裏還是忍不住有些恐懼,跟着我師傅點點頭以後把手裏的狼眼手電遞給了我,我接過手電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我要開這棺材。”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行!”

我師傅點點頭,不再作聲,便雙手開始推那棺材了,那棺材推起來異常的輕鬆,很快,棺材蓋子就被我師傅推開了,跟着我師傅看到裏面的屍體的時候,臉上頓時一臉驚懼的表情。

我也跟着將腦袋探了過去,只見裏面真的是一具屍體,那屍體臉色煞白煞白的,就連那屍體的雙手都是煞白煞白的,指甲是黑色的,看着非常的長。

而這人穿的則是清朝的服飾,和我在電視裏看到的殭屍一模一樣,而且他的嘴巴外面還露着兩顆牙齒,牙齒看着非常的尖銳,好在這殭屍的臉上貼着一道黃色的符紙。

我師傅伸出手捏了捏這殭屍的手臂以後,跟着把殭屍的嘴巴給掀開了,只見這殭屍嘴裏喊着一顆珠子,珠子不是很大,許久,我師傅跟着深呼了口氣說道:“這次真的是碰上殭屍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必須得想辦法滅了他。”

我跟着下意識問道:“師傅,怎麼滅了他?”

我師傅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我先把剪紙貼上去,多一層保護,待會咱們就離開這裏,我得想想辦法。”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看着符紙褪色的痕跡,我怕這符紙撐不了多久了,還好咱們這次來的及時,否則很容易釀成大禍的。”

我跟着嗯了一聲點點頭,心裏也明白我師傅的意思,如果這次我們沒有來村子裏面,這符紙一旦褪色的話,勢必會鎮不住這殭屍,而且這殭屍到時候會做出來什麼事情沒有人會知道的,很有可能整個村長的人都會被殭屍吸乾血液,然後禍害到周邊的村莊。 148 歸途(7)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過既然我和我師傅來了,那麼就一定有辦法解決掉這殭屍的,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了我師傅一樣,只見我師傅此時已經將這殭屍的屍體翻了過來,將自己手裏的剪紙貼在了殭屍的後背,此時這殭屍依舊是一動不動,像是真的死掉了一樣。

但是任誰也知道,一旦符紙撕下來的話,這殭屍一定會甦醒的,而且看到他那尖銳的牙齒我就感覺一陣陣的恐怖。

我師傅貼完了符紙以後,回過頭對着我說道:“小貴,咱們回去吧!”

“咱們這就回去?”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我師傅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對付殭屍我是沒有什麼能力了,這個事情只有你柳三爺最擅長,所以我想還是先回去想想辦法,給你柳三爺打個電話,問問他有沒有什麼辦法。”

我跟着哦了一聲點點頭看着我師傅說道:“用天雷不行嗎?”

我師傅把棺材蓋子合上了以後,對着我說道:“不能用天雷,如果用了天雷之力,這殭屍很有可能會產生屍變的,到了那個時候怕是誰都解決不了他了,所以咱們巫術的術法還就真沒有對付殭屍的辦法。”說完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趕緊走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我師傅一起走出了山洞,出了山洞以後一陣凌冽的寒風吹了過來,我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但是我師傅,雖然把外套給我了,但是卻沒有一點冷的樣子,我的身體素質反而沒有我師傅好。

跟着我跟在我師傅的身後,和我師傅一起下了山,到了山下以後,我們兩個人直接回了村長家裏,到了村長家裏以後,村長還沒有睡呢,正坐在院子裏抽菸呢,院子裏已經棚了頂所以村長坐在院子裏也不會感覺有多冷。

村長見我們推門進來了以後趕忙迎上前看着我們問道:“邱師傅,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辦法解決?”

我師傅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事情不好解決,這殭屍的年代應該已經很久遠了,而且看樣子這殭屍一時半會也解決不掉。”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這幾天就別讓村子裏的人再去那個山洞了,我會想辦法解決掉這個事情的。”

村長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放心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有勞了。”

我師傅搖了搖頭,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道:“你放心吧,這個事情不解決,我是不會離開的,不必這麼客氣,而且這也是修道之人的本分之事,你儘管放心就是了。”

村長跟着趕忙點點頭說道:“好好好。”

緊跟着我師傅和村長又聊了幾句以後,我們就直接上樓了,到了樓上以後我師傅掏出來自己那個破舊的小靈通給柳三爺打了過去。

可是柳三爺那裏嘟嘟幾聲以後始終沒人接電話,一連好幾個電話打了過去,柳三爺那裏都沒有人接聽,看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師傅,柳三爺是不是已經睡覺了,要不咱們明天在打電話吧!”

我師傅點點頭以後,嘆了口氣說道:“也只能這樣了。”

說罷,我便轉身出去洗臉了去了,洗漱完就早早的睡下了。

但是我心裏隱隱之中有些不安,總是感覺要出事,但是也說不出來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是我的預感卻也非常的準確,第一次有這種不祥的預感的時候就是柳三爺跟山精拼命的時候,那個時候大家都深受重傷,不過好在渡過了。

但是現在又有了這股不詳的預感,讓我心裏隱隱之中有些不踏實的感覺,我躺在牀上卻翻來覆去的沒有睡着,總感覺要出什麼事情了一樣。

冷血總裁壞壞壞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晨的時候,大概八九點鐘的時候,我起牀了,我師傅卻也不再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我下了樓以後,村長看見我下來了趕忙開口說道:“小師傅,你師傅說去看看那殭屍的事情了,讓我告訴你一聲,你好好在這裏呆着,他去去就回來了。”

我聽到這以後哦了一聲,便沒有說話了,村長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行了,來吃點飯吧!”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坐下來拿起來筷子開始吃飯了,吃完早飯以後,我便把碗筷洗好放進了櫃子裏面,剛剛準備出門抽支菸的時候,我師傅從雪地裏走了出來。 149 歸途(8)

我師傅跟着嗯了一聲說道:“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能不能對付殭屍,或許能抵擋一會吧,之前我見你柳三爺就是這麼對付殭屍的,至於別的什麼辦法,我暫時還沒有想到,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師傅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兩情若是腹黑時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第一次看到我師傅如此的態度,看來對付殭屍的事情,他是真的不擅長,但是眼前也只能按照我師傅說的這樣去做了,走一步看一步,但是誰知道這殭屍會出現在什麼地方呢?

——————————-分割線。

到了晚上大概十點多的時候我和我師傅在忙活完,在河邊佈置了很多東西,爲的就是對付那殭屍,我們兩個匆匆忙忙的吃了口飯以後,就離開了村長家裏,我和我師傅了門以後,我們兩個人爲了方便,我和我師傅已經分頭在村子裏轉悠了,而我師傅爲了我的安全起見給了兩張剪紙,還告訴我說如果看到這殭屍就將他引到河邊。

商量好了對策以後我們便分頭溜達了起來,我自己一個人走在這寒冷的冬夜裏,不知道爲什麼總是感覺有些陰冷的感覺。

周圍的冷風還在呼呼的颳着,猝不及防之間冬天悄然來臨了,離年底也越來越近了,但是眼前的事情弄的我沒有辦法回家。

想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好在村長知道我和我師傅晚上會出門,村子裏的路燈也都打開了,要不然一個人走在這黑漆漆的村子裏,我非得嚇壞不成。

走到了一半的時候,我聽見了一陣陣的聲音,呼呼嚕嚕的聲音,像是什麼東西被吃掉了的感覺一樣,我下意識的循着這個聲音找了過去,心裏也暗暗的祈禱,千萬別是殭屍,千萬別是殭屍。

此時我心裏也非常的緊張,手心裏都攥着一把冷汗,如果真的是殭屍的話,我第一時間就是跑,把他引到河邊,因爲我師傅就在那附近尋找殭屍呢。

而我走過去以後,看到一個人蹲在那裏,穿着藍色的袍子,這袍子有些破舊,但是我看着卻非常的眼熟,走近一看的時候我纔看到,那哪裏是什麼袍子啊,就是一身清朝的官服,這官服雖然破舊,但是一定是那殭屍身上穿的。

而我還沒走到邊上的時候,那殭屍好像也感覺到我了一樣,突然回頭看了我一眼,我這個時候也看清楚了,這殭屍手裏根本不是什麼肉,而是吃的一隻死雞,那死雞現在已經乾癟了,難道,他把那死雞的血都吸乾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殭屍突然縱身一躍衝着我的身邊就過來了,我一下子就回過神了,那死雞此時已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緊跟着我回過頭以後我便趕忙往前跑了,就在這個時候,那殭屍突然一下子就跳到了我的面前,速度非常的快。

我跟着擡腿就是一腳,但是發現自己跟踹不動這殭屍,這殭屍還如同之前一樣死死的站在那裏盯着我看,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以後,下意識的就掉頭往前跑了,那殭屍反應過來以後,嗷嗚的叫了一聲,衝着我的身上抓了過來,一下子就抓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跟着想擡手推開他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推不動他,他的手像是一隻鉗子一樣死死的抓着我的肩膀,就在這個時候,那殭屍抓着我的肩膀,一下子就將我整個人扔飛了出去。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這殭屍呈拋物線一般,扔飛了出去,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此時我已經非常的狼狽了,在雪地裏滾了一圈,衣服也都髒了,臉上都是水漬,跟着我擦了擦臉以後,剛剛站起來,突然感覺渾身上下的骨頭如同斷了一樣,一陣痠疼的感覺涌遍了全身,我揉了揉自己的胳膊以後,看着那殭屍心裏暗暗的罵道,這王八蛋,差點摔死我。

不過冬天摔一下子確實很要命,而且還被力量巨大無比的殭屍摔了一下子,沒死都算不錯了,想到這以後我一瘸一拐的往前跑了。

好在我今天出門的時候穿得比較厚,所以此時也感覺不到什麼冷了,我現在只想跑,只想把殭屍帶到河邊然後讓我師傅處理他了。

但是事情卻並不是如同我想的這樣順利,那殭屍的速度非常的快再一次跳到了我的面前,伸出那僵硬的雙臂衝着我的脖頸處就插了過去,我當時看到這一下子的時候,嚇得整個人就癱坐在了地上,剛剛回過神的時候,那殭屍對着我再一次伸出了手。

我趕忙一個驢打滾的姿勢在地上迅打了一個滾躲了過去,那殭屍看到這一下沒有打中,跟着再一次衝着我的身上蹦了過來,我的速度也加快了許多,許是因爲害怕,也許是因爲最近經歷了很多,我的速度也變快了很多。

我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轉身就往前跑,飛快的跑,此時也顧不得渾身的痠疼了,因爲我知道,我要是再不跑,那殭屍肯定會要了我的命的,而且他就是衝着要我命來的。

而且我跑在前面,那後面的殭屍如同不着急一樣,不緊不慢的跟在我的身後,一跳一跳的,而我的心裏卻非常的緊張,因爲我知道,我不能慢下來,誰知道慢下來以後那殭屍會不會在給我來一下子。

想到剛剛將我摔出去的那一下子我整個人都有些後怕,那是真的疼,如果說受傷最重的一次,是被狂風獅子,那除了狂風獅子就是被這殭屍扔出去的時候那種感覺,想到這以後我趕忙再一次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往前拼命的跑着,此時的我已經滿頭大汗了,但是也只能不停的跑。

果然,那殭屍並不是爲了玩我,他的速度也突然就變快了,我跟着回過頭的時候,那殭屍已經跳到了我的身後,突然衝着我的身上就抓了上來,只聽見“刺啦”一聲,我就感覺到了,我的毛衣和外套被這殭屍刺破了,後背也是一陣陣是生疼。

但是這種疼痛反而讓我清醒了許多,而那殭屍見沒有抓到我,他跳躍的速度也非常的快了,我倆如同賽跑一樣的感覺,但是此時比賽跑更要命的就是,如果我跑的慢了就會丟掉小命的,這無疑是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越想我心裏就越是想哭。

跑着快到河邊的時候,我看見我師傅了,我頓時如同看見了大救星一樣,衝着我師傅死命的跑了過去,我師傅看到我的時候,也看到了我身後的東西,緊跟着我師傅對着我說道:“小貴, 你要小心!”

我自然明白我師傅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因爲前面有墨斗以及糯米,還有黑狗血,所以我到了我師傅身邊的時候速度也放慢了不少。

而那殭屍好像根本看不到一樣,突然停止了下來,像是在聞什麼味道一樣,跟着他聞到了這股味道以後轉頭就想跑,我師傅跟着看着我大喝一聲“用墨斗纏住他,不能讓他跑掉!”

我聽見我師傅的話以後,跟着從邊上抓起來墨斗,我師傅抓着墨斗線頭的另一邊,我們兩個人順勢就將那殭屍給纏住了。

跟着就聽見那殭屍痛苦的嗷嗚聲,還有劇烈掙扎的動作,我和我師傅的動作也都非常的快,很快就用墨斗線將這殭屍死死的纏住了,那殭屍的身上噼裏啪啦的,如同冒火星子似的。

緊跟着我和我師傅以爲大功告成的時候,只見那殭屍突然掙開雙臂,猛地一甩,一下子就將那墨斗線給弄斷了,頓時那墨斗線四分五裂的斷開了,看到這個場景的時候,我師傅趕忙對着我大喊了一聲“用黑狗血!”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轉過身端起來那盆黑狗血了,我師傅看着我說道:“還愣着幹嘛,潑啊!”

我聽到我師傅的話以後,趕忙點點頭,拿着黑狗血順勢潑在了殭屍的身上,同時一股腐臭的味道傳了過來,也不知道這黑狗血是怎麼回事,雖說是至陽之物,但是潑在殭屍的身上,怎麼會有一股這樣的惡臭味呢?

此時黑狗血剛剛潑上去的時候,我師傅跟着深呼了口氣,從自己隨身帶着的布袋裏抓出來一把糯米灑在了殭屍的身上,這殭屍放佛預料到了什麼一樣,雖然此時非常的狼狽,但是他很快就跳到了一邊,躲開了這糯米的攻擊,我師傅這個時候把布袋扔給了我,看着我說道:“拿糯米攻擊他,他怕糯米!”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接過我師傅的布袋,從裏面抓了一把糯米,跟着這糯米一下子就全部灑在了這殭屍的身上,只見糯米撒上去以後,變得一片焦黑的樣子,這糯米變得焦黑了以後,我師傅衝着我點點頭說道:“看來真的是怕糯米!”

但是我心裏此時也捏着一把汗呢,這糯米雖說有效果,但是如果待會這糯米用完了,殭屍還沒有除掉的話該怎麼辦呢? 150 歸途(9)

正當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我師傅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裏的剪紙突然掏了出來,很快,趁着那殭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將那剪紙貼到了殭屍的後背。

而那殭屍被貼了剪紙以後只是短暫的停留了幾秒,很快便又一次開始動了起來,這次換到我驚訝了,我師傅的剪紙是用經文加持過的,怎麼會對殭屍的效果這麼低呢?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大聲的喊道:“師傅,咱們快跑吧!”

我師傅這個時候順手抓了一把糯米衝着那殭屍的身上拋了過去,那殭屍有些畏懼的站在原地沒有向着我們攻擊,我師傅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趕忙焦急的說道:“小貴,你快跑,爲師自有辦法!”

我聽見我師傅這句話以後,當即就明白我師傅的意思了,他根本沒有辦法對付殭屍,有的話早就拿出來用了,沒必要等到現在,只不過是爲了讓我跑的心安理得一些吧,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師傅,要走我們一起走,不然我是不會走的!”

我師傅跟着焦急的怒罵道:“你這孩子怎麼一點話都不聽了。”我師傅這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那殭屍衝着我師傅的身上就抓了過來。

這日子沒法過了 跟着我師傅擡手一個格擋的動作,將那殭屍的手臂給打開了,很快,那殭屍反應過來以後,伸出尖銳的指甲再一次衝着我師傅的胸口抓了上去,而我師傅還沒有反應過來呢,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趕忙快步走了上去,抓起來一把糯米衝着殭屍的身上灑了上去。

而那殭屍顯然是被我的攻擊攻擊到了,轉過身衝着我就蹦了過來,我擡腿就是一腳,但是沒能踹動這殭屍,我自己反而倒在了地上。

跟着那殭屍趁着我沒站起來的功夫,伸出爪子衝着我的喉嚨處插了過來,嘴裏還露着尖銳的牙齒,此時我急的滿頭大汗,想躲的時候發現已經晚了,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擡起手一把將我抓了起來,那殭屍的嘴巴一下子就咬到了我師傅的手臂上。

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就急了“我跟你拼了!”喊完這一嗓子我趕忙站了起來。

看到我師傅受傷以後我心裏特別的憤怒,跟着將自己的糯米拿了出來衝着那殭屍的身上灑了上去,殭屍身上頓時開始冒着火星子,看着也是非常的痛苦,但是我卻一點都沒有可憐他,甚至想自己殺死他。

而我師傅的手臂明顯有了一個黑色的壓印,看着異常的詭異。

我回過頭以後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你沒事吧?”

我師傅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小貴,你趕快離開這裏,否則咱們兩個都得死在這殭屍的手裏的!”

我一臉堅決的樣子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師傅,我不會離開的!”說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用太極步,用天道的力量吧!”

我師傅衝着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天道的力量只能對付天道以內的物種,殭屍已經不屬於天道之內了,甚至可以說殭屍是一種超脫三界六道了,他只有一魂兩魄,所以已經不屬於天道之內的了,天道的力量也是無法對付他的。”

我聽到我師傅這麼一說以後,頓時有些失望了,而那殭屍放佛還在非常警惕的樣子和我們對峙着呢,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準備往前走兩步的時候,那殭屍突然衝着我跳了過來,我師傅趕忙一把就將我抓了過來,殭屍一下子就撲了個空。

就在這個時候,我師傅突然抓出來一把糯米衝着那殭屍的身上扔了過去,那殭屍一下子就跳出很遠了,很快就閃開了一個位置。

我師傅的糯米一下子就撒空了,而我布袋裏的糯米已經不多了,這殭屍如果在解決不了的話,就真的完了。

而我師傅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小貴,你快走吧,走了以後通知柳三爺務必趕到這裏來,否則咱們到了明天晚上的時候村裏就會死人了。”

“那你呢?”我看着我師傅問道。

此時我心裏特別不是滋味,雖然明知道我們兩個人留下來都有可能會死在這裏,但是我卻還是想陪着我師傅。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我要留在這裏,必須堅持到天亮,只要一旦天亮了,這殭屍一定會離開這裏的,因爲殭屍最害怕的就是陽光了,所以只要堅持到天亮爲師就沒事了,你在這裏只會礙手礙腳的。” 151 歸途(10)

而那殭屍也跟着一蹦一跳的離開了這裏,此時這河邊非常的凌亂,一片打鬥的痕跡,此時這裏也就只剩下了我和我師傅。

看着那殭屍和道士離開了以後,我回過頭對着我師傅問道:“師傅,咱們怎麼辦啊?”

我師傅回過頭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今天回去聯繫柳三爺,如果聯繫不上的話,咱們明天還會有一場惡戰。”

我想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可是這殭屍,咱們對付不了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